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四百八十四章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八十二~四百八十四章

第四百八十二~四百八十四章 第四百八十二章:秦雪的保镖 天楚大厦拥有这座城市里最精锐的保安团队,前一秒钟刚和会议室里的这些个股东强行解除关系,紧接着会议室的大门便被从外面打开了,一行精锐的保安小队走进来,人数不多正好十个人,但这是个人全都是正规的特种兵退役。 为首的保安小头目李丁一走在最前面,先是很有礼貌的跟正发牢骚抱怨的股东们说了声:“诸位领导,你们现在已经不是天楚集团的一员了,请马上离开我们的会议室,谢谢合作。” 这些个股东们本来心里就有火气,李丁一这一进来正好撞枪口了,老子们楚相国得罪不起,难不成还得罪不起你一个小保安?刚才被楚相国震慑的差点尿裤子的高会第一个站起来,冲着李丁一就破口骂道:“你们这群狗,老子们怎么样要你们管!别在这瞎叫唤,赶紧特么的给老子滚出去!” 身后的保安马上就有些愠怒,他们在天楚集团受到的教育培训是一定要有礼貌,但身为军人出身的他们,哪一个骨子里不是血气方刚的汉子,这要是在社会上遇到人敢这么骂他们,不用说肯定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李丁一抬手示意身后的兄弟们不要冲动,脸上没有丝毫的愠色,平静的笑着对高会说:“高先生,希望你能尊重我们的职业,我们负责的是整个天楚大厦的安全,我们只对天楚大厦里的内部员工效力,至于外来人员,我们一向是要按照公司的规章执法的,很抱歉现在你们已经不是天楚集团的人了。”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tm的算老几,在这跟老子比比划划的,信不信老子出门叫几个社会上的兄弟来修理你一顿!”高会瞪大着眼睛,瘦小的身体气的发颤。 李丁一依旧不愠不怒,看向高会的眼神里充满了蔑视,完全不理会高会说了什么,语气很平静但隐隐带着一抹讥讽道:“高先生,话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你和在座的各位硬要赖在这里的话,那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保安小队只能按照大厦的规矩办事了,有得罪的地方请各位老板们多多包涵了。” 身后的保安们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动手,只要这高会再口出狂言赖在这不走,他们立马会强行的把他给丢出去,天楚集团的保安可不是随随便便从社会上招来的小年轻,一个个的手上可都是有真功夫的退伍军人,再往深了说了一点,他们的身上可都是带着功勋的特种兵。 高会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几乎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边缘,股份被楚相国给强行剔除了,虽说得到的钱不少,可钱总有坐吃山空的时候,哪像靠着天楚集团这棵摇钱树这么好,每年光分利润就可以装的盆满钵满的。 高会咧开嘴又要叫骂,李丁一的双眉突然冷的一横,手上的动作尤如闪电一般,一把抓住了高会的胸口,高会嘴里的话还不等喊出来,只觉得身体一轻,被李丁一整个人拎起来往身后那么一丢,后面的保安们早已经做好准备,两个人掐着他的肩膀,使劲的往后面门户大开的会议室门口一丢…… 高会整个人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不甚美丽的抛物线,呼通一声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喉咙刚要喷出的那一堆乌七八糟的话语瞬间化成了痛彻心底的惨叫。 啊!!! 这一声惨叫惊醒了屋内余下的所有人,所有人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骇然之色,他们在天楚集团也是混了这么多年的,对于集团的保安团队必然了解,这些个退伍的特种兵要真是动起手来,就他们那点身子骨还真经不起折腾。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经过了这么一折腾,高会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没有人再愿意站起来出头了,一直沉默在一旁叼着烟的程耀天将烟头掐灭,站起来看了看李丁一,又将目光落在在座的每一位的脸上,语气平静的说:“各位,咱们走吧,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地盘了,硬赖着也没用。” “可是……” 不等有人把话问完,程耀天已经起身向门外走去了,他的背影里写满了无奈,可也只能是无奈了,稍微有一点理智的人去想,就凭他们在座的实力去与楚相国斗,肯定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还不如拿着这一分钱消停的离开算了。 可人往往有时候就是不服气的,明明知道不可为,却偏偏的要去为,结果只能是自讨苦吃。 程耀天离开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无言以对了,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落寞难掩,彼此叹息了一声,一个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带着极端的不情愿走出了会议室,以后不管这会议室多么宽敞,多么的豪华,多么的高科技化,都与他们无关了。 程耀天刚出天楚国际大厦,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示的号码,他脸上的肥肉跳动了两下,马上快步钻进了候在门口的车里,小心翼翼的接听了电话:“喂,汪总啊……你听我说,钱这两天我就凑齐,一定凑齐,我肯定连本带息的还给你,汪总……你可千万被为难我老婆孩子……”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盲音,程耀天气的一把将手机摔在了座位上弹的老高,语气里充满怨气的吩咐正驾座上的司机说:“开车!” 一行股东浩浩荡荡的出来,本来想快步的追程耀天讨个说法的,下一步他们该怎么办,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成天鼓动他们和楚相国对着干,今天出现了这种局面,他至少得给大家一个说法。 众人刚从天楚集团的大门里出来,就看着程耀天的座驾已经远去,有人愤愤然的骂了句,“这个程耀天真特么的混蛋,咱们这次算是被他坑苦了!” “唉,算了吧,谁让咱们贪欲不足,非要和楚相国对着干,要是咱们没那么强的贪心,又怎么会受到他的鼓动,今天这结果我说谁也不怨,就怨我们自己。” “你这怎么说话呢,什么就怨咱们自己,他姓程的得对咱们负责,咱们是被他坑了。” “也罢,你们要是想找他讨说法你们去吧,去也是白搭,我可知道程耀天他欠了澳门那边一屁股的赌债,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保你们?” “什么……澳门赌债!?” …… 楚相国坐在办公室里,在他面前的显示器上,正出现着天楚集团大门口的情景,一群人逐渐的散去,楚相国面无表情的对身后的秦雪说:“让各部门都提放着点,尤其叮嘱媒体公关那边,这些人要是敢额外的声张事故,马上给掐灭!” “好的,楚叔。” “另外。”楚相国转过身看着秦雪说:“你也小心一点,我怕这些人会丧心病狂的报复你,尤其今天你打的程耀天,这混蛋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不派个人保护你吧。” “谢谢楚叔,我会小心的,不用派人保护我。”秦雪微笑着说。 “不行,我觉得有这个必要。”楚相国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说:“就派小李吧,这个年轻人我还算了解一点,靠的住。” 见楚相国执意,秦雪也再没有反驳,安排了一系列后续的事后,她退出了楚相国的办公室。 楚相国仰坐在他的大长椅上,微微的翕合上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他早就想把这些股东给剔除出去了,这些人就像是天楚集团的蛀虫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要是老实的拿着天楚集团的分红也就罢了,还总想从他这多得到些什么,这才是最可恶的。 秦雪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李丁一已经等在门口了,李丁一一米八的个头,相貌不说是眉清目秀,但有着一股英气挂在眉梢,身上军人的气质尤为明显。 秦雪对李丁一有些印象,大约一个多月前,天楚大厦里发生了一起恶意的抢劫事件,当时他一个人面对三个悍匪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徒手将三名持械的悍匪给制住了,第一时间保证了整个大厦的安全,事后就被提拔成了保安小队f队队长。 天楚国际大厦里的保安一共分为六个小队,分别是a、b、c、d、e、f, 不同小队负责的区域不同,李丁一的这一小队恰巧是负责管理办公这一层的安保。 见到秦雪后,李丁一的表情马上变的不自然起来,秦雪是天楚集团里公认的最美的女人,表面上她是楚相国的秘书,行驶着天楚集团里最高的权力,各位男同事都对她异常的尊敬敬畏,可在心里头,这些个男同事无一不把她幻想成自己的女神,只是单纯的女神幻想,生不出半点淫恶的念头。 “秦秘书好!”李丁一腰板挺直的行了个军礼。 “嗯。”秦雪点点头,一副大姐大的冷艳范儿,“跟我进来吧,谈谈工作。” 秦雪走进办公室,李丁一跟着进来了,站在办公桌前半米的距离,身姿挺直一脸紧张。 秦雪抬起头看了李丁一一眼,说:“去把门关上。” “是!” 秦雪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面上,“随便坐吧,不用这么紧张。今天的事你也都知道了,为了防止那二十几个股东报复,尤其是程耀天,楚董安排你来保护我,你没意见吧?” “没有!”李丁一忙不迭的回答,心说能来给天楚集团第一大美女当保镖求之不得,谁会有意见。 “那好,我们就谈谈具体的工作。你保护我不用时时刻刻的跟着我,下班送我回家,早上去接我上班就行了,其余的时间你照常工作,你主要还是负责整个大厦的安全。” “可是……”李丁一隐隐露出担忧道:“万一他们晚上趁秦秘书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对你不利怎么办?” 秦雪眉头暗暗一蹙,“那你的意思是?” 李丁一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道:“我必须时时刻刻保护秦秘书的安全!” 第四百八十三章:秦雪遇险 林昆正在忙着和鲁老沟通小海岛的具体建设,楚相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岳父大人的电话不敢不接,林昆向鲁老示意了一下,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 电话的内容言简意赅,楚相国的意思很明确,要林昆最近多注意楚静瑶母子的安全,林昆毫不客气的对着电话保证,谁要是敢惹他的老婆孩子决不轻饶。 两人又简单聊了点其他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林昆重新回到桌旁坐下,鲁老笑着说:“真没想到,小林你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林昆笑着说:“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鲁老难得开玩笑说:“出名要趁早,生娃也要趁早,早生将来早得力嘛。” 鲁婉儿在一旁低着头认真的摆弄着图纸,目前在桌上平摊开的这份图纸是她连夜画出来的,别看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却是一个难得的工程制图牛人。 鲁老按照林昆的意思绘制出了眼前的这张图,包括整体的建筑风格,以及周边的配套,但难免其中还有纰漏或是与林昆预期不相符的地方,这些都需要鲁婉儿再重新制作更改。 把整张图从头到尾的重新研究了一遍,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林昆起身告辞去学校里接澄澄,完事之后还得去中港大学那边护送章小雅回家,起身向鲁老道了个别就离开了。 林昆走了之后,一直低着头摆弄图纸的鲁婉儿才抬起头,往身后的长椅上一坐,喘了一口气说:“爷爷,这农贸市场建成了后真的会有生意么?我怎么觉得这事不靠谱呢,咱们要不要在这浪费时间,我怕到最后只是瞎忙活。” 鲁老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微笑着说:“爷爷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农贸市场有戏。” 秦雪下班整理好了文件,坐着私人电梯直接到了天楚集团的地下车库,她的车停在地下车库的vip车位上,是一辆红色的轿跑,她已从电梯里走出来,顿时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不分男女,全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艳羡。 啾啾…… 秦雪不顾众人的目光,走到距离自己的车很近的地方按了下车钥匙,漂亮的车尾灯闪烁了两下,似是在响应主人的召唤,秦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旁边突然一个人影拉开了副驾座的车门坐进来,把秦雪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来。 “干什么你!”秦雪冲突然坐进来的李丁一厉声道。 “我来保护你呀。”李丁一一副忠恳的态度道。 “保护我……保护我也不突然就这么进来吧。”秦雪微微有些愠怒。 “秦秘书别生气,下次我一定注意。”李丁一嬉笑着说:“走吧,我护送你回家。” 秦雪发动了车子向外开区,不远处躲在暗中的几个人影探头探脑的看过来,李丁一冲着旁边的后视镜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暗中的几个人马上做手势回应。 等秦雪那红色的轿跑开出了地下车库,暗中的几个人才站了出来,沿着轿跑离开的方向眺望道:“咱们队长这算不算是走了桃花运,啧啧啧,能给秦秘书当保镖,真是让人羡慕呀!” “是呀,说不定哪天就抱得美人归了,男人这一辈子呀,要么是为了钱,要么是为了女人,我要是能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媳妇,叫我干啥我都愿意。” “我呸,瞧你们那点出息,走啦走啦,赶紧上去巡逻去,出了事咱们都得被开除。” 几个保安这才悻悻的离开。 一路上秦雪都没有说话,也没向李丁一看一眼,就好像身边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似的。 可能觉得太无聊了,李丁一按下了cd键,马上一首经典的老歌旋律流了出来。 正好遇到红绿灯,秦雪一脚刹车踩下,回过头瞪了一眼李丁一,“谁让你这么不守规矩的?” 李丁一马上诚惶诚恐的解释道:“我是觉得太闷了,所以……” 秦雪吧的一下关了cd,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继续看着前方,车厢里又陷入了沉寂。 “秦秘书,恕我多嘴,我猜你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李丁一看着秦雪笑着说。 秦雪没搭理他,他笑了笑也不觉得尴尬继续说:“我猜你应该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你,所以你的cd里才会放刚才那首老歌。” “你可以闭嘴了。”秦雪冷冷的道:“如果你再这么胡说,我马上把你换掉。” “别别别。”李丁一笑着连连说:“我只随便说手,秦秘书可千万别……” 秦雪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回过头冲嬉皮笑脸的李丁一说:“你可以下去了!” 李丁一有些发愣,不等他反应过来,秦雪怒极的喝吼道:“go out!” 还从来没见过秦秘书如此的发火,李丁一脸上的表情顿时收敛,同时心里头咯噔一声,赶紧推开车门乖乖的下车,隔着车窗他还想要再解释什么,就听红色的轿跑一声怒鸣,噌的一下蹿了出去,剩下一个人站在原地苦笑,本来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和秦秘书沟通沟通感情,没想到弄巧成拙…… 不敢忘了自己的职责,李丁一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跟了上去,秦雪万一要真出了点什么事,天楚集团他是别想待了。 秦雪的车停到了公寓的楼下,刚解开安全带要下车,忽然一只大手拍在了车窗上,把她吓了一跳。 “秦小姐,你这个季度的物业费还没交呢。”原来是收物业费的大妈。 秦雪从车上下来,对小区的物业人员她一向都是以礼相待,这大妈的手拍在车窗上也不是有意的,而是刚才差点滑倒借势扶了一下,“刘阿姨,一共多少钱?” “一共六百。” “给。”秦雪从包里拿出六百块钱递给物业大妈。 “谢谢秦小姐。”物业大妈笑着说。 秦雪拎着手包向楼里走去,她刚刷卡打开楼道的门,身后不知从哪里突然冲出来了两个男人,猝不及防直接强行的将她给掳进了楼里,不等秦雪开口尖叫,对方的大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 这两个人的手法很熟练,把秦雪掳进了楼里之后,直接钻进了一旁的楼梯口,楼梯口的边上是一个小死胡同,两人一把将秦雪给推到了死胡同里。 “不准叫!” 两个男人的手里亮出两把锋利的匕首,抵在秦雪的面前恐吓道:“我们不想杀人!” “那……那你们想干什么。”秦雪惊恐的道,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方要只是劫财,她可以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他们,就怕他们钱也要色也要。 “哼,小丫头你挺猖狂的,你得罪人了知道不?”其中个头稍高的男人冷声道。 “我没得罪过两位吧。”秦雪道:“两位如果想要钱,我手里现在有几千块钱,你们尽可以拿去。” “我呸!我们就图你那几个臭钱?”另一个个头稍矮的男人道,嘴角勾起一抹淫笑:“不过你这小妞长的不赖,要是能躺在哥的身子底下,肯定很过瘾。”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个头稍高的男人跟着道。 “你……你们别乱来,这光天化日的,你要是敢怎么样的话,我马上大叫!”秦雪胆颤的道。 “叫?”个头稍矮的男人阴测测的道:“你要是敢叫,老子马上割破你的喉咙!” “行了,别跟她废话了,反正咱们收了钱来是教训她的,至于怎么教训她咱俩说的算,看在这小妞长的不错的份儿上,我们先把她给打晕了,然后再……” 个头稍高的男人猥琐的一笑,个头稍矮的男人也跟着会心的淫笑起来,两人同时就向秦雪逼了过来。 “救……” 秦雪刚喊出了一个字,一只大手已经拍在了脖子上,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 程耀天坐在他别墅的大厅里,满脸的愁容像是一张解不开的黑色蜘蛛网一样蒙在脸上,他手中摸着一串佛珠,脸上的肌肉频频的跳动着,心神不宁。 一个仆人的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到他的身边,恭敬的弯下身来说:“老爷,钱我已经算好了,天楚集团给的股权解除金不够偿还澳门那边的赌债。” “还差多少?” “大约七千多万吧。”仆人小心的说道。 “什么!”程耀天一把将手中的佛珠摔在了地上,哗啦啦一片声响,佛珠迸溅的到处都是,怒吼道:“原来不是只有三千万么,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多。” 仆人胆颤的说:“老爷,你欠的是高利贷,利滚利早就不是三千万了。” “白眼狼,次奥他么的白眼狼!”程耀天怒极大吼,声音震动的棚顶的水晶灯都跟着乱颤。 楼上一位姿色甚佳的三十多岁的少妇走下来,怀里抱着一个几个月的婴儿,眉角挂着一抹说不出来的愁容,说:“早劝你不要去赌,现在可好了,欠了这么多的钱可怎么办。” 程耀天压下了满心的愤怒与焦躁,深吸一口气说:“老婆你别急,我再想想办法。” 程夫人哀叹一声,“还能想什么办法,你名下的家具产业每年都在赔钱,现在就连天楚集团的分红也没有了,我看我这儿子也真是命苦,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程耀天耐心的安慰道:“老婆,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我一定能东山再起的。” “唉……”程夫人叹气说:“你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怎么再东山再起,我和儿子等得了么?” 程耀天说:“一定能等得了!” “可是我等不了。”楼上,忽然一声严厉的声音传来,这声音略微沙哑带着沧桑,却是气势十足,听了让人打心底里发寒。 “汪……汪总……”程耀天惊吓的退后了一步,胆颤的说:“你……你怎么来了?” 被唤作汪总的是一个差不多六十多岁的老头,精神矍玥容光焕发,身形不是很高大但给人一股很硬朗的感觉,眼角处尤为光亮,泛着一片桃花之意…… 第四百八十四章:营救秦雪(1) 被唤作汪总的老头边往楼下走边提了提裤子,目光甚是淫邪的瞥了姿色甚佳的程夫人一眼,程耀天马上觉察出不妥,目光转向妻子,程夫人马上羞赧的低下头,在她的脖子上的碎发下,程耀天看到了一块又大又红的吻痕…… 程夫人是从楼上下来的,汪总也是从楼上下来…… 程耀天不是傻子,换做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看出这其中的猫腻。 啪!!! 程耀天怒极,一个大耳刮子甩在了程夫人的脸上,怒吼的骂道:“你这个荡妇!” “哇哇哇……” 程夫人被打的猛的向后趔趄,怀里抱着的孩子被惊醒大哭了起来,程夫人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肿高的脸颊,两行热泪唰的就滚落了下来,满含委屈的看着程耀天说:“你打我……你以为我愿意么?要不是你欠了人家的钱……” “姓汪的,我跟你拼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夺妻之恨更令人发指,程耀天怒吼了一声,整个人发狂一般的就向楼梯上的汪总冲了过去,恨不得当场撕了这老畜生。 汪总一副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表情,看向程耀天的眼神里充满了赤裸裸的蔑视。 眼看着程耀天的一双拳头就要砸中汪总,斜地里突然冲出了一个人影,这人影速度当真是快如风一般,以众人都不曾反应过来的速度,一拳将程耀天给轰飞了。 砰……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程耀天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等他再想要爬起来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他的喉咙下面,冷冽的杀气顺着喉结刺入心扉。 程耀天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身体瞬间僵硬了,他看着眼前这个一头长发垂落的男人,他的皮肤很白,他的眼睛里带着杀气,他正像死神一样看着他。 汪总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径直走到他刚刚祸害过的女子身旁,揽着程夫人的腰肢摩挲着,嘴角勾起一抹淫邪的弧度笑着说:“程总,在你还清欠我的钱之前,你的女人和孩子暂时由我保管,还有你这房子,暂时也得归我住。” 程耀天咬牙切齿,但就是不敢骂出声,只要他一张嘴骂出口,抵在他喉结上的匕首马上就会狠狠的剌下来。 “鬼冢,先把匕首拿开,我看程总好像有话要说。”汪总冲长发男子道。 匕首从程耀天的喉咙上拿下来了,程耀天破口就要大骂,甚至想要扑向汪总,就那么一个干瘪瘦的小老头,他有信心两拳就把他给放倒了,可顾忌到眼前站着的鬼冢,他又将满心的怒火压了下去,咬着牙关说:“汪总,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汪总哈哈笑道:“我有你过分么,你欠我一堆的钱不还,以为你在内地我在澳门就可以赖账了?我这次过来只不过是向你收了点利息就过分?” “你……” “程总,请注意你的言行,鬼冢他脾气不太好,听到有人对我不敬的话,他手上的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程耀天只要再次将满心的怒火压下,眼睛盯着汪总说:“欠你的我一定会还上,你放了我老婆孩子!” 汪总摇头,冷笑道:“这不可能,我不会相信一个屡次言而无信的人,你老婆和孩子先寄放在我这儿,我保证他们肯定毫发无损,顶多就是被多用几次,咱们都是男人嘛,你也别太在意,就当是我帮你调教调教这娇妻了。” “你!!!” “程总,这栋别墅现在归我了,我知道你还有别的住处,麻烦你去别的地方住吧,在你把欠我的钱还清之前,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在这里碍眼了。” 程耀天气的牙都快要咬碎了,但此时他又能怎样,拼命拼不过人家,欠债还必须要还,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忍气吞声,想方设法先把钱还上再说。 程耀天不甘的看了娇妻一眼,“老婆,好好保重,我一定把你救回来。” 程夫人孑然泪下,怀里的孩子也哇哇的哭起来。 程耀天转身走出别墅,背后传来汪总嘲笑冰冷的声音:“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让鬼冢出面。” 程耀天来到了他的另一处房产里,一进到屋里,他就气的将门重重的摔上,而后将屋子里所有的家具一顿乱砸,整齐精致的房间瞬间变的一片狼藉。 兜里的手机上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了,但程耀天认得这个电话号码。 “程老板,事儿我们已经搞定了,那女的现在在我们手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声音猥琐而又淫荡,不用说也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想要干什么龌龊的勾搭。 “先别动那女的!一定要把她给我藏好了,你们要是敢随便乱来,我马上找人做了你们!” 程耀天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坐在一片狼藉之中,闭上眼睛开始认真的想起对策来,目前就他的情况来看,他名下的产业几乎都是负资产的,想要变卖财产来填上七千万这个大窟窿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想些非常规的办法。 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程耀天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用一句贴切的话来概括,都说经商者无不奸者,程耀天就是那奸中之奸,差不多商场上什么阴损的勾搭都干过,若不是太过‘奸’了,他名下的产业也不至于发展到如今的局面。 李丁一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小区外,保安拦着他不让进去,他只好掏出手机给秦雪打电话,堂堂天楚集团首席大秘书的手机号码内部的工作人员都必须有,只是从来没人敢轻易的拨通这个号码。 电话拨通了,但对面始终无人接听,一连拨了两次之后,李丁一隐隐一阵不好的预感打心底升了起来,他骗过了保安,强行的跳进了小区的院里,等那保安回过头来追他的时候,怎么可能追的上他这位曾经在战场上冲过锋的退伍特种兵。 来到了秦雪家的门外,李丁一便开始敲门,一连敲了能有五六分钟也不见有人开门,李丁一马上给物业打了个电话,请来了物业专门的开锁人员,本来物业是不帮他开门的,但见他的态度坚决,而且话说的很死,一旦出了什么事肯定要物业负责人,物业的工作人员啥脾气也没有了,赶紧强行开门。 门打开了,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根本不像有人在里面,李丁一快速的挨个房间找过,确定不见秦雪的踪影后,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不顾物业人员的斥责,飞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李丁一并没有慌乱,他直接来到了物业的监控室里,监控室里坐着两个保安,正在那儿嗑瓜子聊天,至于身后的监控大屏幕,两人根本看都不看一眼。 见有陌生人突然冲了进来,两个保安马上就不愿意了,其中一个直接就质问道:“小子,你是干涉么的!” 李丁一哪有心情跟他们解释,直接就到了监控的控制台前调取刚才的监控。 这两个保安一看这人不但闯进来了,还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过去调监控,两人同时就火了,你丫的这不是把咱们当空气处理么!两人一起就到了李丁一的身后,怒斥道:“小子,你特么的……啊,啊哟,快松开,手断了……” 李丁一一个回身抓住其中一个保安的手腕就捏住,另一个保安一看自己的同伴被欺负了,抄起腰间的警棍就向李丁一砸过来,李丁一抬脚冲着他的小腹一踢,这名保安顿时一声痛叫,捂着肚子趴在了地上直不起腰来。 “我不想为难你们,都给我让开!”李丁一语气冰冷的说。 两个保安遭受了挫折,认识到眼前这位不是善茬,都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李丁一娴熟的调出了监控数据,看到大约半个小时前,秦雪被两个男人给抓走了,直到小区的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可惜的是小区的摄像头清晰度有限,没能看清楚那辆出租车的具体车牌号。 李丁一拿出手机向楚相国汇报情况,电话另一头的楚相国一听秦雪出事了,语气先是一阵的紧张激动,紧接着便恢复了平静说:“好了,我知道了。” 李丁一再想要说什么,电话已经挂断了,他只好向一个在交通队工作的战友求助。 楚相国眉头紧锁,此时他比任何人都着急,秦雪虽说不是他的亲生闺女,但他对秦雪的责任可一点都不比亲生姑娘差,秦雪的父亲是替他死的,他活下来就有必要照顾好秦雪母子,若是秦雪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也没脸活着了。 紧急关头,楚相国最先想到的还是林昆,他拿起电话给林昆打过去,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林昆正好在家和陆婷在一起,陆婷可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专业搞情报的,林昆需要陆婷的帮助,以最快的速度将秦雪的地理位置给定位出来。 随便的就将一个人的位置给定位出来,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就是这种不可能的事,在陆婷这里却是轻而易举就变成可能的了。 陆婷把地址发到了林昆的手机上,是在北城区城郊的一个小镇上,林昆不敢耽搁马上出发,开着老捷达就奔向了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