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醉酒审讯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一十二章:醉酒审讯

第五百一十二章:醉酒审讯 “和你没关系?那和谁有关系!?”林昆抓住了这最合适的审问时机,一把揪起了闵红的衣领,眼神严厉的瞪着她说,浑身上下爆发出的气势像大山一样压下。 “我……”闵红精神上一下子就崩溃了,眼泪哗的一下就汹涌的流了出来,“我不知道,不知道……” 林昆语气严厉的问:“一句你不知道就可以摆脱干系么?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说让她消失就消失了,你的心里就没有愧疚么?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但这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现在你老实交待或许还能减刑,否则的话这辈子你就准备在监牢里度过吧,在监狱里生在监狱里死!” 闵红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彻底就崩溃了,两只手捂着脸在那哭声说:“真的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介绍他们认识,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介绍谁给她认识的?”林昆厉声问道,始终保持着审讯的态度。 “给……给……”闵红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昆说:“我不能说,他会杀了我的!” “那你就宁愿替他坐一辈子的牢?” “我……我不愿意。”闵红生意胆颤的说。 “那就说出来!”林昆再次厉声道。 “我怕,我真的好怕,他说过我不能说的,我要是说了他会杀死我的,真的会……” “好吧,既然你这么害怕,那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就等着去坐一辈子的牢吧。”说完,林昆起身就向门外走去,闵红赶紧站起来一把从后面抱住林昆。 “不要走,不要走,帮帮我……”闵红紧紧的抱住林昆祈求道,林昆仍要往外走,她扑通一下就给林昆跪了下来,泣不成声的说:“林哥,帮帮我。” “我帮你可以,但你要保证跟我说实话。”林昆静静的站着,头也不回的说。 “我说,我一定说实话。” “走吧,跟我来。” 林昆闵红从地上搀了起来,带到了楼上他的私人办公室里,私人办公室在会所的顶楼,房间十分的宽敞豪华,装修采用的是高标准的隔音材料,不管外面如何的嘈杂,屋里头都是一片安静。 林昆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落地窗的窗帘,窗外皎洁的月光和那繁华静谧的夜色一并入内,接了杯水放在坐在沙发上的闵红面前,自己点了根雪茄叼上。 “谢谢。”闵红双手捧起水杯,一副很怯弱的姿态,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酒劲儿还在继续,心底的防线已经在林昆连番的审问下而彻底崩溃,此时的她就仿佛被抽离了灵魂一样。 “说吧,你到底把童小娇介绍给谁认识了?她怎么会突然的就失踪了。” 闵红抬起一双红红的眼睛看着林昆,声音怯弱颤抖的说:“是……是赵磊。” 一听到赵磊这个名字,林昆首先感到莫名其妙,他总觉的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可具体的又想不起来,直到闵红坐在沙发上声音颤抖的小声提醒他才猛然惊醒,是市委赵书记的独子! 林昆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这件事他本来以为是和石宝有关,没想到竟扯出这么一条大鱼来,市委书记的独子,那在中港市可是头号的太子爷,谁敢动? 林昆沉默了,站在了落地窗外望着外面的夜色,令他忧心忡忡的倒不是别的,而是沈曼要查的这个案子该怎么了解,如果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林昆一点也不怵赵磊,但沈曼不同,沈曼是属于政府里的一员,如果她去动赵磊的话肯定会招来一系列难以预计的麻烦,甚至说赵书记肯定是不会轻饶了她的。 闵红坐在沙发上眼神不确定的看着林昆,声音颤抖的说:“林哥,我怕……” 林昆转过身坐到她的身边,笑着安慰她说:“不用怕,有林哥在这儿谁也不会伤害到你的。” 闵红满脸担忧的说:“可是……可是赵磊他很凶的,他也是黑道上的老大,你要是跟他硬碰硬起来,我怕……” 林昆笑着安慰闵红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心里自有分寸,另外中港大学里最近有一个女生失踪,也和赵磊有关系么?” 闵红摇摇头说:“那个和赵磊没关系,是和石宝有关系。” “哦?” “石宝认识一些港澳那边的富商,定期的会要一批女孩过去作陪,那个失踪的女孩就是前段时间一起偷偷过去的,当时一共去了七个,结果就回来六个。” “都是你牵线的?” “是……”闵红突然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林昆说:“林哥,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帮帮我,千万别让我坐牢,我不想坐牢,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把我的青春都荒废在监狱里。” “我会尽力而为的。”林昆站了起来,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学校,记住,今天晚上你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过,这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明白么?” “嗯嗯。”闵红点头。 林昆开着老捷达把闵红送回了中港大学,闵红在车上实在熬不住睡着了,林昆把车停在宿舍楼下,也没急着把她给叫醒,下了车坐在花坛上点了根烟。 学校里的晚上很安静,头顶的月光很皎洁,两旁的路灯光迷蒙昏沉,像是日薄西山的老者的眼瞳,身后的花坛里蛐蛐在那儿叫唤着,林昆则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平常吊儿郎当的归平常,真遇到了事儿他的心思可比一般的人要缜密的多,堂堂的漠北狼王可绝对不是盖的,除了身手了得若是没有缜密的心思与智谋怎么可能驾驭的了‘众狼’。 赵磊既然有命案在身,沈曼如果能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方式处理他最好,如果处理不了,既然这事被林昆知晓了,就绝对不能置之不理,最简单的说也得杀人偿命吧。 至于车里睡熟的闵红,林昆有心帮助这姑娘使其免遭牢狱之灾,可他善心归善心,换个角度来说谁替那失踪的女孩善心,谁替那十有八九早已遭遇不测的童小娇善心? 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定数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差不多到了午夜的时候,沈曼给林昆发了一条短信,林昆这时还坐在学校女生宿舍楼下的花坛上,烟已经抽了七八根了,沈曼在短信里问林昆有进展没,林昆直截了当的回过去三个字——已查清。 沈曼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来,上来就质问说:“林昆,你没开玩笑吧?” 林昆站了起来,声音有些疲惫的说:“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闵红现在就睡在我车上。” 沈曼惊诧道:“你是怎么办到的?就算闵红她对你有意思,但要取得一个女孩的信任也没这么快吧?难不成你把她给变成你的人了?” 林昆对着电话说:“你瞎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么,我可告诉你啊沈大警花,你要是这么诋毁我的人品的话,我知道的那些东西你一个也别想知道。” “切,小心眼,开个玩笑还不行啊。”沈曼说:“具体到底什么情况,跟我说说。” 林昆看了一眼车里熟睡的闵红,向一旁走了两步,压低了声音将事情的大概跟沈曼说了一遍,林昆只说和石宝有关的那部分,至于赵磊和童小娇的那部分故意隐瞒没说,他这是为了沈曼好,否则就沈曼那暴脾气知道了后还不得马上去市委书记家抓人,到时候她只是一时冲动,后果可不是她能承担的了的。 沈曼听完了之后在电话里说:“果然是这个石宝,简直是太可恶了,证据呢?” 林昆说:“闵红就是证据。” 沈曼说:“还不够,闵红只是人证,我们必须要有物证才可以,最好是照片之类的。” 林昆道:“照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到哪去给你整照片我的祖宗。” 沈曼道:“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林昆道:“这个真没有办法,等我问问闵红吧,看看她那里还有什么其他的物证。” 沈曼道:“好吧,辛苦你了,等有时间给你奖励。” 林昆马上拒绝道:“还是算了,我不要什么奖励了,只要你别在设计谋害我就行了。” 沈曼马上抗议道:“我哪里谋害你了,我分明是在交给你重要的任务去做,还有啊,我要是把你杀害犯罪分子的事实给公布出去的话,即便那两个人是要犯,但私自没有通过公安机关就击毙罪犯,这罪行可也是不小的哦。” “沈曼,你坑我!”林昆低声吼了一句。 “哈哈,对,我就坑你了。”说完,不等林昆再说话,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盲音。 林昆笑着摇摇头,摊上了这么个不讲理的警花也真是够自己受的,无奈啊,谁让自己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专门招惹美女呢,罢了罢了,自己认命算了。 实际上林昆击毙了程耀天和汪总确实是不符合正当的法律程序,但不要忘了他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编号007特工的身份,他有权任再何条件下击毙罪犯而不受处罚。 国安局特别行动处执行的都是国家级的秘密任务,偶尔有错杀误杀都属于正常,但作为一名合格的特别行动处的特工,错杀误杀这种情况自身是不允许发生的。 车上的闵红被尿憋醒了,抬起头懵懂的看了看周围,看到林昆后她神情一怔,疑惑的道:“林哥,你怎么在这儿?” 林昆走过来笑着说:“你不记得了?” 闵红摇摇头,“不记得了,我喝的断片了。” 林昆笑了笑说:“行了,那快回去吧。” “嗯。”闵红冲林昆妩媚的一笑,从车上下来往宿舍楼走去,刚走到宿舍楼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突然间露出了惊悚的表情,转身赶紧向刚才老捷达停着的地方走去,却只看见老捷达远远离去的尾灯闪烁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