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肃清安排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四章:肃清安排

第五百三十四章:肃清安排 夜已经深了,清冷的月光像是恋人的眼瞳,深邃的凝望着华夏的这座百年皇城。 朱家府邸里一片安静,院落里亮着幽暗的灯光,一阵冷风吹过,卷起地上的几瓣枯叶。 书房的灯亮着,朱老还没有睡,手里抱着一本不知道已经读了多少遍的史书,喝了口桌子上管家刚刚换过水的茶,放下书来若有所思的溜起了号——中港市姓楚的那个小鬼如果真的是他朱家的血脉就好了,那他朱炳山也有重孙子了,哈哈! 朱家香火向来很旺,只是这些个小辈们全都是玩心肆意,根本不会老实的给你生孩子,有两个还算靠谱的孙子结了婚生了子,可生的都是重孙女,对外朱老说不急,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他们做老人不应该去干涉,可他心里头比谁都急,尤其今天李家老爷子在他面前一口一个重孙子的说着,他面上不说,可心里这个急啊。 藤椅上坐着的老管家姓管,没入朱家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年轻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可能一辈子也没个出人头地的机会,朱老见他忠厚孝顺把他招进了朱家,算来已经快四十年了,当初那个懵懂惶恐的小青年如今已经成了头发花白的半百老人。 朱老将管管家当成心腹,管管家早已经把朱老当成是再生父母,当初没有朱老,他那体弱多病的母亲早就离开人世,如果没有朱老,他可能一辈子都在乡下种地,如今他绝对算是飞黄腾达了,在这繁华而又奢侈的皇城中锦衣玉食,子孙安乐。 李春生的婚期临近,这个冬天随着一场大雪的降临,中港市像是蒙上了一层棉被,林昆坐在凤凰高级会所他那私人的大办公室里,眼前刘刚、余志坚、龙大相、蒋叶丽、孙志夫妇都在,今天把他们召集在这儿是开一个会,研究一下南城区诸多产业接下来的对策。 自从投资建了‘世外桃源’农贸市场之后,尽管楚相国答应给予资金上的帮助,但林昆也不能一直管他那不明不白的老丈人要钱,百凤门名下的这些产业以及收服之前三大帮派的产业就成了主要的经济支柱,寒冬是大自然中众生物冬眠的季节,正好也不用忙其他的了,林昆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名下的产业都肃清一下。 过去的三大帮派——斧头帮、光头党、马帮,每个帮派都拥有自己名下的产业,它们和百凤门不同,百凤门之前是一步一步的被它们蚕食,最后只落下一个舞厅,它们每个名下都至少拥有两家产业,过去这三大帮派除了自己的产业,还靠收保护费增加收入,自从林昆统一了南城区之后,保护费这一说就被取缔了,三大帮派的管理林昆一直也没怎么介入,都是从每个帮派固有的元老中选拔,每个月按时的向这边交利润。 最初的两个月还好,三大帮派每个月交的利润也都还不错,但渐渐的越来越少,不及百凤门舞厅一个场子里的利润多,这其中肯定就是有猫腻了,入冬前林昆一直忙着‘世外桃源’的建设也没多过问,刘刚重伤刚刚回来工作不久,也没调查,蒋叶丽本来就是无心经营这些东西,自从有了林昆之后,她对产业的利润以及发展几乎从来不问,剩下余志坚和龙大相两个就不用说了,这哥俩根本就不长那个心,至于孙志和付丽夫妇俩,两人把持着百凤门名下所有产业的总财务,倒是可以提供一份有关各个产业详细的账目给林昆看,并帮林昆分析其中的猫腻。 林昆的手里现在就拿着孙志夫妇俩提供的一份详细账目,经过孙志夫妇现场的分析解答后,百凤门和凤凰高级会所的账目没有问题,但其他的几家场子的账目存在严重的问题,直白一点说就是都作的假账,利润和支出严重的不符合正常逻辑。 啪! 林昆将手中的账单狠狠的往桌上一摔,在座的诸人神经猛的一绷紧,还从来没看林昆这么发火过呢。 “整,这回必须狠狠的整,最开始一是无心顾忌那么多的产业,再是替他们那些人着想,帮派被平了也给他们留一个吃饭的地儿,现在可倒好,这么快就忘恩负义了!” 林昆抬起头看着刘刚说:“刚哥,你马上准备人选,把原来那三大帮派名下的产业管理层全部都给我换了。”转过头又看向孙志说:“孙哥,你也马上准备人手,把他们的财务人员从上到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换了!”又对龙大相和余志坚说:“你们俩抓紧组织一批兄弟,把所有场子的安保人员也全部都给换了!另外大相,你让阮倩跟着刚哥多学学,以后她也得加入到管理中,不能成天闷在百凤门舞厅里。” 龙大相担忧的说:“昆哥,就倩倩那直脑筋管理不合适吧?” 林昆笑着反问一句:“直脑筋能把你管的服服帖帖的?” 龙大相捎头,在座的诸位一片哈哈大笑。 大致的都安排完了,最后林昆又给众人定了一个期限,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就要动手,在李春生婚礼前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办好了这个冬天大家就可以放松了。 所有人都去忙后了,办公室里就剩下林昆和蒋叶丽,林昆坐在办公桌后拿着一份名录看,蒋叶丽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看他,眼神中的欣赏之意丝毫的不加掩饰。 林昆放下名录,上面记得都是那些产业现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相关的配套情况,抬起头正好和蒋叶丽的目光对上,皱着的眉头也舒缓开来了,笑着说:“干嘛这么干我?” 蒋叶丽温情妩媚的一笑,“你越来越有成功男人的范儿了,也越来越有领袖气质了。” 林昆哈哈笑道:“都什么跟什么啊。” 蒋叶丽道:“你刚才摔账本的时候特帅,以前吧你总也不过问帮派里的这些事,我以为你不愿意管也适合管,今天看你安排的井然有序,我心里突然就踏实了。” 林昆苦笑着说:“我的亲姐,你以为我爱管呢,我林昆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散人,要不是被你给招纳进了百凤门,随后你又撒手这一大摊子不管,我才不管呢。” 蒋叶丽咯咯一笑:“这么说都怪我喽。” 林昆一本正经的说:“差不多。” 蒋叶丽阴谋得逞般的莞尔一笑,“我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把大小的事都给管了,你怎么成长起来?我知道你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一个南城区不在你的眼里,恐怕一个中港市也不在你的眼里,但我想让你知道,不管志向和野心有多远大,所有的一切都要从管理的根本做起,光会打江山不会守江山,那和当了十八天皇帝的闯王有什么区别?你是我看中的男人,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也确实没错。” “行了,你就别夸我了,我在你眼里总是那么完美,完美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蒋叶丽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那浓浓的雪色,隐隐担忧的说:“三天后,这中港市怕是又是一番动荡,你当初统一了南城区之后,就不该心慈手软。” 林昆坐在椅子上也转过来望向窗外,“你说的我懂,可当初我要是不心慈手软,三大帮派手底下那么多人,如果一下子都给拆散了,那些个混混也好流氓也罢,一下子这么多人涌入到社会上去,我怕这南城区的秩序从此便无安宁之日了。” “那现在呢?”蒋叶丽回过头问。 “现在……”林昆幽幽的叹了口气,“现在是不得已为之,事实已经证明我最初的想法不可行,那只能用另一个办法,到时候有多大的烂摊子,我再收拾就完了。” “你早该这么干,现在那三大帮派的余党翅膀已经渐渐硬了,你再想拔除他们恐怕得废点力气。” “呵呵。”林昆嘴角冷的一笑,说:“当初他们的老大我说拔就给拔了,还在乎他们这些小喽啰?” 蒋叶丽欣慰的一笑,“这才是王者之气!” 林昆微笑,蒋叶丽也微笑,不知为何气氛一下子沉淀了下来,就仿佛一个话题落罢,再也接不上了一样。 蒋叶丽坐在了林昆的对面,她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皮面贴身裤,上半身一件黑色的精致小毛衣,脸上着了一层淡妆,嘴唇却涂的红红的,额前几缕头发散落,整个人说不出的风情妩媚。 “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想回老家待一段时间。”蒋叶丽幽幽的说,眉宇间一抹惆怅划过。 “怎么了?” “忽然觉得心有点累了,在这座城市待着毫无眷恋。” “你还有百凤门呢,还有一帮子的兄弟呢。” 蒋叶丽摇摇头,“过去确实是这个样子,但自从有了你之后……”一双精致慑人美丽动人的大眼睛看着林昆,含情脉脉又待着些许的幽怨,“我慢慢发现我的世界已经被抽空了,心里只剩下……” 林昆站起来,一把吻住了蒋叶丽的唇,让她不把话继续说下去,过了一会儿松开,他笑着说:“现在,还有要说的么?” 蒋叶丽马上从一个小怨妇变成了一个乖顺的小女孩似的,“我不想让你为难,我能感觉的到你越来越在乎楚静瑶了,我不想拦在你们的中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昆脸上一抹苦涩,蒋叶丽说的是事实,最近他已经很少和她见面了,倒不是说不喜欢她,或是对她没有感觉了,他林昆花心是花心,但也不是一个朝三暮四见一个爱一个的主儿,他看中的女人和已经成为他的女人,他都愿意用一切哪怕是生命去守护,过去一夜情他玩过,可那些女人他连名字都不记得,更不会去在乎对方,蒋叶丽不同,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走进了他的生命,他会用一生去负责。 只是,蒋叶丽和楚静瑶又有不同,这种不同林昆从来没有想过,现在仔细的回想一下,楚静瑶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家,而蒋叶丽是另外一个她,林昆不想两者之间发生冲突和矛盾,可事实摆在这儿, 有些事情不是回避就可以逃避的,必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