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青花瓷交易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二章:青花瓷交易

第五百四十二章:青花瓷交易 本来已经到手的南城区,一下子被分出去了一大半,林昆表面上古井无波,不代表他心里一点也不愤怒,但也正如他自己所说,这事归根到底怨他自己,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妇人之仁,不去顾忌考虑太多,今日就不会被赵磊钻了空子。 蒋叶丽见林昆忧心忡忡,帮他想了个主意说:“你和金凯不是拜把子的兄弟么,你去找你兄弟的爷爷,中港市的泰山北斗金老爷子,让他出面调解一下。” “调解?” “嗯,金老爷子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泰山北斗,不管谁都会给他三分面子,这事如果金老爷子出面,赵磊说什么也得卖这位老前辈一个面子。” “呵呵,然后呢?” 蒋叶丽看着林昆脸上的表情说:“你不想和解?” 林昆淡然一笑,说:“和解岂不是太便宜金元宗那小子?” 蒋叶丽笑着说:“昆子,你不能意气用事,就算你不想和解,想给赵磊一个教训,让金老爷子出面调解,毕竟什么也不损失,顶多承蒙老人家一个人情,到时候赵磊随便卖金老爷子一个面子,都会把那十一家场子让出几个,不动一兵一卒就捞回几个场子,这可比你费尽力气夺回几个场子划算的多。” 林昆听过之后点点头,笑着说:“蒋姐,还是你想的周全,我刚刚说完大相不能意气用事,结果自己的脑袋里还是意气用事,我现在就去找金老爷子。” “你等等。”蒋叶丽起身去柜里拿出了两包茶叶,“这是我最近刚托朋友捎来的正宗普洱茶,冬天喝普洱养胃,把这个给金老爷子带过去,他肯定喜欢。” “好。” 林昆也不和蒋叶丽假客气,拎着茶叶坐上了老捷达给金凯打了个电话,金凯自从和闵小优在一起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过去风流纨绔花花公子,现如今标致的好男人一个,平时除了陪闵小优以外,几乎足不出户深锁闺中。 林昆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金凯正在家研究美食菜谱,林昆也没嘘寒问暖直接说明了意图,金凯了听了大致之后,马上在电话里对赵磊破口大骂,过去他和赵磊也是有过交集的,两人一起喝过酒唱过歌,也算是狐朋狗友过。 林昆和金凯一起来到了金老爷子的家中,金老爷子住的是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当然这只是老爷子诸多房产中的一套,最近天冷老爷子也不喜欢出门,成天就待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报纸,偶尔兴致来了拿起毛笔写几个字。 林昆过来拜访,金老爷子很热情,他那宝贝孙子的救命恩人,他老人家一辈子心怀感激,他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就这么一个独苗的孙子,金家家大业大的,如果他这孙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他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偌大的家业无人继承拼来又有何用? 林昆坐下先把两包普洱茶递到金老爷子的面前,恭敬的说:“金老,这是正宗的普洱茶,冬天喝普洱养胃对身体好。” 金老面目慈善的笑着说:“小林呐,你过来看我已经非常高兴了,还带东西干嘛。” 林昆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金老,实不相瞒,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哦?小林你说,只要我这一把老骨头能帮上忙的,我金某人一定不推辞。” “事情是这样的……” 林昆将事情的大概向金老爷子叙述了一遍,金老面色平静,一旁的金凯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林昆说完之后,金凯直接就骂道:“赵磊这孙子,竟然跟我兄弟玩阴的,爷爷,你一定得帮昆子把那十一个场子都夺回来!” 金老爷子严厉的瞪了金凯一眼,“你这小子要说多少次才能长记性,遇到事情不要第一反应就是发怒,发怒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淡定才能想出法子。” 被爷爷说了一通,金凯马上禁口不言了。 金老爷子转过头对林昆说:“这件事姓赵的那小子做的是不厚道,地盘是你带人打下来的,他什么都没干,就动用了点小把戏把场子都夺了去,实在不是君子所为,不过小林你可能也知道,姓赵这小子的身份不简单,是市委书记赵南的公子,平时见面他倒是叫我一声金爷爷,但能给我几分面子就不好说了。” 林昆歉意的说:“金老,让你为难了。” 金老爷子抬手道:“不为难,我的意思是我出面那小子也不一定会给我面子,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他就是不给我面子,说实话我拿他也没办法。” “明白。” “小凯,你打电话约一下赵家那小子,就说爷爷要请他出来喝茶,算了算了,还是我亲自打电话吧,你打电话怕那小子也不一定买账。”说着,金老爷子掏出手机,拨通了赵磊的电话。 赵磊对金老爷子还算尊重,毕竟是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泰山北斗,过去也没少帮他的忙,金老爷子约赵磊在市中心的一家茶馆里碰面,像他这种老人家出来,向来是比较喜欢古朴安静又有格调的地方,金老爷子提前了几分钟到,赵磊准时到,林昆和金凯就坐在隔壁的茶室里。 “金爷爷,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孙子了,还约我到这么高档的地方来喝茶。” “坐,这茶刚泡好,现在喝刚刚好。”金老爷子笑着把斟好的茶杯推倒赵磊的面前。 “谢谢金爷爷。”赵磊端起茶杯,浅浅的品了一口,竖起拇指说:“金爷爷,好茶!” “年轻人多喝喝茶,少喝些酒,喝茶能养身,喝酒能伤身,年轻的时候不注意保养,到老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病就找上来了,到时候后悔就莫及了。” “金爷爷说的是。”赵磊笑着继续品茶,放下茶杯说:“金爷爷,你突然把孙子叫出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吧,有事你说话,只要孙子能办到的一定尽力。” “这事呢有点难开口。”金老爷子面露为难的说。 “金凯又嫖娼被抓了?”赵磊问,不等金老爷子回答,自答说:“这不是难事,只要我爸一句话,就是关进中港市的特警大队也能马上把人放出来。” “不是。”金老爷子脸色有些尴尬,他那孙子也的确不省心,过去确实被抓过。 隔壁屋里,金凯咬牙切齿,暗暗的小声骂道:“赵磊,我操你大爷!” 林昆看向金凯,“你还有这光荣历史呢?” 金凯不服气的说:“少听那小子胡说,他造谣!”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 “那是?”赵磊疑惑的问。 “我听说你最近在南城区笼络了不少的地盘,有这事么?”金老爷子笑着问。 “嗯,确实。”赵磊笑着说:“金爷爷你消息真灵通,金爷爷也想往南城区发展一下么?如果金爷爷有这个想法,孙子马上可以让出两个场子,只不过……” 赵磊话语一停,故意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金元宗笑着说:“我知道你小子打什么主意,你还一直惦记着我书房里摆着的那瓶青花瓷是吧,你呀你。” 赵磊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金爷爷,倒不是我惦记,而是我那老子喜欢青花瓷,自从知道你的那个宝贝之后,日思夜想的都想能抱上,他要是能抱上那青花瓷,就不会再催着我结婚抱孙子了,今天趁着这个机会你可得帮帮我。” “哈哈,小事一桩。”金老爷子爽快的答应。 隔壁,林昆一听说金老爷子要割爱,马上就要过去阻止,胳膊却是被金凯给拉住了,林昆回过头语气坚定的说:“不能让你爷爷把青花瓷让出去!” 金凯附在林昆的耳边小声说:“那青花瓷不是什么宝贝,是我偷偷换上去的赝品。” “哦?”林昆疑惑的问:“那真的呢?” 金凯嘻嘻的一笑,“真的早被我上初中的时候打碎了,那个假的是我从古玩市场花了二百块钱买的赝品,不过却像极了真的。” 林昆道:“这么多年金老爷子就没发现?” 金凯得意的笑道:“必须没发现,我家老爷子一直把那玩意儿当宝贝,要是发现了我这屁股还不早开花了!” 林昆心里一阵的感动,不管那青花瓷是真是假,毕竟在金老爷子的眼里那是无价之宝,为了他金老爷子肯把自己的宝贝物件拿出来交换,这份情太重。 金老爷子笑道:“青花瓷待会儿你小子就跟我去抱走,只是这事情我要说清楚了,今天实际上我受人之托约你出来,托我的不是别人,你也一定认识。” 赵磊打断说:“林昆?” 金老爷子说:“林昆救过小凯,是我们金家的恩人,所以我希望小磊你呢能卖金爷爷一个面子,以后不要和他再有过节,中港市虽然不大,但资源不少,大家聚在一起好好相处,有钱共同赚,有利益一起分,一团和气最好。” “呵呵。” 赵磊忽然冷笑了一声,说:“金爷爷,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那个林昆想必也不会轻易和我就此罢休,你的青花瓷今个我抱走了,为了表示谢意,我愿意让出三个场子给金爷爷,至于这三个场子金爷爷怎么安排就与我无关了。” “小磊,那些场子本来就是林昆打下来的,你动用关系收到你的名下,这本就不怎么地道……” “金爷爷,你这么说孙子可就不爱听了,叫你一声金爷爷是对你尊重,咱们都是道上混的,江山不是谁打下来的谁就能坐,谁真正的揽在自己的手里才算是谁的,这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时代,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吧。” “也罢,算我老爷子今天多嘴了,我一把年纪了,太多的事情都不参与了,你们小辈们喜欢怎么折腾就去怎么折腾吧,今天咱们只是做买卖。”金老爷子叹气说。 “替我家老爷子谢过金爷爷!”赵磊拱起手笑着谢道,方才脸上的那股桀骜之色瞬间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