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黄雀在后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一章:黄雀在后

第五百四十一章:黄雀在后 何必这么斤斤计较? 林昆听完这话只能在心里呵呵了,当婊子给自己立牌坊的听说过,当白眼狼还当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回想一下自己活的这二十几年,还是头一次见到。 “我去尼玛!” 龙大相这暴脾气一下子又被点着了,噌的一下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个大脚板子怒气汹汹的冲着徐明的胸口就踩了过来,这徐明也是早有准备,从刚才改变了态度开始就一直提防着龙大相,只不过他提防归提防,可终究躲不躲的过却不是他能说了算的,龙大相的这一大脚板子快的只剩下一道虚影…… 砰! 徐明几乎刚刚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还不等挪动一毫,忽然间胸口就像是被火车撞上了一般,整个人两脚拖着地面就向后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身后的吧台上。 “咳咳……” 徐明撑着吧台站了起来,脸上一副不服气的表情瞪着龙大相,龙大相一看这厮还特么的不服气,马上过来就要再给他点颜色色瞧瞧,大厅的门口方向这时忽然冷的一声传来,“这是谁呢,大白天在我的场子里闹事,还有点王法没有?” 龙大相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循声望去,只见一身黑衣的赵磊后面跟着两个身形健硕的年轻人走过来,赵磊那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浑身上下一股说不出的俾睨的气质,似乎这一切他都不放在眼里一般。 林昆坐在沙发上,眉头不由的一动,同时心中了然——他终归是出现了。 “赵先生。” 林昆笑着站了起来,不光是敌是友,明面上该过的去的还是要过的去,笑着说:“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赵磊似乎一下子没认出林昆,仔细的辨别了一下说:“林先生,太巧太巧,咱们昨天晚上刚见过面,今个又在这儿见面了,你来这有什么事么?” 赵磊这摆明就是在装,不等林昆开口说话,他看了看周围站满的人笑盈盈的说:“哦,我知道了,林先生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事,带兄弟们来给我捧场。徐明,马上吩咐下去,以后林先生的朋友过来消费,一律享受八折优惠!” “你说什么!” 不等林昆开口,龙大相的暴脾气直接冲着赵磊就发作过来,赵磊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赶紧拦在了赵磊的身前,龙大相也是被林昆一把给拉住,冲龙大相使了个眼色。 “林先生,这位是你兄弟?”赵磊打量了龙大相一眼,旋即笑呵呵的说:“你这兄弟的脾气可真火爆,回去后你可得好生的调教调教,否则在社会上就这脾气容易吃亏。” 林昆呵呵一笑,不接这话,笑着说:“赵先生,你刚才说这里是你的场子?” “对呀!”赵磊平静的*微笑里夹杂着一丝洋洋得意,“前两天我刚走完工商税务的手续,这会所本来的老板李富已经死了快半年了,这份产业一直也没有人管,所以我就通过慈善机构拍卖的形式把它给全部买了下来,一呢也是为咱们市的慈善机构做贡献,二来这场子也不差,买下来应该能赚点钱。” “呵呵。”林昆淡然的笑了笑,脸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感情色彩,“这么说我倒要是恭喜赵先生了。” “谢谢林先生,以后有时间经常过来坐坐。”赵磊抬手拍着胸脯说:“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你来我的场子里捧我的生意,我赵某人感激不尽。” “都是朋友,用不着这么客气。”林昆淡淡的一笑,回过头对一旁怒不可遏强忍着没有发作的龙大相说:“大相,咱们今天莽撞了,闯了赵先生的场子,撤。” “赵先生,告辞。”林昆微微笑着说。 “不送。”赵磊笑着说。 龙大相不服气,忍不住怒火还要发作,林昆一个冰冷的眼神递过来,他才将满腔的怒火忍了下来,眼神狠狠的从拦在他面前的两个年轻人的脸上剐过,而后又从赵磊的脸上剐过。 林昆领着一群兄弟斧子会所里出来,出了门龙大相就忍不住怒火的问道:“昆哥,咱们干嘛这么忍气吞声的就出来,再说那个小白脸说场子被他买了去就被买了去?咱们又没看到正规的法律文件,凭什么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林昆摆了摆手,示意让龙大相淡定下来,可龙大相本来就是火爆的脾气,刚才吃了那么一个大瘪,怎么可能淡定的下来,忿忿的说:“就他们那两个鸟人,咱们这么多的兄弟在这儿了,还不分分钟的就让他们横着出来,凭啥受这鸟气!” 林昆脸色严肃的看了龙大相一眼,龙大相小声的嘟囔了两句之后也不再吵吵了。 “林老大!” 背后忽然有声音传来,林昆回过头,只见徐明站在会所大门后,这小子刚才挨了龙大相一脚,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不过表情上却是说不出的得意。 “赵先生让我给您捎个话,不光是斧子会所他拍买下来了,其他的那些场子一并也买下来了,这些场子以后都姓赵,他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过去捣乱。” “我操你大爷!” 龙大相暴怒的就冲徐明骂道,说完甩开了膀子就要冲过去,被林昆一把给拉住了。 徐明本能的吓的一哆嗦,见龙大相被林昆拉住了之后,马上又恢复了一副佞臣的笑容,目光很是挑衅的向龙大相看过来,龙大相这暴脾气哪里忍的了,胳膊被林昆拽住了,他恨不得把整条胳膊给卸下来,也要上去揍这小子一顿,情急之下脱掉脚上的鞋,冲着门口的徐明狠狠的就丢了过来。 只见那鞋子在空中飞过了一道流星般的轨迹,带动起一阵凌厉的风声呼啸,啪的一声正中徐明的面门,徐明这一下又中招了,眼前一黑,鼻腔里一股血腥味儿,面门上清晰的印了一个大鞋印,鞋子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徐明鼻孔里流出的两道鲜红的血也吧嗒的滴在了地上。 龙大相远远的指着徐明大骂:“次奥尼玛的小兔崽子,再给老子得瑟,老子捏死你!” 龙大相盛怒起来,就跟小宇宙爆发一点区别也没有,脸上青筋暴凸,一双眼睛满是熊熊的怒火与杀气,林昆平静的站在一旁抓着龙大相的一只胳膊,他和龙大相比起来身形要单薄的多,可他就如一根定海神针一般站在那儿,将这一头盛怒的‘洪荒猛兽’给囚禁在原地。 徐明抹了一把鼻血还想要再说什么,林昆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徐明顿时心底一凉,一股无形的威压向他笼罩过来,尤其迎上林昆那冰冷平静的眼神,感觉浑身的神经都跟着冰颤了一下,像是被原始凶兽盯上了一般。 闭嘴,夹着尾巴逃了回去。 林昆拉着龙大相坐进了车里,开着车向着返回百凤门的方向驶去,车在半路上停下来,眼神望着前面开阔的马路,语气平静的对依旧盛怒的龙大相说:“大相,在战场我们一怒冲天杀敌无数是英雄,可在眼前这钢铁森林繁华的都市里却不是最好的办法,这里玩的是勾心斗角,玩的是尔虞我诈。” “昆哥,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咱们打下的江山,凭什么让那个小白脸白捡了去!他跟我们玩无间道,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咱就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给他点颜色瞧瞧又能怎样?” “给他点颜色瞧瞧……” “你知道他的身份么?”林昆把嘴里的半截烟掐灭,从车上的小抽屉里拿出两根雪茄,自己刁一根给龙大相一根,点着抽了一口后说:“他是市委书记赵南的公子,在这中港市也算是一号纨绔了,他说拍买下了那些场子就肯定没错,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如果没这点神通,那就太不正常了。” “市委书记怎么了,市委书记惹火了老子照样干了他,大不了老子再跑到国外逍遥去,就是国安局出来通缉老子也不害怕,大不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杀人了跑了一了百了?”林昆看着龙大相说:“你那是土匪的行径,既然你选择了跟着我干事业,就必须和我一起适应在这城市里生存的法则,我们不是战场上一根筋杀敌无数的莽夫,我们要做这座城市里的地下主宰!” “可是……” 话不等说完,龙大相自己沉默了,他也是一个有心思的人,否则光凭一身是胆的莽撞,纵使拥有再牛x的身手,也早在战场上死一百个一千个来回了。 沉默良久,龙大相才幽幽的问道:“昆哥,那这事咱们就这么忍气吞声了?” 林昆淡淡的一笑,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是漠北大山深处里的狼王一样,拥有那犀利的眼神和棱角锋利的脸颊,就连笑容也似刀一般的锋利,跟他平常吊儿郎当市井小混混一般的姿态判若两人,语气平静而又森冷的说:“让我忍气吞声的人,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 龙大相表情微微一怔,紧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昆哥,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数了,就让那小白脸先得瑟两天,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哭!” 回到了百凤门,林昆面色平静的坐在蒋叶丽大办公的沙发上,蒋叶丽给他泡了本热茶,他手里还夹着雪茄,嘴唇上淡淡的胡须,配合他此时淡淡忧郁的眼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得志的诗人一样。 蒋叶丽坐在了林昆的身边,关心的问:“不顺利?我听说赵磊突然插进去了。” 林昆笑了一下说:“是呀,我本来想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却非要搅合进来。” 蒋叶丽道:“这没什么奇怪的,南城区是整个中港市的大肥肉,惦记着的人岂止他一个,只是其他人有那贼心没那贼胆罢了,他是贼心也有了,贼胆也有了。” 林昆凄然一笑:“这事归根到底也是怨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