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不守承诺的小男人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九章:不守承诺的小男人

第五百二十九章:不守承诺的小男人 汤丽把周晓雨安顿在了她在中港市的公寓里,房子宽敞明亮,装修豪华别致,这是林久福之前给她在中港市购置的房产,林久福的意图很明显,打算和她划清界限,睡了这么多年了,把她从一个丰韵迷人的少妇睡到了大不如从前的中年女人,林久福已经玩的腻了。 过去,汤丽一直以为她会跟着林久福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可当下的境况让她越来越认识到窘迫,林久福过去没少给她钱,她几乎没有什么盈余全都挥霍一空,现在她虽然没有人老珠黄,但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要是林久福真的把她给踹了,她都没法在这社会上存活,所以之前林久福让她去说动周晓雅的时候她才没拒绝。 现在大表妹出事离开了,她竟又将歪心思打在了小表妹的身上,小表妹生的不如大表妹漂亮,但胜在清纯,林久福那个大肚便便的老男人就喜欢这种纯情的小妮子。 “晓雨,你想给你姐姐报仇么?”汤丽和周晓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汤丽突然开口道。 “嗯。”周晓雨的语气非常坚决,“我要让那个林昆付出代价!我姐不能白死!” “可你一个小姑娘,高中还没毕业呢,又能拿他怎么样?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穷小子了,他在中港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表姐,那我该怎么办?” “我认识一个男人很有能力,或许他能帮到你。”汤丽微笑着说,阴谋已经悄无声息的逼近周晓雨,可怜的周晓雨却一点也没有察觉,还送上门说:“表姐,你一定要帮我!” 林久福是没什么大的本事,尤其在中港市,他一个外来户根本掀不起多少的风浪,但是他有钱啊,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可以买来一切明码标价的东西。 林久福接到了汤丽电话,听汤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之后,马上一改冷漠的语气,夸赞说:“丽丽,干的好!这两天我正好有空,马上就订机票飞去中港市。” 汤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嗔怪的说:“你不是说最近很忙么,怎么又突然有空了?” “这个……我想你了嘛,哈哈。” “讨厌。” 明知道林久福是在敷衍自己,汤丽却还是扮出一副很开心的模样,挂了电话之后,她脸上所有的笑容瞬间凋落,整个人仿佛一下子没了光彩,望向客厅的方向,喃喃的自语道:“晓雨,对不起了,表姐也是没有办法,不想方讨好那个老男人,表姐都快活不起了。” 夜色平静的降临,笼罩下的城市灯光繁华,可在这繁华的尽头藏了多少躁动和不安,却没有人说的清楚。 楚静瑶一回去上班就加班了,林昆在家里做好了饭菜装在保温饭盒里,带着澄澄开车去公司送饭,小家伙坐在车上一路上一直仰着小脸看林昆,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红绿灯,林昆停下车,回过头笑着对儿子说:“儿子,你都盯着爸爸的脸看一路了,爸爸脸上沾东西了?” “没有。”小家伙嘻嘻的笑着说:“我是突然觉得爸爸好可爱,带我来给妈妈送饭。” “这有什么。”林昆笑着说。 “爸爸,你很爱妈妈么?”澄澄眨着眼睛说,一副很认真的模样,林昆本来不想回答,可看儿子眼巴巴的模样,又觉得不回答不好,可真要是回答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个嘛,爸爸……” “爸爸,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嘎巴溜脆,这可是你教澄澄的。” “好吧,那爸爸实话实说,你可不许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妈妈。” 林昆叮嘱道。 “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的!”澄澄一脸认真的说。 “好!”林昆笑着说:“爱,当然爱了。记住,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尤其是你妈妈。” “好!”小家伙痛快的答应。 车子停在了楚静瑶公司所在的写字楼下,早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楼下的车位空了一大片,林昆拎着饭盒手挽着澄澄走进了写字楼,坐着电梯一直到楚静瑶公司所在的楼层,电梯的门一开,就见楚静瑶公司里的灯一片通明,就连前台的小姐都没下班。 大老王可以啊,这公司的业务忙的都得全体加班干了!? 林昆在心底暗暗揣测着,实际上却是楚静瑶不在的这几天,公司里太多的案子玩不转,压下了一堆的活没干,楚静瑶这一回来上班,所有人员赶紧加班加点的撵活。 “先生,请问你找谁?”前台的小姐二十多岁,容貌姣好,见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小孩过来手里还拎着饭盒,第一反应就是应该是某位同事的老公过来送饭了。 “楚静瑶。”林昆笑着说。 “我妈妈。”澄澄也跟着说。 “哦,找我们楚总监,跟我来。”前台小姐带着林昆和澄澄走向楚静瑶的办公室。楚静瑶的办公室林昆来过,但前台小姐的一番礼貌,他也不好拒绝。 楚静瑶正低着头在处理文件,她的桌子上摆了一摞厚厚的文件,别看这公司不大,事儿可不少,大老板坐在她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看饶有兴致的看她工作,大老王不喜欢女人,但谁会拒绝多看一眼风景如画的女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咚咚咚…… 前台小姐敲了敲了门,楚静瑶头也不抬的说:“请进。” 大老王坐在沙发上却是马上站了起来,笑着冲林昆打招呼说:“哎呀,林先生,好久不见!” 大老王说起话来扭扭捏捏,一副娘炮的姿态。 “王总,好久不见。”林昆笑着说,走过去和他握了下手。 “唉,什么王总不王总的,就这么大点的公司小老板,你还是像我手底下那些人一样,叫我大老王就行了。” “别,怎么也得喊你一声王哥。”林昆笑着说。 “你这是来给静瑶送饭呢?”大老王看了看林昆手上拎着的饭盒,笑着说:“好甜蜜哦。那个啥,我就不留在这儿当电灯泡了,你们一家三口好好欢聚欢聚。”说完,领着前台小姐就离开了,还关上了门。 澄澄已经坐到了楚静瑶的怀里起着腻,把他白净的小脸贴在楚静瑶的脸颊上蹭了蹭,小声的说:“妈妈,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林昆送走了大老王,回过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笑着说:“你们娘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楚静瑶马上对他说:“别动,你先站在那儿。” “啊?”林昆一脸的不解,突然间心里一阵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他赶紧对澄澄说:“儿子,咱们男子汉大丈夫可得说话算话,刚才你可是答应过爸爸的。” 澄澄马上坏坏的笑起来说:“爸爸,你太单纯啦,我才不是男子汉呢,我是小男孩,小男孩说的话你也信,嘿嘿。” “你……” 澄澄已经贴在楚静瑶的耳边开始说了起来:“妈妈,爸爸说他很爱你,很爱很爱。”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心底却是一阵电击般的暖流划过,澄澄说完后抱着楚静瑶的脸吧唧就是亲了一口,小家伙鬼机灵的笑着说:“妈妈,这是我替爸爸亲你的!” “你这小子!”林昆冲着这个不守承诺的小家伙喊道:“看爸爸不打你的屁股!” 小家伙马上从楚静瑶的怀里跳了下来,和林昆绕着茶几开始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楚静瑶看着这爷俩在那儿开心的追赶着,心里暖暖的,她把便当拿到了办公桌上打开,三个菜一个汤,另外还有一盒香喷喷的米饭,菜和汤都是她喜欢吃的,米饭里加了点花生,颜色看起来更有食欲,她暖暖的向追着澄澄林昆看了一眼,霎时间‘幸福’两个字落在了心头。 澄澄跑的满头大汗,最终干脆不跑了,老实的站了林昆的面前,一副可怜巴巴的小表情看着林昆说:“爸爸,澄澄知道错了,你舍得对一个才刚满五岁的小男孩动手么?” 林昆看着这小家伙这模样哭笑不得,敢情自己这宝贝儿子很有表演天赋,将来可以去燕京里读个影视学校,说不定十几年二十几年后还能弄个奥斯卡影帝当当。 “现在已经入秋了,再过几个月过了春节你就六岁了。” “可六岁了也是孩子呀。”澄澄继续可怜巴巴的说:“爸爸,对小孩子要爱抚。” “好,爱抚。” 林昆一把将澄澄给抱了起来,在他的身上抓起了痒痒,澄澄痒的咯咯直笑举手投降,“爸爸,我错了,我以后一定说话算话,不随便说你的小秘密。” 林昆坏笑着说:“没关系儿子,爸爸这是爱抚你呢。” 澄澄痒的咯咯直笑:“爸爸,你欺负小孩子,哈哈哈哈哈……” 林昆笑着说:“这是爱抚。” 楚静瑶看这爷俩玩的哈哈大笑,虽然办公室的门关着,但影响也不好,而且外面已经有同事故意站在玻璃门外往里看,她只好阻止道:“行了,你们俩注意点影响。” 林昆放下了澄澄,小家伙已经笑的快虚脱了,林昆走过来坐在楚静瑶的对面,看着媳妇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嬉笑着说:“老婆,味道怎么样?” 楚静瑶故意装出一副很勉强的表情,“凑合着能吃吧。” “不会吧!”林昆伸手抢过楚静瑶手里的筷子,每一样菜夹在嘴里尝了尝,随后还喝了一口汤,咂巴了两下嘴说:“这味道还可以呀。” 楚静瑶红着脸,一副看猪的表情看着他,林昆带来的便当只拿了一双筷子和一个汤勺来,林昆刚才把她用的筷子和勺子都用了,理论上来说她是不会再继续用的。 林昆似乎全然没意识到,把汤勺放回去,把筷子重新塞到了楚静瑶的手里,奇怪道:“老婆,怎么了?你再尝尝看,我觉得味道还可以呢。” 楚静瑶看看筷子,又看看勺子,她是一个有洁癖的女人,别人用过的东西她是绝对不会用的,尤其筷子勺子这样的东西,除非是被儿子用过的,哪怕是楚相国用过的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