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羊羔入虎口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一章:羊羔入虎口

第五百三十一章:羊羔入虎口 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飞机降落在中港市机场,林久福挺着他的便便大肚再次来到了伤心地,上一次来中港市本来想着菜花而归,可没想到却挨了一顿暴虐,如今再来到旧地,那灰色的回忆已经被眼下的喜悦冲淡,不远处汤丽牵着周晓雨的手向自己招手,林久福眼睛一亮闪过一丝淫光,迅速的在周晓雨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总的来说,周晓雨不如她姐姐漂亮,但胜在身上多了一股高中生的纯情,对于已入半百的林久福来说,花花世界里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了,此时对他吸引力最大的便是这份纯情,常言道老牛吃嫩草,嫩嫩软软的小草又有哪个老牛不爱呢? “晓雨,这位是林总,在港可是有几亿家产的大老板哦。”汤丽眉开眼笑的介绍说:“林总,这位是我表妹晓雨,这孩子还没高考,遇上了点难事,还请林总多帮忙。” “晓雨姑娘你好。”林久福道貌岸然的一笑,主动向周晓雨伸出手,周晓雨看着眼前这个年纪都快有她爸大的男人,笑容虽然可掬,但一双不大的三角眼里满是淫光,在她心底的得分马上就大打折扣,她虽然还是个学生,但关于表姐的一些事她也是听说过的,表姐的发迹全都是仗着一个老男人,恐怕就是眼前这个吧。 “林总好。”周晓雨有些不情愿的伸出手,那白嫩的小手才刚伸出一半,就被林久福一把抓了去,周晓雨瑟瑟的有些想要抽回来,可已经被林久福紧紧的握住了。 “不用太客气,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林久福那双肥肥大大的老手在周晓雨的小手上揉搓了两下,满脸垂涎的说,巴不得马上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这小妮子开苞了。 “嗯。”周晓雨羞答答的将手抽了回来,用的力气有点大,场面一下子有些尴尬。 “哦,走吧走吧,林总这一路上一定累了,为了我表妹的事情让您大老远的跑一趟真不好意思,这样今天我做东,替我表妹好好谢谢林总,咱们先找地吃饭。”汤丽打着圆场道。 汤丽开着车载着林久福和周晓雨去找吃饭的地方,周晓雨坐在副驾座上,林久福坐在汤丽的后面,这一路上林久福透过后视镜频频的向周晓雨看,眼神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好色,这小妮子一身清纯的气息,林久福是越看越爱看,看的裤裆都有反应了。 车子停在了市中心一家大饭店门口,汤丽和周晓雨从车上下来,林久福扯了扯他的大t恤挡在裤裆前,和两个美女一起走进了饭店,这时刚好是中午,饭店大厅里的自助餐倒是有不少的人,汤丽三人肯定是不能吃自助餐的,跟随着服务员来到了二楼。 汤丽本来想随便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得了,林久福却授意她找个包间,说话方便。 三个人要了个小包间,汤丽拿着菜谱点了几个菜,很快菜就上齐了,汤丽以茶代酒的敬了林久福一杯,由于开车她不能喝酒,林久福喝的可是真酒,林久福今个心情不错,一小杯的白酒一口就下肚了,喝完了还咂巴了两下嘴向周晓雨看去。 汤丽马上明白这其中的意思,赶紧对周晓雨说:“晓雨,林总为了你的事大老远的跑一趟,你也敬林总一杯。” “哦。” 在乡下和学校里,周晓雨总觉得自己见识的比别人多,可像这种在高档的饭店里吃饭,又和这么一个大老板,她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端起茶杯就要敬过去。 “哎,这怎么行呢!”林久福笑着摆手,“汤小姐是开车不能喝酒,周姑娘也不开车,这用茶水敬我可不接。” “哦,是啊晓雨。”汤丽笑着说:“表姐是要开车的不能喝酒,你也不开车,用茶水敬林总可是对林总的不尊敬,我听你姐说你还能喝点酒,来表姐替你满上。” 汤丽从周晓雨的手中接过茶杯,换上了一杯白酒,周晓雨却是愣愣的站在那儿低着头,泪花直在眼眶里打转。 “晓雨,你这是怎么了?”汤丽马上关切的道,“是不是想起你姐了?你放心,今天林总在这儿了,你姐的事他管定了,你姐的这个仇,林总肯定会帮你报的。” 吧嗒,眼泪落在了桌上。 “对对对,你姐的事汤小姐已经和我说了,今天我把话撂这了,晓雨姑娘的事儿就是我林久福的事儿,这个仇我要是不帮晓雨姑娘报了,我林久福就不是个男人!” 林久福豪气冲天般的站起来,举过杯中的酒和周晓雨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我林久福说话算话,晓雨姑娘要是信得过我就干了,信不过就不用喝了,我先干了!” 又是一杯白酒下肚,林久福一身的豪气更浓了。 周晓雨抬起头看着林久福,暗暗的一咬牙,一小杯的白酒仰头一口也跟着干了。 “好,好酒量!” 林久福冲周晓雨竖起大拇指,马上自己满上一杯,示意汤丽再给周晓雨满上,而后笑着说:“我林久福就喜欢能喝酒不做作的女生,来,晓雨姑娘,林久福佩服你,咱再喝一杯!” …… 几番下来,周晓雨已经迷迷糊糊了,她一个乡下的小丫头,平时根本就是滴酒不沾的,偶尔喝点啤酒还行,这白酒下肚之后胃像是燃烧起来一样,脸也是白里透红。 林久福嘴角猥亵的一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冲汤丽递了个眼神,汤丽马上会意,起身说要去趟卫生间,包间里一下子就剩下了林久福和周晓雨两个人,林久福离门近,起身关上门并反锁上之后向趴在桌子上迷糊的周晓雨走过来。 “晓雨姑娘,醉了?” 林久福一脸猥亵的笑容坐下来,一双肥肥厚厚的大手一只放在了周晓雨的后背上,另一只手顺势摸在了周晓雨穿着牛仔裤的大腿上,那紧致的大腿弹性十足,林久福顿时一脸的幸福。 “干什么你!”周晓雨突然抬起了头,眼神憎恶的看着林久福,从他的魔掌下挣脱着站了起来。 林久福微微一愣,不紧不慢的点了根烟,抬起头迎着周晓雨的眼神淡淡一笑说:“晓雨姑娘,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你还没入社会不知道,女人求男人办事不表示表示怎么行?至于怎么表示我想你应该明白,来来来,别生气了快坐下来吧。” 说着,林久福一只手摸着周晓雨平坦的小腹,另一只手摸在了她挺翘的屁股上。 周晓雨马上如被蚂蜂蛰了一样跳开,指着林久福的鼻子就骂道:“你给我躲开,臭变态!” 林久福的大肥脸顿时一黑,眯着的小眼睛里一道寒光射出,冷笑了两声说:“呵呵,小婊子,老子好话说着你当老子是放屁是吧!你找老子来替你姐报仇,以为什么表示也没有这事就能办了?” 林久福站起来向周晓雨走过去,周晓雨向后退,退到了墙上无路可退,目光胆颤的看着满脸淫光凶光交叠的林久福。 “别……别过来。” “你不想替你姐报仇了么?” “别过来!” “我大老远的从飞机都过来了,你现在说别过来,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啊……救命!” 啪!!! 林久福可一点也不莲花惜玉,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在了周晓雨的脸上,那边白皙粉嫩的小脸蛋,顿时映出了五个手指印,半边脸颊也随之高高的肿了起来。 “小婊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天就是把你强了你也没地儿说理去,大不了我赔你点钱一了百了,你要是配合着我点,我一高兴还真就帮你把你姐的仇给报了。” 林久福边说边向周晓雨伸出魔手,周晓雨心底的防线瞬间崩溃了,挣扎着大哭了起来:“不……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表姐,表姐快来救我,呜呜呜……” 汤丽这时就站在门外,包间的隔音很好,在外面只能听到里面一点的声响,听着周晓雨在里面凄惨的叫着,尤其在喊自己的名字,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嘴里喃喃的自语道:“晓雨,你别怪表姐,表姐也是没有办法,表姐也得活下去。” 这二楼的包间白天本来就没什么人,一般都是到了晚上才热闹,走廊里空空荡荡的,远处的服务生起怪的向这边看过来,他倒不是听到包间里传出来的声音,而是看到汤丽脸上流下的泪水,走过来关心的问:“女士,你不要紧吧?” 汤丽赶紧抬起头把服务生推开,怕他听到了包间里的声音,连擦了两把鼻涕说:“没事没事。” 服务生奇怪,这时另一边的走廊一个穿着别致相貌颇为英俊的年轻人,身后跟着两个同样年纪不大的年轻人走过来,路过汤丽身前的时候,年轻人颇为好奇的看了一眼,刚要从包间的门口路过,年轻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诧异的向包间看去,同时眉头不由的蹙了起来,微微转过头问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说:“听到没有?” 两个年轻人同时点头,这时为首的这个年轻人嘴角淡淡的一笑,冲汤丽问道:“这位女士,包间里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听好像是有个女孩在喊救命,你认识么?” “我……”汤丽一下子懵了,怕被人听到还是被听到了,连忙慌张的解释说:“哦,里面是我表妹和表妹夫,两个人在里面吵架。” “哦。” 年轻人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领着身后的两个年轻人继续往前走,才走出没几步远,突然转过头,语气坚定的对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说:“去,把门给我踹开!” “哎,你们……” 汤丽冲过来阻拦,但那里能阻拦的住,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包间的门一脚被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