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血腥暴虐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四章:血腥暴虐

第四百九十四章:血腥暴虐 “救命呀!” 周晓雅急忙大叫道,身旁的小流氓却十分嚣张得意洋洋的说:“叫吧,我看谁敢来帮你!今天大爷几个开心,你就好好的陪陪大爷几个,以后你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一看到这边有情况,周围的行人远远的聚拢了过来,但始终保持着距离不敢往前,其中一个相貌凶神恶煞的小流氓怒狠的冲周围喝喊了一句:“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 围观的众人纷纷散开…… 这就是华夏的现状,喜欢看热闹,却没有仗义站出来的,这其实也不怨看热闹的老百姓个人素质,实在是华夏的一些社会歪风使得太多的好心人心凉,现实中有太多仗义挺身而出最终却没有好报的例子,一般仗义挺身而出的几乎都不是为了有所回报,但没有回报也就算了,更多时候遭到的是恶报! 无助恐慌的泪水唰的从周晓雅的眼眶里流出来了,她脸上沾染着七分红扑扑的醉意,再加上两行眼泪,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像是被世界抛弃了的小女孩。 “次奥尼玛的!” 突然一声暴喝从身后传来,一个小流氓闻言刚要转过身,忽然就觉得后背像是被一辆火车撞上了一样,感觉整个后背都要散架了,整个人趔趄的向前栽倒,眼看着要撞在了正前方周晓雅的身上,忽然间又一股大力锁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原地给拎了起来,然后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就像是摔小鸡一样。 “啊!” 小流氓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惨叫了一声,周身上下的疼痛像是要被震裂了一样,胸口里一阵的憋闷,猛烈的干咳了两声,咳出一滩血迹来。 另外几个小流氓回过神,看向林昆的眼神里神情复杂,有惊恐,有诧异,也有仇恨。在他们看来,林昆纯是出来搅局的,今天本来打算吃定眼前的小妞了,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高高瘦瘦的家伙来纯是特么的搅局,可偏偏这家伙貌似很厉害。 “兄弟们,抄家伙!”为首的小流氓大喊一声,其余的小流氓全都从腰间拔出了他们的武器——匕首,挥着匕首一起就向林昆扎了过来,他们才不管那些三七二十一呢,匕首狠狠的冲着林昆身上的各处,根本不计后果。 林昆嘴角淡然冷笑,就这几把破刀还在他面前比划呢,他果断的一抬脚,正中迎面冲上来的小流氓的裤裆,这小流氓一心都在自己的匕首上,岂料下盘被踢,疼的顿时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那蛋碎的滋味霎时间将其淹没。 “啊哟!” 被踢的蛋碎的小流氓捂着裤裆丢了匕首,原地高高的跳了两跳,整个人摔倒在地直哼哼。 所谓的蛋碎之痛,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一共五个小流氓,这瞬间就倒下去两个了,剩下的三个依旧是不屈不挠,亦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已经冲在了半路之中,想要停下已然不可能。 林昆迎着正面冲过来的小流氓直接一记重拳轰下面门,这小流氓有意要躲闪,只可惜他的反应速度岂能快过林大兵王,砰的一声闷响,鼻梁处一阵撞碎般的疼痛,整个人凄惨的嚎叫一声,嗓门都快要撕裂了,整个人应声凌空向后摔倒在地,捂着被砸塌的鼻梁,鲜血顺着指缝间流了出来,挣扎了两下之后,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已经倒下三个了…… 太霸气! 太威武! 太牛x了! 还剩下为首的小流氓和刚才那一脸凶相冲众人吼的那位,这两人最后关头悬崖勒马,强行的止住了身形,和林昆保持在一米开外的距离,手中握着的匕首仍保持着向前扎的姿势,脸上的表情却如同挥舞在半空中的胳膊一样僵硬。 这时候悬崖勒马已经晚了,从他们调戏周晓雅的那一刻起,今天就注定要被狠狠的k一顿,这只是刚刚开始,接来下还有更惨的,不让他们在医院里至少躺上半年,都枉费咱们林大兵王出这么一回手。 “很牛13?”林昆笑着冲为首的小流氓道,把他手里的匕首给拽了下来,匕柄上已经全是汗水,铛啷啷的往地上一丢,为首的小流氓吓的连连摇头。 “你很牛13?”林昆转过头看向旁边的小流氓,这货长的一脸凶相,一看就不是好鸟。 “不不不……” 方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小流氓,此时顿时变成了比史努比还乖。 林昆啪的一个耳刮子抽在他的脸上,怒吼道:“不牛13你装特么什么13,你妈把你生成这副模样就是要你出来吓人?还特么的欺负到我妹子身上了!” 这小流氓被打的猛的向后趔趄,但没有摔倒,不等他把脸转过头,啪的又是一个大巴掌抽了过来,这一巴掌的力道比刚才的更大了一份,直接把他打的满眼都是小星星,脚底下虚晃着也有摔倒的趋势。 林昆一把揪住了小流氓的衣襟,劈头盖脸的又是一拳砸下来,这一拳正中面门,砸塌了鼻梁,两股鼻血噗嗤一声就喷了出来,林昆脖子一歪躲了过来。 “啊!!!” 小流氓凄惨的嚎叫,他这张天生凶神恶煞的脸顿时变的扭曲,像厉鬼一样。 林昆躬起膝盖,冲着他的裤裆狠狠的顶了一下,似乎隐隐听到蛋碎的声音——喀嚓,小流氓喉咙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仿佛都要将那天撕裂了,两只眼睛一翻白,彻底昏死了过去。 一旁站着的为首的小流氓彻底吓傻了,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男人,平常他们都是仗势欺人,五个人聚在一起专挑老实人欺负,今天却没想到…… 林昆突然一脚冲他踹了过来,直接踹在了他的小肚子上,他根本没有躲闪的空间与时间,闷哼一声整个人应声捂着肚子趴在了地上,紧跟着不等他抬起头,大巴掌就已经甩了下来,林昆似乎也懒得和他说话,暴虐了一顿之后趁着他还一口气,冷冷的说:“刚才你哪只手碰了我妹子?” 小流氓弓着腰跪着趴在地上,嘴角挂着一抹腥红的血迹,微微抬起头满眼恐惧的看着林昆讨饶道:“大哥我错了,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妹子,知道的话就是给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 “哪只手?”林昆冷冷的问道。 “这……这只……”小流氓哆哆嗦嗦的举起了左手。 “另一只呢?”林昆冷冷的问。 “好……好想也碰了。”小流氓胆颤的道。 林昆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匕首,当着小流氓的面,当着周围所有人的面儿,突然将小流氓的两只手摁在了地上,而后匕首‘唰唰’的向下扎了两记,小流氓的两只手被上顿时多了两个前后通透的血窟窿,惨叫之声冲破喉咙怒震苍天,整个人应声昏死了过去,他这两只手以后就是不废,估计也要落下残疾了。 这倒不是说林昆狠,而是这社会上总是有这么样的一些人,狗仗人势或者是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整个什么事也不干,就想着欺负别人去抢别人的东西,md还不老实调戏良家妇女,什么事儿龌龊他们干什么事,这种人之所以敢猖狂,就是没遇到林大兵王这种弄他们一次就让他们骇然终生的主儿。 剩下的五个昏死的小流氓被他们大哥的惨叫声给惊醒了,还不等分清楚什么状况,就感觉手被人狠狠的摁在地上,无论怎么拼尽全力都拽不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冰凉刺骨的疼痛,霎时间感觉手心手背被打穿了,而后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 林昆缓缓的站起身,周围围观的人顿时骇然的倒退,一个个像是看到了来自地狱深渊里的大魔王一样,不过林昆虐的是他们平日里见惯的小流氓,所以他们心底对这个‘大魔王’还是很崇拜的,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鼓起了掌,周围马上一个接着一个最终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像是在欢迎他们凯旋的英雄一样。 在这条街道上,不论男女老少,几乎没有没被这几个小流氓欺负骚扰过的,之前也有人报过警,但那为首的小流氓的舅舅还是大爷的貌似是这一片派出所的什么领导,所以一直都是不了了之的,报警的人最后还遭到了报复,所以老百姓们对这几个小流氓一向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平常见了只能绕着走。 以后他们不用再怕了,这五个小流氓的手都被林昆给废了,他们大家伙手脚齐全的,难不成还怕五个手被废了的小流氓? 林昆声势凛然的向众人宣布道:“身边这是我妹子,住在这里请大家多多关照,以后要是有人再敢欺负我妹子,下场只会比他们五个惨,不会比他们五个轻!” 众人听了心底一阵的胆寒,赶紧牢牢记住周晓雅的模样,别以后不小心…… 林昆扶着周晓雅刚要挤出人群离开,人群的外围忽然响起了警笛声,一辆警车停在了外围,接着上面跳下来了四个派出所警察,“让开,都让开,警察办案!” 林昆眉头一蹙,知道这是又有麻烦来了,就见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五十多岁男子带头挤进了人群,看到地上五个血淋淋的小混混后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毫不避讳众人的目光,直接扑到到了为首的小混混身旁,大叫一声:“大外甥!” 余下的三个民警直接拔出腰间的枪对准林昆,厉声道:“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林昆呵呵的一笑,并没有举起手,语气淡然的道:“你们最好不要拿枪指着我。” “少废话,快举起手,不然我们开枪了!”民警继续厉声喝道。 “我警告你们,别拿枪对着我!”林昆目光陡然间冰冷起来,语气中弥漫开无数的冰刀似的,狠狠的向拿枪指着他的三个民警的心脏扎了过去。 三个民警同时被吓的一愣,手上忍不住的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