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女儿红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七十七章:女儿红

第四百七十七章:女儿红 “你在想什么?”谭艳声音软绵绵的问正低头不语的姜峰,一只手抚摸到他的胸前。 “我今天晚上是不是不该来?”姜峰低头忏悔般的道。 “怎么,后悔了?”谭艳有些哀怨的说:“还是说,我让你不满意了。” “都没有,错在我。”姜峰言语羞愧的说。 “这可不像你。”谭艳从姜峰的肩膀坐了起来,扯过自己刚脱下的衣服简单的遮在身上,拿起桌上的烟给自己点了根,“你在我眼里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何况你我都是成年人,情到不禁之处激情燃烧了一把有何不可?” “可我是……” “你是副市长,是政府的官员,就不允许有点正常人都有的念头和欲望?” “唉……”姜峰长长的叹了口气,十分懊恼的说:“是我的政治觉悟不够,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呵呵。”谭艳语气嘲讽的说道:“要不你向我道个歉,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怎么样?” “这……”姜峰转过头,目光不敢直视谭艳,仿佛被她看一眼之后马上就会现原形一样,咬了咬牙费了好大劲儿似的说:“对不起。”说完抓了件衣服起身就要离开。 谭艳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走,老娘又不是免费的姘头,吃干了抹净了就想走?站起来一把抱在了他的身后,将他整个人牢牢的抱住,两具身体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再次缠绵在了一起,顿时间熊熊的烈火从心底燃烧起来…… 又是一番翻云覆雨之后,姜峰这次不再像之前那么颓落了,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搂着谭艳,口吻清晰的说:“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 “呵呵。”谭艳咯咯的笑了起来,“在你看来我这是权色交易了?” 姜峰道:“违背原则的事情我不能做。” 谭艳说:“我才不稀罕你违背原则呢,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可能我还会帮上你的忙。” 姜峰被勾起了兴趣,“哦?” 谭艳说:“我能看的出来,你是一个有抱负的男人,你的下一站应该是省里,正好我在省里有一些关系,需要帮忙随时开口,我一定尽心尽力的帮你。” 姜峰怔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一般靠近自己的女人大多是为了权色交易,可怀里的这个女人居然反过来要帮自己,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为什么?” 谭艳从他的怀里挣脱了起来,扯了一截被单将自己的身体裹住,微笑着目光欣赏的看着他说:“因为我喜欢你。” 姜峰摇头笑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什么?”谭艳笑了起来,一双眼睛满是欣赏之色的看着姜峰:“你是我最近几年里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你年轻却很稳重,位居高位但一身正气,有野心有抱负,是一个有未来的男人,另外……你长的也不赖。” 姜峰呵呵的笑了起来,“我有你说的那么优秀么?” 谭艳一个转身坐在了姜峰的腿上,伸手抚摸着他的两腿之间,媚眼如丝的吐着热气说:“至少刚才让我很满意” …… 晴朗的天气总是让人心情很好,忙后了一早上之后,把澄澄送去了幼儿园,而后又把章小雅送到了中港大学里,林昆就躺在车里两只脚放在方向盘上睡觉。 嗡嗡…… 屁股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林大兵王刚要入睡就被吵了起来,骂骂咧咧的掏出电话,一看还是个陌生的号码,顿时火不打一处就上来了。 “谁啊?”这语气就像是欠了他一百万似的。 “咳咳,年轻人脾气挺冲么。”一个老叟的声音。 “你是?”林昆马上改变了态度,脑海里迅速比对电话里的声音,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老叟! “老先生,你好,刚才失礼了。”林昆歉意的道。 “呵呵,没什么,年轻人有点脾气总不是坏事,太温顺的狮子早晚会被狼吃掉。” “老先生,昨天晚上谢谢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么?” “当然有事了。”老叟的声音很豪迈。 “老先生请说,只要我林昆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不推脱。” “那要是帮不上忙的呢?”老叟的话语里带着玩笑的意思。 “帮不上忙想办法也要帮上。”林昆笑着说。 “好吧,看在你这年轻人够真诚的份儿上,昨天晚上我没白把小岛让给你,这么大的一桩恩情,总不能一句谢谢就完事了吧,我是外来人,你这位小友怎么也得请我喝上一杯当地的美酒才算够意思吧。” “哈哈,没问题,老先生你尽管挑地方,我林昆奉陪就是了。” “好,够爽快。那咱们就定今天晚上,地儿等我选好了之后通知你。” “ok!” 日升日落,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把家里安置好了之后,一个人开着老捷达就向东城区的一家酒楼奔来,这酒楼名叫‘女儿红’,林昆还是第一次过来,他平时混迹最多的就是市中心和南城区,偶尔也逛逛北城区,这东城区和西城区却是很少涉足。 “女儿红,呵呵,有点意思。”林昆停好了车,站在酒楼的门口仰头笑道。 “哎,哥们,这儿不准停车。”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林昆回头一看,是两个保安向他快步的走了过来,眉头一蹙反问:“这儿画的不是停车线么?” “画停车线也不能随便乱停啊,这都是给高级vip留的,你是到咱这儿消费的么?” 林昆打量了一眼两个保安,就他们这智商也只能当一个最低等的保安了,也懒得跟这两个笨蛋保安墨迹,随手掏出两张十块钱向两人抛过去,“小费。” 两个保安舞舞喳喳的接住了小费,态度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低智商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拍马屁道:“大哥这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不简单!” “对对对,而且大哥还低调,家里放着宝马、保时捷什么的都不开,就喜欢开捷达。” “这老捷达可经典了,小李你不知道是吧,就这老捷达的工艺和技术那简直……” 林昆实在不愿意听这两个傻保安在这拍马屁,赶紧向酒楼的大门走去。 这家‘女儿红’酒楼是一栋独立的六层建筑,外表的装潢沿袭着古风,还在正门旁的一个旗杆上挂着一面古代酒楼挂着的旗子,上书三个大字——女儿红。 门口的服务员没像古代服务员那样穿着,但着装统一态度礼貌,每有客人走进大门,都会面带标准的笑容说:“欢迎光临。” “先生,请问有预定么?”一个长相标致笑容客人的服务员额外问林昆道。 “有,鲁老的。”林昆眼神四处看,这家酒楼的生意相当的好,整个一楼大厅几乎都坐满了。 “先生,请跟我来。”女服务员查过之后微笑着说。 “谢谢。” 女服务员带着林昆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门外,“先生,就是这了,有什么需要随时呼叫我,我叫小琴,工号是3228,祝您今天晚上用餐愉快。” 林昆笑着说了声谢,女服务员后退转身离开,这服务简直太到位了。 咚咚咚…… 林昆敲了敲包间的门,里面传来一声略微沙哑的声音:“小林么,请进。” “鲁老,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林昆进门后就笑着说,包间里一共两个人,鲁老和昨天晚上陪他一起的那个小姑娘,昨天晚上林昆没有仔细端量这位小姑娘,今个仔细的一端量,大眼睛长睫毛的,鼻梁挺翘皮肤白皙,除了胸小了点儿外,倒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不碍紧,是我们来早了。”鲁老面带微笑说:“小林,别客气,随便坐。” 包间是小包,桌子不大,正常也就容的下八个人,初次见面还不怎么熟悉,林昆坐在了和鲁老正对的位置,而那个相貌可人的小姑娘坐在鲁老的身旁,和林昆正好斜对着。 “小林,这是我的孙女鲁婉儿。”鲁老向林昆介绍道。 “鲁姑娘好。”林昆站起来向鲁婉儿伸出手。 “你怎么知道我好不好?”鲁婉儿眨着一双大眼睛,满是俏皮慧黠之色。 “额……”林昆有些无言以对,现在的年轻小姑娘都这么……这么难相处么? “婉儿,别没礼貌。” “嘻嘻,开个玩笑么。”鲁婉儿站起来伸出手,俏皮的笑道:“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林昆咧嘴牵动着笑了笑。 “大叔,你长的挺帅的,有老婆没?”鲁婉儿俏皮的问,同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频频眨了两下。 “有。”林昆回答的很干脆,反夸道:“鲁姑娘,你长的也很漂亮。” “唉,真是可惜……”鲁婉儿突然一副哀怨的口气叹息说:“好男人怎么都有老婆了,这还让我怎么往外嫁。” “咳咳。”鲁老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婉儿,差不得行了,别闹了,小林是客人。小林呐,我这孙女没事就喜欢开开玩笑,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不会的,鲁老。鲁姑娘很可爱。”林昆笑着说。 点菜上酒,不一会儿丰盛的一桌子酒菜就上齐了,菜都是一些司空惯见的菜品,酒却和正常能见到的不一样——古代酒坛子装的,红布封口,红纸贴着——女儿红。 酒楼的名字叫‘女儿红’,酒水主打‘女儿红’,这就是这家酒楼的特色。 服务员将酒坛子打开,顿时一股浓浓的酒香溢了出来,这绝对是林昆迄今为止闻到过的最香的酒,服务员在一旁介绍说:“纯正女儿红,窖藏三十年。” “三十年!”鲁婉儿一脸惊讶状,“三十年前我还没出生呢,这酒比我还年长!” 服务员捧着酒坛子一人满上了一杯,酒杯是青花瓷杯,窖藏了三十年的酒自然和正常的酒颜色有差异,呈微微的琥珀色,鲁老端起酒杯,笑着说:“来,小林,咱们喝一个!” 林昆赶紧举起酒杯迎上,“鲁老,我敬您。” 服务员已经退了出去,鲁婉儿在一旁可怜巴巴的说:“爷爷,我可以喝一杯么?” 鲁老严厉的冲孙女看了一眼,说:“女孩子家不能随便喝酒,容易吃亏。” 鲁婉儿可怜爸爸的说:“爷爷,今天你不在这么,我又不是跟别人喝酒,人家想尝尝这三十年的酒什么味儿。” 鲁老还是要拒绝,林昆在一旁趁机帮腔说:“鲁老,就让鲁小姐尝一尝吧,窖藏三十年的酒可不是总能遇到,遇到了不尝一尝岂不是太可惜了?” 鲁老点点头,严肃的脸上恢复了笑容,“既然小林都这么说了,婉儿你就尝一口吧。” 鲁婉儿立马笑靥如花起来,冲林昆说了声谢,端起酒杯道:“咱们三个干一杯。”言罢仰头就是一口,鲁老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这姑娘一口全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