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程耀天的阴谋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八十六章:程耀天的阴谋

第四百八十六章:程耀天的阴谋 啊……啊……啊!!! 一阵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之后,男人甲和男人乙满脑门虚汗的倒在地上,两人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脱臼接骨’的折磨,将事情的前后原委全都说了出来。 林昆叼着烟从旅店的二楼下来,楼下的老板娘和刚才门口嗑瓜子的那女人满脸骇然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儿,林昆走到门口,嗑瓜子那女的突然追了上来将刚才给她的那一百块钱重新塞回到林昆的手中,并期期艾艾的说:“大哥,我刚出来干这行不久,还没赚到多少钱,以后要是遇到了还请你高抬贵手。” 林昆想告诉她自己其实不是警察,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恐怕告诉了她也不一定相信,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将那一百块钱反的又塞回了她的手里,同时又从钱包里掏出了几百万块钱放在了门口的吧台上,作为楼上被踢坏的门的赔偿,转身出了旅店开着老捷达离开了。 瓜子女和老板娘都有些懵了,等老捷达走远了,两人才一步一挪的走到门口,眺望着老捷达离开的方向喃喃道:“唉呀妈呀,刚才真是吓死了。” 林昆给楚相国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楚相国语气平静的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坐在他那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顿时暴跳如雷。 “md,程耀天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真敢对小雪动手!” 楚相国拿起电话给秦雪打过去,是李丁一接的,楚相国压着满腔的怒火没有发作,语气平静的对李丁一说:“小李,秦秘书要是再有什么意外,你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 李丁一握着电话,整个人突然站的倍儿直,就像在部队时接受检验一样,“是!” 秦雪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李丁一不敢离开守在外面,今天的事情说到底都怨他,要不是自己嘴贫惹的秦雪不高兴被轰下了车,就不会有后续这么多的事了。 李丁一的心中很自责,不可否认他喜欢秦雪,想要从秦雪那里得到青睐,但直到半个多小时前遇到林昆的那一刻,他心中所有的希冀都变的不堪一击,事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他本以为自己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可往往有更优秀的男人出现,就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身手,在他面前也不过如此。 李丁一是一个正直有责任心的男人,他并不会因为如此的一点失落与不幸,就对林昆产生嫉恨,也不会对秦雪生出任何不利的念头,他现在的目标简单而又直接,就是要好好的保护秦雪的安全,不让今天的事再发生了。 掏出根烟叼在嘴里想要点着,可一想到秦雪不抽烟,一定也不喜欢有人在她的房子里抽烟,于是又将烟重新放回了烟盒里,就这么干坐在沙发上等待天亮。 男人甲和男人乙还算仗义,被林昆狠狠的虐了一顿之后,还不忘打电话通知一声程耀天。 程耀天目前已经是心力交瘁,自己的老婆孩子在那汪总的手里,自己又没有办法将老婆孩子从汪总那老畜生的手里救出来,接到了男人甲打来的电话后,程耀天并没有愤怒的大骂,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便将电话挂断了。 他已经在房间里坐了大半天了,烟头抽了一地,他不能再继续在这里待着了,楚相国知道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后,一定会派人挨一个住处的找他算账,之前他虽然经常鼓动股东们和楚相国对着干,但究其根本而言,他还是很怕楚相国的。 楚相国就像是一头温顺的狮子,待人和善不代表他就没有脾气,一旦发起脾气来谁敢迎其锋? 程耀天起身就要往门外走,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 程耀天的心里顿时一紧,小心翼翼的挨到了门边,透过门监孔向外看了一眼,两个一身黑衣的陌生男子站在门外,程耀天顿时惊吓的倒退了一步,退到了沙发的边上,拿出藏在沙发下的一条消防专用绳,捆在了腰间挂在了窗边的暖气片上,打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这条绳子是他早有预谋藏在那儿的,为的就是应付今天这种情况,他住的这栋楼不高,他住在四楼,落到了地上之后,他钻进了停在楼下的车里就逃了。 路上,程耀天给汪总打了个电话,说是有要事要和汪总商量,汪总在电话里气喘吁吁的也不知道正干什么体力活呢,反正隐隐约约的他是听到了自己老婆的声音,程耀天气的暗暗咬牙,心底发狠的说:“早晚要灭了这老贼!” 汪总对程耀天的态度还算热情,程耀天说要见面他就见了,两人坐在程耀天别墅的大厅里,汪总一脸容光焕发的表情说:“程总,有什么事商量?” 程耀天说:“我被楚相国盯上了。” 汪总戏谑的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程耀天说:“我派人去绑架他的秘书,这件事被他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汪总笑道:“那和我也没关系吧?” 程耀天说:“当然有了,我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欠你的钱找谁要去?” 汪总摸摸鼻子道:“是这么个理儿,可我帮你又有什么别的好处么?” 程耀天说:“我有办法把欠你的钱还上!” 汪总道:“你没开玩笑?” 程耀天说:“楚相国是东三省的富豪,如果我们这么做……”声音压低,附在汪总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遍。 汪总眉头紧锁,听过之后大赞一个‘好’字! 这时,别墅的院门突然被人敲响了,程耀天马上一脸的骇然说:“糟了,你一定是楚相国派的人来了!” 汪总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说:“怕什么。鬼冢,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沙发上坐着的鬼冢放下手中的报纸向门外走去,他的背影很淡薄,风一吹像是就能吹倒了一样,但可不能被他的外表所迷糊了,不真正接触过这个男人的人是无法想象他有多可怕的。 鬼冢打开了别墅的院门,门外站着两个年轻男人,正是刚才敲程耀天家门的那两个男人。 “你们找谁?”鬼冢声音阴冷的说。 “程耀天。” “他在里面。” 鬼冢说完,两个男人不再答话就要往里面进,这两个男人是楚相国暗中的保镖,平常除了负责楚相国的安全之外,再就是帮楚相国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当然身为堂堂东三省大富豪的楚相国的保镖远不止这两人。 “慢着。”鬼冢抬起了一只手拦住,他的胳膊很瘦,看上去轻易的一折就能折断一样。 两个男人停了下来,眉头微蹙的看着鬼冢:“怎么?” “我说过让你们进去么?”鬼冢语气阴森的道。 “呵……”两个青年男人相对笑了一声,目光带有几分不屑的看着鬼冢,“难不成你还想拦我们?” 鬼冢缓缓的别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两个青年男人说:“我没说过让你们进去,你们谁也进不去。” 其中一个年轻的男人不屑的说:“我们只是来找该找的人,和你没什么关系,也没不想对你动粗,否则就你这枯树枝一样的身材,我随便两下子……” 唰! 男人的话不等说完,空气中一道寒光划过,男人的眼球猛的睁大,一只手捂着脖子,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就流了出来,“你……你……”发出了两声之后,整个人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另一个男人反应过来,抄出腰间别的一把短棍就向鬼冢劈了过来。 鬼冢脸上表情平静,从容的向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手中冷冽的匕刃向前一划,唰的一声轻响,面前的男子应声惨叫一声——啊!胸口被剐开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大口子。 唰唰唰…… 鬼冢左手随意的平摊开,一把不足半尺上的锋利小匕首在手心中旋转着,在门口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一片摄人心魄的寒光。 握着短棍的男人另一只手捂着胸口,疼痛迫使的他额头上细汗密布,眼神中慢慢的都是恐惧之意,他向后倒退了两步想要逃走,刚转过身就觉得背心一凉,整个人顿时僵硬在了原地,缓缓的转过身,满脸尽是不甘的表情看着鬼冢,而后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鬼冢走过去将插在男人背心里的匕首拔出来,伸出舌尖将匕刃上沾的血舔干净,嘴角勾起一抹贪婪的微笑。 程耀天坐在沙发上心神不宁,尤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惨叫声,他的手心里冷汗直冒。 鬼冢回到了客厅里,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端起报纸看,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一旁的仆人说:“去把门口的尸体收拾一下。” 仆人被惊的一怔,傻傻的愣在那儿,鬼冢有些不高兴的说:“再磨蹭我就找人把你的尸体收了。” 仆人吓的赶紧回过神,“我这就去收拾。”声音都是带着颤音的。 汪总看着一脸惊骇的难以形容的程耀天说:“程总,你的主意很不错,我会让鬼冢暗中帮助你的,但不能光还我七千万就算了事,得再加三千万。” 程耀天此时已经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硬着头皮答应道:“好,没问题!” 汪总转过头对鬼冢说:“鬼冢,程总有个不错的想法,你去帮他运作一下,事成之后你分三千万的好处费。” 鬼冢放下报纸,冲汪总露出一个阴森惨白的笑容,就像是地狱里的白无常一样,“好!” 程耀天精神猛的恍惚了一下,心底突然犯起了嘀咕,总感觉自己的这个决定好像错了,错在自己正在踏上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他现在隐隐有些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箭已经搭在弦上了,他想要阻止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