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营救秦雪(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八十五章:营救秦雪(2)

第四百八十五章:营救秦雪(2) 老捷达在公路上咆哮着,林昆这一双掌过装甲车方向盘的手,这一对踩过坦克油门的脚,将老捷达生生的逼成了一头所向披靡、傲视公路的洪荒野兽。 秦雪被劫,最怕的就是被劫色,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子,要是就这么就被歹人给糟蹋了,就凭她那刚烈的性子,估计十有八九是要寻死的。 半个多小时后,老捷达终于开入了目的地的区域——北城区市郊的一个小镇,林昆心里头也就纳闷了,为什么那些歹徒犯了事都喜欢往城郊跑,难道跑到城郊就安全了就不会被找到了? 老捷达停在了一家挂着粉红色牌匾的旅店门口,开旅店的挂牌匾都是有讲究的,一把挂粉色牌匾或是晚上在门口挂上一截粉红色布的,就代表里面有情色交易。 中港市在扫黄打非上一向是纪律严明的,但对于这种城郊小镇的管理还是相对松懈,一些市内的人想要出来找乐子,一般都会选择这种僻壤的地方。 林昆从车上下来,旅店的门口坐着一个还算婀娜的女人,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磕着瓜子,头发松松散散的半披着,脸上着了一层浓浓的艳状。 “住店?还是找妹儿?”女人仰起个脸问。 “找人。”林昆笑着说。 “不住店也不找妹儿,我们这就没你要找的人。”女人一副很得瑟的态度,瓜子皮吐的老高。 “是么?”对付这种市侩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林昆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女人眼睛顿时一亮,脸上的表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笑嘻嘻的接过钱揣在兜里,抬起头热情四溢的说:“大哥,说吧你要找谁,我帮你找。” 林昆道:“有没有人带着一个女人过来。” 女人道:“有啊,我们这儿天天都有人带女人过来,不知道大哥你要找啥样的?” 林昆看了看四周,回过头问道:“一今天一直都在这儿待着么?” 女人道:“可不是咋滴,今天也不咋的了,到现在还没人点我呢,老娘我都磕了大半天的瓜子了。” 林昆看看女人的周围,确实厚厚的一层瓜子皮,“有没有让你觉得不正常的?” “不正常的……”女人磕着瓜子想了想,突然恍然的说:“还真有!” “什么样的?” “就是两个男的带一个女的,像这种组合我们这儿很少见,而且那个女的看起来好像是被灌了药,迷迷糊糊的被那两个男人搀着,不过长的倒不错挺俊的。” “在哪?” “这你得问老板娘,客人具体住在哪个房间我不方便透露,我还得在这混饭吃呢。” “老板娘呢?” “刚到里面接客去了。” 林昆眉头一皱,“老板娘还得接客?” 女人磕着瓜子说:“是呀,现在经济不景气,这旅店的生意也不好做,老板娘没办法自己也得下海,要不是这一年的房租水电费啊根本赚不回来。” 好吧,老板娘当到这种份儿上也确实够不容易的。 林昆又掏出了一百块钱,想要从女人的嘴里问出秦雪的下落,但女人却硬是不敢说,把他带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外,还不等敲门,就听一片一阵莺莺燕燕的声音,老板娘这会儿十有八九正被人压在身子底下鱼水之欢。 “你敲吧,我不敢。”女人老实的说,一进门她就连瓜子都不敢再磕了。 咚咚咚…… 林昆敲门,里面上安静了下来,就好像根本就没人儿似的,林昆又敲了敲,里面才传来一声警惕的声音:“谁啊?” 林昆清了清嗓子说:“警察局的,接到举报你们这里从事色情服务,特意过来检查。” 林昆这么说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省去很多的麻烦,结果正如他所料,话音刚落,就听房间里传来急三火四的穿衣服声音,也不知道是撞在什么地方了,发出一声叮叮铛铛的声音,紧接着是开窗的声音,有人从窗口跳出去…… “快开门。”林昆催促道。 吱…… 门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个头发有些凌乱的老板娘,乍一看这老板娘林昆吓了一跳,虽然没见到刚才从窗户跳出去的那哥们,但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佩。 这老板娘长的实在是太……惊天地泣鬼神了。 “什……什么情况?”老板娘胆颤的道,她并没有怀疑林昆的身份,这一代经常有便衣的民警出没,但来店里扫黄打非的这还是头一遭,她每个月可都老实的按时上缴份子钱的,这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神仙没孝敬到。 “接到报警,说你这儿有两个不法的分子带了一个女孩过来,他们现在在哪?”林昆语气凌厉的问道,仿佛真的就是民警一般,把老板娘吓的两条腿直哆嗦。 身边站着嗑瓜子的女人也被吓的一脸苍白,刚才她可是收了人家警察的钱,还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 老板娘不敢含糊,赶紧老实的回答:“在楼上的二零一,我看那两个人不正常,本来想报警的,但突然临时有事就给耽搁了,还请警察大人……” 老板娘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已经拔腿冲上了二楼。 二零一房间内,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正看墙角缩着的秦雪难受呢,秦雪今天穿了一套十分时尚性感的职业装,此时正被他们给五花大绑的丢在墙角,嘴里塞着一块白毛巾。 男人甲说:“我就说么不用打电话向那老东西汇报,你偏要打这个电话,现在可好了,活生生的一个大美人儿放在这儿碰不得,这叫特么的什么事儿啊!” 男人乙说:“你以为我愿意啊,这要不提前和老板沟通好了,咱们的尾款咋整?这小妞长的确实不赖,但真金白银才是正经的,实在忍不住就对着她撸一炮,等这件事办成了尾款结清了,咱哥俩再找个地方好好的消遣去。” 男人甲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脸颊淫光大现,提着裤腰就来到了秦雪的面前,秦雪此时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见此情况一脸厌恶的将头扭向了一边。 “md,给老子转过来!”男人甲恶狠狠的道,一只手脱下了裤子露出那根脏玩意儿,另一只手抓着秦雪的就往自己这边扭,“给老子瞪大眼睛看着!” 秦雪拼命的挣扎,紧闭着双眼宁死不屈,男人甲火大,亮起了巴掌作势欲打,这时忽然就听一声咣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木屑迸溅,身后的门被人踢开了。 男人甲和男人乙同时惊诧的向门口望去,只见一道人影冲了进来,一个箭步杀到了男人甲的面前,不给男人甲任何的反应过来,一记飞脚踹了过来。 砰! 男人甲应声痛叫——啊,脸上的表情迅速扭曲,一股难言的痛苦蔓延开来,整个人歪着身子两脚离地,嗖的一下向一旁飞去,轰隆一声撞在了墙上。 “咳咳……” 男人甲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身体里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五脏六腑仿佛都要咳出来了。 男人乙猛的回过神,怒吼一声就冲林昆扑过来,林昆回过头冷冷的一瞥,男人乙整个人顿时僵硬在了空气中,一双挥舞在半空中的拳头像是被挂住了一样。 林昆直接一记重脚踹中他的小腹,男人乙痛叫一声整个人被硬踹的趴在了地上。 墙角的秦雪睁开了眼睛,看到林昆之后,眼眶中那委屈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没事,我来了。”林昆笑着冲秦雪说道,秦雪眼眶中的泪水更加汹涌起来。 林昆走过去把秦雪松绑,抽出了塞在她嘴里的白毛巾,秦雪站起来一把扑到他的怀里,泪水更加肆无忌惮的涌流起来,瞬间就将他胸前的衣襟染湿。 男人甲和男人乙互相递了个眼神,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从地上爬了起来,拔腿就向门外跑去,男人乙跑在前面,他墙角才刚迈出房门,迎面突然一只拳头就砸了过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顺着鼻梁蔓延开来,鼻梁仿佛都被砸断了,他捂着鼻梁痛叫,整个人瘫软在了门口。 男人甲愣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这时门口里冲进来了李丁一,李丁一一脸愤怒的瞪着男人甲,直接过来一拳就把他给打趴下了,转过头再看墙角的地方,看到秦雪正被人抱住,马上又向林昆杀了过来,一双拳头快如流星一般,蕴藏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就向林昆的后背砸了过来。 铿! 眼看着拳头就要砸中,突然间却被死死的卡住了,李丁一惊骇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他这一拳的力道有多重他心里清楚,却被对方轻而易的就抓住了。 林昆回过头,李丁一这才认出了林昆,当初林昆初次来中港市到天楚大厦找楚相国的时候,第一个接触的人就是李丁一。 “是……是你!”李丁一道。 “嗯。”林昆笑着点点头,松开了手。 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哭的梨花带雨,再看眼前的林昆一身不可逾越的气质,一阵说不出的挫败感从李丁一的心底油然而生,表情不禁的也失落起来。 林昆让李丁一送秦雪回去,他还要留下来处理男人甲和男人乙,李丁一和秦雪离开之后,林昆关上了门,将男人甲和男人乙从地上提溜起来,冷笑一声问:“是谁派你们来的。” 男人甲男人乙皆是一副打死也不说的表情,林昆淡然的一笑,抓起男人甲的手腕往下一抖,就听嘎巴一声骨节错位的声音,男人甲顿时疼的杀猪般惨叫起来。 林昆笑着说:“不用怕,只是脱臼了。”说完,胳膊往上一松,又是嘎巴的一声,男人甲的胳膊复位了。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是谁派你们来干这龌龊的勾搭的。”林昆冷然道。 男人甲和男人乙还是那样一副死也不开口的表情,林昆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既然你们这么嘴硬,可就别怪我了,脱臼接骨这种活儿我一直很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