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赶尽杀绝 - 神兵奶爸

第五百零六章:赶尽杀绝

第五百零六章:赶尽杀绝 或许,在我的生命里从来就没消失过,那一份最初的感动…… 午夜的月光清冷而有漫长,满城繁华的灯光落成一片,却难掩这人间的冷清刻骨。 一杯酒,一根雪茄,一段追溯不回的记忆,一张再也无法盛开的笑脸,就在这铭心刻骨的夜里,随着死亡的号角与歌声,沉睡在那片面朝大海背卧山顶的公墓里。 第二天一早,林昆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浇菜,做早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楚静瑶、陆婷、章小雅三个人都觉得奇怪,只有澄澄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大雨下的正凶的时候,小家伙坐在卧室的大落地窗前,一脸惆怅的说:“爸爸说好了要带我一起去雨中漫步的,非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处理,唉……” 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楚静瑶请假休息两天,澄澄也留在家里陪妈妈,早上吃过了早饭,林昆就开着车去送陆婷和章小雅上学,把陆婷和章小雅送到学校后,他又打电话给余志坚,让余志坚过来暗中保护,他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周晓雅出事的那天晚上程耀天就人间蒸发了,还有那个一直未曾露面的汪总也消失不见了,但他们一定没有离开戒备森严的中港市,林昆现在就要去把他们给揪出来。 程耀天已经被列入了中港市警方通缉的黑名单中,还有那个一直都未曾露面的汪总,两人现在躲在一片红灯区里,在红灯区里租了一间不需要身份证就能入住的旅店。 房间不大,里面一股难闻的怪味,粉红色的窗帘上污迹斑斑,汪总叼着烟坐在一张破沙发上,操着一口澳门口音很惆怅的说:“次奥,早知道这个样子就不玩这么大的了。” 程耀天黑着一张脸,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那么贪心,现在好了,有多少钱也出不去了。” 汪总咬着烟卷,不屑的冲程耀天说:“程总,你就是没胆量,怕什么怕,咱们躲在这里他们不也是找不到么,这里环境乱了点脏了点,但要吃的有吃的,要女人有女人,银行卡里还有那么多的钱,就是在这里耗上一辈子也没问题。” 程耀天随意的把床上的被单一扯,顿时稀里哗啦的掉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以精油瓶、安全套等成人用品为主,同时一股又腥又臭的气味弥漫了开来。 “在这种地方耗一辈子,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程耀天反问一句:“汪总你甘心?” 汪总咯咯冷笑着说:“不甘心又怎样,要不把你老婆叫来陪我们玩玩?” “我次奥尼玛!”程耀天顿时怒极跳了起来,冲着汪总就扑了过来,直接一拳就捣在了汪总的脸上,这汪总哪料到程耀天会突然的就动手,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 “你特么疯了!”汪总气呼呼的一把将程耀天推开,他毕竟岁数大了,这么一用力浑身都跟着疼,他挥着巴掌就要冲程耀天打过去,可程耀天根本就没打算轻饶他,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巴掌,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冲着他的下巴重重就打了下来。 “啊!” 汪总吃痛的叫了一声,程耀天这时已经骑到了他的身上,那拳头如雨点般噼里啪啦的就砸了下来,早先的时候程耀天不敢跟汪总动手是因为有鬼冢的存在,现在鬼冢已经死了,程耀天也就无所顾忌了,程耀天本来打算先度过眼前这难关再跟姓汪的算账,结果这姓汪的不识好歹还敢再提程耀天的老婆,也是自讨苦吃。 一顿拳打脚踢过后,汪总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脸上被打的伤痕累累,鼻血往外流。 程耀天站了起来,冲着汪总吐了口口水,骂道:“不要脸的老东西,你手底下的狗已经死了,你还敢跟老子这么嚣张,你对我老婆不敬这件事,我早晚会跟你算账!” 汪总一副老流氓的架势坐了起来,摸了一把鼻子里流出的血,冷笑说:“姓程的,你别这么猖狂,不要忘了你老婆孩子还在我手上呢,只要我一句话他们马上就会死。” 程耀天一个大巴掌拍了过来,就听啪的一声脆响,直接一耳瓜子把汪总给打的倒在了地上,怒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要忘了这里是中港市,是我程耀天的地盘,你一个外来户再牛x又能折腾起什么风雨,识相的话赶紧把我的老婆孩子交出来,否则马上我就让你去见阎王爷!”言罢,程耀天揪起了汪总的衣领。 两人正在屋里头斗殴呢,确切的说是程耀天单方面在虐汪总,两人不知道的是,楼下已经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哟,小哥,这大白天的就来消费了?”一个身材丰腴的中年妇女站在林昆的面前妩媚的说:“怎么样,在咱这儿有相好的么?有没有都没关系,咱们这漂亮的妹子多。” “我来找人。”林昆一脸冷然的道。 “呵呵,小哥看来还是一个冷面汉子呢,不过姐可告诉你了,咱这地盘上都是和气生财的,你摆着一张臭脸小心姐不伺候你。”中年妇女斜的瞥了林昆一眼不屑的说。 林昆不再搭理这个女人,径直的就向楼上走去,陆婷昨天晚上就已经把程耀天和汪总的藏身之地查出来了。 “唉,你这小哥怎么这么没礼貌啊,招呼还没打完呢就要硬闯,还有没有点王法了!”中年女人捏着嗓门叫嚣道,一副老娘我不好惹的架势,闻声屋里冲出了两个身高马大的大汉来给她撑腰,一看就是手底下专门养的打手。 “怎么了姐,谁惹呼你了!”两个大汉站在中年女人的身后,眼神却是瞪着林昆说。 林昆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两个大汉,语气里很轻藐的说:“王法?老子就是王法!” “呵,看来你今天是非得找打了!”中年妇女冷哼一声,冲身旁的两个大汉就下令道:“兄弟们上,给这小子长点记性!” 两个大汉闻声就要动手,只是不等他们两个动手,林昆已经一步冲了过来,手里头快速的两拳挥出,就听砰砰的两声闷响,这两个大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喉咙里就本能的两声痛叫发出,紧跟着两个人后仰着就摔到了地上,一时间都爬不起来了。 中年妇女一下子就懵了,看看地上躺着的两个大汉,再抬头满脸惊诧的看看林昆,脸上马上堆上一层谄媚的笑容,说:“哎妈呀大兄弟,你这脾气咋这么暴躁呢,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这两天你这里是不是有两个男人来入住了。”林昆冷冷的问。 “兄弟,这个真有,每天都有,现在的男人也不知道咋回事了,不找女的竟找男的,还真是重口味啊。”老板娘赔笑道。 “别那么多废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林昆冷冷的说。 “哎兄弟,你这脾气真是……”老板娘陪着笑脸说,见林昆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赶紧改变了口风说:“好好好,兄弟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肯定再不多一句废话了。” “两个男人,年纪应该都是在五十岁以上,在你这应该住了两天了,现在还没退房。” “这个……我查查啊。”中年妇女走到了吧台后,拿出了一个本本就开始查了起来,大约过了半分多钟,她马上抬起头笑着说:“兄弟,还真有这么两个人,在楼上218呢。” 林昆不再搭理这老板娘,向着楼梯方向就走了过去,林昆前脚刚上楼,这老板娘赶紧就拿出了个对讲机,压低着声音说:“两位老板,两位老板,有人去找你们了。” 原来,程耀天和汪总入住之前额外给了这老板娘一笔钱,一旦有人上楼来找他们,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这老板娘还算是挺守信用的,倒还真通知他们了。 程耀天正虐汪总虐的起劲儿呢,放在床头柜上的对讲机突然响了,他整个人顿时僵硬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松开了汪总就冲向了窗户,这房子在二楼不高,来之前他就已经端量好了,万一有什么突发的情况,他就一不做二不休的从窗户跳下去。 林昆一脚把门踹开的瞬间,程耀天刚跑到窗台前,头也不回的就去撞窗户,结果也不知道是他这老胳膊老腿力量不够还是怎么着,砰的一声撞窗窗户上之后窗户没有被撞碎,反倒是把自己给弹回来了。 地上躺着的被程耀天一顿拳打脚踢的汪总哈哈大笑,嘲讽道:“你小子想的倒是挺好,只可惜老天爷都不帮你,还是乖乖的留下来陪老子吧,哈哈!”转过头看向门口站着的林昆,笑着问:“年轻人,你是楚相国派来的,还是便衣的警察?” 林昆单手把门关上,冷冷的道:“都不是。” 汪总一听顿时有些愣了,问道:“说吧,派你来的人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的,不不不,五倍的!” 林昆面无表情的看着汪总,走了过来,汪总脸上的笑容马上变的僵硬,一股阴冷的气息向他笼罩过来,他看着林昆还想要开口,但已经没那个机会了,林昆弯下身来两只手抓着他的脖子用力一扭,顿时就听嘎巴的一声脆响,这位在澳门里颇有名气的汪总瞬间就嗝屁了。 程耀天被吓的脸色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往后腿,他猛的转过身还想要破窗而逃,却被林昆一只大手给抓了回来,他转过身来讨饶:“小兄弟,求求你放了我吧!” 林昆二话不说,以同样的招式把程耀天的脖子咔嚓的一扭…… 林昆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方的对讲机,拿着对讲机走到了楼下,往把对讲机往吧台上一扔,吧台后的老板娘顿时吓的站了起来,一副骇然的表情看着林昆瑟瑟发抖。 林昆并没有难为她,而是掏出手机打了沈曼的电话,让她马上带人过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