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三生有幸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一十七章:三生有幸

第五百一十七章:三生有幸 三国的时候刘备之所以能和枭雄曹操以及坐拥江南富庶的孙权分足鼎立,凭的是什么?正是他骨子里的那一股仁义之劲儿,他爱民如子,对待身边的将领如同亲兄弟一般,我们华夏常有一句话——以德服人,刘备就是这句话的典范人物之一。 刘刚没有接着多说,但其中的意思屋里的这几个人都明白,如果真的拿林昆和刘备比较,林昆心里自认为是不敢和伟大的先人相提并论的,那毕竟是三分天下的伟大人物,岂是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就敢于相提并论的,年少自然要轻狂些,但不能无底线无下线的轻狂,在当今的这个社会,低调似乎才是真正的王道。 和刘备比起来,林昆比之少了一份仁义劲儿,但多了一份儿当机立断的蛮横。 凤凰高级会所的事目前已经处理完了,林昆还有别的事要忙就先行离开了,刘刚和耿月娥继续在这儿待一会儿,好通过丁锦玉对几个场子里最近的状况多有一份了解。 时间不经折腾,到百凤门去转了一圈儿后,眨眼间就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了,林昆本打算和蒋叶丽一起共进午餐,可一想到自己的那貌美如仙的老婆和乖巧可爱的大宝贝儿子还在家饿肚子呢,马上就推说有事先行离开了。 蒋叶丽多少有些失落,但男人既然有事情要去忙,做女人的是不应该阻拦的。 林昆开着老捷达优哉游哉的在马路上向着回家的方向驶去,车上放了一张旧cd,里面的情歌像潮水一样涌动而出,他是一个怀旧的男人,尤其怀旧这些昔日曾有的记忆。 周晓雅的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表面上他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似乎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但实际上他内心的千疮百孔又有谁看的到?回忆随着老歌而来,昔日伊人的脸庞又浮现在了眼前,外面晴空万里,内心却是一片的冰凉,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前面人行道上一群行人匆匆而过,在那人群的中间似乎看到了昔日佳人的身影,泪水忽然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猛兽一样,夺眶而出洇满脸颊。 林昆不是一个擅于哭鼻子的男人,堂堂漠北的狼王,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的一号霸王,一年级就时就敢和六年级的叫板,身体赢弱打不过就敢抓起石头跟对方拼命,把那些高年级的学生打的满头是血逃窜,初一的时候单挑初三的老大,把那老大打的躺在厕所的尿池里差点晕了过去,他曾是老师眼中最难管的学生,却是全班乃至全年级同学们眼中的榜样,天生就有着一股领袖的气质,天生就有大哥范儿。 在漠北的战场上,斗的不光是边境上那些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还有漠北那恶劣的天气,战场上他流过血,也经历了无数次九死一生的绝望,到最后活着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时候,他经常是背着、拽着、拖着战友们的尸体,部队里战友之间就如亲兄弟一样,第一次看着战友在自己的身边倒下,血水溅了他一脸的时候,林大兵王被震惊和悲伤完全的震慑住了,他哭过,泪水夹杂在脸上的血水中间涌流,但随着一次次的经历发生,战场上见惯了生死之后,他麻木了,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可周晓雅的死令他无法释怀,她不是他的战友,她是他曾经深深执着的恋人,就算她伤害过他,她已经变的不再是过去那个令他深深执着的姑娘,但回忆里的那个人死去了,在自己的面前活生生的死去、闭上眼,这种痛苦无法释怀、无法形容。 红灯变成绿灯,站在人行道边上的人群中,一双锐利充满杀气的眼睛狠狠的锁定了老捷达…… 老捷达开回了海辰别墅区,这时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林昆走进家门,楚静瑶和澄澄还有两个小乖宝正在院子里玩,面前堆了一大堆的玩具,小灰灰像个可爱的小狗一样玩着眼前的一个球,小海冬青则像是小鹦鹉一样乖巧的站在一旁,澄澄则是玩的哈哈大笑,楚静瑶的脸上也挂着一抹幸福的笑意,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能够无忧无虑的在家陪自己的孩子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有的女人不喜欢这样出去工作,多是被生活所迫,不工作孩子就没有奶粉钱,不工作孩子就没有上学的钱,不工作孩子就没有补习的钱……生活中种种的压力堆积到一起,迫使的她不得不出去赚钱。 和这座城市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女人比起来,楚静瑶是幸福的,在这个习惯拼爹的时代里她有一个东三省名列前茅的富豪的爹,什么都不用奋斗就握有中港市经济地标乃至整个东三省经济地标的天楚集团百分之六十九的股份,小白领们甚至金领们每天为了生活奔波忙碌,被快节奏的生活压的喘不过气但还要继续,而她出去工作完全是为了锻炼自己,她不用为自己的一日三餐发愁,不用为自己住的地方发愁,不用为孩子的教育等各项开销发愁,过去令她唯一愁的就是澄澄没有父亲这对孩子的成长不好,之后吊儿郎当的林昆出现了,这个问题也算正式的解决了。 看到林昆走进院子,楚静瑶、澄澄、小海冬青、小灰灰全都抬起头向他看过来,脸上尽是莫名其妙,过了一小会儿,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一起欢快的向他冲了过来,小海冬青落在他的肩膀上用它那尖尖的小嘴蹭着他的脖子,小灰灰则在他的腿旁边用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他小腿。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澄澄开心的问。 “吃饭了么?”林昆笑着问,目光在楚静瑶的脸上转了一圈儿。 “还没,我还不饿,等饿了妈妈说叫外卖。”澄澄笑着说。 “你不饿?”林昆笑着问楚静瑶。 “不饿。”楚静瑶有些倔强的说,心底却是暖暖的,她知道林昆回来是为了给她和儿子做饭。 林昆摸摸肩上的小海冬青,弯下身把小灰灰抱了起来,别看这小灰灰有山狼王的血统,对外人凶狠的凛人,在林昆的怀里就像是一个乖顺的小狗一样,伸着舌头向他的脸颊舔了过来,把林昆舔的痒的咯咯笑。 “好了,你们两个陪澄澄玩吧,爸爸得去做饭了。”林昆笑着对两个小家伙说,林昆还真把他们两个当婴儿看。两个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一样,恋恋不舍的离开林昆向澄澄跑了过去。 “老婆,我去做饭了。”林昆笑着冲楚静瑶说。 “哦。”楚静瑶回了一句,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林昆系上了围裙走进厨房,厨房里每天都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在漠北的那些犯罪分子的眼里,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用导弹都炸不死的狠人,在中港市里其他人的眼里,他是一个跺一跺脚整个南城区甚至中港市都得跟着颤上一颤的大哥大,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既是恶魔又是狠人又是大哥大的男人,竟然能把厨房收拾的这么干净,而且围上了围裙之后,仿佛瞬间就化身成为了贴着五星标签的大厨。 打开那豪华的双开门大冰箱,里面的食材一应俱全,除了他平常采购的外,楚静瑶时而也会往家里买菜,一般都是她想吃什么或者是澄澄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最后也不用她告诉林昆,林昆还真就能做出她和儿子想要吃的东西来,不说每一次都能做出来,但十次里面至少有个八九次完全符合口味,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默契。 今天中午林昆打算炖一只土鸡,土鸡有营养,另外在简单的炒一个木须肉,澄澄喜欢吃鸡蛋和木耳,再加上点胡萝卜补充维生素对孩子的身体也好,冰箱里还剩下不少的牛肉,他准备煎几块牛排再熬一个西红柿牛肉汤,牛排是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的最爱,这两个小家伙也是不谋而合,都超级喜欢吃牛肉,熟的喜欢吃生的也喜欢吃。 林昆准备好了食材拎起了菜刀刚要开干,忽然觉得背后有人看自己,回过头却看见楚静瑶正站在厨房的门外,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微笑,林昆笑着说:“老婆,干嘛?” 楚静瑶淡淡的微笑说:“从来也没见过你做饭是什么样子,想过来学习学习,教么?” “啊?” 林昆微微一怔,紧接着马上反应过来,笑着说:“教,必须教!” 楚静瑶笑着走了进来,看看林昆摆在砧板上的鸡肉,“开始吧。” 林昆哦了一声,拎起手中那磨的锃亮锋利的猜到,铛铛铛的就开始剁了起来,菜刀落下之后丝毫有没有犹豫,在正常人看来需要一块一块剁开的土鸡,被他几个来回就剁成了规规矩矩的鸡肉块,这一份刀工即便是五星饭店里的刀工也不见得有吧。 一旁的楚静瑶看的有些傻眼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忍不住的怀疑的问了一句:“你过去在部队里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更像是火头军呢?” 林昆哈哈笑道:“火头军俺还真干过,第一次偷了老胡半箱子雪茄分给弟兄们的时候就被他罚了半年,老婆你现在看到的这功夫,就是那时候俺在部队的后厨里练出来的。” 楚静瑶难掩诧异的说:“你们部队里还真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啊。” 林昆一脸自豪,一点也不谦虚的说:“那必须的,不过也得有那天分,毕竟像你老公这么天才的男人太少了,全华夏扒拉扒拉估计也就我这么一个,还让你遇到了。”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你是说我捡到宝了呗?” 林昆咧嘴一笑,“不不不,是我三生有幸,捡你了这么个漂亮的好媳妇。” 楚静瑶满意的一笑,“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