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和酒鬼交易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六章:和酒鬼交易

第五百二十六章:和酒鬼交易 整个小镇上几乎都是统一的二层小楼建筑,但看得出整个小镇并不富裕,每栋小楼的年龄至少都在二十年以上,外围的墙皮脱落严重,大街小巷上贴满了小广告,街面上落满了秋后掉落的树叶,前面不远处的路灯下,似乎两个醉汉正在斗殴。 林昆熄灭了车火关了车灯,摇下车窗点了根烟叼上,旁边闵红家的小二楼里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也没有一点声音,正常来说这个时间不应该全家人都入睡了,应该是有什么事在外面还没有回来。 林昆没有着急,就坐在车里等着,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一个醉汉踉踉跄跄的从后面的巷口走过来,一路走到老捷达的车边,扶着老捷达的车屁股看了看,然后梆梆梆的敲了敲,冲着车里就瞎吼道:“谁啊,里面坐的哪个孙子,快给爷爷出来……” 林昆笑呵呵的从车上下来,眼前这人五六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穿着邋遢,浑身上下浓浓的酒气,这一看就是没少喝,再加上他一头大汗的模样,就像是从酒缸里捞出来的一样。 “大叔,请问这是……” 林昆笑呵呵的问,话不等说完,就听这醉老汉喝声打断:“这哪也不是,给我滚!” 好一个蛮横不讲理的醉老头。 林昆笑着说:“我是闵红的朋友。” 醉老汉打量了林昆两眼,道:“你认识我家红红?” 林昆笑着说:“我们是同学。”不想解释态度,所以才撒了这么个没啥质量的慌。 “同学?”醉老汉看看林昆,又看看他手底下摸着的老捷达,鄙夷道:“我们家红红认识的都是些有钱的同学,瞧你这一身寒酸的样儿还有这辆破车,怎么可能是我们家红红的同学。”说着,嘴角奸佞的一笑,“小子,你喜欢我们家红红吧?” 林昆被这老头搞的莫名其妙,显然眼前这个醉汉就是闵红的父亲,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合适,如果答‘不喜欢’的话,看闵父一脸得意的模样怕打击到他,可要是说喜欢的话又实在不是那么回事,索性干脆干笑了两声,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呵,一定是喜欢我们家红红,像你们这样的小年轻我见的多了,我们家红红从小学到大学,追的人一直是源源不断,别看我长的不怎么样,我这女儿可生的……额……” 一脸自豪的说着,酒劲儿突然上涌,闵父打了个大大的酒嗝,捂着胸口扶着一旁的墙就开始吐了起来,凄凉的夜色中顿时一股难闻的酒臭味弥漫开,令人作呕。 涂完之后闵父站了起来,又打了个响亮的酒嗝,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既狼狈又邋遢,真想不到闵红那么一个貌美而又爱面子的姑娘竟然有这么一个酒鬼父亲。 “行了行了……”闵父不耐烦似的摆摆手道:“我要回家睡觉了,想找我女儿的话……”话语戛然而止,那脏兮兮的大手伸向林昆,脸上摆明了是在向林昆要钱。 林昆笑着摇头,摸了摸兜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放在闵父的手里,闵父揣到兜里看也不看的说:“就这么点儿?” 林昆笑着说:“大叔,你也看出来了,我是个没钱的穷小子。” 闵父不耐烦的冷哼一声,“没钱拉到,想找我女儿没门儿。”说着,就踉踉跄跄的向着小楼走去。 “等等!” 林昆马上叫住闵父,又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红钞票,笑着说:“大叔,我这还有一张。” 闵父拿起钞票在那昏暗的路灯下有模有样的看了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真不老实,早点给我不就完了嘛,你不就是想知道我闺女现在在哪么,我这就告诉你……额啊……” 话不等说完,这个醉老汉又扶在墙边吐了起来,林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抬手捂起了鼻子。 “我闺女她,她在学校了。”闵父含糊不清的说,说完还使劲摇了摇头,这醉的可不轻。 “她最近没回来?” “回来?又不是放寒假,怎么可能回来的那么早。”闵父说完便向小二楼里走去。 “大叔……” 林昆又叫住了闵父,从兜里摸出了一沓大红钞在闵父的面前晃了一下,闵父马上就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停下,眼神直直的盯着那十多张大红钞,脸上一副艳羡的表情。 林昆倏的将钱收了回来,笑着说:“大叔,我觉得你没说实话,你如果实话实说告诉我闵红在哪,这些钱都给你。”顿了一下,狡黠的说:“这些钱可够买不少的好酒。” 闵父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回过头望着林昆,嘴上却是依旧倔强的说:“我闺女真的没回来嘛,都说了又不是放寒假,小伙子你们城里人赚钱容易,这钱……” 林昆笑而不语,转身就走,没有直接坐进车里,而是到后备箱里拿出了一瓶之前放在里面的茅台酒,打开那酒就地的在地上一撒,顿时浓浓的酒香四溢沁人心扉。 闵父马上砸吧砸吧嘴,闭着眼睛伸着鼻子嗅了嗅,而后一副沉醉似的说:“好酒好酒。” “这么好的酒倒了有点可惜。”林昆轻佻的笑着说:“大叔,要不你来尝尝?” “好啊好啊。”闵父马上睁开眼睛兴奋的说,并踉跄着快步向林昆走了过来。 啪! 林昆故意松开了酒瓶,酒瓶顿时掉到地上摔碎,空气中的沁人心扉的酒香更浓了,闵父脸上的表情顿时狰狞起来,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林昆大吼道:“你干嘛啊你!” 林昆轻佻的笑着说:“大叔,别这么激动,我也是不小心没握住。” “这么大个人连瓶酒都拿不住,还想追我闺女!”闵父愤愤然,转身就欲走。 “哎,大叔,这还有一瓶,没开封的,正好可以送给你。”说着,林昆的手里又握了一瓶茅台。 闵父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回过头兴奋的看过来,并伸着手就要过来抢这瓶酒,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酒徒来说,酒对他的诱惑力绝对比金钱、女人要大的多。 “先慢着。”林昆一把将酒藏在了身后,让闵父扑了个空,闵父睁着一双眼睛焦急的说:“好侄子,快把这酒给你叔,快快快……” “闵红在哪?”林昆笑盈盈的问。 “红红她,她……”闵父咂巴了两下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女儿可是千叮万嘱的告诉过他,自己的下落一定不能给任何人说,否则的话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大叔,你再不告诉我,我这瓶酒又要拎不动了。”林昆轻佻的笑着说,手里的酒瓶晃了晃。 “在,在她大舅家!”闵父咬着牙说。 一瓶酒,一千二百块钱,闵父左手拎着酒瓶子,右手捏着那十二张红色大钞,站在小二楼的门口看着老捷达的车尾灯远去,嘴里头醉醺醺的喃喃道:“闺女,别怨爸呀。” 从闵父的口中得知,闵红的大舅家在三十里外的村里,令他刚着急的是,今天傍晚的时候,已经有一帮人来问过他了,当时给了他三千块钱,他就把闵红的下落告诉了对方。 这时还会有谁也急着找闵红呢? 石宝被抓的消息没有被公开,但想必许多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闵红突然失踪这里面本来就有蹊跷,逃回了老家之后还有追来,这些人十有八九是石宝的手下,怕闵红被警方提前找到之后出庭作证,人证物证俱在,他石宝就是再诡计多端也是百口难辩。 老捷达一路奔腾驶入了一片屋檐矮矮的村庄,村口有一棵高大的柳树,柳树下停了一辆大suv,车牌号挂的是中港市的牌子,再往村子里走路窄,这suv开不进去。 林昆把老捷达横的停住,挡在了suv的后面,让它一下子挪腾不出去,林昆刚要从车上下来,就见不远处的村口里簇拥出来四个大汉,其中一个人肩上扛着个麻袋,那麻袋频频的动弹着,显然里面装的是一个人。 在四个大汉的后满,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追了出来,远远的就听大喊道:“放下我外甥女……放下我姐姐!” 两个大汉闻声折回去,二话不说挥着拳脚就向追来的两人砸去,这两人一个年过半百,一个刚刚发育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两个身高马大的汉子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打的趴下了。 林昆从老捷达上下来,就要上去帮忙,这时却听被打的趴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大喊道:“来人呐,有人抢了人啊!快来人啊,乡亲们都快来帮帮忙啊,要出人命了啊!” 被他这么一喊,整个村庄顿时不平静起来,无数的犬吠声连成一片,本来黑漆漆的村庄马上亮起了一片灯火,就见家家户户的门口冲出三三两两的人来,手里都拿着铁锹等家伙事。 四个大汉意见这情况,赶紧扛着人撒腿就跑,他们就是再能打,也达不到以一敌十的程度,眼下整个村庄里的老少爷们可都冲出来了,他们是敌盛我寡根本抗衡不了。 “次奥,这怎么有辆车!” 跑到了自己的车前,才发现车屁股后面紧紧的被一辆捷达给别住了,大汉出口怒骂,往捷达里瞥了一眼,见里面正做着一个人吊儿郎当的叼着烟卷,还嬉笑着冲他招了招手。 “小子,赶紧把你的破车挪开!”大汉怒吼一声,气势凛人似乎要将整辆老捷达都给吞下。 “这道是你家开的呀,说让我挪车就挪车。”林昆吊儿郎当的,摆明了不肯合作。 “找打!”大汉怒吼一声,就要冲林昆打过来,结果不等他靠前,身后追来的乡亲们已经把他们给围在了中央,乡亲们手里头一个个都拿着家伙事,脸色不善的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