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闵红遇害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二十三章:闵红遇害

第五百二十三章:闵红遇害 像这种事件,平常遇到的毕竟少,一般人很难以一敌多,再面对众人发难的情况把对方打趴下,事实和结果已经摆在这儿,这位李警官也是很果断的起身向林昆敬了个礼,义正言辞的道:“林先生,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这件事你和你的朋友属于正当防卫,是我们应该鼓励广大公民去做的,之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通过电话联系你,希望你能保持电话畅通,打扰了。” “好的。”林昆站起来微笑说,和李警官了握了握手。 李警官身后的两个民警听了林昆的陈述之后,也同样也在心里定下这件事与林昆和余志坚无关,只是李警官为什么这么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万一他要是撒谎呢? 走出门外的时候,一个民警忍不住小声的贴在李警官的耳边问:“队长,那人说的话信得过么?” 李警官很坚定的道:“信得过……”压低声音说:“他是咱们耿局长的朋友。” 两个民警立马恍然,对于耿局长他们都是钦佩的,相信耿局长所认识的朋友也一定都是正直不阿的。 “警察同志,怎么样了,你可得替我和我的这些人做主啊!”胖子罗总跑过来说道,现如今他是拿林昆和余志坚没辙了,只能希望通过人民警察的力量打击他们,甚至这罗胖子的心里也已经打定注意了,只要警察一把打他的两个混蛋抓走,他立马就派人准备红包,必须得让这两个混蛋在警察局里好好的受受折磨。 “是啊警察同志,还有我的人,你们也要替他们做主啊!”4s店的于经理也跟着出来说。 这位李警官认识这位于经理,他家里开的车就是在这4s店里买的,当时这于经理没少给优惠,也算是恩惠互补,李警官把于经理往旁边拉了一步,小声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听了之后于经理脸上的表情顿时变的深深的惊讶,忍不住的回过头偷偷的看了一眼店里的林昆和余志坚,心脏砰砰的跳快,敢情自己这是惹了不该惹的人物了。 罗胖子抻着脖子想听李警官到底和于经理说了什么,结果什么都没听着,等他腆着脸想过来讨好李警官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冷冷的一句:“把他给我带走!” 罗胖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被架了起来,他赶紧呼喊道:“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是被害者啊,你们怎么能抓我呢,应该抓那两个混蛋啊!” 任由罗胖子怎么喊叫,李警官根本就是把他当空气处理,周围围观的众人心里都明镜的,要说挨打的是罗胖子等人,事情也是他们给挑起来,人家只是正当防卫,谁让你们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菜,在人面前挨不过一招全都躺在地上咿呀乱叫了。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用在现在的罗胖子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于经理得到了李警官的会意,赶紧满面笑容的回到了店里来招呼林昆和余志坚,先是郑重的向林昆等人倒了歉,称自己也是一时眼拙没分青红皂白的就得罪了几位,为了弥补自己今天的过失,他愿意将林昆要买的车的优惠额度再加上三个百分点。 说什么都没有真金白银来的实惠,对这位于经理,林昆和余志坚也都懒的和他计较,既然人家态度这么忠恳的承认错误,怎么着也得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请问二位老板这次过来是要买什么车?”于经理满脸笑容小心翼翼的说。 “霸道,昨天我打过电话过来,说有一辆现车,我今天就打算开走。”余志坚说。 “有的有的,不过好像已经有人交了定金。”于经理有些为难,不过马上又改变了口风,“不过没关系,这车老板你们先开走,回过头我处理一下就好。” 林昆笑着说:“这样好像不太好吧?” 于经理堆着满脸的笑容说:“没事没事,对于我来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协调一下就行了。” 说完,于经理就带着林昆等人去看车,车是崭新的中东版,这一款车的要比正常的华夏版要皮实,价格相对来说还能便宜一些,但气势和外形却是没什么大区别。 余志坚跳上了正驾座,握了握方向盘呲牙冲林昆笑道:“昆哥,就这车了,我喜欢!” “那就开走。”林昆笑着手,随手掏出银行卡递给于经理,“密码六个8,麻烦于经理了。” 见林昆如此客气,于经理马上诚惶诚恐起来,连连道:“应该的,应该的……” “叔叔,我感觉你像一个人。”澄澄忽然对于经理说道。 “哦?”于经理笑着说:“是小朋友认识的人么?” 澄澄认真的点头说:“嗯,他叫小林子。”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赶紧捂住孩子的嘴,不让他再胡乱的说下去;于经理看颇为的有些不解,但也不好多问,一旁的楚静瑶也是忍不住的想要笑的表情,等于经理去刷卡后,余志坚忍不住的问道:“澄澄,跟余叔叔说说,按个小林子是谁?” 澄澄一脸清澈的笑容说:“是我和妈妈看电视剧里的一个小太监。” 余志坚脸上的表情稍稍的一僵,紧跟着哈哈的大笑起来:“大侄子,你这话可不能再随便乱说了,让人听了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呀?” “为什么……”余志坚把这项艰巨的问题推给了孩子他爸,“这个得问你爸爸。” 澄澄看向林昆,一脸单纯的问道:“爸爸,太监有什么不好么?我看他很受皇帝喜欢呢。” “这个……”林昆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解释,说的太直白了怕影响不好,可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的话,孩子的心里肯定会不得劲儿,他看看楚静瑶想把问题推过去,可楚静瑶那冰冷的眸子明显就是在警告他不准这么干,没办法最终他只好来了个曲线救国,反过来问澄澄说活:“澄澄,通常侮辱一个男人的话怎么说?” 澄澄摇摇头,“我不知道。” 林昆笑着说:“通常我们侮辱一个男人呢,最凶的一句话就是——你不是个男人。” 澄澄若有所懂的哦了一声。 林昆继续说:“这个太监他就不是男人,或者真正的男人,所以你说一个人是太监的时候,那就是对这个人最大的侮辱,所以这话以后再不能随便乱说了,知道么?” “嗯,知道了,爸爸。”澄澄一副悔过的小态度。 “好,说的好!”余志坚忍不住的给林昆鼓掌,一旁的楚静瑶也冲他露出赞许的神色,明明很难启齿的话,被他这么一个曲线救国之后说的既明白又不低俗。 车提的很顺利,于经理也老实交代了,这辆车没有任何的毛病,另外作为赠送,车里一应的小配件都搭配的全了,该做的防护也都给做了,直接开出去再不用额外做任何的东西。 林昆向于经理说了一声谢,于经理马上又是诚惶诚恐的,递了个名片给林昆,解释说今天一切都是误会,来日希望能和林昆做个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过来。 人家以礼相待,林昆自然没有什么架子,也留了一张名片给于经理,等林昆走了之后于经理才仔细的看林昆的名片,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吓的整个人神经一颤。 ——凤凰高级会所总经理、百凤门舞厅副总经理…… 前段时间南城区的事件闹的沸沸扬扬,在中港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中港市但凡给道上沾点关系或者是经常去夜场的人都知道,南城区出了个厉害人物,把一盘散沙的南城区给统一了,昔日那些飞扬跋扈的几大帮派如今只剩下百凤门一个,而这个牛x的无法无天的男人就叫——林昆! 于经理一头冷汗,整个人愣在那儿好半天,直到4s店的服务员过来叫他,他才回过神,也难怪人家是耿副局长的朋友,像这种人物自然不会去认识那些警察局的小吏。 余志坚开着霸道车走了,林昆开着老捷达带楚静瑶和澄澄回家,至于余志坚开来的那辆商务车,已经安排人过来取了。 林昆刚把楚静瑶和澄澄送回家,沈曼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过来,电话里称闵红出事了。 林昆赶到现场之后,海边的码头上已经围满了人,挤过人群就看见了站在里面指挥者现场的沈曼,林昆冲她招手道:“沈妞!”话一出口,周围所有的目光顿时向他聚来,其中也包括沈曼那冰冷蕴含着无限杀气的眼神。 “沈局长!” 林昆赶紧改口,不好意思的冲周围的人笑笑。 沈曼黑着脸把林昆请到了现场的中央,现场并没有什么,只有两件刚打捞上来的衣服和一个包包。 沈曼向林昆解释说:“这是今天早上发现的,我把石宝抓了起来派人去找闵红,想让她做人证,结果她的室友跟我说闵红已经两天没回来了,我派人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找到,后来就接到报警电话,谁这边有人打捞上来了东西,怀疑有人被杀。” “已经鉴定过了,这些东西都是沈曼的,我怀疑她的尸体就在这水下面,只是打捞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没有结果。现在没有她做认证很麻烦,我们证据不足。” 林昆蹲下身来翻看了一下闵红的遗物,看样子已经被浸泡了至少七八个小时,也就是说闵红至少是在七八小时前遇害的,尸体打捞不上来很有可能是被海底的暗流冲走了,一时间林昆也是一筹莫展,不过直觉告诉他事情可能未必就是这样。 “你找我来干嘛?”林昆咧嘴笑着对沈曼说。 “你之前和闵红有过交集,也是嫌疑人之一,我让你过来是想让你协助调查。”沈曼一脸严肃的说,嘴角却是不经意的勾起一抹坏笑。 林昆脑门一黑,这沈曼摆明了就是找他来帮忙查案子,却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