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好嚣张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一十章:好嚣张

第五百一十章:好嚣张 领班的经理以最快的效率将包间等各项事宜都安排好了,林昆看似漫不经心的看了下时间,心里头暗暗的盘算着,前前后后大约只用了两分钟,效率还是很不错的。 这些个领班经理都是刘刚一手带出来,放眼整个南城区的夜场除了自家的百凤门舞厅外,林昆绝对敢说没有第二个夜场的接待速率能比得上疯皇高级会所的。 包间是中号规格豪华型的,这包间大约能容纳下二十多人,两瓶进口的价值不菲的红酒和其他一堆的饮料以及啤酒都摆在了边上,还特意搭配了几款精心的小点心和果品。 陪唱、陪喝、陪聊的都是些九零后的小年轻,一共是八个人,其中三个男的五个女的,女的一个个长的都很漂亮很白嫩,男的相貌秀气着装时尚,都是俊男靓女。 闵红的心情不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和林昆走的近些,刚进到凤凰高级会所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林昆那大哥的范儿征服了三分,再看林昆此时坐在沙发上运筹帷幄的范儿,其他的那几个陪喝酒的小年轻和他比起来全都是菜鸟。 闵红端起了酒杯,闷着头就是一口干了,她心情不好,这一杯酒先杀个头阵浇浇心底那郁闷的火焰,旁边的这些个小年轻们马上起哄起来:“呀,美女好酒量,来,再满上!” 给闵红倒酒的这是一个男的小青年,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模样,传说之分的流气,头顶上的头发根根倒立起来,像刺猬一样,也像是打了万能胶固定的一样。 这小青年貌似完全分不出大小王,也不知道是不是领班的经理忘了提前告诉他要陪的人的身份,这小子看向闵红的眼神里丝毫不加掩饰的流露出贼嘘嘘的淫光。 听着几个小青年起哄,林昆知道了这小子叫阿凯,刚到会所里不到两个月,陪女人喝酒聊天很有一套,平时专门盯富婆,偶尔见到漂亮的女孩也会探探底儿。 一些男的到会所里来工作,有的可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享受穿梭在女人中间的感觉,既有女人可以玩还有钱可以拿,这对于一些个小年轻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三个男的小青年显然都不是好料,只不过那个阿凯表现的更为突出一些,也没见他真的对闵红动手动脚,所以暂且林昆也忍了,旁边的几个美女自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林昆对这种风月场合里的女子倒是没有太多的兴趣,喝喝酒倒是没什么,要是动手动脚摸摸索索的就没意思了,所以他总是和这些个女人保持一点的距离,但这些女人却止不住轮番的向他靠近,咱们林大兵王长也是很帅气的,剑眉星目的和当今社会上主流的那种小白脸的帅截然相反,有着一股顶天立地的英气。 平时出来陪酒、陪唱、包括跟客人之间摸摸索索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或是丑男,真正遇到像林昆这样年轻还英俊帅气的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了,正常的这种男人是不会缺女人,除非是对夜场有着特别的嗜好,否则是不会出来花钱找女人的。 “ok,ok,咱们喝酒就行了,不用靠的这么近。”林昆举起酒杯挡下了迎面凑过来的一个吻,微笑谦和的模样很绅士,这些个芳心已动的女子心中黯然不已,但顾客就是上帝,上帝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自己的心灵长了草了,也得老实规矩的坐着。 实际上,领班经理也确实没告诉这些个陪坐的服务员们林昆的身份,这有领班经理的用意,这要是真的告诉了他们要陪的是这凤凰会所的老大,他们一个个肯定就耍不开了,要是陪不好老大到时候万一要怪罪下来怎么办? 领班经理的想法没错,很用心。 另一边,在三个男陪的轮番劝酒下,借着内心无限被究竟放大的郁闷,闵红很快就喝的有些微醺,林昆一看着情况赶紧过来劝闵红:“小红,少喝一点算了,别这么喝。” “没事,林哥……”闵红吐着酒气含糊的说。 “大哥,没事,人家都说没事了,你快过去玩吧,别耽误俺们仨和美女喝酒了。”不等林昆再开口,阿凯已经站了起来,手里头拿着酒瓶子很不耐烦的冲林昆说,这小子也是脸色红扑扑的,仗着下肚的二两酒劲儿胆子也壮了起来,否则真不该这么和客人说话的。 好吧,今天过来就是为了陪闵红借酒消愁的,只要闵红开心怎么弄都行,至于这个不招人喜欢的小年轻只要不对闵红动手动脚的,林昆暂时可不跟他一般见识。 林昆刚要重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忽然就听闵红气氛的尖叫了一声:“干什么你!” 尖叫的对象是正是那个阿凯,他‘打发’走了林昆后,趁着坐下来的时候在闵红的大腿上摸了一把,而且还有往深处摸索的趋势,闵红只是想出来买醉,何况林昆还在身边,她就是内心再肤浅也浪荡到随便让人摸的地步,更何况说她从来就不缺男人,能占他便宜的男人要么是高富帅,要么就是社会上的一些上层精英,像这种夜场里坐陪的小年轻,开玩笑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被闵红这么尖叫的一声训斥,阿凯马上觉得拉不下面子了,也是仗着喝下肚子的二两酒劲儿,登时瞪大了眼睛来了脾气了,针锋相对的冲着闵红就嚎叫道:“你妹的装什么纯,出来玩就是要有出来玩的觉悟,老子摸摸你了怎么着,至于这么大喊大叫的么!” 我靠,这是典型的反客为主吧,疯皇高级会所里一向提倡的是顾客就是上帝,这小子此时是进入错了角色把自己当成上帝了吧,而且悲催的是他还是在林昆的面前扮上帝。 闵红被阿凯吼的一愣,阿凯十分的满意,一脸的得意洋洋,并且还向他旁边的两个哥们炫耀说,“怎么样,哥这震慑妞儿的功夫不错吧,有些女人就得靠震慑……”说着,这小子又要向闵红伸去咸猪手,按照他长期以来的经验,这一下闵红肯定不会反抗,女人几乎都是这样,刚开始不愿意抗拒,等真正弄上了就舒服的忘我了。 “哎,你们别拽着我啊!” 突然一只大手嵌在了他的手腕上,拽住了他伸向闵红的手,阿凯就当是身边的两个两个男坐陪拉着他,一脸不耐烦的回过头就要开骂,可看到的却是林昆的脸。 林昆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就是这种表情最杀人,让你丝毫的琢磨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同时却又着一股难言的杀气蔓延开来,尤其他的一双冰冷的眸子…… “走,我们出去聊聊。”林昆语气淡然的说,他不想在这屋里跟这小子动手坏了氛围。 “干……干嘛出去?”阿凯哆哆嗦嗦嘴硬的说。 林昆不再跟他废话,扯着他的手腕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强行就把这小子拉出了门外。 “干什么你!”阿凯气呼呼的反驳道,态度十分的硬气。 眼前正好一个服务员经过,好奇的向这边看过来,林昆对服务员说:“把领班的经理给我叫来。” 服务员喏了一声就拿起了对讲机呼叫。 “怎么,叫我们领导过来?”阿凯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似乎根本就不怕领导似的,还在那儿强词夺理的说:“我又没干错什么事儿,只是做好本职工作,领导才不会说我什么的!”接着又说:“你是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吧,南城区教父昆哥的,你要是敢在这儿惹事,可小心他晚上带人把你们全家都给灭了,uand?” “呵。”听到这小子提到自己,林昆笑着就多问了一句:“那个昆哥就这么不讲理?” “讲理?”阿凯以为林昆怕了,语气更加嚣张的说:“黑社会给你有理可讲么,来昆哥的场子里玩就得给我老实点,别磨磨唧唧跟个事儿逼似的,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我可听说这凤凰高级会所里秉承的是顾客就是上帝的理念,照你这么说顾客成孙子了?”林昆冷笑着问。 阿凯直接啐了一口说:“我呸,大哥你也太单纯了吧,跟我比起来你是昆哥的人还是我是昆哥的人,真要是出了事儿,你觉得昆哥是会向着我还是会向着你?”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我觉得会向着我,因为……”他的话不等说完,领班的经理就快步的跑了过来,一听说是在3号包间门口出了事,这领班经理马上魂都快吓飞了。 “昆……”领班经理远远的就要张口招呼道,被林昆一个眼神给制止了,这领班经理也是见多识广八面玲珑,否则也干不到经理这个位置上,马上改口道:“老板,这是怎么了?” 林昆淡淡的一笑,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被你们这小兄弟给教训了一顿,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来这消费的顾客都是孙子,而你们的这些工作人员才是上帝,真长见识了。” “啊?” 领班经理顿时吓的一哆嗦,她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自己的饭碗今天晚上恐怕是要砸了,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阿凯,要说这孩子的工作能力也不差,总能讨富婆开心,今天晚上这是咋的了,咋就把这疯皇高级会所里的‘天’给得罪了。 哎,这可真是愁死个人了! 领班经理冲着阿凯就厉声问道:“阿凯,你到底都胡说了些什么,这儿谁是上帝!” 阿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顾客呀。”显然这小子也没把领班经理放在眼里。 领班经理怒斥道:“那谁是顾客!” 阿凯不耐烦的说:“真特么墨迹,老子我不在这儿干了,老子可是头牌,好几个夜场翘着屁股等着我去上呢,拜拜,老子不伺候你们这些个天天顾客是上帝的主儿了!” 说完,这小子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