第五百四十三章:爷孙情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三章:爷孙情

第五百四十三章:爷孙情 买卖谈定,赵磊毫不耽搁,简单的聊了几句,将杯中的茶喝净之后,就和金老爷子一起去了金老爷子的住处,将那只他家老爷子垂涎已久的青花瓷从金老爷子的书房里抱走。 赵磊是一个沉得住气的年轻人,金凯的年纪和他相仿,但在做事的风格上来看,却像是比他小了数岁一样,这不在于后天的养生,性格这东西生下来既定了七分。 抱着青花瓷从金老爷子的府邸里出来,饶是一向沉得住气喜怒不形于色的赵磊也是笑容满面,这青花瓷不光他家老爷子喜欢,他也是情有独钟,他家老爷子喜欢这青花瓷的古风古韵和收藏价值,而他喜欢的则是真金白银,这瓶子价值连城。 等赵磊走了之后,林昆才和金凯回来,此时金老爷子坐在书房里喝着茶,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刚刚放着青花瓷的地方,脸上表情平静,可眼神里却是深深的不舍。 “金老。” 林昆走进书房后,看到老爷子此时的精神头,心底的感激顿时搪满胸膛难以言表,知道那青花瓷是假的所以林昆才没出面阻拦,可即便如此看到金元宗此时心痛不舍的模样,他忽然间后悔了,即便那只瓶子是假的,可在老爷子的眼里就是真的,瓶子被赵磊抱走之后,老爷子此时心里的不舍与难过都是真的。 “昆子,刚才你都听到了吧。” 金老转过头笑着对林昆说:“那小子也算是给我面子了,顺走一个瓶子让出三家场子,那三家场子回过头等我让阿凯去给收完了就转到你的手里,这会可得把相关的手续办理利索了,可别再让心有图谋之人给钻了空子,咱们道上混的讲义气不假,但必要的手段还是要有的,这天下永远是智者当权,莽夫只能被人所弄。” “金老,谢谢你。”林昆感激的说。 “谢什么谢,那破瓶子我早就看够了,现在腾出那一块地方也好,等我再去古玩职场那儿淘来个物件摆上。”金老笑着说,谎撒的不留痕迹,可林昆依旧能感觉的到。 “再说了。”金老笑着提起林昆送来的两包茶叶,“你不是也送茶叶给我了么?咱们这也算是礼尚往来,你不用放在心里,你金爷爷家大业大,不在乎个破瓶子。” 说完,金老爽朗的笑了两声,可林昆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子,金老越是宽慰他,他心里头越是觉得难过。 林昆告辞了,对于金老爷子的这份恩情,他深深的记在了心里,他日有机会一定要还回来。 金老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阳光温软的照进来,照在他此时平静的脸颊上,如果放在大街上任何一个角落,这位老人和普通百姓家的老叟没有任何的区别,慈祥安静,有一张和善的脸庞和微微发福的身体,可谁能想的到,就是这样一个平静慈祥的老人,在他过去那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年轻岁月里,曾经无数次行走于刀锋之间,如今金家在中港市绝对是家大业大,雄厚的资产几辈子人都花不完,这一份偌大的家业都是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年轻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回来的。 日落迟暮,人生也是如此,往昔抛头颅洒热血,一身英气俾睨天下,可到老了即便是老骥伏枥仍有余志,这世界毕竟是年轻人的世界,自己不认输也是徒手无奈。 “进来吧。” 金老爷子背对着门口说道,声音有些落寞,同时又充满了一丝溺爱,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不争气的宝贝孙子,他是一心想要这小子能好好的继承家业,可到目前为止来看,这小子除了整天的吃喝玩乐到处惹事,再就是被女人囚在家中。 “爷爷。” 金凯像是一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一样,唯唯诺诺的走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惶恐。 “坐吧。” “哦。” 金凯坐在了爷爷的对面,看着爷爷脸上残余的落寞,他心里忽然间难过起来,“爷爷,其实你不用那么心疼的,那个瓶子……那个瓶子本来就没什么价值,换了三个场子给我兄弟咱们是赚了的。” 过去,在金凯的眼中,爷爷总是一副俾睨天下的气势,六十多岁的时候依旧能够在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里兴风作浪无人敢挡,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是一言九鼎名誉一身,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旁纵错杂,这么多年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不知道兴起了多少的新秀,多少的昔日老大死于非命或是被关进的铁窗后,但只要是提起金老爷子,就没有人敢不给老人家面子。 可如今,爷爷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睥睨天下英姿勃发的精气神了,他就像是一个无奈苍天的普通农家老叟一样坐在自己的面前,他那昔日装在胸中的雄心伟志,如今随着日落迟暮一起渐渐化作一杯黄土消散了,金凯忽然间替爷爷心痛了。 “爷爷,对不起,我总是不争气让你操心了。”金凯心中难过,声音有些哽咽,“我要是争点气,把咱们金家的产业发扬光大压赵磊那孙子一头,他就不敢跟你提条件了。” 看到孙子突然间懂事了,金老爷子一脸欣慰的笑了,“小凯你记住,这年头提条件未必不是好事,有条件了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有条件大多是被迫而从,容易生怨念,怨念积压的多了就是仇恨,仇恨心一起就保不准要出什么事情了。” 金老爷子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金凯赶紧拿起火机给爷爷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金老爷子接着说:“赵磊和别的道上的人不一样,以后你就是见了他也不要记仇,小林昆是一条过江龙,赵磊未必就不是座山雕,有赵南这一层关系摆在这儿,在如今的中港市赵磊就是想要只手遮天怕也不是难事,但他做事留有余地不张扬,这是最可怕的,明明扛着他老子的大旗,对外人却总是一副不打他老子旗号的姿态,这说明这个年轻人心机不浅,你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也不要刻意疏远。” “嗯,知道了爷爷。”金凯一副虚心听教的模样。 “你去把我房间衣柜里的一个棕色的木箱子搬来。” “箱子?” “记得轻一点,别摔地上了。” “哦。” 金凯起身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一脸疑惑的问:“爷爷,那是什么箱子?” 金凯望着窗外没有回头,说:“你搬来就知道了,这一次不能再摔地上了。” 金凯一脸疑惑,来到了楼上金元宗的卧室,金元宗的卧室很大,装修的很古朴,靠着墙的就是衣柜,金凯对这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极其的熟悉,小时候他没少到这房间里左,爷爷的房间一直都不许别人轻易进来,却是他平常玩闹的最多的地方。 这个房间里有太多儿时的记忆,床头柜上摆着他小时候的照片,照片里他站在爷爷的身边,爷爷坐在椅子上,爷爷一脸和煦的微笑,他的脸上一片灿烂的笑容。 幼年就没了父母,爷爷是自己唯一的亲人,金凯不由的走过去坐在床头柜前摸着那张老照片,心底说不出的感动,他抬起头向一旁看去,旁边的书架上不知道何时空了,那些爷爷喜欢收藏的书籍不见了,却摆上了一个个精致的小相框,那相框里全都是他的照片,从刚出生一直到大学毕业,承载着他整个的成长历程。 已经多久没来爷爷的房间里,金凯已经不记得了,自己慢慢长大之后,整天迷恋于外面的花花世界,和爷爷的沟通越来越少了,儿时天天晚上和爷爷一起睡,现在连回别墅里吃个饭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内心的愧疚和自责瞬间将他埋葬,他陷入进了无法弥补的遗憾里。 打开衣柜就能看到一个棕色的箱子放在里面,箱子干干净净,隐隐的散发出一股檀香,金凯想要打开箱子看看,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小时候的顽皮不能再有了。 “爷爷。” 金凯叫了一声,把箱子摆在了金老爷子的面前,金老爷子笑着说:“打开吧,摆到那个位置上。”说着,眼神向刚才摆着青花瓷的位置指去。 “哦。” 金凯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箱子打开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呆住了,整个人石化在那儿了。 “爷爷……” “拿出来吧。” “这……”金凯满脸的不可思议,然后压着声音问:“其实你早就知道了?” “要不呢?你小子以为随便弄个假的来就能糊弄的了爷爷了?”金老爷子笑着说。 箱子里的是一个青花瓷,很多年前被金凯不小心摔碎的那只,现在上面已经用胶水站好了,但那碎裂的痕迹仍清晰可见,按照正常的古董拍卖,这只瓶子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对于金老爷子和金凯来说,这只瓶子却是千金都换不来的。 “爷爷,对不起,我过去总是那么顽皮不听话,把你最喜欢的青花瓷还给打碎了。”金凯低着头忏悔道。 “哈哈,傻小子,爷爷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碎了就碎了。”金老爷子慈蔼的笑道。 “爷爷,当时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没有打我?” “打你?”金老爷子呵呵笑道:“你仔细的回想一下,从小到大爷爷打过你几次?” 金凯不说话了,从小到大爷爷只打过他一次,就是他不肯在父母的坟前下跪磕头,年幼时的他一直以为是父母不要他了所以才去了另一个世界,他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你把打碎的青花瓷扔进了垃圾箱里,我让人给找了出来,好在打的不算太碎,找了个粘贴工人给粘上了。”金老爷子笑着说。 “爷爷,我想……”金凯吞吞吐吐。 “想什么?”金老爷子问。 “我想搬回来和你一起住。”金凯下定决心道。 “哦?”金老爷子笑了起来,问道:“你不怕我管着你了?你不是说咱们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么?” “那都是我不懂事,爷爷,我以后再不不听你话了。”金凯由衷的说:“我要多陪陪你。” 金老爷子慈蔼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丝会心的感动,目光热切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好,爷爷欢迎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