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第一次杀人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九十三章:第一次杀人

第四百九十三章:第一次杀人 周晓雅醒来的时候,饭局已经散了,她正躺在老捷达后排的车座上,林昆满嘴酒气的叼着烟卷开着车,cd里放着古老的流行歌曲,他的脑袋随着节奏颤动着。 就他现在的这副形象,绝对和市井中的小混混相差无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晓雅揉着脑袋坐了起来,满脸疑惑双眼懵懂的说:“昆哥,我这是在哪里?” 林昆歪嗒嗒的叼着烟卷吐着烟圈说:“车上。” “去哪?” “你家。” “哦……” 周晓雅坐直了起来,用那惺忪的双眼努力分辨了一下方向后说:“我不住在原来的公寓了。” 林昆一脚刹车停下,看着后视镜里面容憔悴的周晓雅,说:“为啥?” 周晓雅努着嘴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租金太贵了,我现在住北城区,那的房子便宜。” “具体位置。” “北城向阳街道xx路……” 林昆调转了方向,向着完全相反的北城区方向驶去,周晓雅坐在后排上嗫嚅道:“昆哥,谢谢你。”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图你一个谢字么?” “昆哥,对不起……” “都过去了,没什么对不起的,我现在把你当妹妹,过的不如意跟我说,别一个人扛着,你爸妈的岁数也大了吧,没事多回家看看,回去的时候该怎么就怎么样,有没有钱不是装给别人看的,自己过的幸福才是真道理。” “我……”周晓雅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纠结,这些道理她何尝不懂,可却总也做不到。“对了昆哥,杜总和黄权呢?刚刚我不是和他们在一起喝酒么?啊,我想起来了,你把黄权给打了,还打了杜总的两个秘书,还……” 周晓雅捂着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是事实,她在乎的是那笔谈成贷款后的不菲提成,够她花好几个月不说,她可以用这些钱将自己打扮的风风光光回农村老家一趟。 “非要把自己作践到这种程度么?”林昆透过后视镜看着周晓雅,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微笑,他是真想要帮周晓雅,可周晓雅骨子里的这种虚荣心却一直让他很头痛,或许他真的希望的是周晓雅能彻底戒掉这虚荣心吧。 “昆哥,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周晓雅眼眶中隐隐闪烁着泪光,她觉得委屈,她觉得不甘,直到今日她依旧一次一次的问自己,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听表姐的话,为什么要和林昆分手,如果没有当初,现在她早已经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她爱他,真的、深深的爱过。 不是每一个女人最终都能嫁给自己真爱的人的,能够和自己真心爱的人在一起,能够有一个幸福美满而又富足的家庭,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愿望,有的女人为从来没遇到过那样的一个对象而感到懊悔,而她却在豆蔻的年华里遇到过,只怪自己没有珍惜,亲手将那来之不易的爱情给葬送掉了。 “我希望你能过的好,过的有尊严有骨气一点。女人长的漂亮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礼物,也是惩罚男人最厉害的武器,可如果没有原则的话,还有灵魂可言么?这社会物欲横流不假,可即便如此就能不给自己留有一点原则么?” 林昆吐出个烟圈继续说道:“过去我一直都很恨你,恨你为了钱和我分手,也恨我自己为你那么伤心,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当初你的决绝,恐怕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在部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没有能力什么都得不到,什么都守护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从自己的面前转身离开。” “在部队待的这几年,我每次训练都比别人卖力,别人都还在睡觉的时候,我已经起床跑完了二十公里,别人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我还在练习场里练习,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天才,但我觉得自己是最勤奋的天才!” “我第一次在战场上杀人的时候,心里拼着的是一股狠劲儿,在那之前我打过无数次的架,上学的时候,在部队里的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刚入伍的那一天被几个老兵欺负,后来等我勤奋苦练了半个月之后,我一个人拿着半截拖布把往他们全都打的躺在血泊中,我的首长就是那次看中了我。开枪杀人和打架不同,即便再能打架的汉子摸起枪的一瞬间都会发抖,我当时就咬牙在想,一个男人在战场上都不狠一点那他还能成什么大事?” 林昆陷入了回忆中,话匣子打开了就合不上了,尤其遇见了老熟人,这么多年他在漠北军区看似混的风生水起,实际上他的内心里有多少伤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要成大事,是为了能赢回我么?”周晓雅声音怯弱的问。 “是。”林昆坦然道。 “那现在……” “一切都不可能了,覆水难收,同一条河流再踏入第二次,是我原则的禁忌。” “那我们?” “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兄妹。” “不可能的。”周晓雅苦笑,泪水唰的自眼眶中滚落出来,“昆哥,我心里还有你,一直都有你!” 林昆沉默了,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他心里也知道不可能,但明明是不可能的事,他却想要做下去,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让他无法自拔。 周晓雅擦了一下鼻尖上淌下的泪水,勉强的笑了一下叉开话题问:“给我说说你第一次杀人吧,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怎么把他杀死的?” 林昆笑了一下说:“很血腥的,你确定要听?” “嗯。” “是一个波斯的男人,大约四十几岁,是边境上出名的毒品大咖,我当时接到的任务指示是狙击他,为了能狙击到他,我藏在一棵树上待了一个星期,后来他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我就用狙击枪瞄准他的头,结果……” “一枪毙命?” “不是。”林昆摇头,眼神中不知为何添了一阵落寞与难过,接着说:“我的枪打歪了,打在了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的头上,那男人当场就死了,临死前眼睛在看着我。” “那男人是做什么的?” “和那毒枭是一伙的,是那个毒枭犯罪集团里的精英人物,但看样子最多十六七岁,也是后来我才听说的,那男的有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妻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儿子。那男的被我杀死了之后,那个毒枭逃过了一劫,不过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强行霸占了被我杀死的那个男人的妻子,还逼着她跟他的手下睡觉,她不肯他就用皮鞭子抽她,像抽大牲口一样抽她,直打到她屈服位置。” “真是丧心病狂!”周晓雅忍不住气氛的骂道。 林昆深吸一口气,回忆深处的往事被翻了出来,带着的是与日俱增的愧疚,“有了第一次杀人的经验,我的手彻底的不抖了,枪法也练就的炉火纯青,我第二次领命去暗杀那个毒枭,我潜伏者到了他的老窝附近,他的老窝西边的山上有一片灌木丛,正好适合我藏在后面狙击,我观察了三天三夜之后,彻底摸清了毒枭老巢里的运作情况,用一把狙击枪快速的将他的手下解决了一半,而后趁着夜色握着短刀单枪匹马的冲进了毒枭的老窝。”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危险么?” “危险,我也知道我可能会就这么死去,但是没有,我凭着我在部队里练出的一身本事,将毒枭老巢里的剩余残党全都杀死,最后亲手宰了那个禽兽!” “那女的呢?你救她出来了?” “没有。”林昆摇头苦笑道:“在我去的前一天,她受不了折磨自杀了。” “孩子呢?” “和她母亲一起死了。” “……”周晓雅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小女人柔情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老捷达停在了一个老小区的大门口,周晓雅现在就住在这个小区里,合租的房子一个月450,这在日渐繁华的中港市绝对是便宜的,比起她之前那几千块一个月的豪华公寓更是便宜了太多。 “昆哥,谢谢你。”周晓雅下车。 “走吧,回家睡一觉,好好醒醒酒。”林昆笑着说。 “嗯。”周晓雅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回过头,“昆哥,要不要上去坐坐?” “不了,我还有事。” “哦。”周晓雅有些失落的转过身,林昆就坐在车里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小区里挪,倩丽的身影马上就要走进了小区,林昆笑着打着方向盘要调头往回走了,这时突然看见三五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拦在周晓雅的面前。 林昆马上把车停下来。 “小妹,今天回家挺早的呀,哟呵,还一身酒气的,又去陪哪个款爷喝酒了?” “瞧你这憔悴的模样,八成是跟人喝完了酒又上床吧,你这婊子一看就是个荡货。” “都跟别人上床了,也不差我们哥几个了,我们哥几个可以排开,每个人一天,让你一周五天都有人干,周六周天我们可以一起来,保证让你满足。” 周晓雅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躲开这几个最近才开始骚扰她的小流氓,这几个小流氓是她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撞上的,最开始只是一个小流氓装模作样的上来套她的话,知道她是一个人住在这儿的时候便开始明目张胆的调戏起来。 后面马上有两个小青年堵住周晓雅的去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纠缠过五个小流氓。 “你……你们别太过分。” 周晓雅胆颤的说。 “过分?”其中看起来像是头目一样的小流氓歪着脖子说:“我们怎么过分了?反正你也是一个人需要男人,让那些有钱的老男人睡就行了,我们哥几个年轻力壮的就不行了?你这分明是对我们哥几个有歧视,瞧不起我们是吧!” “次奥,你个小骚货,居然敢瞧不起咱哥几个!” …… 几个小流氓骂骂咧咧的就开始向周晓雅动手动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