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绑架楚静瑶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九章:绑架楚静瑶

第四百九十九章:绑架楚静瑶 “你是谁?”楚静瑶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也不妨告诉你,我叫鬼冢,是一个杀人魔,当然了,对于像你这样长的漂亮并且还听话的女孩,我一向都会手下留情的。” 鬼冢阴森森的说,上前一步逼到了楚静瑶的近前,楚静瑶的身后已经再没有退路了,情急之下她咬着嘴唇就想喊救命,毕竟这附近来来往往的这么多人,她不信眼前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对她怎么样。 “救……” 话音刚吐出一个字,鬼冢的手已经搭在了楚静瑶的肩膀上,一阵凉飕飕的冷意从脖子处传来,一把冷冰冰的匕首露出一截匕尖抵在了上肌肤上。 余下的话音全都哽在了喉咙的中间,楚静瑶瞪大着眼睛看着一脸阴森的鬼冢,眼神中充满了畏惧,脖子上匕尖抵着的地方,一阵针刺般的疼痛传来。 “楚小姐不要怕,我只是想带你去个地方,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鬼冢阴森的笑道,声音尖细的像是被掐死的女鬼一样。 楚静瑶不说话,眼神里充满了倔强。 “呵呵,我喜欢你们女人这种表情,明明很幽怨,却又不能怎么样。”鬼冢阴森的一笑,抬起手贴在楚静瑶的脖子上,中指突然用力的在耳下一摁,一股麻苏的疼痛过后,楚静瑶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下,紧跟着闭上眼睛瘫软了下去。 周晓雅从咖啡厅里跑了出来,看着鬼冢把昏迷的楚静瑶抱在怀里质问道:“你干什么!” 鬼冢抬起头,很不屑的看了周晓雅一眼,“我干什么你管的着么?” “放开她!”周晓雅意识到问题可能严重了,她虽然心中嫉恨楚静瑶,可并不希望她真的遭遇不测。 “我如果把她杀了,或者让她永远从这座城市里消失,那个林昆就是你的了。”鬼冢抱起楚静瑶,向着一旁的一个小巷子走去,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 “站住!” 周晓雅着急的冲着鬼冢的背影喊道,鬼冢根本不搭理,她只好追了上去。 “我让你站住!” 已经快小巷子里了,周晓雅拦在了鬼冢的面前,一脸愤怒的瞪着鬼冢。 “呵……”鬼冢目光阴鸷的瞥了一眼周晓雅,旋即阴森的道:“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投,既然你这么执着,就跟着一起吧。” 言罢,不等周晓雅有所反应,她身后的别克车门开了,里面冲出了两个黑壮的大汉,直接强行的把她给掳了进去,本来她还想呼喊救命呢,可嘴巴被大汉死死的捂住。 上车后,鬼冢直接吩咐两个大汉拿出一个黑色的头罩套在了周晓雅的头上,嫌她吵吵闹闹的太呱噪,又找了块毛巾塞进了她的嘴里,她手脚不老实,鬼冢冷冷的恐吓说:“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就杀了你奸尸!” 周晓雅马上安静了,不过车上的两个黑壮大汉却是一脸期待满副猪哥相的看着鬼冢,一看这两人就是居心不良色心蠢动,鬼冢一脚踢在了其中一个大汉的身上,“麻痹的看什么看,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这两个女人都不许碰!” 这两个大汉不是汪总的手下,而是程耀天派来协助的,也包括他们现在坐的 这辆车。 看鬼冢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这两个大汉心里头本来就不服气,被踹的大汉直接躬着腰在车里站了起来,黑着脸就冲鬼冢吼道:“你特么的算老几,敢跟我们哥俩这么说话,识相的话赶紧道歉,否则……” 这个大汉的话不等说完,鬼冢随手向他的脖子抹了一下,只见一道阴寒凛凛的白光划过,大汉的脖子上突兀的多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血水马上流了出来。 大汉捂着脖子瞪大着眼睛,唇角张开着想要说话,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躬着的身体在车厢里虚晃了一下,呼通一声摔在了车厢里,浓浓的血腥弥漫开来。 另一个大汉彻底懵了,瞪大着眼睛,满脸骇然的看着鬼冢,地上的同伴挣扎了几下已经闭气了,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就被干掉了,他握紧了拳头犹豫着要不要帮同伴报仇,屁股刚刚站起来,鬼冢阴森的声音传入耳蜗:“不像像他一样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杀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我不介意再让这车里多一具尸体。” 大汉惊骇的面无表情,喉咙动了一下,随后缓缓的坐了下去,整个车厢里的气氛霎时间变的异常死寂。 车子开到了郊区外的一处荒废的别墅区,这片别墅区是一片烂尾楼,当初承包的开发商资金运营不良导致被迫停工,后来那开发商又被查出洗黑钱被抓进去了,再加上这两年房地产一直不景气,也没人来接手这片烂尾楼,如此便荒废了。 鬼冢从车上跳了下来,看着周围一片荒芜黑灯瞎火的,忍不住骂了句道:“干他女马的姓程的,让老子来这么个破地方,用得着这么小心么!” 车上的另一个大汉下来,还有开车的司机,司机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模样,个子不高人很瘦,鬼冢指着司机说:“去把那个尸体处理掉。” 司机性格有些木讷,也可能是对鬼冢太过恐惧,低低的应了一声后去搬车上的大汉尸体。 “丢的远一点,最好放一把火给烧了。”鬼冢又转过头对另一个大汉说:“马上给你的程老板打电话,让他送一些吃的用的来,另外再那拿照明的东西来,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把老子困死在这么!” 那大汉不敢反驳,对鬼冢唯命是从,赶紧拿出手机就打了出去,一番陈述过后挂了电话,毕恭毕敬的对鬼冢说:“鬼冢先生,程先生说他会马上派人把东西送过来,让你在这先稍安勿躁,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鬼冢鼻孔里喷出一团冷气,不屑的说:“哼,我用得着他重谢?” 大汉一脸的冷汗,一句话也不敢说。 鬼冢说:“去,把里面收拾一下,咱们今天晚上可能要在这里过夜。” “哦。”大汉木讷的应了一声,憋了满肚子的闷气向眼前的一栋荒废的别墅走去。他平常不管是跟在程耀天的身边还是在道上混,都是受人敬仰的大哥大级别的,这一到了鬼冢的面前,却成了分文不值的小弟。 这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鬼冢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他平时不怎么抽烟,只是在这一片荒芜的地方太无聊了,车里的楚静瑶还在昏迷着,周晓雅也被惊吓的老实的缩在一旁,鬼冢叼着烟卷仰望着朦胧的星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喃喃自语道:“这游戏有点意思。” 天楚集团,楚相国的大办公室里。 “废物,一群废物,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居然跟丢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楚相国暴跳如雷,冲着眼前的四个保镖劈头盖脸的怒斥道。 “楚董,我们……” “不用解释,我要的是结果,现在静瑶不知哪去了,她要是万一有什么危险,我楚相国绝对不放过你们!”楚相国暴怒道:“还不快去给我找!” 四个保镖灰溜溜的刚要出门,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是他之前派出去的一号保镖。一号保镖的身材很魁梧,径直的走到楚相国的面前恭敬的说:“楚董。” “怎么样?”楚相国强压下了怒气说:“人找到了么?” 一号保镖说:“结果不太好,老五和老十的尸体被找到了,看样子是一招毙命。” “什么!?”楚相国惊恐异常,他手下的贴身保镖都是什么实力他知道,能够一招把他们给毙命的,那肯定都不是一般的高手,对方到底是谁? 楚相国强行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良久抬起头对面前的五个人说:“你们赶紧去追查静瑶的下落,一旦有任何的线索,马上向我汇报。” “是。” 大办公室里剩下了楚相国一个人,他走到窗边掏出手机,拨通了林昆的手机。 “喂,小林,我是你楚叔,静瑶可能出事了。”楚相国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像是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林昆刚刚把一桌子的饭菜做好,额外把留给楚静瑶的那一份给盛出来了,餐桌旁陆婷、章小雅、澄澄已经入座,就等着林昆这个大厨解了围裙过来一起开动。 林昆把围裙挂在一旁,对着手机说:“楚叔,开什么玩笑呢,静瑶之前刚给澄澄打过电话,说今天晚上加班。” 楚相国声音忧郁的说:“小林,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女儿开玩笑,不信你打一下静瑶的电话话试试。” “哦。” 林昆挂了电话,澄澄马上问:“爸爸,妈妈出什么事了么?” 林昆笑着安慰说:“没事,爸爸给妈妈打个电话,你们先吃饭吧。” 澄澄不相信的从座位上跳了下来,跑到林昆的身边抱着林昆的大腿说:“爸爸,你不要骗澄澄,是不是妈妈有危险,爸爸快去救妈妈。” 说着,小家伙居然急的哭了起来,与此同时,林昆拨出楚静瑶的电话里传来了无法接通的声音,林昆的心顿时咯噔一声,像是一块石头坠入了冰冷的湖底,但他表上却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表情,对着电话说:“喂,老婆,刚才你爸打电话过来说你出事了,这老头……哦哦,你在单位忙是吧,好好,我不打扰你,我收拾一下去你们单位接你。” 林昆佯装挂断了电话,笑着对已经哭的满脸泪花的澄澄说:“你姥爷竟胡说,你妈妈在单位加班呢,澄澄乖,快去和两位阿姨吃饭去,爸爸去你妈妈的单位接她去。” “爸爸,澄澄也要跟着去。”澄澄抬起头满眼泪光的说。 “不行。”林昆一副严肃的态度说,“小孩子必须好好在家吃饭,爸爸好久没和你妈妈单独出去了,趁着今天晚上,爸爸和妈妈单独约个会去。” 澄澄嘟起嘴,用一副小大人的口吻说:“爸爸不地道,有异性没人性。” 吧嗒一声,旁边的餐桌上,章小雅手里的筷子一松,不小心掉地上了。 林昆向她看过去,小丫头马上一副慌张的表情弯下身捡筷子,心里头却是酸溜溜的……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林昆即将为楚静瑶去赴汤蹈火,章小雅却因为林昆对澄澄撒的一个谎而心里酸溜溜的,并不是小丫头接受不了现实,而是爱一个人如果能够轻易的就自拔,那爱情还会如传说中一般的伟大么? 这一切,只有作为旁观者的陆婷看的清楚,她弯下身帮章小雅拣起筷子,拍拍章小雅的说,冲她露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章小雅苦涩的一笑,不知为何有一股想要哭的冲动,而此时的林昆已经开着老捷达冲出了海辰别墅区……

下一篇   第五百章:五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