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死缠烂打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三十章:死缠烂打

第五百三十章:死缠烂打 一双筷子,一个勺子,看似普普通通,但可以说明很大的问题…… 见楚静瑶突然不吃了,林昆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马上就意识到了原因所在,不好意思的捎头笑了笑,说:“老婆,你稍等一会儿哈,我去楼下的快餐店买双筷子和勺子来。” “不用了。” 林昆刚站起来,就听楚静瑶说道,林昆回过头,只见楚静瑶拿起筷子和勺子重新吃了起来,林昆微微一怔,紧接着咧嘴微笑了起来,楚静瑶居然没嫌弃他。 “妈妈,好吃么?”澄澄欢欢快快的跑过来,钻到了楚静瑶的怀里仰起小脸问。 “怎么,澄澄没吃么?” “爸爸不让,这是爸爸给妈妈单独做的小灶,我和陆阿姨、小雅阿姨都没吃着。”澄澄眨着眼睛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道。 “哦,是么?”楚静瑶微微一笑,抬起头看了林昆一眼说:“以后再有好吃的给孩子也尝尝。” 林昆一脸冤枉的表情,“晚上这小子吃太多了,说想吃北京烤鸭,我现给他烤了一只,结果这小子一口气吃了一多半,我是怕他撑到了所以才没让他吃。” “是么?”楚静瑶问澄澄。 “嗯嗯,爸爸烤的烤鸭好好吃,比外面卖的燕京烤鸭还好吃呢。”澄澄凑到了楚静瑶的耳边,像是说小秘密一样,“妈妈,剩下的那一半是我特意留给你吃的。” 楚静瑶也学着澄澄的模样,小声说:“真的那么好吃么?” 澄澄竖起两根大拇指:“妈妈,绝对是我吃过最好吃最好吃的烤鸭,我以后都不想再吃什么燕京烤鸭了!” “喂,你们娘俩在那窃窃私语什么呢?”林昆眼睁睁的看着这娘俩在那窃窃私语,抗议道。 “儿子夸你的烤鸭做的好吃。”楚静瑶笑着说,继而眼睛慧黠的一眨,“我突然就在想,既然你的厨艺那么好,不管做什么都那么好吃,干脆我辞了工作开家饭店算了,让澄澄她姥爷给我投资,开一家中港市最大的七星级饭店。” “好哦!” 澄澄举起手来开心的道,小家伙也不知道具体好在哪儿,反正就是瞎凑热闹呗。 “儿子,你想你爸成天围着围裙围着灶台转呀,爸爸是你和你妈妈的私房厨师,这手艺岂能让别人随随便便的尝了。”林昆走过来摸着澄澄的小脑袋说。 澄澄眨巴了两下可爱的小眼睛,抬起手挠挠头,转过头看向楚静瑶:“妈妈,爸爸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呢,咱们家也不差钱,干嘛让爸爸做饭给别人吃呢?” 小孩子童言无忌,道理却是很鲜明。 楚静瑶想了想也确实是,她刚才也只是开玩笑的话,笑着对澄澄说:“好吧,既然我的大儿子都这么说了,那咱们这饭店就不开了,留着你爸爸只做好吃给咱们吃。” 这还真是有钱任性呢,七星级的饭店说开就开,说不开马上就不开,全凭一念之间,比起成天在网上炫富的那些二代和二奶们,人家楚大小姐这才是真正的资本。 “妈妈……” 澄澄眨着眼睛看着楚静瑶,一副眼巴巴期盼的表情。 “嗯?” “人家想尝尝你的便当。” “来,妈妈摸摸你的小肚肚看看。”楚静瑶摸了摸澄澄的小肚肚,圆圆的鼓鼓的,显然今天晚上没少吃,“儿子,你肚子都这么鼓了,还能再吃东西么?” “妈妈,我就尝一小口。” “他还能再吃么?”楚静瑶询问的看向林昆。 “理论上是不能再吃了,我怕这小子的肚皮给撑爆了。”林昆笑着说:“可你看他现在这可怜巴巴的模样,你要是真不给吃的话,估计你也吃不下去了。” “那……”楚静瑶犹豫。 “少让这小子吃点,解解他的馋虫。”林昆笑着摸了下澄澄的鼻梁,对小家伙说:“只能解馋虫啊,可别再多吃了,小心晚上闹肚子去医院挂盐水。” “嗯,澄澄最乖了,澄澄保证不多吃。”小家伙一脸开心的笑容自我夸赞道。 “说了不多吃哦。”楚静瑶笑着说,拿起筷子夹起一小块菜递到了小家伙的嘴里,小家伙开心的吃起来,一脸满足的表情,楚静瑶抬起头看林昆,林昆正好也看向他,四目相对顿时一片说不出的涟漪跌宕,一股旖旎的温吞在心底缠绕。 相夫教子,阖家欢乐,大抵说的就是此情此景吧。 楚静瑶一直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把桌子上的文案处理完了,这时公司里的员工包括大老王都已经下班回家了,楚静瑶直起腰捶了捶背,沙发上澄澄枕着林昆的腿睡着了,林昆却是正眉眼含笑的盯着她看。 楚静瑶笑着嗔怪了一句:“看什么看,眼睛都直了。” 林昆咧嘴嬉笑着说:“我老婆好看。” 楚静瑶没有理他,看了看澄澄说:“把儿子抱起来不会把他吵醒吧?” 林昆低下头看了看,“不会。” 楚静瑶拎起了她的奢侈品包包,“走吧,我们回家。” 林昆轻手轻脚的把澄澄抱起来,和楚静瑶一起从办公大楼里走了出来,外面的风有点冷,林昆快走了两步把澄澄放进了车里,小家伙睡的酣甜,抬起那稚嫩白皙的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梦呓说:“吃,我要吃烤鸭,好吃……” 楚静瑶开着她那拉风的红色轿跑,林昆开老捷达,马路上一片畅通,二十分钟后回到了海辰别墅区,把澄澄抱进房间里安顿睡了,林昆和楚静瑶也收拾睡觉,澄澄躺在中间,林昆和楚静瑶躺在两边,关了灯之后房间里一片安静,海边传来沙沙的海浪声成了周方世界里的唯一旋律,熬了一整天的楚静瑶很快就睡了过去,林昆张开胳膊把母子俩轻轻的揽在了怀里,这一刻真幸福。 这一天晚上,余志坚在百凤门舞厅里和龙大相喝的天昏地暗,两人脾性相投、志同道合,又有林昆那一层关系,虽然之前素未谋面,但彼此间处的比亲兄弟还热乎 龙大相今天晚上完全是陪衬,主要是余志坚非要拉他喝酒,兄弟想要大醉,做兄弟的焉有不陪的道理,阮倩也难得的不管他,这厮憋了多日终于可以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舞池里的那些个年轻人还在疯狂扭动着身体,余志坚和龙大相坐在二楼,龙大相问余志坚说:“志坚兄弟,你是不是遇到啥不开心的事儿了?” 余志坚一口喝光了杯中酒,有苦难言似的说:“一言难尽那兄弟,我倒是真羡慕你,能和自己心爱的姑娘在一起,我现在是为情所困,困的无法自拔啊。” “等等,啥意思?”龙大相喝的断片的脑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琢磨了两秒钟才恍然大悟状且惊喜的说:“哦,我知道了,我兄弟这是谈恋爱了,好事好事,来兄弟我敬兄弟一杯,祝我志坚兄弟早日成双入对白头偕老!” 余志坚猛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龙兄,这酒先别喝,我花还没说完,我这是碰了钉子所以心情不好,所以才喊你过来喝酒呢,难道你没看出来我惆怅么?” “昂!?”龙大相铿锵一声说道:“哪家妹子啊,居然还拒绝我兄弟呢!就我兄弟这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之辈,瞧不上我兄弟那她能瞧上谁啊!?” 龙大相义愤填膺,拎着酒瓶子站了起来,“告诉你龙兄她瞧上谁了,瞧上谁我就把谁的腿打断。” 余志坚劝道:“龙兄,别冲动,咱得讲道理,人家姑娘说暂时不想谈恋爱。” “啥?不想谈恋爱,这谈恋爱是想谈才能谈的?只要我兄弟看中了,不想谈也得谈。”龙大相道:“走走走,你告诉我是哪家的妹子,我现在就去找她。” “龙兄,你先坐下,谈恋爱这事不是咱上战场,强来不得。”余志坚愁容满面的道,他今天向陆婷表白了,表白的话是昨天你晚上背了一宿的,结果陆婷听了之后很平静的冲他微微一笑,说暂时还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所以抱歉。 余志坚从小到大可没这么喜欢过哪个姑娘,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上来就被拒绝了,这让他倍受打击,战场上中弹他不怕,但在爱情面前‘中弹’却是令他手足无措。 龙大相被余志坚这么一劝还真就马上冷静了下来,摸着下巴琢磨了好半天才灵光一闪,冲一筹莫展以酒解愁的余志坚说:“志坚兄弟,我有办法了!” 余志坚顿时眼睛一亮,“龙兄,啥办法啊?” 龙大相嘿嘿一笑,“这追女人最讲究的就是要脸皮厚、死缠烂打,她不是现在暂时不想谈恋爱么,那你就厚着脸皮冲上去,死缠烂打直到她想谈恋爱为止。” 余志坚若有所思,“这确实是一个办法,可是他万一讨厌我怎么办,那岂不是……” 龙大相道:“讨厌怕啥,不管她怎么讨厌你,你记住了就行,死缠烂打到底!” 两人这边聊的风风火火呢,余志坚总算找到了日后求爱的方向,没有察觉的是楼下的舞池边缘,一个目光阴鸷皮肤白皙的年轻人站在那儿,抬头向他俩看过来,在这年轻人的身后站着两个身材不是很高大,但一身精装的保镖。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赵磊,此时他嘴里叼着烟,已经在百凤门舞厅里上上下下的绕了一圈,看着二楼聊的正high的龙大相和余志坚,侧过头对身后的两个保镖问:“那两个人,一对一对上了你们有把握赢么?” 两个保镖闻言向龙大相和余志坚看过去,确定了一会儿之后很稳重的冲赵磊摇摇头,“不好说。” 赵磊没有任何失落之意,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小声道:“看来那姓林的手下还是有真材实料的,难怪在这南城区混的风生水起,这还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