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撕破脸皮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章:撕破脸皮

第五百四十章:撕破脸皮 明媚的阳光将窗外皑皑的白雪照耀的刺眼,在医院里折腾了大半夜,回到海辰别墅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一早上早早的起来,没耽误给楚静瑶母子以及章小雅、陆婷两位美女做早餐。 这两天晚上,林昆一共也没睡几个小时,不过从精神头上来看,却一点也看不出来,过去在漠北军区的时候,他的最高纪录是七天没有合眼,就为了狙杀一个目标。 章小雅和陆婷由余志坚过来接送,余志坚开着他那辆顶配的霸道车,人和车的气质相当的配,自从龙大相教他死缠烂打以来,他马上就改变了作战套路,倒没说真的就死缠烂打招人讨厌,反正每天都会出现在陆婷眼前,偶尔还约人家单独吃个饭。 林昆是真心希望他这兄弟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可陆婷对他的态度却一直仅限于朋友,这让林昆很跟着着急,几次他都差点直接找陆婷谈谈了,但又觉得那样不合适。 楚静瑶自己开车去公司,林昆只负责送澄澄就可以了,幼儿园的学校门口,阳光虽然明媚,但这雪后的空气依旧是冷的能结冰一般,冯佳慧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大衣站在那儿,带着个可爱的兔子小耳包,手上一双可爱的粉红色小手套,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雪地棉,腿上是大街上女人最常见的黑色冬天棉裤袜,冯佳慧的个子不算太高,但一双腿却是纤细笔直,再加上此时的打扮,乍一看就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可爱。 “冯老师今天真漂亮。”还未下车,澄澄抱着小书包望着窗外的冯佳慧赞叹道。 林昆打趣儿子说:“小子,那等你将来找媳妇就这样的。” 澄澄转过头,一副怎么可以的表情看着林昆:“爸爸,我才五岁,我现在想着的应该是学习,怎么能是找对象呢。”小脸忽然一红,羞涩的说:“何况我已经有媳妇了。” 林昆恍然想起耿军狄的宝贝女儿耿乐乐,那小妮子可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本来他和耿军狄两个大人也是脾气相投拿孩子开了个玩笑罢了,孰知这两个孩子现在居然当真了,不过对此耿军狄和林昆都不反对,要两个孩子真能就此青梅竹马,十几年以后修成正果,倒也是美事一桩。 “爸爸,我要下车了。” 林昆恍然间回过神,打开了车门,澄澄抱着小书包从车上下来,林昆也跟着下来过去冯佳慧打招呼。 “冯老师早。” “老师早。” 爷俩走到了冯佳慧的面前,澄澄每天都穿的很时尚,有一个时尚的老妈,又有一个钱多的花不完的外公,这孩子的衣食住行等等各方面没有最好的,只有更好的。 话说,楚静瑶这么溺爱儿子林昆起初是不同意的,孩子这么宠这么溺,将来极有可能就培养成了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败家子,现在他小还不会花钱,等将来会花钱了那大手随便的挥几挥,那大把的钞票还不像东流奔腾的长江之水一样哗哗的往外流。 林昆不同意归不同意,但也没办法啊,谁让人家的外公那么有钱呢,钱多了不往孩子的身上花往哪儿花?所以林昆心里拿定主意,一定要把孩子的三观教育正了,免得将来自己心爱的宝贝儿子成了遭人唾弃的败家子。 冯佳慧看到林昆,脸上的微笑明显晴朗了几分,心底的感觉别人看不出,只有她自己知道,“早,澄澄,林先生。” 林昆也不太会别的家长那样和老师攀谈一下孩子的学习情况和在幼儿园的里具体表现,他关心最多的是自己的儿子在学校里有没有被欺负,不过这关心现在完全用不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现在在幼儿园里早就是老大级别的了,另外有冯佳慧和付国斌的特殊照顾,别的孩子也根本不可能欺负到他。 和冯佳慧简单的攀谈几句,林昆就离开了,他开着车来到了百凤门舞厅,叫上龙大相带上了一干兄弟,直接奔着斧子会所就来了。 十几分钟后,林昆和龙大相从老捷达上下来,身后紧跟着而来的几辆面包车里,跳下来了三十几位兄弟,一时间将斧子会所的大门口围的水泄不通,负责值班的小弟见此情况立马吓破了胆,赶紧打电话向老大徐明汇报,徐明这会儿不知道趴在哪个娘们的被窝里呢,昨天晚上被龙大相狠k了一顿,丝毫耽误不了他行房事,接到电话后,整个人顿时从懵懵懂懂的柔情梦乡中惊醒了过来,“什么,你再说一遍!?” 林昆今天带着众兄弟来没别的意思,也不撕破脸皮,就是让徐明带着他的人从这会所里撤出去,马帮和光头党他林昆灭的了,他一个小小的徐明量他也不敢反抗。 林昆本来不想带着兄弟们来用这种方法把斧子会所夺回来,李富临终前这本来就是留给他的产业,他年纪斧头帮的兄弟们无处可去,所以才对李富承诺一定会善待他这帮兄弟,可惜林昆把徐明这一帮子人当兄弟看,这帮子人却特么的是群白眼狼。 说到这,光头党和马帮的那群小弟也一个德行,林昆当初是念及他们这么多人一下子如果没了营生,一窝蜂的涌入到了社会上之后,那这南城区的治安肯定没法搞了,他心里头想的也简单,老大都被他给灭了,量这些余下的小喽啰也不敢动什么歪脑筋,结果事实证明他错了。 林昆领着一群兄弟坐在斧子会所一楼的大厅里,他让自己的兄弟们老实守规矩,今天来本来也不是为了打架来的,再说了这场子里的东西都是自己的,破坏了哪一样那损失都是自己的。 如果不是看见徐明暗中和赵磊勾搭在一起,林昆或许今天也不会一下子带这么多人来,他带这么多人过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把幕后的赵磊给逼出来,你赵磊动尽了心机,最终还不是想要这南城区的‘大肥肉’,但今天我就要告诉你,这儿是我的。 斧子会所里的服务员大多没见过林昆,但却十有八九的听说过他的鼎鼎大名,实际上在整个南城区的地下世界里,不知道林昆名字的人不多,除非是刚入行的外地人。 一个个知道是林昆来了,不管是小弟还是服务员,全都吓的面容失色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林昆其实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凶神恶煞,咱们林大兵王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随和的人,就如此时他坐在大厅中央的卡座沙发上,嘴角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和龙大相有说有笑的,和蔼可亲的模样就像是邻街每天都能见到的从不干坏事的小混混一样。 徐明开着他的豪车一路狂奔到了斧子会所,踉踉跄跄的冲进们,还不等见到林昆就高喊了一声:“林哥!”等冲到近前看到坐在林昆身旁的龙大相后,整个人顿时本能的一哆嗦。 “徐明,去哪儿快活去了?”林昆淡淡的笑着问。 “去……”徐明哆嗦着赶紧回过了神,强笑着说:“没,没去哪儿快活,在家了。” “是么?”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我今天过来是让大相给你道歉,昨天晚上他一时脾气冲动,把你李中天、秦傲虎两兄弟都给伤了,我回去把这小子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话音刚落,龙大相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还不等开口说话,就徐明吓的向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徐明,昨天晚上……”龙大相气宇轩昂的开始说了,徐明赶紧连连打断说:“龙哥,龙爷,昨天晚上的事就是个误会,大家都是兄弟用不着这么见外道歉。”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别在昆哥的面前再挑眼了啊!”龙大相气宇轩昂的说道。 “徐明,坐,都是自己家的地方,别这么拘束。”林昆笑着说。 “哦。”徐明扭扭捏捏的坐了下来。 “今天我过来呢,还有另外一个事。”林昆抽了一口烟,道:“李富大哥临终前把你们这群兄弟还有产业托付给了我,我也答应他好好的照顾你们,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兄弟,可徐明你和你手下的兄弟是怎么对我的?” 徐明马上解释道:“昆哥,我和我的兄弟对你忠心不二啊,一直把你当成我们的大哥!” 林昆摇头冷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林昆最不喜欢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心斗角,斧头帮留下来的这些场子营业的情况如何你比我心里清楚,可你们每个月交上去的利润,呵呵,只是十分之一怕是都不到吧。” “昆哥……” 徐明张口要解释,林昆挥手打断,脸上一副轻佻云淡的表情玩笑似的说:“徐明,你如果把我林昆当成傻子一样糊弄,那我只能让我手下的人把你揍成傻子,今天来我没别的意思,你带着你的人马上撤出李老大留下的所有产业,由我的人接管。” 徐明脸上的表情一怔,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有了赵磊撑腰以后,他对林昆早就不像之前那么重视了,刚才的那一番溜须拍马,也只是碍于敌众我寡不敢硬来,现在既然林昆已经把条件提出来了要撵他出去,他整个人的态度立马发生了变化。 腰板挺直了,语气也不由自主的硬了几分,迎着林昆的话头就说:“林老大,这产业是李老大留下来的,你说让我撤出去就撤出去,这合适么?总得有个说法吧。” “呵。”林昆冷笑一声,“你这是在跟我耍无赖么?” “不敢,我只是就事论事。”徐明的语气又硬了几分,“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讲究个法,这产业写的又不是你的名字,你说让我带着我的离开就离开,不合适吧。” 顿了一下,徐明接着大逆不道说:“我徐明敬佩你林老大是个人物,每个月按时交上点钱孝敬你已经够说的了,你林老大也不是差钱的人,何必这么斤斤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