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坟前话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八章:坟前话

第五百二十八章:坟前话 放眼整个华夏,中港市地域辽阔无法和一线城市攀比,财富比对也不能和一线城市平起平坐,但如果将一线城市缩小到和中港市同样大小,财富上恐怕旗鼓相当。 放眼整个东北,中港市地处临海,天然的物理港口,虽说和南方的那些沿海城市无法比较,但在整个东北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财富大市。 林昆的目光绝对不仅限于一个南城区,这就像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前方永远是没有尽头的彼岸,唯有不断的向前,才会达到自己心目中所想的轰轰烈烈。 来‘世外桃源’的工地上转了一圈,才几天的功夫,整个工地已经干出了雏形,这大出林昆的预料,照这么干下去的话,趁着冬天上冻以前能把整个‘世外桃源’的大框架干出来,等到明年一开春,再突击上两个季度,整个工程差不多就能竣工了。 林昆和鲁老打了个招呼后告辞离开,今天是周晓雅去世第七天,按照乡下的说法是头七,需要到坟前祭拜一番,他开着车直接就来到了墓地,此时还不到中午,整片墓地一片安静,除了守墓的老人在打扫卫生之外,只有周晓雅的坟前有人。 林昆走过去,坟前有三个人,周晓雅的父母和她的妹妹,看到林昆过来三人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在他们的心里周晓雅的死全都是林昆所致,尽管在周晓雅离世之后林昆做了一系列令他们感动的事,但这也弥补不了他们失去亲人的悲恸。 “伯父、伯母。”林昆主动打招呼,周晓雅的母亲蹲在坟前抹泪没有理他,周父也只是略微点了下头,周晓雅的妹妹周晓雨则连看都不看他一样,冷哼了一声。 林昆站在坟前,看着照片里的周晓雅如春风一般的微笑着,回想起往西的种种,内心里说不出的疼痛,这一刻他多么想时光能够倒流,回到那个纯真无愁的年代,学校的操场上、阳光下、夜晚的繁星下,有太多太多和她的记忆,时间就像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洪流之下带走了青春,埋葬了回忆,令年轻的心迷失了自我。 远处,一辆豪车停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手里捧着白花的女人走过来,来到了周晓雅的坟前,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哭的红红的眼睛,把手中捧着的白花放在周晓雅的坟前,哭泣着说:“表妹,表姐来看你了。”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晓雅的表姐汤丽,汤丽之前跟着林久福回到了香港,知道周晓雅去世之后没能马上赶回来,趁着头七赶过来了,当初周晓雅和林昆分手她是始作俑者,给周晓雅灌输了拜金思想,本以为是为表妹好,结果却是害了她。 汤丽有时候也反思,自己这么拜金,到最后是得到了想要的金钱,可自己真的幸福么? 周晓雅一家对汤丽的印象还可以,毕竟这个有钱的亲戚没少帮过他们家姑娘,至于灌输什么拜金思想导致周晓雅日后生活的扭曲,这些他们不知道也从来没在意过。 “姑姑,姑父,晓雨……”汤丽含泪说:“节哀顺变。” 周母蹲在地上始终没起来,听人这么一劝慰,眼泪顿时更忍不住了,簌簌的落下,周父脸上的悲伤深深的写进了他的皱纹里,他平静的脸色掩不住红红的眼睛里的悲伤,周晓雨扑到了汤丽的怀里,紧紧的抱着汤丽的肩膀,哭着说:“表姐……” 林昆完全是一个外人,他将手里的花放下,冲着照片里的周晓雅微笑一下,转身欲走。 “等等!” 一声厉喝从背后传来,回过头周晓雨一脸愤怒的看着他,拣起他放下的花狠狠的砸在他怀里,“我姐不稀罕你的花,你给我滚,以后不许你再到我姐的坟前来!” 周父和周母没有阻拦,汤丽站在一旁没出声,林昆抱着花苦笑着离开了,才没走多远,就听周晓雨痛彻心扉的喊道:“姓林的,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得到报应!”并把林昆之前留给她的名片撕的粉碎扬在了空气中。 林昆开着车离开,停在离坟地不远的地方,等到快中午周晓雨一家离开以后,他又重新回来,公墓门口看门的老大爷笑着向林昆点点头,叹息的说了句:“那么年轻的姑娘就没了,真是可惜了。” 林昆冲大爷笑了笑,抱着那束被砸的有些凌乱的花重新来到了章小雅的坟前,照片里她还是那么安静的微笑着,那笑容和回忆中的一模一样,甜甜的令人陶醉。 把花放下,林昆坐在了坟前,看着照片笑着说:“晓雅,我想起我们过去在老家的时候了,那时候你喜欢竖着个马尾,冬天的时候穿的跟企鹅一样,为了你我跟人打过架,学校还劝退过我,当时要不是我爷爷恳求,我可能连初中都没法毕业。” “你和我分手以后我恨过你,我本来以为我们就要在一起一辈子了,可现实谁又能说的清呢,我对你表姐一直没有好印象,其实也是怨她吧,你是那么的单纯,如果不是被她灌入了太多拜金的思想,可能我们根本不会分手,我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儿,我们可能还在乡下,住着三间瓦房,白天我到地里干活,晚上你给我做好吃的,我们再生几个孩子,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过到老,等到儿孙满堂的时候,我们每天一起坐在日落下看黄昏,等咱们死了,就一起埋在门前的大山上。” “可惜……” 难过的眼泪从林昆的眼眶里渗了出来,“现在咱们天人两相隔,连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虽然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不是那个我爱过的晓雅,但我也还是愿意把你当妹妹的,像以前一样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受欺负,看着你嫁给一个真正爱你的人,过属于你的幸福生活。” “你曾经问过我,是不是因为静瑶我才不肯重新接受你,当时我没有回答你,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从来也没认真的思考过爱情,但现在坐下来静静的想一想,我对静瑶确实有感情,其实一直都有一个秘密你不知道,澄澄不是我的孩子,静瑶也不真的是我的妻子,我只是一个职业的奶爸,不过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现在这个角色,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有时候我想,如果澄澄真的是我的儿子就好了,静瑶真的是我媳妇就好了……” “呵呵,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可不准对别人说,我林昆可是堂堂的漠北狼王呢,这么儿女情长的若是让人知道了会被笑话的,本来我只是想着风流都市一把,但渐渐发觉喜欢上了静瑶之后,我觉得自己过去的想法是错的,是荒唐的。你昆哥是不是太儿女情长了,是不是不该和你说这些?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深爱过,这辈子是没机会再续缘分了,如果有下辈子,你做昆哥的妹妹吧,哥一辈子照顾你保护你。” 风起,泪干,人惆怅…… 林昆一个人落寞的离开,路过公墓的大门口,那看大门的老大爷微笑着露出半截缺牙说:“小伙子,节哀顺变。” “谢谢。” 林昆开着老捷达离开了,留下一瓶茅台酒给老大爷,老大爷看着酒摇摇头,把酒拿到了周晓雅的坟前。 cd里的情歌唱的人心碎,眼前的风景突然变的那么渺茫,前方像是永远也没有尽头一样,带着悲伤前行的心寸步难行。 林昆没有在外面多停留,澄澄去上学了,楚静瑶也在休了数天的假后被大老王给召唤了回去,那个小小的广告公司没了楚静瑶几乎就垮下来了一半,大老王忙的焦头烂额还是一团糟。 林昆坐在三楼的大阳台上,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围着他躺着,远方的海平面上一片碧光粼粼,几只海鸥在那自由的翱翔着,小海冬青突然眼睛一亮,扑棱棱的就冲上了天空,奔着那几只海鸥就飞过去,林昆知道这小家伙想干嘛,赶紧冲它喊道:“红叶,快回来!” 小海冬青野性十足,但在林昆的面前就像是个温顺的孩子一样,听到了家长的召唤,马上扑棱棱的返回,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咕咕的低叫了两声。 小灰灰蹦蹦跳跳,围着林昆转,似乎再替小海冬青向林昆道歉,林昆笑着对两个小家伙说:“红叶,小灰灰,你们俩个记住,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但我们不能随便的去伤害别人,明白么?” 两个小家伙真就像是听懂了一样,一起眨着眼睛看着林昆,微微的点了点头。 安排周晓雨一家住的酒店打来电话,说周晓雨一家退了房,林昆笑着说了声知道了,周晓雅的头七已过,他们一家人应该是回乡下了,乡下的田地里要忙,周晓雨学业也要忙,虽然她学习不如她姐,但这次她姐出事对她的打击很大,以前总觉得有姐姐什么事都不怕,但现在她世界里的大靠山倒下了,她必须靠自己坚强起来。 实际上周晓雅的父母走了,周晓雨并没有走,她和汤丽一起留了下来,她要替姐姐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