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暗夜里的挑逗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一十八章:暗夜里的挑逗

第五百一十八章:暗夜里的挑逗 除了炖土鸡煎牛排之外,楚静瑶没让林昆做别的菜,而是做了昨天晚上她做的那两个——白菜粉条豆腐、蒜毫炒肉。 林昆一步一步的做这两个菜,楚静瑶就在一旁看着,不时的拿出手机拍照做笔记。 “菜好喽!” 林昆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出来,澄澄和楚静瑶这时已经坐在了餐桌旁等候,两个小乖宠也等候在一旁,这两个小家伙只关注牛排,对别的倒是不怎么感兴趣。 “哇,好香哦!”澄澄一副嘴馋的小表情说。 “妈妈做的菜不香么?”楚静瑶在一旁问道。 “香。”澄澄仰起小脑袋笑着说,然后咦了一声说:“妈妈,爸爸做的这两个菜和你昨天晚上做的一样!” 楚静瑶笑着说:“是啊,你快尝尝哪个更好吃。” “好!”澄澄夹起一块蒜毫放进了嘴里,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紧接着又夹起了一块连肥带瘦的五花肉放进了嘴里,继续吧唧吧唧的吃了一起来,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哪个更好吃。”楚静瑶坐在一旁问。 “爸……”澄澄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却看到林昆正向他递眼神,小家伙心思敏捷,马上心领神会的说:“爸爸做的菜比妈妈做的味道上稍微差了一点点。” 楚静瑶美美的一笑,白了一眼这爷俩道:“你们俩就合起伙儿来糊弄我吧。” 澄澄马上解释道:“妈妈,澄澄没想糊弄你,都是爸爸刚才给我递眼神的。”说完,小家伙冲林昆眨巴了下眼睛。 嘶,这小家伙居然出卖他老子! 楚静瑶不怀好意的看向林昆,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声讨嘛,林昆赶紧咧嘴笑着说:“老婆……” 不等他把话说完,楚静瑶马上一副骄傲自满的表情说:“本来我做的菜就比你的好吃么,今天这一顿我就勉强吃你做的吧,以后你还要再接再厉,争取早一天超过我。” 林昆苦着眉头笑着说:“老婆,你的厨艺那么精湛,估计我这一辈子都超越不了了。” 楚静瑶笑着说:“你这个态度怎么行,还不等上战场就要当逃兵了?这不符合你军人的气度啊。” 林昆苦笑着说:“老婆,我这是知难而退,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让我做一回俊杰吧。” 楚静瑶笑着说:“行,准了,小林子。” 林昆马上觉得不对劲儿,喃喃道:“小林子?” 澄澄在一旁插话说:“最近我和妈妈在看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小林子,是太监。” 林昆嘴角一抽动,脑门上顿时无数的小黑线垂落,这娘俩不带这么气人的吧。 林昆下午哪也没去,硬被澄澄拉着和他的美女媳妇一起看那个有小林子这个倒霉太监的宫廷剧,剧情很狗血,咱们林大兵王看的昏昏欲睡,也不知道是演到了哪个桥段,一个身穿古装的女人在冷宫里上吊,林昆实在觉得无聊想要去尿尿,他刚要站起来楚静瑶突然哭的稀里哗啦的靠在了他的肩头上…… 美人儿枕肩,尿还是憋一憋的吧。 林昆不解的问楚静瑶,“老婆,你哭什么?” 楚静瑶梨花带雨的说:“太可怜了,做女人太不容易了,你们男人太狠心了!” “我们男人?”林昆马上就要抗议,他可一点都不狠心,他的狠心只是针对敌人而言,对待自己身边的人可一向是很有爱心的,哪怕是对一个陌生的老大爷都有爱心,只哭的梨花带雨的楚静瑶根本不听他解释,也不顾他的解释,竟然将不知道哪个编剧炮制的狗血剧情里的悲愤狠狠的全都发泄在了他的大腿上。 啊!!! 林昆一声尖叫,喉咙里钻出的尖叫直通云霄,知道的是被老婆给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庭暴力呢。 掐完了林昆,楚静瑶的心情稍稍得道了缓解,也不在哭的那么猛烈了,林昆坐在那儿苦逼着一张脸说:“媳妇,咱以后能不能别看这样的电视剧,我不喜欢。” 楚静瑶一脸认真的说:“可我喜欢啊。” 澄澄在一旁搭腔道:“我也喜欢。” 林昆说:“你小孩子不大的,能看懂么?” 澄澄马上指着屏幕说:“妈妈,妈妈,那个坏蛋小林子又来害王妃娘娘了!” 楚静瑶那纤细修长的五根手指又冲林昆的大腿掐了过来,刚才是因为过于悲伤而愤愤不平,这次完全是将对屏幕里那个长的尖嘴猴腮的小林子的怨恨全都发泄到了林昆的身上——没辙,谁让他也姓林呢,哎,这可真是躺着中枪啊。 这两集电视剧看下来,娘俩是意犹未尽,只是哭了这个家里顶天立地的男人了,林昆的大腿上多了两大块乌青,哆哆嗦嗦的站起来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这一泡尿憋的快有两个小时了,要命的是中间休息的时间楚静瑶还枕在他的肩上。 这世界上能难为到咱们林大兵王的事情不多,眼前的楚静瑶绝对是其中之一。 黄昏洒落,铺天盖地的金黄将整座城市装饰的一片慈祥,余志坚开着商务车把陆婷和章小雅送回来了,楚静瑶笑着说:“志坚,晚上留下来吃饭吧。” 余志坚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他当然希望能留下来多看看陆婷,他现在是一门心思的都在陆婷的身上,只是想到昨天晚上那难以下咽的饭菜,他的心都快碎了。 “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在家。”林昆站在二楼的阳台下乡下说道。 “好哩!”一看到林昆在,余志坚顿时信心倍增,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吃一顿好的了。 “昆哥,我去买酒!”余志坚笑着道。 “不用。”林昆嘿然一笑,说:“你就是转遍整个中港市,也买不到你嫂子酒窖里藏的好酒。” “哦?”余志坚诧异不解,林昆向他投过来一个深邃的眼神。 楼下的楚静瑶却是若有所思,抬起头向着楼上的林昆狠狠的剐了一眼,同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自己酒窖里藏着的那些限量的珍藏好久,该不会…… 她预想的没错,吃晚饭的时候她特意亲自到酒窖里去拿酒,结果发现满满一酒窖的酒将近少了五分之一,这五分之一的酒瓶子还在,只是里面的酒都没了。 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家伙干的! 楚静瑶愤愤的挥起拳头,心中暗暗说道,等今天晚上余志坚走了再收拾那家伙! 余志坚是林昆的好兄弟,楚静瑶自然不能失礼,出手也是阔绰,直接拿出了两瓶最为珍藏的美酒,这两瓶的单价都在几十万以上,说白了这价格也多半是炒作出来的,楚静瑶喜欢收藏酒,她收藏的是关于酒的历史,而不是酒本身。 所以,再贵重的酒在楚静瑶看来都没什么,如果酒不用来喝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两瓶酒,五个大人正好够喝,这洋酒的后劲儿大,一般都得悠着喝,何况这种经过窖藏了之后的洋酒,后劲儿更是比普通的洋酒要大的多,林昆和余志坚还好,脸色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三个女人的脸上可都是浮上了红霞,看去倒是十分的妩媚。 吃过饭,喝过酒,余志坚开着商务车走了,这小子也不怕酒驾抓他,实际上他喝的那点酒对于他来说也没啥,这家伙可是个酒桶子,真想要把他给喝醉了他可得酒了。 城市的晚风清清凉凉,这入秋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经历了夏天的闷热,到现在享受着这秋意的惬意,实属难得的享受,再加上酒后微醺坐在香闺的床沿上,看着老婆穿着丝绸状的睡衣哄儿子睡觉,林昆这心里就像是野火烧不尽似的。 楚静瑶唱着歌把澄澄哄的入睡了,小家伙每天晚上定时睡觉,生物钟相当的精准规律。 林昆咧嘴冲身材曼妙脸蛋俊俏尤如仙女的老婆说:“老婆,咱们关灯睡觉吧。” “好。” 楚静瑶妖娆的一笑,这笑容霎时间令林昆的骨子酥麻,仔细回味,从始至今,楚静瑶何曾对自己如此的柔情妩媚过,林昆心跳砰砰加快,难不成今天晚上要有戏? 灯关了,上床了,中间虽然隔着澄澄,但也止不住林昆心底那野草狂烧,酒意微醺干柴难耐,这时候他只觉得喉咙有些干的难受,浑身上下燥热难安。 “你喜欢我么?”楚静瑶的声音绵绵传来,像是隔着无尽的时空,又似贴在耳边轻声的呢喃。 “喜……喜欢。”林昆干涩的喉咙有点不停使唤,他在心里头暗骂:“靠,有点出息行不!” 话音刚落,楚静瑶的手轻轻的伸了过来,搭在他的肩头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那细腻光滑的手心,柔软温暖的触感,顿时就像是一点躁动不安的小火苗,顺着他肩头那敏感的神经,嘶嘶嘶的渗入进了骨髓里,心底那一片本来就疯狂燃烧的野草霎时间像是被浇上了一层油,呼啦一下火焰直接窜至头顶。 “老……老婆,咱们这样不太好吧。”林昆忽然间像是个不谙世事的纯洁小处男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的紧张,按说他应该是相当有经验的呀。 “有什么不好,你不都叫我老婆了么。”楚静瑶声音绵绵柔柔的说,兀自中带着一股妩媚的味道,她貌若仙女,但此时却成了黑夜里妖娆多姿的妖精。 楚静瑶的手慢慢向下摩挲着,快要腰间的时候停下来,慢慢的来回摩挲起来。 林昆的喉咙干涩的吃紧,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人,躺在身边挑逗他的是一个貌若天仙般的女人,而这女人此时正用妖孽一样的手段挑逗他。 “老婆,你这是在考验我的定力么?”林昆咽了口唾沫说,话音刚落,楚静瑶的手已经到了他的大腿处,那酥麻如同电流划过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使他的头发都跟着站了起来。 “走吧,去隔壁的房间等我。”楚静瑶声音绵绵的说:“孩子睡着了,咱们别把孩子吵醒了。” “好!” 林昆此时的心情难以形容,反正是一个翻身就下地,悄然的推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