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狼狈为奸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五章:狼狈为奸

第五百三十五章:狼狈为奸 刀可以杀人,感情同样也可以杀人…… 战场上林昆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哪怕是枪林弹雨炮火连天,他都不曾束手无策过,可面对感情和上战场完全是两回事,战场上的大英雄,在感情的面前可能也是大狗熊。 晚上,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过去斧头帮的中心产业——斧子会所,名字是俗气了点,但整栋大楼的建设相当的奢侈豪华,璀璨的楼体灯光,再加上大块琉璃玻璃的装饰,俨然间成了夜幕下的城市中最璀璨的一枚明珠。 从停车到进门都很顺利,保安训练的都很有素质,迎宾的服务员挑选的也不错,相貌耐看而且礼节很到位,走进会所一楼的中央大厅,经营的主要是静吧,安静婉转的音乐,配合上温入心扉的灯光,是一处高级白领的聚集之地,生意还算不错,三三两两穿着大方时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聊天,杯中的酒水释放着诱人的光芒。 这会所林昆还是第一次正式来,笑着对旁边的女服务员说:“咱们这儿有酒吧么?” 相貌怡人的服务员说:“先生,这儿就是呀。” 林昆笑着说:“这是静吧,我想要动感一点的。” 服务员笑着说:“哦,那在地下一层,先生我们都得从外面的另一个门进去。” “麻烦美女带下路。” “应该的,先生不用客气。” 林昆跟着服务员出了会所一楼的大门,进来的时候是正门,出来的时候是一个小门,不过往左一转便是进入地下一层酒吧的大门,门口隐隐传来dj的咆哮声,声音不大但在这静谧的夜色下还是引起一番空气流动,酒吧门口的服务员把林昆接了进去,走了一段乡下的楼体,推开一扇专门的隔音的大门,眼前那夜生活盛大的景象映入眼帘。 dj咆哮着,丰富的舞台灯频频闪烁,无数的人影在舞池的中央扭动着,几乎全国各地的夜场无一例外,全都是这样一副群魔乱舞灵魂堕落的景象,有时候白天活的太过压抑,到了晚上才得到释放,一些人疯狂扭动的模样,似乎要将灵魂甩掉一样。 这种场合总能令人跟着兴奋起来,当然肯定也会有人觉得很吵,看看眼前的状况,再回想一下孙志给的那份账目上斧子会所的月营业额,简直太不成比例了。 林昆走到吧台前,点了一杯啤酒,顺便问了一下其他酒的价格以及这里的消费标注,服务员只把他当做普通来消费的顾客,知不无言言之不尽,将整个酒吧里的情况大致的说了一遍,管理层的服务员不知道,但这销售和营业方面的倒是知道不少。 按照服务员所说,这家酒吧生意的红火程度可一点不比百凤门舞厅和凤凰高级会所低,看来这南城区夜场消费的能力远在他的意料之上,怪不得南城区的夜场经营是众人口中的大肥肉,有事没事的都想着过来啄上一口。 林昆没在这酒吧里都逗留,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有穿着妖娆的女人看上他了,他今天穿的确实不差,自从楚静瑶对他严加管教之后,他在穿衣服方面讲究多了。 出了酒吧坐进了老捷达里,林昆没有马上离开,过去斧头帮名下的各大产业都是交给李富曾经的一名得力手下徐明打理,这徐明林昆也是认识的,自己有一个小帮派——飞车党,为人还算仗义,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跟自己玩猫腻儿。 林昆拿出手机就给徐明打电话,打算约这小子出来聊聊,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徐明毕恭毕敬的声音传来:“昆哥。” 林昆笑着说:“徐明,咱们很久没见面了,之前我一直忙着建农贸市场的事,也没太关注咱们这边,今天晚上正好有时间,你看你方不方便咱们找个地方坐坐?” “昆哥,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要处理,等明天小弟一定摆上酒席好好的向昆哥负荆请罪。” 人家既然有重要的事,林昆也不便多问,也不能硬要人家出来坐,笑着说:“好吧,那咱们明天见。” 挂了电话,林昆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能拒绝自己,不管是真有重要的事,还是假有重要的事,就说明他越来越不在乎自己了,发动了车刚要走,就见后视镜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不正是徐明那小子么。 徐明不是一个人,身后跟着一个人,陪在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旁,那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围着个围巾,发型很时髦,乍一看去就像是棒子的明星一样帅气有范儿。 随着这个男人不断的走进,林昆认出了这人是谁,市委书记赵南的儿子赵磊!徐明居然和他在一起,这其中…… 林昆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敲了敲,看徐明鞍前马后的模样,跟赵磊肯定不是一天勾搭在一起了,这赵磊明面上是做实业的,中港市的两大出租车公司都在他手里握着,另外中港市的几大物流公司也都有他的股份在里面,在市中心也开了两家酒吧,仗着他老子的关系,在中港市绝对算是一号的公子哥,黑白两道的实力都有。 “他居然也把手伸了过来。”林昆面色平静的喃喃自语,他虽然没和赵磊怎么接触过,但旁听测温,赵磊绝对和他过去遇到过的那些对手不一样,他更聪明更精于算计。 徐明鞍前马后的陪着赵磊走进了会所,林昆也发动了车子离去,这一天晚上林昆去另外几家过去三大帮派留下的夜场挨一个的看了一遍,潜入的了解之后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夜场所报的账目掺假绝对属实,而且假的还不是一星半点,他们每个月上缴的利润恐怕连正常利润的十分之一也不到。 第二天一早林昆就接到了徐明的电话,徐明解释说他老丈人昨天晚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林昆给他打电话那会儿他正赶去医院,家里的母老虎太凶,他就没敢答应林昆出来见面。 这谎撒的合情合理,林昆也没去揭穿他,两人约在一家茶馆见面,大约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林昆到了茶馆,徐明已经早早的就到了,林昆开着捷达,徐明开着一辆改装过的宝马,而且徐明的穿衣派头很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明是老大呢。 一壶普洱,身穿旗袍的服务员替两人斟好了茶便推下去了,包间的茶室里只剩下两个人,徐明举起茶杯歉意的说:“昆哥,昨天弟弟有事耽搁,以茶代酒赔罪。” 实际年龄徐明比林昆要大,这一声昆哥是按规矩来的敬称。 “客气了,什么赔罪不赔罪的。”林昆笑着说:“我约你出来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一下最近场子里的生意怎么样,前两天我看过账目了,好像不怎么景气。” 徐明马上借着话头诉苦,“可不是咋的,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入冬了到咱们中港市的游客少了,这生意一下子就凉了半截,我这两天就琢磨着要裁员缩减开支呢,这事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呢。” 林昆笑着摆摆手,“生意好和好是我们经营着的事,裁员不是个好办法,咱们开场子做生意,要讲究怎么赚钱,而不是想法设法的去缩减开支,把人裁了服务水平肯定就会有所下降,服务水平一下降,场子里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恶性循环。” 徐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是个道理,还是昆哥深谋远虑,小弟实在是佩服。” 林昆心中暗暗鄙夷,你小子说的一嘴好慌,还在这里虚头巴脑的拍马屁,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笑道:“徐明,场子里的生意状况不好,咱们不能就放任它这么下去,我打算让百凤门这边的刘经理安排两个人过去帮忙管理一下,刘经理是经营管理上的大能人,有他过去帮忙指导的话,场子里的生意多多少少一定会好转的。” “这……”徐明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昆哥,刘经理能过来帮忙肯定是好事,只是我这经营管理团队都是我一手组建起来的,我怕这些小子到时候排外,那刘经理的工作可不好做,到时候万一再起点冲突什么的,我怕没法向你交代。” 说这么多,其实就是三个字——不同意! 林昆过去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性格,像这样和人坐在桌前打太极他还真不适应,不过也正如蒋叶丽所说,想要经营管理好一个团队,就必须从根本做起,这种事以后肯定不会少。 “嗯。”林昆点点头,旋即笑着说:“那你不用担心,刘经理会处理好的,至于你场子里的那些兄弟如果对这件事有意见的话,你可以去跟他们解释嘛,反正刘经理带人到你们那儿去是为你们的生意好,生意好了大家才有钱赚,这个道理我想大家伙应该都懂吧。” “我是怕……” 徐明还要再说,林昆挥手拦住,脸色突然微微一冷:“徐明,话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了,你如果再推三阻四的话就是对我的不支持,当初李老大把兄弟们交到我的手上,让我好好的照料,一直到现在为止我没有食言吧,兄弟们拿的俸禄只比以前多不比以前少,我把你当成是我的人,我希望你不要把自己硬往外撇,这对谁都不好。” 见林昆表情变了,徐明心里马上有些惶恐起来,林昆可不是一般的人,那可是把南城区其他帮派都统一的男人,虽然没亲眼见过林昆杀人,但传说他的手锋利着呢。 说完,林昆也没有再和徐明多说的意思,起身便往门外走,徐明赶紧跟着站了起来,刚要陪同林昆出门,林昆突然转过头来冷笑着说:“刘经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不介意食言把斧头帮原来的这帮弟兄们连根拔起,也不介意把整个南城区给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