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诡异黑虫 - 神兵奶爸

第五百零三章:诡异黑虫

第五百零三章:诡异黑虫 鬼冢眼睛微微一眯,重新打量林昆,刚才的一击交过,林昆的实力超出他的想象,只听他阴测测的一笑,并没有因此而表现的过于惊讶,道:“不错嘛,有点意思。” 林昆表情冷峻的看着鬼冢,道:“敢向我老婆下手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就是死?”鬼冢不屑的道:“我还真不相信你有那个实力,倒是今天我要屠狼。” 言罢,两人也不再多言语,鬼冢的手中又多了两把匕首,交叉着就向林昆杀了过来。 林昆左手一个虚晃,将沙漠之鹰收了起来,同时鬼畜出现在了手中,迎着鬼冢的两把匕首就劈了上去。 ——铛铛铛! 一连串的交击声响起,同时火花四溅,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两人先后就交击了至少三十余招,这三十招快的令人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虚虚实实。 林昆奋起猛力一击,鬼畜再空中空划开一片呼啸的风声,以一股绝无仅有的霸气迎着鬼冢手中的两把匕首劈了下来;鬼冢也不示弱,两把匕首交叉在一起就向鬼畜迎了上去。 两人这一招几乎都动用了全力,就听铛的一声巨响,一大片的火花迸溅,两人应声向后倒退,林昆退了三步稳稳站下,鬼冢也退了三步才稳住了身形。 两人对视,喘息,这绝对是一场高手间的较量,前前后后的三十几招过去了,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啊!!!” 鬼冢忽然捏着嗓门般尖叫了一声,手中的两把匕首突然向林昆甩了过来,只见那两把凝聚了无限杀气的匕首,像是两道九天之上坠落下的流星一般射了过来。 林昆屏气凝神,丝毫不敢大意,挥舞着鬼畜赶紧格挡,就听铛铛的两声响,两把匕首被拨开了,但还是有一把匕首擦中了他的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尤如火烧般钻入心扉,血水顺着伤口流了下来,化作一颗颗红色的血珠落在地面上。 不给林昆喘息的机会,鬼冢的手中这时又多了两把匕首,这两把匕首同样向林昆飞了过来;林昆赶紧向后倒退一步,手中的鬼畜再次格挡,这两把飞过来的匕首的杀伤力可绝对不在子弹之下,这也就是林昆遇上了,换做普通人恐怕身上早就多了两个血窟窿。 铛铛…… 林昆格挡完了之后脚下一个错步迈开躲到了一旁,这要是硬站在被攻击的范围内被鬼冢用飞镖攻击,再没几个来回恐怕他就的吃瘪了,不管高手不高手的,对决的过程中都是要讲究技巧的,所谓的技巧最基本的就是用自己的长处去攻击对手的短处,要是反过来被对手利用了自己的短处那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鬼冢就没打算给林昆喘息的机会,好不容的占了上风必须将优势延续下来,紧跟着他抓着两把匕首就飞一般的追身过来,两把匕首在空气中抖落无数的寒光,一把匕首向着林昆的脖子,另一把匕首奔着林昆的小腹狠狠的扎了下来。 林昆不正面迎其锋,身体矫捷的一躲躲开了鬼冢的追击,他刚刚转过身去,就听身后铿铿的两声传来,那两把寒气慑人的匕首被硬生生钉进了混凝土的墙里。 林昆回身便是一记闪电腿向鬼冢踢了过来,鬼冢松开了两把匕首,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格挡,他的两条胳膊很细,形容一下就像是两截干枯的树枝一样,仿佛稍微的一用力就能折断,可就是这两截干树枝一样的胳膊却比钢铁还坚硬。 砰的一声闷响,势大力沉的声势仿佛泰山压顶一般,鬼冢的两条胳膊硬撼下了所有的力量,胳膊无恙,但他整个人受大力的冲击原地拔起向后飞去。 呼通一声…… 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墙上才停下。 鬼冢单膝跪在地上,手捂着胸口,喉咙动了两下,一丝腥红的血液顺着嘴角蔓延出来,他伸出舌头将那丝血迹吞回了空中,阴测测的一笑露出两排森然血红的白牙,捏细着嗓门说:“好,很好,竟然让我见红了,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林昆咧嘴一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吊儿郎当的揶揄道:“呵,不吹牛逼你能死啊?” 林昆在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顿时刺痛了鬼冢胸口里的那颗高傲的心,只见他咧开的嘴角颤抖了两下,目光陡然间阴鸷的可以杀人,齿缝里透出冰冷的气息道:“我要你死!” 鬼冢整个人突然疯了一样向林昆扑了过来,他那长长的头发迎风而乱,本来就瘦的凹陷的五官此时看起来更加的狰狞瘆人,一双干瘦的拳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对带刺的指虎,向着林昆的胸口就捣了过来。 强大的杀气迎面而来,林昆不敢丝毫的大意,赶紧纵身一个躲闪躲过,鬼冢原地一个回身,紧跟着那一对拳头又紧追着砸了过来,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致。 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就在于速度,当速度达到了极致过后,一切招式都变的虚无起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到了极致一片树叶也可以像刀片一样杀人。 这鬼冢身形枯瘦,少了自身的负担练起速度来更加的得心应手,那锋利的指虎已经触碰到了林昆脊背,一股阴森的凉气顿时蔓延周身,林昆这时才陡然间反应过来这鬼冢为何如此的瘦,这其中肯定有减轻体重修炼速度的因素在里面。 眼看着背后的刺指虎就要刺入皮肉,林昆整个人突然身体垂直的往下一沉,背后嗤啦一声撕裂的响声,衣服被撕开了三道长长的口子,险些就擦中了皮肉。 鬼冢的身体向前冲,林昆的身体在底下,堪堪躲过了这追身的一击后,林昆单手往地上一撑,整个人弹簧一般弹了起来,后背贴着鬼冢的胸口重重的撞了过来。 鬼冢避无可避,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被一辆奔驰而来的火车从下往上撞中了一般,胸口一阵剧痛,身体轻飘飘的如鹅毛一般凌空向后翻飞。 不等鬼冢的身体落到地上,林昆整个人噌的一下从地上跳跃了起来,追着鬼冢就是一记重脚扫了过去,动作不带一点的花里胡哨,当的上快、准、稳、狠四个字。 鬼冢的身体翻飞在半空中,本就是没有什么应对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向他扫过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绷紧了身体增加防御力。 砰的一声闷响自半空中传来,就好像林昆凌空来了一个抽射一样,鬼冢那轻飘飘的身体加速的向一旁翻飞,比刚才的高度还稍稍的向上拔高了一点。 这还不算完呢,林昆紧跟着一个快速的起落,又是一记闪电般的扫荡腿过来…… 砰! 再中。 如此,林昆一连又重复了三脚,鬼冢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一样被踢在半空中下不来,直到撞上了对面的一堵墙才轰的一声落下。 “咳咳……” 鬼冢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贴着墙面站了起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在他过去无数次的对战中,这次绝对是最丢人的,还从来没被人像皮球一样这么踢来踢去呢,这要是真传出去了,那他这东南亚第一死神还不被人笑的尿裤子了。 “怎么样,我的脚法不错吧。”林昆看着鬼冢轻佻的笑道:“这我要是进了国家队,咱们华夏的足球怎么说也能进个世界八强,至少也能排亚洲第一!” 鬼冢本来就咳出了血,强压了两下不再咳了,但被林昆这么一气,马上又哇哇的咳出一大摊血来。 “林昆,晓雅快要不行了!” 楚静瑶的声音突然传来,林昆回过头一看,只见周晓雅肚子上流着血,嘴角也在流血,整个人气若游丝情况很不乐观,林昆转过身就要过去看看周晓雅,鬼冢这时突然趁虚攻击了过来,他虽然身体里受了不轻的内伤,但却丝毫不妨碍他的攻击,这如果不是历经了无数生死的磨练,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林昆突然来了个回马枪,其实他也是早有防备,直接一记重拳迎着鬼冢的面门出其不意的就凿过来,刚才他打的开心一时忽略了周晓雅的状况,眼下周晓雅重伤垂危怕是无力回天,他的心说不出的痛,一股汹涌的怒火应之而起。 鬼冢毫不避让林昆的拳头,就任由那碗钵大的拳头像铁锤一样凿中他的面门,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鬼冢的脑袋被凿中的同时,他的一双拳头也砸中了林昆的胸口。 拳头上带着刺指虎…… 一股难言的疼痛瞬间蔓延至全身,胸口的骨头仿佛都被刺指虎砸断了一样,整个胸口成向下凹的形状,可见鬼冢的这两拳是冲着必杀而来的,好在咱们林大兵王的自身防御力也是变态级别的,虽然受了重伤但还不至于毙命。 “咳咳……” 林昆猛的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大团浓浓的鲜血,同时屏气用力将所有的力量汇聚于胸口处,伴随着他咬牙发出一声‘啊’的吼叫,凹下去的胸口恢复了平常状,血却依旧在流。 鬼冢的状况也不怎乐观,他的脑门被林昆砸的凹进去了一块,但他却没有因此而晕过去,反而一双眼睛睁的锃亮,并且嘴角挂着的笑容狰狞的更如鬼魅一般。 林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鬼冢摸摸凹进去的脑门,阴森的一笑说:“既然你都说我是怪物了,那我就是怪物。”说完,鬼冢从衣袖里掏出了两把黑黢黢的东西,像芝麻一样在手心里蠕动着,看上去给人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来,并且还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 林昆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这时鬼冢一边鬼叫似的笑着,一边将手心里的黑色东西吞了下去,紧跟着他整个人马上发生了变化,只见一道道有形又似无形的黑色烟雾缭绕的从他的耳根后面升了起来,画面诡异的不能再诡异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一定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随着那黑烟缭绕,鬼冢那凹下去的脑门一点一点的凸了出来,恢复了正常之后继续往前凸,于此同时他的耳朵、鼻子和嘴也都发生了变化,一点一点的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