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手下被砍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八章:手下被砍

第五百三十八章:手下被砍 一早上刘刚就打电话过来,把目前的情况大致的交代下,经过昨天晚上的被车撞事件后,大部分参与整改的人员都表示要退出,但仍有部分死党表示愿意继续。 林昆坐在医院的长廊里,把大衣往身上裹了一下,“退出的人我们理解,愿意留下来继续帮助我们的人,我会让大相派专人去保护他们,以后有机会了要重用。” 刘刚表示明白,由于人手紧缺,今天只能执行三家的管理整改工作,和孙志那边也联系过了,剩下的会计更可怜,只够执行一家的财务工作,保安方面倒是好说,都是百凤门的嫡系,别说是出了车祸,就是把他们送到战场上去也绝无二话。 “今天着重渗透斧子会所。” “好。” 挂了电话,林昆对身旁的龙大相说:“大相,你今天安排几个好手,保护剩下的这些人的安全,他们愿意继续留下来帮助咱们,就是咱们自己的人,千万别再出篓子了。” 龙大相点头嗯了一声。 在医院的长廊里坐着猫了一夜,林昆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有点麻了,遇事的家属们渐渐都知道了林昆的身份,人家这么大的‘领导’也跟着陪在这儿一晚上,重要的是他昨天你晚上承诺的话到今天早上为止全都实现了,这年头像这么有良心的老板确实不多见,平时新闻报道上看到的多是出了事之后为了推卸责任穷尽一切办法的,随着遇事者们的伤情稳定,众家属心中的怨恨与怒气渐渐消失了,多的对林昆的感激。 一个晚上的时间,医院上上下下对林昆的事迹也传开了,众人表面上虽然不说,可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敬意,有担当有责任心,而且还这么年轻,更值得钦佩。 林昆所做的一切只是履行他的责任,并没有半点的私心,或者说是想借此炒作。 “林先生,吃点早点吧,刚买的热乎包子。” 林昆刚站起来,就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拎着一袋热乎乎的包子过来,老人一脸和善,林昆认出了这是昨天一名叫孙小波的遇事者的母亲,昨天晚上刚进医院的时候老妇可不是这样,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模样。 “不用大娘。”林昆笑着推却,转而问道:“孙小波的病情怎么样了,稳定了么?” 孙小波是重伤昏迷的,林昆的印象格外深。 “已经醒过来了,现在正在熟睡呢,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老太脸的上充满了感激,同时也微微感到歉意说:“这多亏了医院昨天晚上召开紧急的专家会议,把所有的专家都叫了过来,更多亏了林先生的安排,我昨天晚上一心担心儿子有个什么闪失,一冲到医院里就对林先生那个态度……” 林昆笑着说:“大娘,我没往心里去,小波本来就是替我做事的,他出了车祸我就该负责,好在医院方面抢救及时专家尽力,否则小波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大娘说:“来之前家里的亲戚就叮嘱过我,说小波是在下班的时间出车祸的,按正常说老板不负责任在法律上也是说的过去的,我昨天来的路上就怕没人负责,我们家的经济也不富裕,这万一要是没个啥说法,耽误了抢救的时机,我儿子怕……”想起昨天晚上那一瞬间焦急无助恐慌的心情,老大娘忍不住的落起了泪来。 林昆这边和老大娘说着,旁边又有不少的家属围拢了过来,昨天晚上他们都是一副恨不得撕了林昆的架势,就好像那肇事者就是林昆一样,今天早上一个个的脸上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手里头都拎着热乎乎的早餐,想借此表达一下心中的谢意。 盛情难却,林昆只好收下了这些早餐,可这早餐实在是太多了,林昆和龙大相两个人根本吃不完,让这些家属们带回去他们又不肯,只要分给一些医院里的病人和医护人员。 龙大相嚼着包子,咧嘴笑道:“昆哥,你倒是挺会收拢人心的,这一晚上这些家属们先把你当成了同仇敌忾的敌人,现在又把你当成了大恩人。” 林昆白了他一眼说:“老实吃你的包子吧,这些人本来就是替咱办事才出事的,他们的家属怎么对我不在乎,不过现在他们这样,我心里也确实有些惭愧,虽说那肇事者不是你和我,但也是冲着我来的,间接的说这肇事者其实还是我。” 龙大相愤愤的说:“等抓到了幕后指使的那孙子,我一定把他的肠子给砸出来!” 林昆站起来说:“你在这等我,吃完了就安排一下今天安保问题,我去问问医生情况。” 林昆找到了相关负责的主任,这主任本来是一个挺难缠的主,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之后精神疲惫的很,不过对林昆的态度还算和善,一方面是看在副院长宋家城的面子上,另一方面林昆昨天晚上当机立断处理事情的态度他也听说了,对这年轻人也有些许的钦佩。 一共十一个病人,刚送进来的时候有两个情况不太明朗,不过经过抢救之后目前都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其他的几个有几个轻伤,另外几个伤势稍重一点也没什么大碍。 离开了主任办公室,林昆来到了副院长办公室,敲敲门里面传来了宋家城疲惫的声音,昨天晚上他作为医院的专家过来开会,两个重伤的病人里有一个的肾被撞坏了,高烧不断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正常的情况下那被撞坏的肾必须要摘除,考虑到摘除肾对伤者的身体会留下健康隐患,医院一时间也没有合适的肾源,宋家城就此情况快速做出了研究对策,亲自操刀上手术台,将伤者的肾保住了。 这在别的医生看来绝对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手术,但在他的手下却顺利的完成了。 林昆走进办公室,先是躬身向老爷子表示感谢,老爷子疲惫的笑了笑,说:“医者,救人之本分,你不用谢我。” 坐下来和老爷子客套寒暄了几句,林昆还有事要处理就先离开了,老爷子在手术台上忙后了近两个小时,对于年轻的医生来说手术台前的两个小时已经够难熬了,更别说一把年纪的宋家城,他也需要休息也没多挽留林昆多说一会儿话,林昆刚走到门口要推开门,宋家城疲惫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林,我家庆宗有消息么?” 林昆的心底顿时被深深的惭愧掩埋,给张大壮的父亲张守义做手术的时候,林昆就答应宋家城帮他找儿子,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私下里确实搜集查找线索,但苦于黑蜘蛛组织的隐秘,一直也没能查出个究竟来,他已经把寻找宋庆宗这件事立了一个申请提交到国安局了,直到今日为止国安局那边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儿子失踪了这么多年,宋家城一直在心中自我催眠儿子没有死,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儿子一直杳无音讯,即便是现在被告知儿子已经死了,他现在也能够接受,最难熬的莫过于像现在这样一直等候在遥遥无期之中,是死是活连个肯定的信息都没有。 “宋叔,对不起,我还在查。”林昆回过头,脸上带着深深歉意的微笑,宋家城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平静失落,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希望念头,陷入了深不见底的绝望。 林昆的心跟着痛了。 “没事没事,一有什么消息你一定要马上通知我,是死是活我想要个准信儿。”宋家城疲惫的笑着说。 “宋叔注意身体。” “走吧,去忙吧。” 离开宋家城的办公室,林昆带着龙大相离开了,外面阳光明媚,楼顶上那皑皑的白雪甚是刺眼,林昆点了根烟叼上,脸上平静的表情里隐藏着什么无人知道。 整个白天和昨天一样,一点动静也没有,到了晚上林昆躺在海辰别墅区的大床上难以入眠,直觉告诉他手机会响,直觉告诉他还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身旁的澄澄和楚静瑶都睡着了,他拿起手机来到了客厅坐下,打开电视随便找了个电影看,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摆向了十点,派去渗入的人都不按时下班,他们加班加点的想要把管理和账目都梳理清楚,十点是林昆允许他们工作的最大时间,铁人也不能硬熬啊。 差不多快要十点半的时候,林昆朦胧的也起了睡意,昨天晚上在医院里熬了整晚,根本就没睡多少觉,此时困意来袭懵懵懂懂,这时身旁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刘刚打来的。 “喂。” “昆子,又……又出事了!” “慢慢说。” …… 林昆马上开着车又到了市中心医院,今天晚上的状况比昨天的还要严重,昨天只是车祸,今天派去的那几个人居然遭到了追砍,虽然额外派小弟保护了,但那些小弟也一块都被砍了,据被砍的小弟交代,他们下班后护送着几个工作人员回家,路上不知道从哪突然就冲出来了一群手持刀械的人,那些人都蒙着脸,出手又快又狠,他们也是被砍的措手无极,几乎没什么招架就被砍的倒在了地上,不过紧要的关头这些小弟倒是没辱使命,用身体把要保护的工作人员给护住了,这些小弟被砍成了重伤,那些工作人员伤的倒不算太重。 轰的一声响,林昆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医院的墙上,脸上的表情瞬间狰狞起来,刘刚等人见状噤口不言,过了好几秒钟林昆才将情绪缓和了下来,回过头对刘刚说:“安顿好受伤的弟兄,从现在起肃清整顿的计划取消了。” 刘刚说:“那接下来,我们……” 林昆语气平静的道:“所有的事明天再说。” 话音刚落,医院的大门外急匆匆的走进了三个人影,这三人不是别人,又是徐明、李中天、秦傲虎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