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生死离别 - 神兵奶爸

第五百零四章:生死离别

第五百零四章:生死离别 鬼冢的体态迅速的变化,不光他的脸,他的身体也随之发生变化,本来干枯如树枝一样的身体,渐渐丰满壮硕了起来,他的眼角越拉越长,眼睛渐渐的向外凸起,仿佛随时都能暴出来一样,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中弥漫开了一股浓浓的恶臭…… “哈哈哈哈哈哈……” 鬼冢发出一连串的怪叫声,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暗夜里鬼魅罗刹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林昆皱着眉头,左手握紧了鬼畜擎在身前,浑身上下的神经绷紧,过去在战场上他曾杀人无数,但从来也没见过如此诡异的画面,都说东南亚一带多诡异之事,果真不假! 变身完成,鬼冢完全变成了一副怪物的形状,身体膨大的和之前截然不同,身上的衣服正好裹在上面,现在才算明白他为什么喜欢穿肥肥大大的衣服,原来就是为了变身准备的,一双大手像是蒲扇一般,五根手指变的又黑又粗长满了体貌,五官已经变的完全认不出了,长长的鼻子,高高凸起的眼球,拉长的眼眶,咧开的大嘴,皮肤呈极其难看的黑青色,整个模样状态就像是西方神话传说中的恶魔一样。 怪笑过后,鬼冢噌的一下向林昆冲了过来,速度奇快原地留下一道黑影,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刹那间就来到了林昆的近前,林昆赶紧挥起手中的鬼冢向前格挡,顿时就听铛的一声响,也不知道鬼畜到底格挡在了鬼冢身体的什么位置,林昆的胳膊顿时一阵酥麻,整个人不由的向后倒退,脚底下还不等站稳,眼前的怪物鬼冢又冲了过来,他的手里什么也没拿,张牙舞爪的抓过来,就像是恶鬼要吃人一样。 林昆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冷毛汗了,任谁遇到了眼前这个怪物都难免会害怕,林昆双手握紧了鬼畜,陡然间将浑身的力道都蓄于鬼畜之上,他的身后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一只脚蹬在墙上,另一只脚撑在地面上,就在怪物鬼畜冲到近前的一瞬间,整个人噌的一下凌空而起,紧跟着在空中来了个大翻身,手中那锋利无比杀气凛人的鬼畜唰的一下自天空中划过一道乌金透红的光芒,恶狠狠的劈向鬼冢的脑袋。 这一击凝聚了周身的力量,必杀一击! 怪物鬼冢两只魔爪扑空,十根手指头在混凝土的墙壁上抓出两个大洞来,可想而知这如果刚才被抓中的是林昆的身体,恐怕林昆心肝肺都已经被掏出来了。 怪物鬼冢仰起头,一双已经不能说是人眼的眼睛里映着林昆力劈而下的身影,他那高高前凸的额头正好迎着鬼畜,狰狞的面孔之上表情忽然僵硬,嘴角邪魅的笑容也隐隐泛起寒意。 铛! 一声巨响,锋利无比杀气凛然的鬼畜像是劈在了坚不可破的金刚石上一样,发出一阵颤音,林昆的两条胳膊顿时失去了直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向后翻飞,靠着墙落下了,他这绝命的一击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七伤拳一样,伤人的同时也伤己。 怪物鬼冢那高高凸起的脑门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说是血痕其实也不恰当,因为那里流出的根本不是血,而是一连串黑色的东西,落到地上之后才发现那是无数的黑色小虫子,这些个黑色的小虫子落在了地上之后马上便失去活力化成了一阵黑烟,空气中那恶臭的气味随之更加的浓烈了几分。 这绝对是林昆迄今为止闻过的最臭的味道! “啊!” 怪物鬼冢发出一声类似于惨叫一样的声音,捂着脑门上的那道长长的血痕像是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一样,林昆刚才绝命的一击虽然没有将其毙命,的那好像也是命中其要害了。 林昆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鬼冢原地发疯,大约过了能有两分多钟,怪物鬼冢高高凸起的额头上的那道血痕竟有变大糜烂之势,很快他的整个额头就变的黢黑。 “我要你死!”怪物鬼冢一只手捂着脑门,另一只手沾染着黑色虫子指着林昆阴森森的道。 林昆将鬼畜挡在身前,他的两条胳膊已经恢复了些许的知觉,对面的怪物鬼冢突然冲了过来,速度快的尤如一道黑色的风,几乎瞬间就来到了近前,林昆的两条胳膊不如之前灵活,虽然脑袋里反应过来了要格挡,但手上的动作到底还是慢了一分。 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发出,林昆的胸口重重的挨了一记,怪物鬼冢单手抓住他的胸前,一点一点的把他贴在墙壁上举了起来,胸口的剧烈的疼痛差点使林昆直接昏死了过来,他左手轻轻的一晃,将鬼畜变成了沙漠之鹰,果断的举起枪对着怪物鬼冢脑门上那长长的血痕就嘣了下去——咣、咣、咣…… 随着震耳发聩的枪声响起,沙漠之鹰里的标配七发子弹全部打进了怪物鬼冢脑门的伤口里,如果是打在怪物鬼冢身上别的地方,恐怕子弹根本穿透不了他的皮肤,他高高凸起的脑门上的这一道血痕,就像是林昆在他坚不可破的身体上开了个没有防御的口子。 随着子弹的射入,怪物鬼冢猛的颤抖起来,黑色的‘血液’迸溅的到处都是,有的沾染到了林昆的身上,林昆担心那虫子会钻到自己的身体里,结果那些虫子自行的就消失了,散发出一阵恶臭,仿佛这些虫子只能在鬼冢的身体里存活一样。 怪物鬼冢松开了林昆,抱着那愈发重创欲碎的脑门倒在地上打起了滚来,黑色的‘血液’从脑门的伤口里汩汩的涌流,他整个人的身体也随着渐渐干瘪了起来,空气中的恶臭越来越浓,周围的空气也跟着变的朦胧起来,怪物鬼冢的怪叫充斥在空气中,在这浓郁的夜色里听起来尤为的瘆人。 林昆捂着胸口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忍不住的猛咳一声,咳出了一大团的血迹。 “林昆!”楚静瑶大声的叫他。 林昆回过头,楚静瑶一脸伤心着急的说:“晓雅她……” 林昆挪动着脚步摇摇晃晃的跑过去,中间险些摔倒,当他强撑着来到周晓雅面前的时候,周晓雅已经奄奄一息了,刚才的那一匕首扎中了她的心脏要害,已经无力回天了,血水在她的身子底下弥漫开了一片红色的莲花,她苍白的脸颊慈祥的微笑着。 “晓雅!” 林昆心痛,痛的像是被一万把匕首同时扎在上面,几乎不曾流过泪的脸颊顿时两行热泪划过。 “昆……昆哥,我没事。”周晓雅气若游丝的说,“今天晚上的事情都……都怪我,我不应该……不应该听那个怪物的蛊惑,还……还好静瑶没事,否则……否则你会恨我一辈子的。” “我不恨你!”林昆握着周晓雅的手泪流满面的说。 “我爱你,昆哥。”周晓雅嘴角颤抖,眼眶中也流出了眼泪,“过去……过去我伤害过你,真……真的很对不起,那时候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应该那么贪财,到头来……到头来我什么都没有了,但……但我爱你的心真却还在,昆……昆哥……你等答应我一件事情么?” 周晓雅满眼希冀的看着林昆,林昆说:“晓雅你说,我答应你。” 周晓雅满足的微笑,“昆哥,你能抱抱……抱抱我么,就像当初上学时候那样。” “嗯。” 林昆擦了一把泪水,将周晓雅抱在了怀里,两个人身体里流出的血液黏在了一起,那腥红一片,那曾经相爱的两颗心距离拉近,只是周晓雅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慢了。 周晓雅虚弱的抬起双手抱在林昆的肩膀上,把脸颊贴在他的肩头上,脸色苍白却是一脸的满足,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流出,冷冷的打湿了林昆的肩头,“昆哥,被你抱着真好。” “晓雅,对不起,之前我不该对你那么决绝。”林昆咬着嘴唇含着眼泪说。 “我……我不怪你,都是我做的好,我总想再回到你身边,可你已经有了静瑶……”周晓雅枕在林昆的肩膀上,语气哀求的说:“昆哥,答应我好么,一定要幸福。” “嗯,我答应你晓雅,我什么都答应你……”林昆紧紧的抱着周晓雅,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像恋人抱着深爱着的她,生怕下一秒不小心就将她给弄丢了。 “昆哥,昆哥……我好困,我先睡一会儿。”周晓雅的脸颊愈发苍白,眼神也越来越涣散了。 “晓雅,别睡。”林昆心痛的喊道,可周晓雅渐渐的没了回应,就这样安静的‘睡着’了,她的一双手却紧紧的抱着抱着他,这一刻林昆的心碎了,这个漠北战场上阅读了无数生死的男人泪崩了,他仰天大哭,泪水混着血迹沾染在脸上,整个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所有的黑暗仿佛幻化成了隆隆的悲伤,将他心底那座象征着坚毅的城堡摧毁,这时他不再是那个杀人无数心石冰冷的狼王,只是一个简单而又单纯的男人。 一旁的楚静瑶也跟着流下泪来,这种生离死别的画面总是令人难免悲伤,何况这人还和自己有瓜葛,她不怨周晓雅今天晚上把她骗出来,她不怨她让自己陷入了危险当中,她此时对周晓雅提不起半点的恨,甚至从来都没有恨过,因为周晓雅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还爱着林昆…… 不远处,鬼冢躺在篝火旁已经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样貌,脑门上多了一道血痕,整个人已经处在半死不死的状态了,林昆擦了一把泪水将周晓雅轻轻的放下,像是生怕打扰了她‘睡觉’似的,站起来走到鬼冢的身边,鬼冢那一双阴鸷的眼睛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虚弱的说:“呵呵,真没想到你这么叼。” 林昆面无表情,手中的鬼畜恶狠狠的扎了下来,一连扎下了十几刀,刀刀避过要害,鬼冢痛苦的惨叫声几乎快把他的喉咙都撕碎了,咬着牙恶狠狠的对林昆说:“要杀老子就痛快点,你杀了我这第一死神,以后你就是第一死神,还犹豫什么!” “死去吧!” 鬼畜凌空一刀,乌金色的光芒闪过,噗嗤一声扎入了鬼冢的心脏里,鬼冢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唇角颤抖了两下没有发出声音,紧接着整个身体一松,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