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葬礼 - 神兵奶爸

第五百零五章:葬礼

第五百零五章:葬礼 天空阴霾,细雨洒落,像压抑在心底的悲伤,浓浓的弥漫在天际无法散去…… 灵车,墓地,一身黑色衣装的牧师。 水晶棺材中,周晓雅安静的模样像是睡着了,化妆师给她涂了一层淡淡的腮红,那苍白的脸色多了一丝生气,她是一个爱美的女子,林昆特意让化妆师给她化的漂漂亮亮。 现场的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装,脸上表情静默肃然的站着,瞻仰完了丧者最后的仪容后,牧师宣读了一片了悼词,愿万慈善念的主,将他迷茫的孩子召回家乡。 周晓雅的父母到现场了,他们都已经是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老人了,乡下不养人,城里人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还很年轻,但乡下人五十多岁看起来则苍老不堪。 哭声最大的是周晓雅的母亲,她的女儿曾是他们一年的骄傲,天生丽质读书也好,考上了名牌的大学,嫁了个有钱的国外老公,给家里盖了新房子,给她爸买了小轿车,那在穷乡僻壤的家乡里可是个稀罕物件,乡里头总共也不过十辆小汽车。 自从周晓雅大学毕业以后,妹妹读书的钱从来没用家里拿过一分,不管是妹妹用的还是穿的,全都是她这个姐姐给提供的。 父母都是老实的乡下人,一辈子就靠种地维生,唯一的骄傲就是养了两个聪明漂亮的姑娘,结果大女儿没有令他们失望,虽说上学的时候跟林昆那个穷小子谈恋爱,但最终好在她‘悔过自新’,考上高中之后就和他分手了,这让两位老人的心里很踏实。 这一对老实巴交的乡下夫妇直到今天也不知道,昔日那个他们瞧不上的穷小子,已经成了中港市里一个名号响当当的人物了,中港市在他们乡下人的眼里可是帝都一样的存在,繁华富饶聚集的全都都是有钱人,普通的乡下人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唯一令他们骄傲的给家庭里带来富贵的大女儿就这么去了,才那么年纪轻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让两个老人的内心千疮百孔,甚至接到这个噩耗之后,周晓雅的母亲当场就哭晕了,至于周晓雅的父亲,和所有的乡下人同样有着农民不屈的骨气,天生骨子里流淌着大男子主义的情怀,可当听到噩耗之后,也是老泪纵横难自抑。 至于周晓雅的妹妹,她和姐姐同样漂亮,只可惜没有姐姐那么勤奋努力,成绩一直是中游偏上,从来也没像姐姐那么出类拔萃过,自从姐姐大学毕业之后,她的生活就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用穿那些旧衣服了,再也不用那些简陋的文具了,她一直在心目中把姐姐当成偶像崇拜,也一心想要成为姐姐那样的女人,可如今矗立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伴随着一声噩耗彻底崩塌了,她整个人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样,守在姐姐的灵柩前,望着水晶棺中熟睡的姐姐,她的眼泪都已经哭干了。 “……入土为安。” 在读完了一大片的悼词之后,牧师合上了手中捧着的大书,声音沉痛的宣布道。 “女儿……” “闺女……” “姐……” “晓雅……” …… 现场的哭声顿时一片,林昆静静的站在外围,阴霾的天空下,泪水洇湿在脸上,到场的人里有周晓雅家的亲戚,也有她过去的朋友,还有一些大学里、高中里、初中里的同学,周晓雅乡下的那些亲戚都是林昆让龙大相安排人去给拉过来的,本来周晓雅应该葬在乡下的,可乡下的人传统迷信,再加上风俗习惯,没有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葬回去的。 眼前的这一片墓地是中港市最好的墓地,背靠着青山,面朝大海,葬礼的一切费用包括墓地,全都是林昆出钱操办的,他的心中对周晓雅有愧,这愧疚压抑的他难以喘息,如果不是他拒绝的那么干脆,就不会伤害到周晓雅的心,周晓雅也就不会被鬼冢利用约楚静瑶出来,就不会有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即便发生也与她无关。 生离,死别。 水晶棺下葬,天空中忽然闪电划过,大雨汹涌而至,将这一片目的笼罩在无法喘息的阴霾中,亲朋好友的哭声在雨声中挣扎着,像是无数沉痛的哀怨与天对抗。 天,你为何要让如此年轻的生命陨落。 天,你为何让这么多的人伤心。 天,你考虑过那年过半百的父母的感受么? 天,你为何如此狠心…… 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那么一个鲜活的生活,那么一个孝顺的孩子,那么一个…… 周晓雅的母亲被抬进了宾馆里,她已经哭的虚脱了,浑身上下湿哒哒的,有泪水也有雨水,她的眼眶里哭出了血,她的心底早已经破碎不堪,她的天塌了,她的生命在此刻无比的绝望。 周晓雅的父亲在小女儿的搀扶下走进宾馆里,他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只是低着的头一直在颤抖,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两滴泪痕,那眼泪顺着他苍老的脸颊滑落,带着他大半辈子的不屈不挠,毁了他大半辈子以来最值得骄傲的荣耀,一颗男人的心碎了。 周晓雅的妹妹周晓雨,她已经再也哭不出来了,她红红的眼眶中除了浓浓的悲伤,再就是无法诠释的恨,她恨夺走她姐姐生命的人,她恨伤害过她姐姐的那个人,她不在乎没了姐姐以后生活会变的如何的困难,但她内心的执念却是要报仇! 周晓雅的死因警方已经给了定论,按照警方的解释是周晓雅联合犯罪分子绑架楚静瑶,最后关头却是良心发现为了保护楚静瑶被犯罪分子一刀扎入了要害,而那犯罪分子已经被后来的林昆给手刃。 这定论听起来很容易,可没有人能想象的到当时的危险情况,那所谓的犯罪分子可不是一般的犯罪分子,而是东南亚佣兵界的名人,有着第一死神绰号的鬼冢。 一些太过敏感的字眼,为了不在公众界引起轩然大波,警方都是刻意的回避掉的,再有一些太过细节的东西,警方也是无从调查的,那些东西都是国安局才能掌握的。 林昆回到了七号别墅,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窗外的大雨还在继续,远处的海面上一片氤氲,此时他的眼中不管看什么样的风景都难免和悲伤联系起来,内心的悲伤成为了他眼前所有的一切。 回忆汹涌的如同海面上最凶狠的浪花,拍打着他那平静已久的内心,战场上见惯了生死,早就将生死看淡,最初看到战友在身边倒下的时候他会哭,到后来已经麻木的没有感觉了,有战争就要有死亡,今天死的是战友,明天可能就是自己,所以没什么好悲伤的。 但周晓雅的死不同,她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他的生活中,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有他的出现,她可能会好好的活着,一直按照她自己的方式活下去,不管堕落与否。 抽着烟,喝着酒,心里头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在乡下的那一段时光是他和周晓雅最美好的时候,那时候年轻的心单纯的没有被玷污,像山涧里清澈的流水,他们是一见钟情,那时候他真的以为她会是自己这一生唯一的伴侣,在那一片小天地下男耕女织,他会拼尽一切力量想法设法不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吃苦的,只可惜…… 天,不止那么一小块,人内心深处的欲望更是比那天还要辽阔。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应该是楚静瑶吧,林昆没有回应,他现在只想安静的一个人待会儿,不去听,也不去想,不需要任何人安慰,就把自己放任在这一片悲伤里痛哭。 “林昆。” 不是楚静瑶,是陆婷。“关于鬼冢的详细资料我调查出来了,他和程耀天根本就不认识,也从来咩有过任何的交集,这一次绑架静瑶除了程耀天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幕后主使。” 林昆哭红的眼睛向门口的方向看去,周晓雅死了,他绝对不会因为鬼冢被杀就善罢甘休,包括这次绑架楚静瑶的幕后主使也有着脱不了的干系,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吱…… 门开了,看到眼前无精打采眼眶血红的林昆,陆婷当即吓了一跳,眼前的林昆颓废的就像是一个鬼一样,很难想象昔日那英姿勃发吊儿郎当的漠北狼王竟然会颓废至如此的地步。 陆婷去林昆倒了一杯热水,坐下来说:“逝者已逝,活下来的人要节哀顺变。” “嗯。”林昆低着头,双手捧着水杯点点头。 “程耀天是因为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所以才想要绑架楚静瑶勒索的,据我所知他先后勒索了楚相国十个亿,后来知道鬼冢被你杀死了之后,马上就销声匿迹了。” “另一个主使是谁?”林昆嗓音沙哑的问。 “是一个姓汪的,澳门那边的一个专门靠放高利贷赚钱的老板,鬼冢就是他的手下。” “他们现在离开中港市了么?” “应该没有,静瑶那边一出事,楚董就已经和警方取得了联系,将中港市所有的进出境都严格排查,一个苍蝇都不会轻易的飞出去。” “那个鬼冢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东南亚佣兵界的第一死神么,怎么会甘心屈于那个姓汪的手下?” “根据我的调查,鬼冢是在一次行动中中了虫蛊,他的身体里寄生着一种小虫,这种小虫会给他带来超人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他必须长期的服用一种昂贵的药品来克制,否则那些小虫就会因为繁殖过盛从而把他整个人吃掉。不想死,他只能靠药物克制,而那个姓汪的就是一棵大摇钱树,鬼冢所有的药费都由他提供。” “原来如此。”林昆声音疲惫的说。 “你见过那种小虫?”陆婷惊讶的问。 “嗯。” “看来传言是真的,东南亚还真是一个诡异的地方。”陆婷叹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