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美女啊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八十七章:美女啊

第四百八十七章:美女啊 派出去的人彻夜未归,也一点回音也没有,这让楚相国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手底下的贴身保镖一共是十一个人,按照编号从1至11排号,派出去的两个是老五和老十,正常来说不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他们都应该保持汇报。 楚相国站在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他还没有要回家的意思,望着窗外的繁华,不由的在心底感叹这座城市暗藏的不安与躁动,那些白天看起来和平的景象,每当黑夜来袭的时候,被那滚滚的夜色摧残的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这就是现实,常人看不到的现实。 拿起电话给手下的一号保镖打了过去,语气平静的说:“老幺,五和十出去了大半天没动静,你安排人去查一下吧。” “是,主人。”电话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说起楚相国手底下的这些保镖,也都是从退伍的特种兵里挑选出来的,也直接来面试保镖的,也有从天楚大厦过去的保镖里选出的出类拔萃者,凡是能成为楚相国的贴身保镖,绝对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林昆回到家的时候澄澄已经睡了,楚静瑶和章小雅、陆婷正在那打扑克,见他回来章小雅这小妞欢快的叫了一声:“太好了,昆哥你回来了,快帮我打一把,我去趟洗手间。”一看就是玩的忘乎所以,连卫生间都没舍得去。 不等林昆拒绝,章小雅已经把抓好的扑克塞到了他的手里,不玩也得玩了。 三个女人在玩斗地主,每个人的面前都摆了一堆的零钱,从钱数上来看,陆婷赢的最多,楚静瑶次之,两人相差不多,章小雅的座位前只剩下零星的几块钱,可见这一晚上都是在输这小妮子。 林昆重新排了一下手中的牌,全家最大的是一张q,好在其余的牌都很整,但这种牌理论上也没有半点赢的可能,顺归顺却没有一颗能立住门面的牌。 “这小妮子的手气也真是够可以的。”林昆笑着摇头道,地主肯定是不能抢了。 陆婷叫了地主,林昆和楚静瑶配合的还算默契,这一把勉勉强强赢下一筹。 章小雅已经上完卫生间了,回来便杀红眼似的让林昆倒地方,林昆本来也没什么兴趣玩,一个人走到阳台上点了根烟,小区里的夜色幽深宁静,伴随着远处的潮汐海浪声,给人一股说不出的惬意来,林昆正享受着这夜色的惬意呢,暗中忽然一道冷森的杀气冲他锁定过来,他马上转过头看去,一道黑色的人影乍眼消失了。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回过头看看屋里玩的开心的三个女人,隐隐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他首先想到的是章小雅,这妮子身份特殊,国际上不知道多少的恐怖分子团伙暗中盯着她呢,只要燕京城里章老爷子新型武器的研究成果正式一公布,那些暗中藏着的恐怖分子一定会想尽一切把法抓她当人质。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有一种身单影只的感觉,假定到时候真的一群恐怖分子暗中杀过来,就凭他一己之力真的能保护的了章小雅么?万军从中独善其身容易,保护一个人却难。 或许,是该让小伍过来帮自己了。 林昆心里想着,可又考虑到老胡那边,自己离开狼牙兵团之后,小伍便是那支队伍的顶梁柱,如果自己把小伍给抽调过来,漠北边境万一出现点什么意外可咋整? 这时,林昆又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好兄弟余志坚,若论身手余志坚和小伍应该不相上下,反正他也到了该退伍的年纪,现在混在部队里也是因为不舍部队的情节,只要自己一个电话过去,这家伙肯定随时都能过来。 林昆也不耽搁,拿起电话就拨了余志坚的电话,这家伙不是在忙什么呢,好半天才接了电话,一听是林昆的声音,顿时高兴的道:“昆哥,突然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 林昆笑着道:“你小子别赖在部队里了,马上办理办理退伍手续,我在中港市摆一桌酒席给你接风。” “好哩!” 余志坚高兴的道:“弟弟就等你这句话呢,昆哥咱们明天见!” 于是,沈城军区的大院里,那些但凡和办理退伍相关的高层领导们全都被吵醒了,余志坚拿着一纸退伍申请站在他们的家门口,本来大半夜被吵醒每个领导的心里都很不爽,但一看到余志坚手中的退伍申请书,顿时和颜悦色喜上眉梢,余志坚签完了字前脚刚走,这些个领导们就互相打电话通知,约好了去食堂里摆上一桌好好庆祝,这个东三省军区里的头号混子终于走了! 是夜,余志坚扛着他的大行李包走出了沈城军区的大院,和他一个兵团的兄弟们依依不舍的相送,有几个感情稍微脆弱的兄弟竟忍不住的掉了眼泪,他们余哥走后再也没有人带着他们去战场上冲锋陷阵了,也再也没人带着他们跟高层楼领导对着干了,这以后军区食堂的档次和福利肯定要降一多半。 第二天中午,林昆正在‘世外桃源’的工地上和鲁老聊天,这是他步入中港市以来干的第一项实业,就像他第一次扛枪上战场一样,凡事都特上心。 手机响了,是余志坚的号码,林昆笑着接听电话,才知道这小子已经到了中港市机场,回头和鲁老道了个别,开着老捷达直奔机场。 机场的大门口,余志坚肩扛大行李包,和当初林昆刚来中港市的时候差不多,林昆把车停在了机场前面的停车场里,远远的看到余志坚向他招手,余志坚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两行白牙,扛着大行李包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昆哥!”余志坚一把甩掉肩上的行李,和林昆来了个熊抱。 “走,喝酒去!”林昆哈哈笑道。 “好嘞!”余志坚爽朗的笑道。 余志坚扛着行李和林昆坐进了车里,坐在副驾座上左看看右看看,“昆哥,你这档次也不够啊!怎么也得整个悍马路虎开开才够霸气,这捷达差点意思。” 林昆笑着说:“哥这不是为了低调么,一般牛x的人都喜欢低调。” 余志坚摇头,“昆哥,这老爷们该牛掰的时候就得牛掰,太低调了别人瞧不起。” 林昆笑着说:“就你昆哥这脾性,还在乎别人呢瞧得起瞧不起?” 余志坚咧嘴一笑,“是!” 林昆驾着老捷达从停车场里出来,车子刚一发动,余志坚的眼睛顿时一亮,“昆哥,这车子是改装过的?” “昂,你小子还挺识货啊。” “那必须的,我没事在部队的时候也搞搞改装,把坦克的发动机往大卡车上按,或者把大卡车的发动机按到装甲车上,凡是我们领导惹我不开心了,我就搞他一下。” “……”林昆汗颜道:“你小子可真能霍霍,你们领导一定特喜欢你吧。” 余志坚嘿嘿笑道:“也就一般吧,昨天听说我要走了,这家伙在食堂里大摆筵席,我以为那帮老家伙是要给我送行呢,结果丫的根本没邀请我。” “那后来呢?” “我必须不能放过他们啊,食堂做饭的是我小弟,我直接给了他半斤巴豆。”余志坚咧嘴一笑,露出一副坏坏的表情,“到现在估计还都在厕所里蹲着呢。” “狠!”林昆竖起拇指夸赞。 “昆哥见笑了。”余志坚笑着道:“据我所知,昆哥你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搞的可比我轰烈多了,你们军区首长老胡可是被整的天天提心吊胆,这事我可都听说过。” “这你都知道?”林昆诧异道。 “必须的,漠北狼王那么出名,你在咱们华夏的军区圈里可是很有名的,就我们军区就有不少的年轻小姑娘吵吵着要跟你谈恋爱呢,还问我要你的电话号码。” “还有这事?”林昆一副好奇的表情道:“那后来呢,你把电话号给他们了?” “当然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余志坚嘿嘿的笑道。 “可我没接过你们军区打来的电话啊。”林昆不解的道。 “嘿嘿……”余志坚傻憨似的笑着说:“那就对了,我留的是我的电话。”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落下无数的小黑线,说了半天这小子全是给他自己谋福利呢。 余志坚摆摆手,道:“昆哥,我那是帮你考察一下他们,实际证明有几个还挺清纯的,就是脾气不怎么好,知道我留的是我的电话之后,冲我又打又踢的,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能还手,只能那么干挨着,我都快成军区里的笑话了。” “报应。”林昆下定结论道。 嗡!!!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发动机的咆哮,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从老捷达旁超车了过去。 “我靠,敢超我昆哥的车!”余志坚立马打抱不平,扭过头对林昆说:“昆哥,追上丫的!” 林昆眯着眼睛微微一笑,脚下油门猛的一踩,老捷达顿时化身为所向披靡的小猛兽,排气筒里喷出两团蓝色的火焰,整辆车嗖的一下加速起来。 前面的红色法拉利摇下车窗,冲林昆竖起了中指,那是一根很白很修长的手指。 “昆哥,是个娘们,我猜是个美妞,追上去看看!”余志坚兴奋的道。 林昆手脚并用,老捷达的速度猛然间又攀升上了一个档次,前面的法拉利也不示弱,排气筒里两团蓝色的火焰喷出,速度猛然间也提升了一个档次。 两辆车正好行驶到了一片开阔地,在一堆按规章行驶的车辆中间来回的穿梭,眼看着老捷达就要追上法拉利了,法拉利突然一个飘逸驶入了旁边的一条主干道,林昆猛的一脚刹车跟上,老捷达也跟着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 前面是一段大直道,两辆车硬拼起了直线加速,眼瞅着要跑到道路尽头的时候,老捷达追上了法拉利,两辆车平行的停在了道路的尽头,法拉利的车窗摇下来,里面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漂亮脸颊,余志坚立马大为赞赏道:“我靠,美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