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鲁老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七十八章:鲁老

第四百七十八章:鲁老 林昆和鲁老全都是一脸惊讶状的看着鲁婉儿,这可是窖藏了三十年的女儿红,这妮子居然像喝饮料那样一口就给干了,姑娘啊,这可真不是饮料啊。 “呼……”鲁婉儿吐着舌头扇风说:“好辣!”小脸已经红扑扑了。 “咦,爷爷,你干嘛这个表情看着我。林大哥,你干嘛也这个表情看着我?” 林昆咧嘴笑了一下说:“没什么。” 鲁老小心翼翼的问:“婉儿,没感觉什么不妥吧?” 鲁婉儿一脸奇怪的道:“有什么不妥?没有呀,就是感觉有点辣,然后身上有点热。” 鲁老愁的直欲拍脑门,压着语气平静的问:“你这姑娘怎么这么……这可是窖藏了三十年的女儿红啊,你这么急着一杯喝下去,不发热才怪呢。” “等等……”鲁婉儿的身体轻轻的一摇晃,“爷爷,我的头怎么有点晕?” “头晕也是正常的,快喝点茶水解解酒。”鲁老拿出个空杯子倒了一杯茶水递给鲁婉儿。 鲁婉儿可怜巴巴的说:“这酒一点也不好喝,以后再也不喝了。” 鲁老看着林昆笑着说:“小林,让你见笑了,我这孙女别看也快二十岁了,心智还是不怎么成熟,整天待在我的身边被宠坏了。” 林昆笑着说:“鲁老,没什么见笑的。” 两人端起酒杯,重新又碰了一下,鲁老小心的啜噬了一口,林昆则一仰头全干了。 鲁老傻傻的看着他,这……这刚说完自己的孙女呢,这小子怎么也喝的这么猛! 林昆放下酒杯笑着说:“以前喝惯了烈酒,这酒窖藏了三十年,酒精的力道是够,但本身的那股子冲劲儿都被窖藏没了,所以才口感柔和不上头。” 鲁老微笑了起来,“没想到小林还是个酒友呢,对酒这么有研究。” 林昆连忙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我顶多就是个酒徒。” 旁边的鲁婉儿已经一脸崇拜了,说话时吐着热气,“林哥,你好厉害啊!” 这一顿饭边吃边聊,吃了一个多小时,桌子上的菜没有动多少,酒倒是喝了两坛子,别看鲁老开始喝酒的时候只是小啜噬一口,他那不是不能喝,而是在试酒,通常那些真正喝酒的高手,都会先试一下酒,看看要喝的这酒劲道如何品质如何,然后才慢慢的放开了去喝。 两坛子酒,林昆和鲁老几乎就是对半分的,喝到最后两人干脆不用杯了,直接换成了大碗,酒到深处情难抑,两人举杯畅饮把酒言欢,到最后完全一副万年之交的景象,至于鲁婉儿,自打喝了那一大碗酒之后,没过多久就趴在了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通过和鲁老的畅聊,林昆了解到,鲁老是鲁班氏的传人,鲁班氏枝系庞大,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几乎遍及全国,鲁老祖籍是内地的,三十多年前去香港发展,主要做房地产和奢侈家具的生意,这次回到国内来就是想找一个好地方颐养天年,碰巧路过了中港市,又恰巧遇上了小海岛的拍卖,如果不是出于林昆的恳求,那小岛不管最后多少钱拍下,肯定是他的。 鲁老今天把林昆约出来,一来是想和这个有思想的年轻人深交流一下,另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跟林昆谈桩生意,中港市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好地方,他打算把生意迁一部分到这里来,以后就由孙女打理,首先就想到了林昆。 鲁老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要将小岛的建设承包下来,价格方面保证公道,甚至比市面价格要便宜不少,最重要的是还能保证质量,一句话说白了,鲁老承包小岛建设的项目不是为了赚钱,交林昆这个朋友的同时在中港市打响招牌。 林昆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几千万的项目不是小事,但林昆愿意相信鲁老,两个人之间合作说别的都是白扯,信任是一切合作最关键的基础。 林昆今天晚上没有自己开车回家,而是找了个代驾,这代驾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便宜徒弟又好久都没出现在他跟前的李春生,这小子不知道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和女朋友卿卿我我呢,总之林昆一个电话马上把他给调了过来。 车上,李春生开车,林昆坐在副驾座上,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望着窗外繁华而过的夜景,对身边的便宜徒弟说:“你小子最近可真够消停的啊。” 李春生咧嘴笑了笑,“师傅,我这不恋爱的火热期么,天天陪着倩倩玩。” 林昆道:“你一个,还有我那便宜大哥金凯一个,你们全都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的人,你小子是有了媳妇忘了师傅。” 李春生连忙解释道:“师傅,真没有,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念叨你一遍。” “念叨我啥?” “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保佑我师傅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林昆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便宜徒弟,心中当真是欲哭无泪,内心里一个嘶吼的声音呐喊道:“天呐,我怎么收了这么个二货当徒弟!” 李春生还一副自我感觉良好呢,得意的说:“师傅,怎么样,徒弟够孝顺吧。” 林昆忍着要被气的吐血的冲动,压低声音说:“停车。” 李春生关切的问:“师傅,你咋了?酒喝多了要吐么?再忍忍,快到家了。” “停车!” 吱嘎…… 车停下了。 “把你的车门打开。”林昆道。 “开我的车门干嘛?”李春生一脸不解,但还是听话的打开了车门,几乎他刚把车门打开,林昆的大脚板子就冲着他的后背踢了过来,直接像踢球一样把他整个人从车上踢了出去。 “哎哟!” 李春生猝不及防的痛叫一声,整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师傅!” 李春生大叫,老捷达嗡的一声蹿了出去,李春生一脸茫然,吱嘎一声老捷达突然又停下了,停在了前面三十多米处,车窗里伸出林昆的手,冲他召唤了一下。 李春生赶紧屁颠的起来,向老捷达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跑到跟前了,林昆从车窗里探出个头,说:“你小子别整天无所事事了,准备准备跟你师傅干点事业吧。” “啥……” 李春生嘴角咧开刚要开口,老捷达再次嗡的一声蹿了出去,这一次没有再停下的意思,李春生愣在原地傻傻的摸不到头脑,喃喃道:“这……这是啥情况啊?” 摸了摸后屁股兜,琢磨着掏出点钱来打车回家,结果…… “师傅,师傅!!!”李春生突然狂奔的追了起来,“我没带钱啊师傅!” 老捷达的车尾灯越来越远,眨眼间消失不见,李春生气喘吁吁的拄着双腿停了下来…… 回到家,楚静瑶还没睡,正和陆婷在二楼的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两人志趣相投,又属于同一类的成熟女人,虽然性格有所不同,但人生见解总有相同吧。 林昆上楼,看见两个大美女坐在一起,而且又都是穿着睡衣,他的小心脏马上砰砰不安的跳动起来,这可不是说咱们林大兵王好色肤浅,就此情此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除非他是二刈子,肯定都会有反应的。 “回来了?”楚静瑶微笑的看过来,脸上那微笑着的表情,像是三月里最柔顺的风,看的林昆竟有些痴了,同时心里头隐隐有些奇怪,今个儿老婆怎么突然这么温柔起来,记忆里她好像从来也没对自己如此温柔过吧。 “嗯。”林昆笑着应了一声,眨巴了下眼睛,看看旁边端坐的陆婷,心里头恍然间明白了,自从陆婷和章小雅搬进七号别墅后,楚静瑶对自己的态度明显的发生改变,比过去温柔了不少……这绝对和‘竞争’有关。 这么一想,林昆心里头美滋滋的,看来让陆婷和章小雅搬进来还真是明智的选择呀,这个‘竞争’的道理很简单,以前别墅里只住着楚静瑶一个大美女,只有他一个男人,这就好比市场上没有竞争的商品一样,现在又多了陆婷和章小雅两个大小美女,这竞争一下子就来了,林大兵王一下子就成香饽饽了。 “吃饭了么?”楚静瑶微笑着问,话语一阵关切的意思。 “嗯,吃了。”林昆笑着回应,心里头美滋滋的,本来想说自己没吃,让楚静瑶去做一碗去,可又觉得那样有些不妥,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呢? 林昆欠着屁股刚要坐下,楚静瑶忽然又说:“我和陆婷晚上没吃饱,你再去给我做点好吃的呗。” 还是那样一副三月里春风般的笑容,还是那张精致唯美的脸颊,林昆怔了一下,“昂!?” 直到此时,他心里恍然才醒悟,什么狗屁的‘竞争’理论,人家根本就想要他去做饭…… 厨房里呼哧呼哧的一通忙活,热腾腾的两碗蛋炒饭加凉碟小菜端了上来。 “谢谢哦。”楚静瑶笑着说。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谢谢林先生。”陆婷微笑着说,在楚静瑶面前,她不想表现的和林昆有多熟。 “看看味道怎么样。”林昆笑着说,坐在了楚静瑶的身旁。 两个大美女吃了起来,林昆坐在一旁将今天晚上和鲁老吃饭谈的事情大致向楚静瑶‘汇报’了一遍,目前楚静瑶是主要的出资方,算是最大的股东,有什么事及时的向她汇报从商业的角度上来说是应该的。 楚静瑶一边吃着蛋炒饭一边点头,等林昆说完了等她回应的时候,她一脸茫然的抬起头,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看着他,“那个……你刚才说什么了?” 这不能怨咱们楚大美女没认真听讲,实在是这蛋炒饭的味道太鲜美了,哪还有心思去听林昆说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