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对不起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三章:对不起

第五百三十三章:对不起 可能是外国人的嗓门天生就有点大? 还是咱们楚大美女的听觉敏锐…… 总之,那对外国夫妇的话完全没入了楚静瑶的耳朵里,脸颊顿时红了起来,抬起头却看见林昆正对着她笑,她马上白了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笑什么笑。” 林昆凑过来压低着声音嬉笑着说:“媳妇,人家都佩服咱呢,咱今天晚上回家是不是也该……” 楚静瑶头也不抬,果断的在他的大腿上拧了一把,只见咱们林大兵王那吊儿郎当的脸上瞬间绷紧,这滋味可比战场上中弹还要疼,却也是疼的那么甜蜜蜜…… 把苏有朋、耿乐乐、孙洋三个小家伙送回了家,林昆这才开着车拉着楚静瑶和澄澄回家,澄澄已经睡着了,楚静瑶坐在后排抱着儿子,林昆透过后视镜不时的向娘俩看过来,嘴角咧开一丝温馨的笑意,楚静瑶抬起头正好可他的笑脸迎上,林昆慌忙的把眼神挪开,却听身后传来楚静瑶的声音:“是不是感觉很幸福?” 林昆又抬起头冲后视镜笑着看去,“嗯。” 夜深人静,海边的海浪声来回拍打着沙滩,关上窗户几乎已经听不到了,房间里时钟沙沙的脚步声,衬托在清冷皓洁的月光下,令人有着一股难以琢磨的相思。 澄澄躺在大床的中间睡熟了,林昆和楚静瑶百年如一日的分列两侧,两人之间隔着澄澄,去丝毫也挡不去感情的升温,大半年的相处下来,楚静瑶从最初的讨厌,已经渐渐的变成喜欢,她身旁躺着的这个男人令她又爱又恨,爱的是他有全天下所有男人的优点,恨的是他又有全天下所有男人的缺点,爱之深恨之切,楚静瑶虽然还没到这种地步,但也渐渐的陷入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境地,或许她早已经打算把自己彻底的交给他了,只是半个月前的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乱了这一切。 “老婆,这漫漫长夜总觉得难熬呢。”林昆躺在床上摩拳擦掌,虽然是大冬天,但也是只穿了一条短睡裤光着膀子,这别墅的供暖烧的好,屋里头二十五六度呢。 “你想干嘛?” “这大晚上的你没睡我没睡,咱俩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消磨消磨这无聊的时间。” “行呀,你去隔壁等我吧,别吵醒了儿子。”楚静瑶语气平淡的说。 “真的!?”林昆腾的一下兴奋的坐了起来,女人他是没少碰,但是像自己媳妇这么天仙一般的绝品美女,这辈子都没碰过,这都在一张床上躺了好几个月了,他这心里头每天晚上都长草,草长长了就一把野火烧尽,烧的他这个难受啊。 “嗯,去吧。”楚静瑶语气平静,听起来很认真。 “好嘞!”林昆小声兴奋的说,怕吵醒了儿子,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到门口,关门的时候又把头给伸了回来,叮嘱道:“老婆,这回你可别再耍我让我白等一晚上了。” “快关门!” 咔哒一声轻响,林昆把门关上了,然后乐的屁颠屁颠的就往隔壁屋走,刚走没两步,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咔哒的锁门声,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所有美好的幻想瞬间就破灭了,一步一步的退回来,伸手扭了扭楚静瑶的房门,和预料的一样…… 锁上了! 楚静瑶坐在床上,迎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心乱如麻,喃喃的说:“林昆,对不起,再给我点时间。” 李春生和王倩这属于先上车后买票,王倩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本来两人打算等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再结婚,可这孩子突然的到来,让王倩迫不及待的想要穿上婚纱,婚礼定在下个月的十八号,眼看着就要到月末了,也就是还剩二十天的时间。 燕京城老李家,虽然李家老爷子最初不同意这门婚事,毕竟王倩的出身和过去没有一样能配得上他们家的,可孙子已经快要把重孙子给整出来了,李家老爷子这心里头是既生气又期盼,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老李家的后代总算有个开花结果的了,一时间开心大过于不开心,李老爷子对这桩婚事也不再反对。 李家的公子要结婚,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满燕京城皆知,李家算不上燕京城里的一线、超级大家族,顶着三线家族的名勉强入得了二线家族的行列,屹立在燕京城的这些年从政者少数,从商者占多数,燕京城里百族林立,能入得了二线家族已经实属不易,李家老爷子圆滑一生,也仗义了一生,在燕京城里朋党甚多,这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朱家老爷子。 朱家老爷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在这偌大的燕京城里跺一跺脚,整个城门都得跟着颤上一颤,朱家祖上是开国元勋,可以说是功高无量,如今华夏的官场上,就有着无数的朱家亲信,许多人是靠着朱家发迹的,也有的是依附着朱家这棵大树四平八稳的,朱老爷子一生雷厉风行,得罪过不少人,也获得不少人的忠心。 此时,天色渐晚,偌大的燕京城一片黄昏笼罩,城中城外喧嚣一片,塞车的长龙婉转的尤如八达岭一般,鸣笛声,抱怨声,时而发生的争吵声,将这座东方大城渲染的色彩分明,但这一切都与城中城无关,更和城中城忠心位置的朱家无关。 朱老坐在他内阁的小院里,手里端着个长长的旱烟杆,身旁坐着一个年龄和他相仿但不及他大的老人,老人穿着一身唐装神采奕奕,应了那句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老人不是别人,真是当今李家的家主李老爷子,也就是李春生的爷爷。 “老哥,你这大烟杆可有些日子没看你端了,这是又弄到好烟丝了?”李老笑着问,眼巴巴的看着烟锅中翕合的烟丝,阵阵的香气弥漫,闻着就带劲儿。 “哈哈,就你老小子鼻子灵,漠北姓胡的那小子给我捎来的,说是刚端了一个走私团伙的老窝缴获来的,算不算得上上等的且不说,这劲儿是够了。” “漠北盛产大青蛤蟆烟,一般品相的运到咱们燕京来就已经算是精品了,只可惜识货的人太少,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抽软烟,那抽起来有个什么意思嘛!” “你老小子不是戒烟了么?怎么,跑到我这儿来看有好烟丝也想着嘬一口?” “嘿嘿……”李老憨笑。 “管家,去给李老弟也取一杆烟袋来,这老小子的烟瘾犯了,再给他包半斤烟丝。” “老哥,这可使不得啊,半斤烟丝,这礼有点太重了。”李老爷子马上诚惶诚恐的道,朱老的烟丝必是精品,像这种精品的烟丝一向是有价无市的,贵重可见一斑。 “瞧你这小家子气的模样,不就是半斤烟丝么,抽完了再让小胡再给我弄就是了。”朱老面容慈善的笑着说:“再说了,你那孙子不是要结婚了么,到时候不一定去多少个老家伙呢,那些老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老烟枪,到时候你拿这烟丝招待他们,可比张罗满桌子的山珍海味要衬他们的意。” “谢谢老哥用心,那我就收下了。”李老满怀感激的说道,旋即笑着又问:“老哥,我那不争气的孙子下个月就要迎娶新媳妇了,您到时候放不方便出席婚礼?” 朱老吧嗒了一口烟杆,笑着说:“方便,当然方便了,外人都说春生那孩子最不争气,书读不好事情也做不好,但你的那些孙子里,我还就得意这小子,我的眼光是不会看错的,这小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比你其他的那些孙子都强。” 李老笑了笑,说:“老哥这么说,这小子以后肯定不会差,虽然我这当爷爷的也一直不怎么看好他。老哥,您能出席我那不争气的孙子的婚礼,这让我李某人倍感荣幸,也给我李家长了大面子,恕我有个一个斗胆的想法,我想请您做我那犬孙的证婚人,这一来呢是我们李家的莫大荣幸,另外即便将来小两口过不下去了,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看在你的面子上那些人也不敢给办喽。” “呵呵,你老小子是想让我给你孙子的婚姻盖上一个永久的章呢?不是我说你小李,现在这些年轻人对待婚姻就像儿戏一样,你想让他们老老实实过一辈子,哪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我说你就让他们自己选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怎么行,我得为我未来的重孙子考虑,我重孙子必须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长大。” “哈哈,你这老小子,你家那小东西还没出来呢,你就开始替他考虑,看来这太爷爷也不好当啊,你可一定要多活几年,好好的宠一宠你那重孙子。” “老哥你别笑话我,等你有了重孙子就知道这感觉了,我现在躺在床上只要一想到我未来的重孙子,半夜都能乐醒了,我老伴都说我快魔怔了,哈哈。” “我看你老小子也是。” 两个老人聊的哈哈大笑,晚上朱老爷子和李老爷子小酌了一番,上了年纪之后两人都不怎么饮酒了,难得有机会坐在一起唠唠嗑,两人免不得都略微多喝了一点。 送走了李老爷子,朱老回到了他的书房里,点上了一檀香,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香溢迷人,五十多岁的老管家站在一旁,恭敬的说:“老爷,你真打算去中港市?” 朱老呵呵笑道:“都已经答应姓李那老小子了,人家孙子心疼孙媳妇,怕刚怀孕不适合舟车劳顿,那老小子也是替他还没出生的重孙子着想,这趟中港市我是必须得去了。” 老管家会心的一笑,“老爷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我就去替您安排下行程。” 朱老指着老管家笑着说:“你这小子知道的太多了,小心我把你给枪毙喽。” 老管家笑着说:“老爷,那我可说错话了,我收回。” 朱老笑着说:“也不用太安排,这次去我也不想弄出多大的动静,一切低调为好。” 老管家笑着说:“老爷您是低调着去,只怕这燕京城里其他家的那些个老爷子不这么想,我倒是替那中港市担心,一下子去了这么多的大人物,还不得把地给踩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