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发小被打 - 神兵奶爸

第五十三章:发小被打

第五十三章:发小被打 这一场大修之后,老捷达彻底涅盘了,钥匙插进钥匙孔,车子发动的一瞬间,就听一声低沉的轰鸣响起,整个车身随之抖了一下,仿佛一头即将奔腾的野兽一样。 喜欢,林昆喜欢这种感觉,开车就得开像野兽一样的车,那才符合他这个兵王的性格。徐广元站在外面张着嘴似乎还想说什么,林昆也不搭理他,直接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尼玛,就听‘轰’的一声咆哮,捷达噌的一下蹿了出去,强大的推背感显示出它强悍的动力,像一头野兽! 原来老捷达的百公里加速至少十秒,涅盘之后至少减少了一半,林昆直接开着老捷达离开了汽修厂,一路狂飙到了马路上,顿时惹来了周围无数双眼睛的侧目,如此狂躁霸气的捷达,整个中港市绝对是第一辆。 听着渐行渐远的捷达轰鸣,徐广元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叹了口气:“哎,这年头生意真难做啊……” 林昆倒也没驾着涅盘后的老捷达一路狂奔,试试车差不多就行了,毕竟得遵守交通规则,虽说这车违个章什么的也不用他管,但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做了人家的女婿,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检点一点的,不能总惹麻烦不是。心里头这么想,林昆霎时间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提高了。 在马路上闲逛了一会之后,林昆开着车到了农贸市场,合计着去看看张大壮,上一次久别重逢,就坐在一起干唠了一下午,他琢磨着这次过去请那夫妻俩中午到外面吃点饭,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他们的。 张大壮家的条件,林昆是知道的,家里有个妹妹,还有个多病的父亲,小时候他就跟他娘下地干活,每次到了地里他都是拼命的干活,为的是让他娘少干一点,这小子不但孝顺,对妹妹也好,林昆清楚的记得,小时候他们一起去河里抓鱼,抓到了鱼就在岸边支上火堆烤着吃,那刚从河里抓上来的鱼,味道又鲜又美,张大壮每次都是吃一两条小鱼,把剩下的都带回家给妹妹和爹娘吃,即便是这样,林昆也很羡慕张大壮,他至少有自己的父母、妹妹去关心,而他呢,从小就无父无母。 往事的一幕幕浮上心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农贸市场的大门口,负责管理停车的保安翘着两根眉毛看着眼前这辆黑色的崭新捷达,鼻子里喷出一股傲气,指着一旁一个埋里埋汰的空车位道:“去,停那边去!” 在这保安的面前,就有一个干干净净的空车位,虽说车停在什么车位上都一样,即便是停在埋里埋汰的车位上,也不能说就把车弄脏了,但关键林昆瞧不惯这保安的这副穷逼德行,直接一脚油门就把车冲着这个保安开过来,这保安吓的啊的一声尖叫,像个太监一样跳到了一旁。 “次奥,你这人怎么开车的,想撞死人啊!”保安抻直了脖子指着林昆叫嚷道。 林昆推开车门下车,满脸萧杀的走过来,指着保安的鼻子冷声的骂道:“麻痹的,再逼逼老子揍你!” 这保安顿时一哆嗦,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林昆瞪了这个保安一眼,转身向农贸市场里走去,好半天这保安才回过神,整个人就像是被阉了的公猪一样,蔫了吧唧的啥气焰也没有了。 农贸市场很大,林昆绕了好半天,才找到张大壮的摊位,只是这摊位前一片狼藉,各种各样的花散落了一地,到处都是泥土和打碎花盆碎片,俨然一副被砸过的场景,而且张大壮夫妇都不在店里,地上还有一滩血。 林昆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走到旁边的摊位,冲卖化肥的大姐问道:“大姐,旁边这家怎么回事啊?” 这大姐三四十岁,身材浑圆,人看上去很憨厚,听林昆问题,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哎……被砸了呗,这年头干点买卖真不容易啊……” “有人受伤么?” “那家的大兄弟,头被开了这么一道长的口子,被120急救车给拉走了。”这大姐边说边用手比划了一下,那口子至少有一指长。 “大姐,你知道是哪个医院的急救车把人拉走的么?”林昆急切的问道。 “你是他什么人?”大姐警惕的问道。 “我是大壮的发小。” “哦,那你快去医院看看吧,就在这附近的区医院,农贸市场往北就是了。” “好的,谢谢大姐!”林昆匆匆的跟这位大姐告了个别,马上就朝农贸市场外跑去,发动了车子就往农贸市场附近的区医院赶。 农贸市场位于北城区的一个辖区,区医院里,张大壮刚刚做完了缝合手术,由于失血过多,他那黧黑的脸庞看起来有些泛白,他身上不光一处上,胳膊和肋骨也都被打的骨折了,这会儿护士正在给他打石膏。 何翠花也受了伤,一条胳膊打着石膏被掉了起来,脸上好几处乌青,左边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来,她守在丈夫的病床旁,握着丈夫的手说:“大壮,要不……要不咱们给昆子打电话吧?” 张大壮摇摇头,语气乏力的道:“不行,这事千万不能告诉昆子,就昆子那脾气,肯定会去找黄飞那伙人算账,那伙人不是善茬,昆子肯定得吃亏。” 何翠花叹了口气,道:“好吧……大壮,以后咱们怎么办,花摊肯定是干不了了。”语气里尽是无奈跟无助。 “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张大壮握着何翠花的手,冲她露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媳妇,你别担心,天无绝人之路,等我养好了伤……” 不等他说完,帮他打石膏的护士冷冷的说了句:“别说话了,打石膏呢,有说话这闲工夫,赶紧去把医药费交一下。” “好,我这就去。”何翠花赶紧说道,这日子过的不好,人就没底气。 林昆把车停在了区医院的大门口,下车就往医院里跑,跑进医院大厅的时候,正好看见何翠花在缴费的窗口旁尴尬的站着,手里攥着小钱包。 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何翠花的钱带的不够,林昆跑过去,冲何翠花打招呼道:“大壮媳妇!” 何翠花听到有人叫她,回过了头,一看到林昆顿时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心里头的委屈一股脑的就翻涌了上来,鼻尖也跟着有些发酸了。 “大壮怎么样了?”林昆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事了,在打石膏呢……”说着,何翠花的眼泪忍不住的就流了下来,她低着头,尽量不让林昆看到。 “翠花你放心,大壮的事就是我林昆的事,谁动了我兄弟,我饶不了他!”林昆咬牙的说道,从兜里掏出了银行卡,“走,先把医药费交了。” 何翠花点点头,“谢谢你,昆子。” 交完了医药费,何翠花领着林昆到了病房,一看到林昆,张大壮马上就训斥何翠花:“你这娘们,不是说了不让你告诉昆子,你怎么……” “大壮。”林昆打断他道:“不是翠花告诉我的,我刚才去农贸市场找你,才知道这事的。你小子还拿我当兄弟么,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语气里尽是不满。 “昆子……” 张大壮叹了口气,有些为难的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那些人咱惹不起。” 这时,替张大壮打石膏的小护士又不耐烦的说了句:“你们怎么回事,能不能安静点,我这正打石膏呢,病人总说话,这石膏能打的稳么?” “不好意思,护士,我们到外面说。”林昆歉意的冲护士说了一声,拉着何翠花就到了病房的外面,“翠花,到底怎么回事,你都跟我说清楚。” 看着林昆一脸毋庸置疑的表情,何翠花把今天的事都说了出来…… 之前到他们花摊收保护费的黄毛,本来说好了一个星期后再来收保护费,结果昨天晚上黄毛跟其他的几个混混打了一宿的麻将,输了不少钱,心情不好的他一大早就带人到花摊找麻烦,非要让张大壮交保护费,张大壮手里有钱,但那是要寄回老家给父亲买药的,就没给黄毛,结果黄毛一怒之下,就带人把花摊给砸了,还把他们夫妻给打了。 林昆听完之后,一双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向,双眼中杀气滚滚外露,把对面站着的何翠花吓了一跳,赶紧又说道:“昆子,还是算了吧,黄飞那些人不好惹,是这附近出了名的恶霸,我和大壮挨点打就算了,别再把你给搭上了。” 何翠花这是真心实意的劝林昆,这话听在林昆的心底暖融融的,张大壮为人憨厚,何翠花也一样,林昆马上收起了眼神里的杀气,笑着道:“大壮媳妇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先回去照顾大壮,我出去办点事。” “昆子……”何翠花想叫住林昆,但林昆已经转身走了,何翠花的心底不禁的回响起张大壮提起林昆的时说的话——我那个兄弟,每次我挨打,他都会把人揍的比我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