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一对二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七章:一对二

第四百九十七章:一对二 林昆开着车到了百凤门舞厅,余志坚大老远的过来,必须把兄弟安顿好了才是,就让他先住在百凤门里,如果嫌晚上吵闹的话,可以到隔了一条街的凤凰高级会所里住,会所和舞厅的经营类型有区别,相对还是安静不少。 余志坚说他就喜欢热闹的环境,百凤门正好符合他的口味,和龙大相也聊的来,两人在一起也算是臭味相投,这边余志坚才刚来,龙大相就让阮倩操心余志坚的终身大事,要是发现身边有漂亮大方的妹子给他兄弟介绍一个。 林昆走进百凤门的大厅的时候,余志坚和龙大相正聊的不亦乐乎,这两人无论从身形还是气质上来看都很相似,言语里不时的透露出相见恨晚的意思。 见林昆过来,两人恭敬的站起来,“昆哥!” 林昆笑着说:“都自家兄弟,哪来这么多规矩。” 这两个家伙同时咧嘴一笑,“我们这是在演练,以后等你当了大老板了,必须走到哪儿都有范儿,我们在外人面前必须把面子给你撑足了,嘿嘿。” 林昆哈哈笑道:“难得你们有心,不过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你哥不在乎,咱们兄弟之间什么时候也没那么多规矩,你们俩要是再给我正幺蛾子,我就修理你们。” 余志坚开玩笑道:“昆哥,你说你修理我或者大相吧,我觉得那都不是事,我俩肯定打不过你,但你要是我们两个一起修理的话,恐怕胜数不大吧。” 龙大相笑着道:“我同意!” 林昆笑着道:“哟呵,你们两个臭小子这是想要反天啊,今天我要是不修理修理你们,你们以后看来是不会老实。” “不不不。”余志坚笑着说:“昆哥,我们那是开玩笑,我这才刚来,你可别就修理我啊。” 龙大相说:“对啊昆哥,我们就是开玩笑。” 林昆道:“不成,我今天就小心眼了,走,咱们到地下拳场去,今天必须把你们两个小子给修理老实了!” 余志坚和龙大相被林昆拽着来到了百凤门的地下拳场,拳场里的工作人员被清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林昆脱掉了上衣,露出一副虬龙般的肌肉,余志坚和龙大相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副坚实的虎背熊腰。 余志坚眉头一蹙,望着林昆左肩上的一个枪伤说:“那道疤是为我留的。” 龙大相道:“后背上有两道疤是替我挨的。” 林昆嗔怪的笑着冲两人道:“你们两个别在那煽情了,都给我拿出真正的实力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你们要是不拿出真本事,到时候遭罪的可是你们自己。” 余志坚和龙大相对视了一眼,余志坚说:“兄弟,咱们能必胜不!” 龙大相说:“我相信你的实力,我们一定能必胜!” 余志坚道:“漠北的狼王近几年来可是未曾有过败绩的,咱俩这是要名留史册了。” 龙大相嘿然一笑,道:“好,我喜欢!” 林昆无奈的摇头,“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多废话呢,来吧,赶紧动手。” 余志坚和龙大相一起点了下头,当先发招,挥着一双拳头就向林昆冲了过来。 在未学习咏春拳之前,林昆和他们对打肯定是斗快斗力量,现如今咏春拳在身,那种刚柔结合的玄妙已经体会的深刻,林昆再也不用和他们斗快都力量了,不管这两个家伙如何的气势汹汹,他都如闲庭信步一般迈出脚步。 “昆哥!你这是什么招式!”余志坚还没见过林昆打咏春拳,皱着眉头问道。 “这叫咏春。”林昆笑着接了余志坚一拳,没有和他硬碰硬的意思,轻巧的将那汹涌而来的力道化解掉,紧跟着反手向前一推,陡然间一股大力逼了出去。 余志坚神色一紧不敢大意,赶紧向后退了一步,饶是如此还是被这股大力受到了波及,踉跄的腿了一步。 龙大相旁边一记重拳追了过来,帮余志坚化解险境,林昆回身拳化掌、掌化拳迎上,就听铿的一声响,声音不大也不脆,林昆身体猛的向后一缩,再次巧妙的化解了来力。 “我靠!这拳法风骚!”余志坚大声道,脚下手上一起发力,再次向林昆奔过来。 林昆双手在空气中打了个太极,周身的力量猛然间灌满双腿汇聚于双手,就听他势大力沉的一声吆喝,猛然间一股汹涌如浪潮般的力量隔空就向余志坚推了过去。 余志坚脸上的表情紧张,赶紧抬起双拳格挡在眼前,忽然间就听隔空一声‘砰’,余志坚感觉两条胳膊上一阵酥麻,紧跟着整个人踉跄的就倒退出去。 龙大相再次过来救援,一双铁拳在空气中像流星一般划了过来,这一对拳头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已经达到了极致,若是把他放在著名的格斗节目的擂台上,那些个招式残暴凶狠的职业拳手,估计每一个人能挨过十秒钟的。 林昆没有和龙大相正面相迎的意思,伸出手轻轻的一抬龙大相挥过来的拳头,紧跟着原地一个华丽舞步般的转身,贴着龙大相的身体就绕到了余志坚的身前。 余志坚刚刚吃了一记瘪还不等重新修整好,林昆就已经来到了近前,双手化掌直接一个莲花印记推了过来,余志坚赶紧抬起双拳格挡,又是砰的一声响,这一下遭遇的大力比上一把还要大,整个人直接被推到了擂台外面。 余志坚败,倒不是说他的实力不济,而是林昆的这一套愈发精湛的咏春拳令他完全琢磨不透。 剩下龙大相一个人了,也根本应付不了林昆,林昆反身向他攻了过来,这厮马上举起双手投降:“不打了,我认输。” 林昆收住动作,故作鄙夷的笑着说:“你小子刚才不是说要赢么,咋现在认怂了?” 龙大相不服气的反驳说:“俺这可不叫认怂,俺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好不好。” 擂台下面的余志坚道:“唉,龙兄,你这厚脸皮的功力我还真是佩服啊。” 龙大相哈哈笑道:“余兄,俺这不叫厚脸皮,俺这学名叫厚黑,不知道哪个作者写过一本书,就叫厚黑学,说的就是俺这一套。” 林昆和余志坚互相看了一眼,一阵无语,脸皮厚到了这种程度也真是鬼神难及了。 对于林昆展现出的超强实力,余志坚和龙大相并没有觉得如何的惊讶,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昆哥就是变态级的存在,就算是这地球上真的有撒亚人,他们也绝对相信他们昆哥会轻而易举的就把撒亚人给干掉。 三个人从地下拳场里出来,林昆笑着问余志坚和龙大相:“你们两个要不要学一学咏春拳?” “咏春拳?” “学?” 两人的态度让林昆很郁闷,瞧这两人脸上的表情,再加上他们说话的口气,不用说肯定是没有学的意思。 “咳咳。”林昆干咳两声说:“你们两个都是典型的力量派,属于典型的西方战士,咏春拳则是象征着我们东方的智慧,和道家的太极拳同出一宗,四两拨千斤,再加上你们本来的力量,能拨动的可远远不止千斤了。”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似懂非懂的说:“昆哥的意思是咱俩还能够再提升实力呗?” 龙大相喃喃道:“好像是这么回事。” 余志坚道:“都说高处不胜寒,我是还没到那个高度,所以我还想再往上走一走。你呢,龙兄?” 龙大相道:“好啊,当然好了!” 林昆对这两人的得便宜还卖乖很是不齿,等两人商定完毕转过头的时候,他快走了两步留给两个壮汉一个背影,两人马上追着道:“昆哥,我们知道错了!” 楚静瑶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着文件,厚厚的一摞文件令她感觉十分的乏累,家境优越的她真的不用这么卖力的工作,可她要强的性格就是不服输,过去是为了和楚相国堵气,现在则完全是为了积累经验,要是在一家小公司都做不好,将来怎么管理矗立在中港市的中央,东三省的经济地标的天楚集团? 一个拥有事业心的女人绝对拥有无限的干净,女人静下心来要比男人厉害的多,就桌上这一大摞的文件,大老王焦头烂额的搞了一个星期也没搞明白,楚静瑶一个下午就全都给批阅了出来,其中包括哪个项目赚钱风险小,哪个项目不赚钱风险还大等等,诸多的分析写成了厚厚的一摞a4纸堆在旁边。 眼看着就要下班了,楚静瑶对着窗外伸了个懒腰,温暖的黄昏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到很温暖,想到再过半个多小时就能回家看到乖巧可爱的儿子了,浑身的疲倦一扫而光,再想到又能吃上那个男人做的丰盛美味的晚餐,心里又额外的充满了期待。 有个家真好,有个乖巧可爱的儿子真好,有个男人也真好,虽然这个男人总是吊儿郎当的,而且总会对别的女人犯色,但总的来说还是比一般男人优秀的多。 “静瑶啊,静瑶……”门外一个求救似得声音传来进来,声音刚进来,紧跟着人也跟着进来了,大老王那肥胖的身体带着几分女人般的扭捏钻了进来。 “怎么王总,你这是被人追债了?”楚静瑶难得开了个玩笑,她心情好嘛。 大老王扭捏着说:“哎呀静瑶,你可别开我玩笑了,我这也跟被追债差不多啦。” “怎么了?” “银行那边又来催贷款了,你说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嘛。” “咱们公司在银行有贷款?” “不是咱们公司的,是我个人的,我前不久不刚买了一辆车么,贷了六十万。” “……”楚静瑶诧异的看着大老王,良久冲他竖起大拇指,“老王,你可这够男人的,现在经济形势这么不景气,你还敢贷款买车,真是自寻死路,算了,我帮不了你,到下班时间了,我得回家陪我儿子了。” “唉,静瑶,别走别走啊。”大老王在后面追着赶着。 楚静瑶懒得理她这个不靠谱的老板,有时候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好的,至少以后能多长点记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