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有了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四章:有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有了 看完了现场之后,沈曼直接把林昆从现场里拉了出来,坐进老捷达里,对他说:“开车。” 林昆还莫名其妙的站在车外面呢,听到沈警花这么说,只好坐进车里发动了车子。 “去哪啊?” “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还没吃早餐呢。”沈曼靠在副驾座的椅背上,显得有些疲惫。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用得着这么拼么?”林昆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 “不拼怎么办?难道要靠你们这些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养啊。”沈曼像是想起了什么,诡笑着说:“上次不说你帮我的忙到时候有奖励么,今天我就把这奖励给你。” 林昆连忙摆手,“算了,我不要。” 沈曼板起脸来说:“不行,必须要!” 林昆耷拉着眉头,一脸苦逼的说:“美女,咱不带这样的,这和强买强卖有啥区别啊。” 沈曼理所当然的说:“没区别。” 林昆苦着脸说:“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吃定我了,整不整的就把我拉出来虐一顿。” 沈曼咯咯的笑起来,“你说的没错,奖励呢就是你今天早上得请我吃早餐。” “还带这样的啊,你奖励我,哦,反过来我请你吃早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 “在我这儿就有!”沈曼义正言辞的坏笑说:“别人想约我吃饭都得排长队呢,我给你开个特权,这不就是对你最大的奖励么?行了行了,你就偷着乐吧。” 林昆耷拉着眉毛说:“我哭行不?” 沈曼凌厉的说:“不行!” 车子停在了一家茶餐厅前,林昆从来没来过,但从外表的装修格调来看,这儿肯定不便宜,停好了车对沈曼说:“沈妞,咱就吃个早餐,随便找个便宜地就行了呗。” 沈曼白了他一眼,“瞧你这小气劲儿。”推开车门下车,一身警服阳光下光鲜迷人。 林昆推开车门跟着下来,餐厅的门口站着的服务员马上躬身礼貌的说:“欢迎光临。” 沈曼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林昆坐在了她的对面,这妞要是把她那暴脾气好好的收一收,倒也确实挺耐看的,只是她那风风火火的性格和脾性,还真不是一般男人能承受的了的,才看见网上有宣传女人反对家暴的一则新闻,不过谁要是娶了咱们沈大警花,被家暴的肯定是男方,幸亏这世界上沈警花这种女人烧,否则网上反对家暴的宣超照片里的主角就得是广大的男性同胞了。 服务员把菜单拿了过来,沈曼毫不客气的点了一堆爱吃的,林昆笑着问:“点这么多你能吃了么?” “吃不了你吃。” “我早就吃饭了,再吃就是中午饭了。” “那就当做中午饭喽。” 饭菜很快端上来了,这家茶餐厅价格是贵了点,不过菜品的卖相和味道都不错,也算是物有所值,至少不会让你觉得钱白花了。 吃着饭,沈曼突然抬起头说:“对了,我奶奶这几天总念叨你,有时间去看看她。” “好吧,等我有时间的。” “你天天挺忙的?” “一大摊子的事儿呢,你以为就你们人民警察人民公仆忙呀。” “我还真不觉得你这么吊儿郎当的人会怎么忙,不过你要盖农贸市场这事我倒是挺佩服的。” “是么?”林昆一脸得意。 “我就在想……”沈曼拿着筷子一脸认真的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跑到小岛上盖农贸市场,这么二的想法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林昆嘴里的饭差点都喷出来,脸上顿时小黑线密布,哀怨的说:“我说沈大警花,有你这么夸人的么?” “实话实说,我们局里的人都说你挺二的。”沈曼一副我很诚实的态度说。 “你们局里人一点也不可爱。”林昆愤愤的咬断一根面条。 沈曼摸着吃鼓鼓的肚子从茶餐厅里出来,一脸的满足,阳光正好照在她的脸上,将她洁白美丽的脸颊衬托的一片荧光,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一身紧绷的警服将她那曼妙的曲线勾勒的令人陶醉。 佳人在眼前,林昆并没有多看,而是叼着牙签看着手里的单据票,就这么一顿早餐吃了就快五百块,这家店的消费还真是够高的,不过味道还可以,以后可以偶尔来。 林昆开着老捷达把沈曼送回了警察局,沈曼让他到局子里去坐坐,林昆笑着推脱说:“我一个沾黑的人就不去警察局里瞎凑合了。” 沈曼立马坏笑着说:“要不我用手铐把你带进去?”紧跟着脸色故意严肃,掏出了手铐。 “沈妞,咱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吧?” “少废话,我现在要逮捕你。” “好好好,我跟你进去还不行嘛。” 林昆老老实实跟着沈曼进了警察局,局里不少的人见了林昆都投来别样的目光,那目光中充满新奇,他不知道的是现在南城区警察局里已经暗地里传开了,说他是沈曼的男朋友。 沈曼对这些个手下传的流言蜚语全然毫不在意,用她的话说下属只要把活儿干好了就行了,其他的时间唠唠闲嗑传传小话她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听到。 林昆来到了沈曼的办公室,沈曼并没有用之前金柯的办公室,一想起金柯她就觉得恶心,现在金柯也不知道在哪个监狱里接受改造呢,老金家一夜崩塌这件事成了辽疆省众人心头的一个硕大的问号,就连林昆也觉得这其中很有蹊跷,但具体怎么回事又不知道,只知道省里传出来消息说金家得罪了燕京城里一个惹不起的人物,具体这个人物是谁就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了。 沈曼的办公室不大,但布置的很温馨,这倒是和她那风风火火的性格有些相悖,理应把这办公室布置的很冷清没有人情味才符合她的性格特点,不过换句话又说回来了,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子一枚,哪个少女不怀春?把办公室布置的温馨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随便坐。”沈曼去给林昆倒了杯水过来,坐在了和他对着的沙发上。 林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沈曼推过来的水杯,沈曼低下头来看着他说:“你看什么呢?” 林昆一脸认真的回答:“我在想这水里会不会有毒。” 沈曼眉头一皱,“不喝拉倒。”说完一把拿过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还擦了擦嘴很挑衅的看着林昆。 林昆这时又一副很诚实的态度欲言又止的说:“刚才我是看玩笑的,其实那水里……” 沈曼隐隐感觉到不妙,蹙着眉头说:“这水里怎么了?” 林昆还是那样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缓缓的说:“水里有一个蚊子的尸体……” 沈曼的脸色突然一变,紧接着跑去了卫生间哇哇的吐了起来,这时正好一个下属来给沈曼送材料,见沈曼不在又听到卫生间里有哇哇的呕吐声,关心的冲林昆问道:“我们局长她怎么了?” 林昆坏人做到底,一本正经的说:“可能是有了吧。” “啊!” 相貌秀丽的女警马上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噔噔噔的跑出了办公室,这么轰动的消息一定要全局知道才行。 沈曼回来了,见有几个手下表情古怪的看着她,心里头有些奇怪,坐下来问林昆说:“这些人怎么了?” 林昆说:“不知道,可能是关心领导吧,刚才你吐的那么大声。” 沈曼眉头一皱,一脸冷然的说:“还不是都拜你所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那水里……” “我没来得及说啊。”林昆一脸无辜,“我就是因为看到蚊子的尸体才怀疑水里是否有毒,没有毒的话蚊子怎么会死呢?你看那蚊子白白胖胖的,一定没少喝人血……” 不等他说完,沈曼忍不住恶心的又跑去了卫生间,刚刚过来送材料的那个小女警探出个脑袋对林昆说:“我们局长这……真的没事么?”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坏笑着说:“没事,刚开始反应可能都有点大,属于正常反应。” 女警冲林昆吐吐舌头,把脑袋缩了回去。 “你刚才跟我们局里的小姑娘嘀咕什么呢?”沈曼坐下来问。 “哦,她问我要不要喝水。”林昆笑着说。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水!”沈曼决然道。 “好,不提水。” 沈曼把话题引到了正规上来,询问林昆对闵红消失这件事的看法,根据她对林昆的了解,林昆在破案这方面有绝对的天赋,否则之前不会把那么多的大案子都成功解决,然后又把功劳推到了她的头上,严格一点的来说呢,林昆是她的贵人。 林昆实话实说,他怀疑闵红根本就没有死,一切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捣的鬼。 沈曼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她也怀疑这其中有蹊跷,过了一会儿对林昆说:“你能不能帮我把闵红给找出来。” “昂!?” 林昆一脸惊讶,连连摆手拒绝道:“不行,我每天都这么忙,这满世界的去找一个大活人,我哪有那个时间啊。” “嘿嘿……”沈曼突然坏笑起来,阴谋的气息弥漫开,“别忘了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上次程耀天和那个姓汪的死了,肯定是……” 林昆赶紧捂住沈曼的嘴吧,“行了,我帮你去找人还不行么?再别拿这事儿来给我上眼药了,我可不想惹麻烦。” 沈曼道:“那你还……” 林昆道:“谁让他们罪大恶极。”林昆表面上紧张,实际上他杀死程耀天和汪总一点事儿也没有,就他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特殊身份,随便杀死两个犯罪分子理所应当。 沈曼道:“你最好快点帮我把闵红找出来,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也不能长期的监禁石宝,他已经在外面找了律师了,我可不想把他抓进来再放出去,再想抓他估计就难了。” 林昆站了起来,拍拍胸脯说:“行了,就包在我身上了,沈局长你先忙,我先告辞了。” “不送!” 林昆刚走不久,办公室的门口又有人探头探脑的看进来,其中一个就是刚刚送材料进来的女警,沈曼发现后马上命令道:“偷偷摸摸的干什么,都给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