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抓到肇事者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七章:抓到肇事者

第五百三十七章:抓到肇事者 林昆正在医院的大厅里站着,被通知的家属们已经先后急匆匆的来到了医院,如果说一个人两个人被撞,那可能真的是交通意外,但一下子十一个人被撞肯定有蹊跷。 对方似乎有意要将动静折腾的大,一下子撞了这么多的人,直接给林昆来了个下马威。 这十一个人里九个伤势不重,两个重伤昏迷情况很不乐观,十一个人的家属加起来也有个四五十人,一群人集合在了一起怒气冲冲的就向林昆和蒋叶丽围了过来。 龙大相等人一看到这情况,赶紧过来替林昆和蒋叶丽解围,林昆从容面对,蒋叶丽也是见过大场面的,面对心急如焚情绪激动的家属们,他们的心里很同情,有关责任和赔偿的问题,林昆概不推卸,向各位家属保证一定用最好的治疗办法,作为工伤赔偿的金额比正常应该赔付的再多给一倍,并当场让孙志准备现金去了。 十一个人的赔偿和治疗费用拖不跨百凤门,安抚好了这些情绪激动的家属们,林昆要考虑的是明天该怎么办,那十一家场子不可能就这么撒手不管,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可都是他带着兄弟拼出来的,如果就这么落在了那些白眼狼的手里,于情于理他都不甘,更何况咱们林大兵王岂是那种能容忍得了白眼狼反咬一口的人!? 医院外急匆匆的走进来三个人,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徐明、李中天和秦傲虎,这三人过去都是分别隶属斧头当、光头党、马帮的,林昆平了三大帮派之后,他们归顺了林昆,现如今看来这些人远没有林昆想象中那么厚道,一个个都特么的白眼狼。 三人一副假惺惺的面孔,看到了林昆之后更是流露出一脸的心痛,徐明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满脸的焦急纠结的表情,“昆哥,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可真是……” 李中天跟着说:“哎,这些兄弟不容易啊,白天在场子里忙活了一整天,这晚上一下班就被撞进了医院里。” 秦傲虎性格比较耿直,为人远没有李中天和徐明那般奸猾,脸上焦急心痛的表情扮的也不如李中天和徐明好,只是一脸难为情的说:“唉,这工作还是有风险的啊。” 林昆向秦傲虎瞥过去一眼,秦傲虎又刻意的将脸上那看起来本来就不真的表情又加深了一下。 面对三个‘白眼狼戏子’,林昆心里头反感至极,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丝毫,淡淡的一笑说:“有劳三位费心了,这大晚上的还过来关心我们百凤门的事。” 徐明马上附和说:“昆哥,你这是说的哪里话,百凤门和我们本来就是一家嘛。” 李中天跟着说:“我们都是昆哥的人。” 不善表演的秦傲虎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奸猾得意的味道。 林昆笑着说:“难得你们有心,我林昆先代表那些出事的弟兄们谢谢三位。” 三人连忙惶恐的道:“不用谢不用谢。” 这三人过来只是走马观花的一看,另外主要是想探一下林昆的底儿,看看明年他还要不要继续整顿了,林昆自然瞧出了三人的小心思,一句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给挡了回去。 三人刚要告辞离开,林昆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沈曼打来的,说是抓到了三个肇事人。 林昆笑着说了声好,目光看向徐明三人,挂了电话后说:“肇事的人被抓到了,三位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徐明三人丝毫没有犹豫,一口答应道:“好!”并一副愤慨的模样说:“要特么的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指示的,咱们今天把话撂这了,一定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林昆只是呵呵的一笑,安排医院这面蒋叶丽盯着,他和徐明三人来到了南城区警察局,这南城区警察局对于林昆来说早就是轻车熟路了,第一次来中港市就来这里走过一趟,当时是救了章小雅,打了疯彪手下的光头刘,疯彪被灭了以后,那光头刘也不知道哪去了。 警察局里的人不少都认得林昆,和门口执勤的民警说了一声,便被带到了沈曼办公室门外,沈曼本来已经下班了,结果也是被林昆一个电话给叫起来的,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不清楚,比朋友更亲切一点,但说是恋人吧也挂不上边,反正就是那么暧昧不清,如果林昆没有楚静瑶和澄澄,说不定两人还能轰轰烈烈的爱一场。 抓肇事的司机,不光沈曼出动警力,她还联系了交通相关部门,一共八个肇事司机,目前只抓住了三个,沈曼带着林昆和徐明等人来到了审讯室,审讯室可不是随便乱进的,徐明三人等在外面,沈曼带着一名警察和林昆先进去了。 林昆带徐明三人过来是有目的的,肇事的司机正常来说肯定是他们三个暗地里安排的,可这一路上令林昆感到意外的是,徐明三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紧张的情绪。 审讯室的门关上,沈曼小声的在林昆的耳边抱怨了一句:“你又给我管辖的治安添乱。” 林昆苦着脸说:“我的弟兄们躺在医院里呢,我也不想啊。” 沈曼说:“这都几点了,人家做了面膜刚要睡觉呢,你一个电话就给我吵起来了!” 林昆说:“我知道,但咱们不是朋友么,我那边一出事,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沈曼说:“至少五星级的。” 林昆说:“没问题。” 两人窃窃私语完了之后开始面对正事,三个肇事者垂头丧气的被铐在作为上,林昆坐在沈曼的身旁打量了一番,这三人的容貌特征令他严重的感到怀疑,尤其他们的身份,这三人居然全都是出租车司机,当被问及肇事的原因的时候,口径统一的都是雪天路滑驾驶失误。 普通的新手雪天路滑驾驶失误倒是可以理解和相信,出租车司机哪一个不是开了大半辈子的车,而且这三个人看起来至少都在四十岁以上,查了一下驾照之后驾龄均在十年以上,这样的老司机而且还是干营运的雪天路滑驾驶失误,实在令人难以信服,要说有一个这样的司机倒也罢了,问题是一下子三个司机全都是统一的口径。 三个司机看起来都是老实巴交的主儿,沈曼审了一会儿之后也审不出个啥,三人对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但三番两次的被问及肇事的原因,自始至终都咬定是驾驶失误。 沈曼的火爆脾气有些hold不住了,这三个司机明明是在撒谎,她拿出平板电脑,上面有他们发生事故时的视频,这是从交通队那边调过来的,视频上显示这三人的车明明就是故意冲上人行道的,或者是故意向被撞人撞过去的,可即便是如此,三人依旧矢口咬定是自己驾驶失误,并无其他原因或者有人在背后唆使他们。 审了能有大半个小时,不管沈曼用什么方法,软的还是硬的,三人多的什么也不说。 林昆摆摆手示意沈曼到此为止,两人从审讯室里出来,等候在外面的徐明三人马上一脸关心的迎上来问:“怎么样昆哥,那三个人交待了么,是谁在背后唆使的?” 沈曼还不知道这三个人的身份,所以并没有多说话。 林昆淡淡的一笑,谎称道:“交待了。” 徐明三人一脸惊诧而又愤怒的表情,不过看起来却不像是害怕或是担心,仿佛这件事真的跟他们三个无关一样,徐明当先愤怒一声:“是哪个孙子背后跟咱们作对,我马上带人去灭了他!” 沈曼马上面色不善的干咳了两声,嘴上没说,但表现出的意思却是这里是警察局,说话得注意点。 徐明反应过来尴尬的一笑,改口说:“带人去教育教育他。” 也没审出个所以然来,这事情似乎不像林昆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也懒得继续和眼前这三人扯皮,挥手打发道:“时间也挺晚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事再联系。”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本来也是来做戏的,也做的差不多了,趁这机会一起告辞。 等这三人走了之后,沈曼才问:“这三个什么人?” 林昆揉揉太阳穴,不急不慢的把三人的身份说了一遍,而后沈曼说:“你怀疑是他们暗中指示的?” 林昆点点头,道:“不过现在好像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了。” 沈曼说:“要不我再审审那三个?” 林昆说:“不用了,那三个人的嘴都不是一般的严,背后指示他们的那个人一定给了他们不少的好处,不用再浪费时间了,这种事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等剩下的那几个肇事者抓到了看看能不能问出点蛛丝马迹来。” 沈曼说:“另外那五个有两个在交通监控的范围内,另外三个发生的路段没有摄像头,暂时只能找到当时的目击者确认车牌号,不过很有可能挂的是假牌照。” 林昆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沈曼笑着说:“辛苦了,沈大美女。” 沈曼白了他一眼,“记得请我吃饭就行。” 离开南城区警察局,林昆开着车返回了市中心医院,把盯了大半夜的蒋叶丽换了回去,身为帮派的老大,他和蒋叶丽本来用不着一直在这盯着的,林昆倒不是说故意作秀给谁看,一方面他确实关心急救室里那些兄弟的安危,在漠北军区的时候,他一向把手下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要,另外他也想好好的静一静,仔细的捋一捋这其中的蛛丝马迹,以及明天的‘肃清’工作还要不要进行,要怎么样进行。 天不知不觉的亮了,医院里就留下林昆和龙大相,刘刚还要安排第二天的事,孙志夫妇得回家照顾一家老小,龙大相这暴脾气昨天晚上一直没发作,他认定了是徐明三人在背后搞的鬼,乍一看到这三人来医院的时候他就想冲上去狠狠的暴揍一顿,但被林昆给阻止了,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他不想就这么撕破了脸皮,他如今既然是南城区的老大,并且想要成为‘教父’一样的存在,做事必须周全,否则难以让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