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判刑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七章:判刑

第五百二十七章:判刑 老乡们一个个面色不善,手里拎着的家伙事全都是硬货,饶是眼前这四个壮汉颇有身手,但真要是撕破脸皮动起手来,肯定会被老乡们手里的铁锹、锄头啊之类砸的头破血流。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四个大汉咬牙切齿但也是无可奈克,虽然是领命来把这女人带回去的,但眼下的情况不允许,他们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于是只好把人放了。 放人就行,老乡们没有进一步的威胁,闵红的舅舅和弟弟把她从麻袋里给扶了出来,整个人碰头散发脸色煞白,显然被吓的不轻,一出来便扑在了舅舅的怀里大哭起来。 老乡们冲着眼前这四个外来人大吼一声:“滚!” 四个大汉吓的一哆嗦,赶紧钻进了车里欲逃,可是车后头还被捷达给别着根本出不去,林昆摇下车窗在那儿抽着烟,嘴角挂着一抹轻佻的笑容,吊儿郎当的模样很欠揍。 马上一个大汉硬着头皮跳下来了,来到林昆的车窗前冷着脸说:“兄弟,你到底想怎么着?” 林昆笑嘻嘻的道:“不想怎么着啊,我就在这儿停车了。” 大汉忍着怒火说:“可你挡着我们的路了。” 林昆故意耍起无赖,“你们的路?这路你是们家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 “打听个事,说明白了我马上让开。” “什么事?”大汉急火攻心,身后是无数双老乡冰冷的眼神,眼前又是这么个无赖。 “是谁派你们来的?” “……”大汉眉头一挑,愣了一下后反问:“你是谁?” “回答问题。”林昆目光陡然冰冷起来,一股无形的杀气瞬间蔓延,将眼前的大汉笼罩。大汉只觉得周身上下突然一片冰冷,就连脊背上都抽出了一阵凉气,微微胆颤的说:“这……这个不能说。” 突然觉得肚子底下一凉,大汉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微微的低下头看,不知什么时候一把乌黑的军刀抵在了他的肚皮上,只要再往前稍稍的一用力,他的肚子马上就要被刺出个血窟窿。 “机会只有一次,我不介意在这儿把你们四个都干掉。”林昆压低声音轻佻的笑道。 “是……”大汉不敢大意,犹豫了一下便小声说:“是石宝派我们来的。” “嗯。”林昆笑着说:“回去后有机会告诉石宝,就说我林昆提前过来了,让他老实的在里面待着吧,做了坏事就要有被处罚的觉悟,别再想其他没用的了。” 老捷达挪开了,suv赶紧倒了出来一溜烟的逃了。 林昆从车上下来,周围的乡亲们一脸敌意的看着他,林昆笑着冲还在哭泣的闵红喊了一声:“闵红。” 闵红泪眼婆娑的回过头,借着老捷达那明亮的灯光看出眼前的人是林昆,心里忽然踏实了下来。 闵红舅舅家,是一栋普通的四间民房小院落,家里的陈设简单,但收拾的很整齐,乡下也没什么好招待客人的,倒是有一些当地盛产的水果,林昆拿起一个大苹果嚼了起来,香甜可口可比城里买到的水果好吃多了。 林昆坐在炕檐上,闵红坐在对面,闵红的舅舅知道林昆是闵红的朋友后,也放下心来,和家人们一起去了另一个房间里,就留下林昆和闵红单独的两个人。 “那个假现场是你做的?”林昆直接问道。 “我……我害怕。” “怕什么?” “那天晚上石宝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我收拾好了刚到饭店的楼下,就看到他被警察带走了,其实那天晚上和你喝多了醒酒之后我就想起来了,我跟你说了太多的话,石宝突然被抓起来肯定是因为那件事,我怕他找人来杀我灭口,所以……” “你倒是挺聪明的,只是你的现场做的太假了,普通人还能懵的住,但稍微有点经验的人一看就是假的。” 闵红低着头,问:“林哥,你是和警察一伙的吧?” 林昆点点头,实话实说:“我确实有一个警察朋友。” 闵红说:“是你把我说的话告诉警察的?” 林昆笑着说:“嗯,坏人做了事就是要遭到惩罚的。” 闵红马上紧张的颤抖起来,低着头说:“那……那我?” “如果肯和警方合作,你只是一个中间人,罪行应该不会太重。” “会坐牢么?”闵红担心的说道,看向林昆的眼神中满是乞求,想要他帮帮她。 “应该不会太久。”林昆不敢向闵红承诺,国家有法律在,可以从轻处理,但不能不处理。 “呜呜……”闵红忽然间哭了起来,隔壁屋的舅舅听到了,不放心的隔着门问:“红,没事吧?” “舅,我没事。” “哦……” 林昆安慰说:“做错了事不要紧,但要敢于承担,承担之后就可以坦坦荡荡的做人了,也就不用整天这么害怕的东躲西藏的。” “可是……”闵红抬起头,满眼委屈的看着林昆说:“我如果坐牢了,出来后还怎么生活,有了坐牢的污点,好的工作肯定是找不到了,而且学校的毕业证……” 说着,眼泪又一次汩汩的流了出来,这一刻闵红的心里是无法形容的后悔,她恨自己也恨石宝,自己只是一时的利益熏心,石宝怎么能不顾忌那些女孩的死活呢? 林昆开着车和闵红一起返回中港市,林昆答应闵红帮她向校长求情,保留学籍准予她毕业,另外如果她坐了牢,出来之后林昆名下那么多的产业,一定给她安排个好工作,闵红扑在林昆的怀里放声大哭,颤抖的肩膀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想闵红过去的种种,再看看她现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回到中港市已经是下半夜了,下了高速后林昆把车停在了路边,下车到路边放水,车里闵红躺在副驾座上睡着了,睡梦中几次哭出了声来,连连梦呓的哀求说:“别……别抓我。” 林昆提上了裤子,给沈曼打了个电话,沈曼估计是正在睡觉,迷迷糊糊的喂了一声,当林昆告诉她闵红给她带回来后,这个南城区第一火辣女警花马上兴奋的说:“真的!?” 老捷达停在了南城区警察局的大院里,林昆直接把闵红送过来也是为了安全,现在石宝被关在里面,他一定在想尽办法找人抓闵红,甚至可能已经下了格杀令,林昆不能时时的保护闵红,这时候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警察局。 沈曼开着局里给他配的警车来了,一下车便看到了坐在车里抽烟的林昆,兴奋的走过来问:“人呢?” 林昆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示意闵红已经睡着了。 沈曼让林昆下车,兴奋的小声问:“你是怎么把她给带回来的。” 林昆没有回答她,而是说:“如果她肯配合,是不是可以减刑?” 沈曼说:“是可以量刑而减。” 林昆说:“要坐牢么?” 沈曼不确定的说:“这个不好说。” 林昆说:“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她也表示愿意做人证。” 沈曼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恳请法官对她量刑的。” 第二天一早,石宝就被带到了法庭上,闵红出庭做了人证,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物证,石宝组织大学生跨境卖淫的事实属实,另外有两名大学生最近在港澳等地失踪,石宝罪加一等被判了个二十年有期徒刑,另外闵红作为中间人同样获刑五年,但量刑处理后决定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石宝的律师对此判罚有意见,但被当厅驳回了。 整个过程林昆全程陪同,宣判结束后,他过去安慰了一下哭的满脸泪光的闵红,而后打着哈欠开着老捷达回到了海辰别墅区,澄澄和楚静瑶不在家,打了个电话才知道楚静瑶担心澄澄的学习,今天和澄澄一起去学校了,林昆一个人回到家躺在大床上便睡了过去,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半夜,感觉鼻孔痒痒才打了喷嚏睁开了眼睛,就见澄澄正趴在他的身前,手里拿着一根头发,见他醒了马上躲到床沿下边。 “出来吧,爸爸看到你了。”林昆伸了个懒腰笑着说。 小家伙探出头来,笑嘻嘻的说:“爸爸,你睡觉打呼噜了。” “那是爸爸累的。”林昆笑着把澄澄抱在了怀里,“今天上学怎么样,学习没被落下吧。” 澄澄乖顺的道:“没有,这几天在家妈妈和陆婷阿姨、小雅阿姨都给我补习了。” 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鼻子,“那就好。你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跑爸爸这里干嘛?” 澄澄笑着说:“我起来上厕所,顺便就来看看爸爸喽。” 林昆看了一眼小家伙手里捏着的头发,“那头发哪来的?” 澄澄嘻嘻笑道:“妈妈的。” 是夜,中港市一栋豪华的建筑内,四个黑衣大汉狼狈的站在一个背对着他们的年轻人面前,胆胆战战的说:“少爷,我们本来已经抓到那姑娘的,只是突然有人拦住了我们。” “谁?”冷冷的声音传来。 “不……不认得。”大汉们胆颤的道。 “你们为什么要躲?” “我们怕,怕少爷您……” “呵呵,我在你们的眼里就那么可怕么,我对自己的人一向都是心慈手软的,这次的事不怪你们,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你们下去吧。”年轻人冷笑着道。 “是,少爷。” 四个大汉退了下去,刚刚离开房间,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人立马从兜里掏出了电棍,瞬间将四个人电击倒,而后暗处又出来了几个黑衣人,把这四个大汉给拖走了。 偌大的房间里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姓林的,你最好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到老子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