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不同的夜 - 神兵奶爸

第四十九章:不同的夜

第四十九章:不同的夜 这一边,林昆和楚静瑶躺在床上更睡不着了,点燃的身体里的小火苗,在安静的房间中静静的燃烧,随着夜深变的愈发的难以忍耐…… 另一边,在这座城市另外的地方,一系列的阴谋与权力的争夺悄悄的展开。 姜峰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窗外幽深的夜空笼罩在城市的上空,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尤其在这座城市渐渐寂静的时候,无论是那星光闪烁的夜空,还是璀璨繁华的街灯,这时候都显得那么的怅然惨淡。 姜峰在想,明年市政的预算要增加市中心的夜景建设,他认为应该把这笔钱放在南城区的夜景建设上,而不是市中心,原因很简单,中港市作为旅游城市,更在乎它的夜景地标的是向来以旅游事业为核心的南城区,那里汇聚了这座城市里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外来游客,把那里建的更漂亮,才能让这些游客更加的满意,中港市的旅游业也能收获更好的口碑。 中港市北方临海,除了贸易经济外,最重要的就是旅游业,旅游业在整个城市的gdp上占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比重,它是这座城市经济发展的灵魂。 姜峰是一直主张旅游业的大力发展的,而市长陈定却是认准了综合发展,尤其改革开放以后,南方的许多大城市都通过招商引资打开了大局面,挤身一线城市,在经过几次考察之后,陈定发展工业的信心爆棚增长,誓要将中港市建设成一个多元化经济发展的大城市,也挤身进一线城市。 作为一名有雄心壮志的副市长,将中港市推向华夏一线城市之列,何尝不是他姜峰所想,但若是真的按照陈定的方案,大肆的在中港市发展工业,所谓的什么多元化经济发展的城市,那纯是特么的扯淡! 发展工业,与之面临的就是污染,当一个城市的天空不再湛蓝,海水不再清澈,还发展个屁旅游业,到时候中港市的经济发展只怕是不会增长,反而会大幅度的减少。 当然,陈定也不是傻子,一个能把市长、市委书记两项要职握在手的人,必定有他的精明所在,这土皇帝可不是说当就能当上的,陈定不止一次的在市大会上提倡要招商引资,主要还是为了打压姜峰的实力。 姜峰分管着市财政的要职,同时兼顾着发展市旅游行业,这年头有奶便是娘,陈定他堂堂的一个土皇帝,怎么能忍受的了自己手里的‘奶’没有一个副市长多,招商引资是他提出来的,到时候不是他负责就是他的心腹。 姜峰揉了揉眼眶,关于政治上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愿意多想了,他现在只想回到市政府的大院里,躺在他的那张大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所有的事包括董海涛的处理问题,都等明天再说吧。他打电话叫司机在楼下等他,刚夹着公文包要离开,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陈定打来的! 这么晚了,陈定居然还没有睡觉,而且还给自己主动打过来了电话…… 姜峰的脑海里先是闪过了一系列可能让陈定打电话过来的问题,最终还是落在了董海涛的处理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接听了电话,每次跟陈定这个土皇帝打交道,他都是颇为忌惮,只要自己稍微疏忽露出个什么破绽来,就很有可能被对方抓住把柄,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有面临灭顶之灾的危险——这绝对不是夸张,这就是政治令人生畏之处…… “陈市长,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急事么?”陈定以职业性的口吻对着电话道。 “姜副市长,听说你又要处理市局的董海涛了,这恐怕不合适吧,即便他董海涛确实工作上有过错,甚至违纪的现象,为了市局的稳定考虑,是不是应该先延缓处理……当然了,这主要是为了市中心周边的治安安全着想。”陈定的语气平淡,充满了官腔的味道。 “陈市长,你说的对,市中心周边的治安安全确实重要,但董海涛这次涉案严重,非法逮捕市民,还与市民发生争吵,用枪指着市民的头……” 姜峰顿了一下,语气颇为坚定的道:“所以,董海涛必须马上处置,否则的话可能会惹怒省里,董海涛这次逮捕的公民和省人大书记余书记有关。” 姜峰把余书记的名号往外一抬,很显然是想再次扛起余宗华的大旗,可是电话对面的陈定却好像不怎么买账,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道:“呵,又是余书记,上次黄光明得罪的就是余书记的人,这次又是余书记的人,难道咱们中港市以后的政治问题,都要看余书记的脸色了?” “陈市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姜峰冷静的道,从政这么多年,他掌握的最深的两个字就是‘冷静’。 “姜副市长,你我都是明白人,都不必再说其他的了,上一次黄光明栽了,我这个做市长的没过问,结果闹出了人命,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悲剧重演了。”陈定语气倏尔变的一冷,道:“还有于副市长,咱们辽疆省这么大,可不是省人大书记一个人说的算的,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陈定就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响起的盲音,姜峰的脸色一片凝重,真的就如他所料,再次扛出余宗华的大旗,陈定绝不会买账,看来董海涛的处置,只能被迫告一段落了。 于此同时,在中港市南城区的百凤门舞厅里,疯彪手下的手下阿虎,带着一帮子的人来到了场子里,顿时就引起了一片不小的哗然,许多在舞池中央跳的正high的人,全都出于畏惧匆匆的离开了,一下子场子里少了三分之一的人。 阿东一见这情况,赶紧领着一帮子保安从楼上下来,正面对上的阿虎,“虎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带这么多的兄弟到我们的场子里来,怕是不妥吧。” 阿虎冷笑一声,脸上的横肉颤了颤,道:“阿东,你小子真不会说话,我带这么多的兄弟来,又不是来闹事的,是专门给咱们大姐大蒋姐捧场子的,你口口声声说不妥,是没把我跟我的兄弟们放在眼里吧?”阿虎说完,他身旁拥簇的小弟们全都目光一冷,向阿东盯了过来。 “虎哥,我可没那意思,我阿东就算再瞧不起人,也不敢瞧不起虎哥跟虎哥的弟兄们。”阿东故作为难的一笑,道:“但是虎哥,你也看到了,你带着你的兄弟们一来,我这场子里的生意马上就少了三分之一……” “呵,这怕什么,那些人走了,我们来消费,赶紧把你们这儿最好的酒和最好的小妹都给我弄来,今天我跟我的兄弟们,就在这儿好好的开开荤。” “虎哥,我们这是正常的娱乐场所,没有漂亮的小妹,好酒倒是有,不过我们这有规矩,喝酒之前必须先付了酒钱。虎哥,你看这……”阿东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是瞧不起我们虎哥,怕我们虎哥付不起你的酒钱么!” “敢瞧不起我们虎哥,信不信咱们兄弟把你这给砸的稀巴烂,让你做不了生意!” …… 阿虎身旁的小弟们起哄起来,阿虎不阻止,反倒是脸上挂着一阵冷笑,等这些小弟们起哄的差不多了,他才冷笑着冲阿东道:“阿东,去把你们的大姐头请下来,陪我喝个酒倒个歉,今天这是咱们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呵呵,我让你们这儿明天就停业整顿。” 阿东的目光顿时一冷,盯着阿虎道:“虎哥,咱们都是在这一片混的,彼此给个面子是应该的,但是既然你这么赤裸裸的骑在兄弟的头上拉屎,也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咱们这帮兄弟可都不是吃干饭的!” “呵,阿东,有段时间没见,你小子特么的翅膀硬了,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信不信我马上让你进医院!”阿虎愤怒的站了起来,大声吼道。 这一声吼,顿时又引来了无数的目光,马上又有三分之一的人离开了舞厅。 “那咱们就试试!”阿东咬牙道,虽然他明知自己不是阿虎的对手,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阿虎已经一连两天带人到场子里搅和生意了,只要他和他的兄弟们一出现,百凤门的生意立马就会少了一大半,这一大半的生意可不是小数目,按照百凤门正常的营业额算,至少得亏二三十万。 阿虎目光陡然冷冽起来,冷冷的冲阿东一笑,撸着拳头便向阿东走了过来,同时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将阿东和他的弟兄们笼罩。 阿东由心底起了一阵寒意,阿虎的身手的恐怖他是见识过的,对方说要送他进医院,这绝对不是在吹牛,别说一个他了,就是两个他也不是阿虎的对手。 阿东身后的保安们也都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一个个内心里也都怕的要命。 这时,一个窈窕的身影突然从楼上下来,蒋叶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装,踩着一双高跟鞋从楼上下来,远远的就大声的冲阿虎喊了一句道:“阿虎兄弟,咱们喝两杯?” ……

下一篇   第五十章: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