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调查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五章:调查

第五百二十五章:调查 美女局长发话了,两位女警只好乖乖的进来,这两位女警都是沈曼的得力手下,平时私下里沈曼都把她们当姐妹看,所以这两个女警在局里的胆子必然比其他人要大一些,否则就沈曼这暴脾气,谁敢轻易的跑到她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的。 “你俩干什么呢?”沈曼摆出一副严厉的太多说。 “我们是想来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事?” “是……”其中一个女警向另一个女警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沈曼很是奇怪的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个人,“你们俩到底搞什么鬼呢,快说。” “听说……局长,听说你有了。” “有了?”沈曼端起水杯刚喝了一口水,紧跟着就反应过来了,刚喝到嘴里的水噗嗤一下就全都吐了出来,她赶紧拿出两张纸巾擦擦嘴,两个女警也很长眼力的帮忙擦桌子。 沈曼抬起头,那冰冷的目光都能杀人了,齿缝间吐露出几道冰冷的杀气,一字一句的说:“是哪个王八蛋造的谣!” 刚才进来送来料的女警吐吐舌头,如实交代道:“就是刚刚在您办公室里的那位先生……” 砰! 沈曼握紧的拳头落在了桌上,将桌子上的水杯震动的一阵摇晃,那铁青的脸色,蕴满杀气的眸子,无限的怨念从她的心底爆发,最终变成一句话吐出来:“林昆,你给我等着!” 林昆开着老捷达晃晃悠悠的在公路上行驶着,这沈大警花又给他下达新任务了,他都快成便衣民警了,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沈曼打过来了,他咧嘴一笑按了接听键,顿时就听里面一阵怒吼声传来,说的是啥他具体也没太听清,他马上随意应变的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然后,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沈曼在办公室里已经快被气的发疯了,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些时候她还真不是林昆的对手,这把沈曼给气的,差点把她心爱的手机都给摔了,心底发狠的说:“姓林的,等我下次见到你的!” 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中港大学,在章小雅的帮助下找到了和闵红同寝的几个女孩,这几个女孩一个叫姚娟,一个叫童晓慧,另外一个叫房微微,中港大学的住宿条件还算不错,最多是四人间的,还有两人间的,童晓慧、房微微、姚娟三个女生老家都是小县城的,三个人的成绩都比较好,身上有着一股小县城人的朴实。 林昆和章小雅一起把三个女生请到了学校里面的咖啡馆里,一人点了一杯咖啡,林昆先自我介绍了一下,说自己是闵红的朋友,然后就问三个女生最近闵红的情况。 三个女生互相看了一眼,起初对林昆不怎么信任,但听到林昆说闵红失踪了,而且在海边打捞上来她的衣服,并且林昆把当时照的现场照片给她们三个看了,她们三个才交代了一些情况。 根据三个女孩说的,闵红经常夜不归宿,而且在外面也租了房子,学校宿舍也只是偶尔回来住住,平时她们和闵红的关系还不错,除了不喜欢她拜金之外,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可挑剔的,闵红曾经也邀请她们三个加入外貌协会,但被她们给拒绝了,闵红昨天晚上还在宿舍,但九点多钟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出去前她还好生的打扮了一番,没想到这就出事了…… 三个女孩说着一脸的惋惜,虽然平时她们和闵红的交集并不多,但活生生的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心里免不了空落落的,林昆想再问一些详细的情况,比如闵红的老家在什么地方,三个女孩都表示不知道,她们只知道闵红的老家也是一个小镇,但具体在哪里就不知道了。 林昆谢过三位女孩,在咖啡厅里告别后,便又让章小雅带着他去了中港大学的校长办公室。 站在门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请进的声音,林昆示意章小雅可以先回去,自己一个人推门进来,校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头顶略秃,戴着一个金框眼镜。 “同学,你是?” 校长误把林昆给当成学生了,这也不奇怪,咱们林大兵王本来也是小青年一枚。 “校长你好,我姓林,叫林昆,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林昆站在校长的办公桌前很有礼貌的说。 “哦?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校长指了指眼前的椅子,“坐下来说吧。” “谢谢校长。”林昆坐下来,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我想了解一下闵红的信息。” “嗯?”校长想了想,说:“是那个搞什么外貌协会的女同学么?” “正是。” “你了解她的信息做什么?”校长警惕的看着林昆,说:“我们学校是不能轻易透露学生信息的。” “理解。”林昆笑着说:“闵红可能出事了,校长你看……”把手机的照片递到校长面前。 校长看了看之后,脸色马上大变,倒不是因为别的,学校里有学生出事,他做校长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搞不好他花了半辈子才熬到的地位,会因此而前功尽弃,在全国各大高校,不少校长和教师干部就是因为学生发生意外而被撤职的。 “你是?”校长平稳下了心绪,他又不认得闵红的衣物,就凭照片上打捞上来的东西,就判定是闵红出事了也未免太过潦草,还是先确定林昆的身份比较好。 林昆笑着出示了证件,把特别行动处给他办颁发的特工证递到了校长的面前,校长接过特工证看了看,脸上立马浮现一阵惊讶的表情,他从没见过特工证,但上面的国徽印记和国家盖着的钢印肯定没有假——编号007,这得是多大的官啊。 “林……林特工?”校长颇为小心的称呼。 “校长,不用这么客气,我的身份希望你不要泄露出去,我只是在帮警察局的朋友调查这件案子,希望你能给我配合,本来我也可以帮我警察局的朋友叫来的,但那样有些麻烦。” “我知道我知道。” “校长,现在能把闵红的信息告诉我了吧?” “林特工你稍等。”说完,校长拿起电话就给学校档案处那儿打过去,“把 咱们学校外貌协会的那个闵红的档案信息拿到我办公室里,现在就要,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校长异常客气的说:“林特工你稍等。”起身亲自去给林昆倒了杯茶过来。 “校长,你别这么客气,叫我小林就好,你左一个林特工,又一个林特工,别人还不都知道我的身份了。”林昆笑着说。 没等几分钟,负责学生档案管理的老师就亲自跑着把档案送过来了,校长示意让老师离开,办公室里就剩下林昆和他两个人,校长把档案递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当着校长的面拆开,在上面记下了闵红的老家住址后,把档案还给了校长说了声谢,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校长亲自把林昆送到办公室门口,若不是林昆劝阻,说不定能直接给送到办公楼门口。 林昆打电话给家里请了个假,另外又安排龙大相这几天暗地里注意保护楚静瑶和澄澄安全,开着老捷达就向闵红的老家驶去,闵红的老家距离中港市不算远,是紧邻中港市的一个小城里的小镇,开着车走高速的话六七个小时就能到小城,再转走国道,应该用不上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小镇。 老捷达上了告诉之后,就如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化作了一道疾驰而过的黑影,嗷嗷的奔腾着,高速上也有限速的监控摄像头,结果由于车速太快,根本照不到车牌号。 在高速上执勤的警车发现了这辆‘脱缰野马’,本来还想追上去给逼停下来,结果没两分钟就被甩的没影了,执勤警车里的民警把脚都快踩进了油箱子里了,可和那辆脱缰的野马比起来,不管他怎么卖命的跑,都像是蜗牛一样缓慢。 “靠!真是疯了!”负责架势的执勤民警骂道,回过头冲身旁的同事说:“怎么样,车牌照拍下来了么?” 同事也没说什么,把照相机递到跟前,架势的民警停好车看了看,只见相片上只是一道虚影,根本看不清车牌号,一脸诧异的回过头说:“咱俩刚才不是幻觉吧?” “应该不是……” 本来六七个小时的路程,林昆只用了五个多小时就跑完了,老捷达轰隆的咆哮声让他感觉很兴奋,但和他曾经开过的坦克和装甲车比起来还是有点太过温柔了。 在服务区里加满了油,前面再走两公里就是高速的出口了,这时天色已经渐黑,高速上亮起了点点的灯光,本来想在服务区里吃点东西,但全国各地的服务区几乎都一个样,做的东西是要多难吃就多难吃,索性等下了高速进城里再吃点吧。 下了高速,再向前驱了会儿车便进了城,林昆把老捷达停在了一家拉面馆的门口,进去点了一碗面和两个小菜,顺便打听了一下路,怎么往小镇走才是最快的。 服务员还算热情,简单的给林昆指了路,也幸好提前打听,否则还真不知道按照导航上的那条路走不通,最近刚重新修路。 夜色浓浓的笼罩在小镇的顶空,皎洁的月光辉映在一片星芒之中,老捷达开进了小镇,按照导航上设置的路标,找到了闵红家所在的那一条街,而后又按照具体的门牌号来到了一栋老式的小二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