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暴虐地中海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五章:暴虐地中海

第四百九十五章:暴虐地中海 堂堂漠北狼王所发出的杀气,绝对不是三个普通民警所能承受的,眼前的这三个民警感觉骨头都跟着颤栗起来了,后背上凉气抽过,冷汗无声的蔓延。 地上扶着自己亲外甥的派出所所长可不管那些的,他就这么一个外甥,而且这个外甥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今天却被人给废成了这个模样,滚滚的怒火已经烧到了他的头顶,他那地中海的脑门沾染着午后盛情的阳光滚烫。 “你特么的找死!” 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这位地中海派出所所长狰狞着一张脸跳了起来,冲着林昆怒吼道:“你当街杀人还拒捕,我告你罪加一等,就等着坐牢吧!” “你外甥还没死。”林昆嘴角冷的一笑,尽是不屑之意。 “这……这和死了还有什么区别么,你废了他的双手,他还这么年轻!”地中海派出所长怒不可遏,径直的向林昆走了过来,“我要你赔我外甥的双手!” 言罢,抬起手就要向林昆打过来,他这也是惯性的自持派所所长的身份,平时在这一片也是耀武扬威惯了,给他惯的一身想打谁就打谁,想骂谁就骂谁的臭毛病,以为林昆也就是个普通的小年轻,再牛x也不敢和他代表的‘政府’作对。 结果,他大错特错了…… ‘地中海’派出所所长的手还不等挥下来,就已经被林昆狠狠的攥在了手里,林昆稍微的一用力,顿时握的疼的他咿呀的惨叫,同时怒不可遏的吼道:“小犊子,你还特么的敢袭警,这更是罪加一等,你就等着被判死刑吧!” “去尼玛的吧。” 林昆单手反的一扭,顿时把这位‘地中海’派出所长的胳膊给扭的脱了臼,抬脚冲着他的小肚子就踹了一脚,直接给踹翻在地。这‘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岂料到自己会有如此的下场,一只胳膊软哒哒的搭在地上,另一只胳膊捂着小肚子,疼的咿呀惨叫,那惨叫的劲头丝毫不比刚才的五个小流氓差。 站着的三个举着手枪的民警愣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尽管对方公然的虐了他们的所长,可他们还是不敢轻易的乱开枪,尤其周围的人已经有拿手机拍下这一幕的,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三个民警也是同样,真要开枪打死人给自己惹了官司,坐不坐牢另说,他们的铁饭碗肯定是保不住了。 林昆径直的向三个民警走过去,三个民警被惊吓的不禁倒退一步,严声厉道:“不要过来,再过来我们开枪了!” 林昆嘴角淡然的一撇,“我说过不要用枪指着我,别说我没给过你们机会,你们的枪里装的根本就不是实弹,还在这儿咋咋呼呼的吓唬谁呢,嗯?” 林昆站住脚,目光冰冷的像是万年深渊里的寒冰,“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把手里的破枪给老子收起来!” 三个民警被吓的冷汗直流,也不面面相觑了,统一唰的一下将枪放了下来。 地上躺着痛叫的‘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冲着三个民警怒嚷道:“你们特么的都是废物,赶紧把这小犊子给我抓起来,他敢袭警,必须判他死刑!” 三个民警一脸为难,不是他们不想抓林昆,实在是他们没有那个勇气,地上的五个小流氓再加上他们的所长都被放倒了,他们三个自知自己没那个身手,硬抓只能是自讨苦吃,本来想用枪吓唬吓唬对方,结果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还道出了他们枪里装的是假子弹的门道。 林昆淡定的拿起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喂,耿局长,我在xx街xx号,这儿遇到了点小麻烦,麻烦你派人过来处理一下呗。” 一听耿局长大名,周围不少的老百姓都已经意识到了是谁,这北城区只有一个耿局长,那就是耿军狄副局长,隶属于辖区警察局,是当之无愧的铁腕局长,正常只要他想办的案子就没有办不成的,而且此人为人相当正直。 旁边站着的三个民警,包括地上躺着的‘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全都有些懵了,尤其地上躺着的那位,更是懵忘记了咿呀痛叫,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如果他刚才打的电话属实,那他这个派出所所长算是做到头了,另外的三个民警同样胆颤,他们最怕到时候自己受到牵连,毕竟铁饭碗不容易啊。 大约只过了十几分钟,马上又有警笛声传来,这一下来两辆警车,耿军狄坐在前面的一辆车里,他中午刚刚喝完大酒,现在还是一身酒气,在一干民警的簇拥下来到了现场,老百姓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与信任。 “谁报的警?”耿军狄才不像‘地中海’派出所所长那么彪,上来就怕别人不知道当事人是他家亲戚似的。 “我!”林昆一脸正色的道,一点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亲近。 “为什么报警?”耿军狄扫视了一圈现场之后,问:“这地上这么多人都是你打的?包括那个警察。” “是。”林昆道。 “把他抓起来。”耿军狄冲身边的民警下命令道。 “慢着!”林昆道:“耿局长不听我解释一下?”话音刚落,周围围观的老百姓一起响应道:“是呀耿局长,听小伙子解释一下吧,他是无辜的。” “哦?打了人还成无辜了,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耿军狄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林昆,这副表情装起来倒也挺困难的,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酒桌上一起喝大酒,现在却装的从来不认识似的。“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解释。” “三分钟就够了。” 林昆笑着说,前前后后从简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简单归简单,该有的矛盾点可一点都不含糊。 地上躺着的‘地中海’派出所所长一看耿军狄对林昆的态度,当真被耿军狄给唬到了,以为两人根本就不怎么认识,也不知道打他的混蛋小子是怎么弄到耿局长电话的。 林昆话音刚落,‘地中海’派出所所长马上就叫唤道:“领导,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的,我外甥他们是整天游手好闲,但从来也没干过什么不正经的事儿,那姑娘本来和我外甥他们就认识,刚刚就是我外甥他们一起去喝的酒,结果这小子是这姑娘的前男友,妒忌我外甥和那姑娘现在在一起,所以就大打出手把人都给打废了,我外甥才那么年轻的年纪,手就被他……” “另外耿局长,我身为地方派出所所长,身为人民的公仆国家的干部,我一向都是秉公执法的,孰料这小子他根本不把国家的法律放在眼里,打了我不说,还恐吓另外的三名同志要夺他们的枪,就这一条罪就够他枪毙的!” 编,这位‘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可真够能编的,见过不要脸的人,可从来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这厮也是长期混在地方的一个老油子,真是遇到什么情况说什么话,把别人栽赃的一身污垢的同时,把自己树立的高大上。 林昆可真够佩服这位‘地中海’派出所长的,长的一副欠干的脏样就不说了,编出这么一番惊为天人、臭不要脸的谎话,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也不红一下,唉,要说林昆也算是阅人无数,像这么臭不要脸的绝无仅有啊。 耿军狄忍不住想要吐的冲动,同时也为自己的手底下有这样的地方派出所所长而感到羞愧,这尼玛刚才周晓雅要不是和他们在一起,他还真就能被诓骗的有几分相信,但那也是有前提的,前提这件事情的主角不得是林昆,有林昆在他当然选择相信林昆。 周围的老百姓纷纷不干了,已经有人开始向‘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吐口水了,骂道:“真不要脸,你那外甥和另外的几个小年轻成天在这附近霍霍,你居然说他们没干什么不正经的事!” “你那外甥还不是仗着你给他撑腰,平时在这周围吃霸王餐,调戏初中、高中的小女生谁敢管!” “今天终于有人出面教训那混蛋,你还来撑腰,你明明就是理亏,却把自己说的高大上,你活了这么大岁数还要脸么!” “咱们老百姓一直都想向上头举报你,你魏大赖子撂下狠话说谁敢举报就灭他全家,我们这才忍气吞声,今天终于耿局长来了……耿局长,你可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对,耿局长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千万不能官官相护不管啊,有这种地方的派出所所长,我们老百姓活的真憋屈啊。”、 “耿局长,这件事真不关那小伙子的事,人家小伙子是惩恶扬善替天行道,你可千万别抓他啊。” …… 周围围观的老百姓人多,大家一句我一句的,就没一个说‘地中海’派出所所长好的。 耿军狄抬起手示意众人们安静,“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这件事情的大概我已经了解了,我相信咱们大家伙说的,也向咱们大家伙保证,绝对不会官官相护不好好处理这件事,这么久让大家感到憋屈,是我这个副局长的失职,我在这里向大家伙道个谦,保证给大家伙一个圆满的答复。” “谢谢耿局长!”周围届时响起了一片噼里啪啦的掌声,躺在地上的‘地中海’派出所所长魏大赖子欲哭无泪,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今天也算是彻底遭到报应了,就他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混球事儿真要给查起来,至少得十年大牢坐。 “耿局长,耿局长……”魏大赖子哭声的向耿军狄爬了过来,“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 耿军狄低着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魏所长,有什么话咱们到局里说吧。” “耿局长,我……” “带走。”耿军狄下命令道,身旁的两个民警不顾魏大赖子的死活,扯着他的那条脱臼的胳膊就拽了起来,魏大赖子挨不住疼痛嗷嗷的惨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