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楚静瑶的危险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八章:楚静瑶的危险

第四百九十八章:楚静瑶的危险 楚静瑶从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里出来,今天的天气不错,没有风黄昏很美,她的车停在写字楼地下的停车场里,这写字楼当初的设计也是有问题的,电梯不能直接到达地下一层,必须出了写字楼的大楼额外再走一个小门。 地下停车场很大很空旷,比起来外面阴森的亮,整个停车场里点着日光灯,光线还算可以,楚静瑶来到了她的轿跑旁,之前一直都是开着卡罗拉的,这突然换上了轿跑,门外的两个保安聚在一起嘀嘀咕咕,说她是被包养了。 楚静瑶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身正不怕影子歪,花的钱干干净净,都是自己老爸给的,这年头不都时兴拼爹炫富么,过去自己太低调了,以后可以稍微的高调一点嘛。 楚静瑶刚要上车,忽然透过车的后视镜看到身后十几米出一个瘦的极度吓人的男人向她走过来,那男人戴着一个鸭舌帽,脸色苍白的像是魔鬼一样。 心底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楚静瑶拉开车门就要上车,不管那男的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她只想赶紧离开。 等她坐到了车里锁上车门后,再透过后视镜看,那个男人竟然消失不见了,为了确定一下,她坐在车里左右的向后看,结果真的不见那个那人的身影。 “难道撞鬼了?”楚静瑶心跳砰乱的喃喃道,发动了车子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里,就在刚才楚静瑶停车不远的一个隔墙死角处,鬼冢贴着墙站在那儿,在他对面十几米外的另一个隔墙死角处,站着四个面目冷峻的男人,鬼冢和那四个男人呈对峙的状态,无形的威压在这十几米的距离内来回的角逐。 “你们坏我的事。”鬼冢声音尖细阴森的道,他的声音就像是刀片一样锋利。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若是敢对那个女孩不利,我们只有得罪了。” “好吧,你们赢了,我今天没心情了。”鬼冢冷笑一声,咯咯的转身离开。 这四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楚相国手下的贴身保镖,奉命暗中保护楚静瑶的安全。 鬼冢走了之后,这四个保镖马上上了自己的车,向着楚静瑶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楚静瑶的身边一直有人暗中保护,而且都是些不俗的高手,这让鬼冢一时间有些不敢轻举妄动,可他接到的任务是绑架楚静瑶,从而要挟楚相国拿钱赎人,这招是程耀天给汪总支的,汪总觉得可行就安排他来干。 鬼冢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周晓雅居住的小区,站在楼下转了一圈,然后上楼。 咚咚咚…… 周晓雅正在家里做晚饭,打算和下班回来的室友好好的吃一顿,消磨坏心情的方法有很多种,吃东西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这一招周晓雅屡试不爽。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周晓雅以为是室友回来了,围着围裙高兴的过来开门,结果门口站着的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一个陌生如同魔鬼一样的男人。 “请问你找谁?”周晓雅语气惊慌的道。 “周晓雅?”鬼冢嘴角勾一抹冷笑。 “你是?” “我来和你谈谈。” 不等周晓雅同意,鬼冢自顾的走进了房间里,坐在沙发上四处看了看,“给我倒杯水。” “哦。”周晓雅内心惊慌的回了一声,倒了一杯水过来,为了以防万一,她故意没有关门。 “坐。”鬼冢说。 周晓雅坐了下来,“先生,你到底是谁?” 鬼冢森然一笑,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到你,你喜欢那个叫林昆的对吧,他和别的女人住别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你却蜗居在这里,你心里平衡么?” 周晓雅抿了抿嘴唇,“那是昆哥自己选的,他和谁住别墅过什么样的生活与我无关。” 鬼冢冷笑着反问:“你真的就不在意么?” 周晓雅断然道:“我不在意!” “那好吧。”鬼冢站了起来,阴森森的笑着说:“本来我有办法帮你夺回来你想要的一切的,既然你不在意那我算是白来了,我叫鬼冢,再见。” 鬼冢转身向门外走去,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周晓雅的声音:“等等!” 鬼冢嘴角得意的一笑,转过身说:“怎么,改变主意了?” 周晓雅走到他的面前,将信将疑又充满希冀的说:“你真的能帮我夺回昆哥么?” “那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 “只要能夺回昆哥,我肯定配合。” “是么?”鬼冢嘴角突然淫邪的一笑,向前凑了一步,和周晓雅的距离拉近,贴在她的耳边问道:“包括和你上床也行么?” “你!”周晓雅气急的瞪大眼睛。 “呵呵,不要激动,我只是开一个玩笑而已,我对你们女人毫无兴趣。” 半个小时后,周晓雅和鬼冢坐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里,点了两份西餐,鬼冢津津有味的持着,周晓雅却始终没怎么动刀叉,“你真的能帮我夺回昆哥?” 鬼冢舔一下沾在嘴角的番茄酱,抬起头阴森的笑着说:“你最大的敌人是谁你知道么?” 周晓雅摇头,“不知道。” 鬼冢道:“楚静瑶。” “她?” “当然是她了。”鬼冢拿起餐布擦了擦嘴角,“如果没有楚静瑶,林昆是不会不接受你的,楚静瑶为他生了儿子,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干嘛要和你在一起?另外恕我直言,楚静瑶大美人一个,怕是嫦娥比她都会失色,放着这么一个美女老婆在身边,哪个男人还会去想别的女人?” 周晓雅抿了抿嘴唇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鬼冢笑着说:“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管相信我能帮到你就行了。” “怎么办?”周晓雅态度还是怀疑的,但语气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她太想重新得到林昆了。 “拿出电话,给楚静瑶打个电话过去,就说想和她谈谈,把她约到这里来。”鬼冢道。 “你想干嘛?”周晓雅警惕的说,她虽然想要重新得到林昆,但也不是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 “我想干嘛?这不应该是你关心的吧,你只要记住我能帮你夺回林昆就行了。”鬼冢阴测测的笑道。 周晓雅握着手机犹豫了,可一想到能和林昆重新在一起,她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拼命的往里面陷,最终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拨通了楚静瑶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 “喂,是楚静瑶么,我是周晓雅,我们见过面,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楚静瑶正在开车,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什么时候?” 周晓雅握着手机说:“就现在,xx咖啡厅。” 楚静瑶眼看着就要到家了,今天路上塞了会儿车,否则早就回来了,“改天不行么?” 周晓雅道:“不行,这些事和昆哥有关,我们今天必须得谈谈,另外我不想这件事被昆哥知道。” 楚静瑶知道周晓雅是林昆的初恋,犹豫了片刻说:“好吧。”挂了电话调转车头又向市中心开去,给澄澄打了个电话告诉小家伙说妈妈在公司加会班。 林昆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澄澄站在厨房的门口和小灰灰和小海冬青玩,小家伙挂了电话冲林昆说:“爸爸,妈妈今天晚上要加一会儿班,让我们先吃饭。” 楚静瑶加班林昆已经习以为常了,笑了笑说:“好,咱们给妈妈单独留一份出来。” 澄澄满脸甜蜜幸福的微笑,“爸爸妈妈好恩爱哦。” 下班高峰期交通很差劲,楚静瑶半个多小时以后才到咖啡厅的,远远的就看见周晓雅坐在那儿,她拿着一款粉红色的精致包包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久等了。”楚静瑶坐在了周晓雅的对面。 “没关系。”周晓雅笑的有些牵强。 “服务员,一杯咖啡,少加点糖。”楚静瑶向服务员招手说,转过头对周晓雅说:“周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说完了我还要回家陪儿子吃饭呢。” “你和昆=敝芟乓涣车南勰健? “还好吧,他还算一个不错的男人。”楚静瑶微笑着说。 “你知道我和昆哥是什么关系吧?”语气中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妒忌与不甘。 “嗯,听林昆说过,你们是初恋,后来你上大学后分手了。”楚静瑶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本来应该是我们在一起的,当初我和昆哥很相爱的,可现在他有了你之后不理我了。”周晓雅语气稍微有点激动。 “呵呵……”楚静瑶平静的微笑说:“周小姐,我想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的,林昆和我在一起是在你们之后的事情,我记得林昆和我说过,当初是你提的分手,怎么现在又后悔了?” “我是后悔了。” “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不介意你喜欢林昆,我也尊重林昆的意见,如果他说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楚静瑶绝对不拦着,怎么样这样行吧?”楚静瑶面带微笑,语气里却是说不出的凌厉,将周晓雅在气场上彻底压垮。 “如果没有你,昆哥肯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周晓雅不甘。 “可这世界上也没有如果,周小姐我们都是大人了,说话要注意分寸。” 楚静瑶站了起来,“周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楚静瑶拎起包包就向咖啡厅的门外走去,刚出咖啡厅的大门口,旁边突然一道人影拦在了面前,这人影像是鬼魅一样突然出现,惊的楚静瑶一跳,当看清楚这个人的脸后,楚静瑶更是惊的花容失色,这人一个多小时以前她在地下停车场里刚刚见过,像幽灵一样出现,又像幽灵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了,现在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鬼冢咧嘴冲楚静瑶一笑,露出两排整齐阴森的牙齿,阴测测的说:“楚小姐,干嘛这么急着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