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真能生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二章:真能生

第五百三十二章:真能生 包间里,周晓雨已经被林久福给摁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破破烂烂,牛仔裤也被强脱了一半,林久福自己的上衣也脱下来了,裸着上半身腆着个大肚子,回过头诧异的向门口方向看过来。 “呵呵,你妹夫还真年轻啊,也挺暴力的嘛。”年轻人淡淡一笑,揶揄的冲汤丽说。 汤丽无言以对,脸色紧张的铁青。 眼看到这种情况,旁边的服务员是彻底的呆了,这光天化日的居然有人敢在包间里施暴。 林久福回过神,脸上霎时间凶相毕露,自己的好事马上就要成了,却突然闯进了个小年轻坏他好事,扯开了嗓门就冲门口的小年轻大吼道:“麻痹的关你什么事!” 年轻人不多作理会,冲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递了个眼色,面含微笑语气平静的说:“去告诉告诉他这关我什么事。” 两个年轻人同时了点了下头,而后便向赤裸着上半身大肚便便的林久福走了过去。 “怎么,你们还想动手打人啊!” 啪! 一个大耳刮子已经摔在了林久福的脸上,顿时打的他猛的一个趔趄,脑袋呼通一声撞墙上了。 “你们,你们倒霉了!”林久福扶着墙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摸了一把额头居然流血了。 啪! 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抽过来,这次不单单是一个耳刮子了,后面紧跟着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眨眼间的功夫林久福已经像一摊烂肉一样瘫软在地上直哼哼了。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再也不来中港市了,每次到这地方都要挨一顿暴虐,可怜的是纵使他家财万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发挥不了作用,全华夏有钱人多了去了,但此时此刻像他这么窝囊倒霉的仅此一个,再无他人。 地上的周晓雨这时才回过了神,双手抱着肩膀遮住自己的胸前,抬起头满眼泪楚的看着汤丽,她以为眼前这两个替她打抱不平的年轻人是表姐找来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提上那被强脱下一半的裤子就向汤丽跑过来,扑在了汤丽的怀里就大哭了起来。 “表姐……” 汤丽神情尴尬,一时间无言以对。 “小妹妹。”为首的年轻人淡淡的一笑,“可别把你这表姐当什么好人,刚才她就在外面站着,我问她这里面怎么回事,她说是她妹妹和妹夫在吵架,那堆肉是你老公么?” 周晓雨抬起头向年轻人看去,摇摇头。 “呵……”年轻人冷的鄙夷一笑,“这年头,女人为了钱可什么都干得出来,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小妹妹,你好自为之吧,下次可再没这么好的运气遇上我了。”说完,年轻人冲自己的手下示意了个眼神,两个手下跟着他转身走了。 现场留下还在愣神的周晓雅和汤丽以及那个不知错所的服务员和地上躺着的林久福。 “表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周晓雨一脸的泪光,闪烁不停的看着汤丽问。 “晓雨,这……”汤丽无言以对,她解释什么都是徒劳的,事实就在眼前。 “表姐,你真让我失望。”周晓雨哭着离开了,冲出了饭店,一身破烂的站在这座城市的繁华中央,眼前眼花缭乱的景象令她眩晕,她无助的放声大哭,像是要哭痛整个世界一样。 “小妹妹,被亲人出卖的感觉不好吧?”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周晓雨回过头,看见了几分钟前刚看过的那张脸,他的皮肤很白,他脸颊上的棱角很清晰,他很英俊。 “谢谢你。”周晓雨满含感激的说。 “不用谢,我只是随便帮了点小忙,有需要的话以后可以联系我。”年轻人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周晓雨。 周晓雨犹豫着接过了名片,抬起头的时候年轻人已经领着两个保镖坐进了眼前的一辆奔驰车里,年轻人笑着冲她挥挥手,那笑容温馨令人陶醉,奔驰车开走了以后,她低下头看着手上的名片,上面清晰的两个大字一下子印在了她的心底——赵磊。 …… 时间一晃过的飞快,秋天似乎没怎么停留,就迎来了大雪飘飞的日子,市中心幼儿园的操场上,孩子们开心的奔跑着,澄澄、苏有朋、孙洋三个蹲在墙角,百无聊赖的看着眼前奔跑着的同学,半天苏有朋开口说:“这大雪天真没意思啊。” 孙洋说:“是啊,我也觉得特无聊,老师又不让打雪仗,我才不喜欢堆雪人呢。” 澄澄望着天空,更是惆怅的来了句:“马上就要放寒假了,在家里待着更没意思。” 苏有朋说:“可能会有点意思,我老舅好像要结婚了。” 澄澄说:“你老舅结婚又不是你结婚,有什么意思呀?” 孙洋说:“是啊,你老舅结婚,新郎又不是你,伴郎又不是我们,在那些大人的面前,我们永远是小孩子。” 苏有朋说:“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死脑筋呢,我老舅结婚了,我们可以到婚礼的现场随便玩呀,平时你们在家可以随便吃糖么?可以随便喝汽水么?可以看明星唱歌么?” 澄澄和孙洋一起摇头,两人这才意识到了苏有朋他老舅结婚的好处。 铃铃铃…… 放学的铃声响了,站在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玩的班主任老师马上组织队伍放学,冯佳慧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袄,戴着一个粉白色的兔兔耳包,冲澄澄他们三个招手说:“澄澄,苏有朋,孙洋,你们三个快过来站队。” 三个小家伙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孙洋哎哟一声,冯佳慧赶紧跑过来问:“怎么了孙洋?” 孙洋疼的呲牙咧嘴说:“老师,我没事,可能是刚才蹲的时间太久了,脚麻了。” 付国斌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后,看着操场上欢乐的孩子们,脸上一阵温馨的笑容,尤其看到站在墙角的三个小家伙,他脸上的笑容更是浓了几分,那三个小家伙平时最淘气,尤其是自己的外孙,自从林昆帮忙安排了闺女夫妇俩的工作之后,他过去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看着孩子们过的越来越好,做老人的心里高兴。 林昆穿着一件很时尚的黑色羽绒服,腿上一条干净的牛仔裤配一双黑色的高帮皮鞋,头发也修剪出了个很时髦的发型,加上他本来就长的英气十足,这么一看更英俊了。 他身上的这一身行头都是楚静瑶强制他穿的,楚大美女给他规定,要是不按照她想要的穿,晚上就不让他上床,英雄难过美人关,纵使一身傲气不能屈,林大兵王还是无条件的从了。 林昆站在学校的大门口,正好看到落地窗的付国斌,两人相对一笑,林昆招招手算是打过招呼,最近事情不怎么忙,林昆有空就过来找付国斌下棋,苍茫的冬天无所事事,偶尔来找这位老棋友虐上一番倒也是一件不错的差事。 付国斌每次都被林昆杀的阵脚大乱,每次林昆走了之后就疯狂的研究棋谱,可这都大半年过去了,他还是不是林昆的对手。 林昆开着余志坚的霸道车来的,雪天路滑,车越大越稳妥,今天林昆一个人接四个孩子,最近百凤门名下的各处生意比较红火,孙志两口子、刘刚都忙的不可开交,另外李春生要结婚了,成天忙着准备婚礼,耿军狄最近接手了一个特大的命案,每天组织手下满城的抓凶手呢,里外里就剩他一个闲人了,就被派来接孩子了。 “冯老师。” 林昆笑着和冯佳慧打招呼,冯佳慧也笑着跟他打招呼:“澄澄爸,来接孩子啊。” “是啊,这几个小家伙今天乖不乖?”林昆笑着问。 “除了乐乐,其他的三个一点也不乖。”冯佳慧笑着说,然后故意皱起眉头看着澄澄、苏有朋、孙洋三个,“这三个小家伙合起伙来和大班的一个同学打起来了。” 林昆笑着说:“把人打了?” 冯佳慧笑着说:“还好我和另外一个老师及时发现了。” 林昆在三个小家伙的头上一人敲了一记,“你们三个怎么能这么不让老师省心呢?” 澄澄摸着小脑门一副理直气壮的说:“才没有呢,那小子总往乐乐的旁边凑合,我这是在保护我媳妇!” 此话一出,林昆和冯佳慧脸上的笑容皆是一颤,乐乐则低着头红着说:“澄澄,你说什么呢。” 澄澄继续说道:“本来就是么,有男的敢打我妈妈的主意,我爸爸一向都是拳头解决,我也要像我爸爸一样,保护好我媳妇!” 林昆一阵的尴尬,眼看着澄澄似乎又要发表什么言论,他真怕这小子也没啥心眼,把他和楚静瑶在家的那点暧昧事也给抖落出来,赶紧把这小家伙抱起来给塞车里了。 “冯老师再见!” 林昆踩着油门,冲冯佳慧挥了挥手,霸道车嗡的一声就蹿了出去。 冯佳慧站在原地还有些愣神,旋即无奈的笑了笑,好朋友李静初这时走了过来,似乎看透她的心事一般笑着小声的说:“怎么了冯老师,看见心上人又思春了呢?” 冯佳慧马上慌慌张张,抬头看看周围确定没被人听到,回头狠狠的掐了李静初一把,娇嗔的说:“让你乱说。” 李静初哈哈的笑了笑,压低声音说:“谁乱说了?有人晚上睡觉可说过很肉麻的梦话,什么……” 冯佳慧赶紧捂住李静初的嘴巴,李静初呜呜的挣开,“干嘛,你要杀人灭口呀!” 冯佳慧道:“不杀人,只灭口!”说完把手又伸了过来捂住李静初的嘴。 晚上懒的回家做饭了,林昆直接拉着四个小家伙找了一家饭店,而后给楚静瑶打了个电话,楚静瑶最近也不怎么加班了,加班后直接就过来了,就是普通的吃一顿饭,林昆也没奢侈的去点包间,两个大人四个孩子坐在一起吃饭,一派和气团圆的景象,尤其这四个孩子还都长的乖巧可爱,一对路过的外国夫妇交头接耳的小声说:“这对华夏夫妇可真能生,居然生了四个孩子,可比我们欧洲人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