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干柴烈火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七十六章:干柴烈火

第四百七十六章:干柴烈火 阿奎昏死了,贱男彻底傻眼了,他刚刚没有撒谎,他的确是一个很有实力的经济人,专门负责包装明星的,当红的一些明星有不少都是出自他的包装之手,今天偶然在停车场发现了楚静瑶这位美貌胜过仙女的美人儿,一时间色心大起,想要借着包装之名把楚静瑶给潜规则了,然后再包装她赚钱。 这贱男的如意算盘可是打的叮铛响,按照他过往那么多年的经验,只要是女孩,或者也可以说不管是男还是女,只要提到当明星没有不愿意的,通常他只隐隐的提一句潜规则,到了晚上马上就会有一堆的美人儿提着群子约他。 可今天偏偏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可人家楚静瑶根本就没把当明星当回事,当明星还不是为了出名赚钱,可她楚静瑶偏偏最不缺的就是钱,再加上楚静瑶的身边还站着林昆这个兵王老公,贱男遇上了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也可能是老天开眼,派林昆来惩罚他,叫他平日里就知道潜规则赚黑心的钱,祸害了不知道多少的妙龄大姑娘。 反正也没什么事着急回家,在这停车场里多浪费个十分八分也没关系,十分八分在正常的情况下来说很短暂,但接下来对于贱男来说,那绝对是地狱般的十分八分,他这一辈子挨的打所承受的痛苦,也没有这十分八分的严重。 啊……啊……啊!!! 惨叫声在停车上的上空盘旋着,老捷达的车尾灯驶出了停车场,当保安们闻声赶到停车场的时候,眼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个被打的姥姥都不认识了,另一个情况好一些,外表看不出多少伤,但整个人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 “我……我……我是有身份的人,快……快……快救救我,有……有赏钱。”贱男趴在地上挣扎的痛叫着,人家两个保安根本不咋搭理他,以为他脑子被打坏了,只是例行公事的打电话报警,顺便又叫了一辆救护车。 回到别墅,林昆彻夜未眠,坐在阳台上吹着海风抽着烟,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在琢磨着农贸市场的事情,目前他最大的问题是资金,他手里的钱算上借楚静瑶和拿蒋叶丽的本来就不多,结果今天晚上一个拍卖就花了这么多…… 这后期的施工费该怎么办呢? 半夜口渴起床的楚静瑶发现林昆还坐在阳台上,估摸着是心里头有事情,走到阳台上坐在了他的身边,笑着说:“怎么不睡觉,在想农贸市场的事?” 林昆笑着点点头,“资金好像不太够,我打算将‘世外桃源’给打造成一个五星级的旅游景点,本来按照我的计划是差不多够的,今天晚上花超了。” 楚静瑶淡淡一笑,尤如春风吹入人心,声音更是悦耳尤的如百灵鸟在山涧歌唱,“就因为这个?” 林昆苦笑说:“是不是很没出息?我从来没想过会为钱发愁,我根本就不在乎钱嘛。” 楚静瑶摇摇头,“这说明你有责任心了。” 林昆笑着道:“我本来就很有责任心好不好。” 楚静瑶道:“那不一样,你过去是在部队里,你关心的是你的战友们,现在你是在都市里,你关心的是那些菜贩,你已经开始学会关心陌生人了。” 林昆咧嘴一笑,“那我挺伟大的?” 楚静瑶点点头。 林昆呲牙笑道:“那你崇拜我不?” 楚静瑶摇头,笑道:“不崇拜,但我可以帮你解决资金问题,别在这心事重重的了,回房间里睡觉吧,待会儿澄澄醒了看不到你又好到处找你了。” 林昆咧嘴一笑,高兴道:“嘿,有一个有钱的老婆真好,老婆我爱你!”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啵的一下在楚静瑶那光洁的额头亲了一下。 “你……” “睡觉喽!” 楚静瑶气的就要骂他流氓,这流氓已经高高兴兴的跑进了屋里,单纯的模样像个孩子,楚静瑶摸了摸刚刚被亲过的额头,心里一阵暖暖的触动划过。 是夜,在中港市市中心的一家高档会所里,已经临近午夜了,会所里的生意还是如日中天般的好,楼上一个高档的包间里,四十多岁的女富商谭艳正单独请一位朋友喝酒,酒是上等的法国窖藏红酒,朋友是中港市倍受百姓爱戴的副市长姜峰,两人这顿酒已经喝了将近三个小时了,酒水没下多少,但话却推心置腹的说了不少,只是他们一个是无利不图的商人,另一个是终日算计的政客,他们俩推心置腹的话放在一起,真的恐怕也没几句,不过也没关系,这世界这社会不正是如此么,真真假假虚幻难辨,太认真只会苦了自己。 谭艳是发自真心看重了姜峰,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如果把女人形容成一朵花,那她的这朵花已经临近枯萎了,她想在自己枯萎之前找一个好的男人依托这并没有错,她选中了姜峰证明她的眼光还不错,至少能力和威望在这座城市里少有男人能比。 姜峰坐在这里喝了三个小时的酒,完全就是一种习惯性的应酬,另外坐在对面的谭艳却是有些姿色,和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不同,和三十多岁的少妇不同,她的姿色当得上‘半老徐娘’这四个字,容颜已老,韵味却是更盛。 姜峰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说他心底对谭艳一点感觉也没有那是假的,只不过出于基本的政治素养以及在官场上这么多年养成的小心谨慎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的表现出什么的,即便谭艳不时的用话来刺探他,他依旧是稳坐如山。 有些时候,男人和女人只是普通朋友,办什么事情还好说,一旦越过了这道界线,很多事情是说不出清的。 姜峰是一个在政治上有野心的人,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在官场上多走一步,他自认才华纵横,有生之年肯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但前提必须跳出中港市这个小水缸,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施展抱负,省里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就拿今天晚上来说,他本来可以向上次拍卖‘凤凰高级会所’那样暗箱操作来帮助林昆,但为了将有可能对自己负面影响的概率降到最低,以防他的那些政治夙敌借此事向他发难,他只是例行公事的组织了一场慈善拍卖会,其余的一点也没有帮林昆,另外他把谭艳拉进来,也是怕小岛的最终拍卖价格过低,要是小岛起价三十万,最终只卖百八十万的,那他这个副市长、慈善拍卖会的组织者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便你没有暗箱操作,到时候也一定会被说成是暗箱操作。 好在今天晚上小岛的最终成交价超过预期,政治上来看是一件非常圆满的事情,只是他这么做会不会得罪林昆,从而得罪了省人大书记余宗华? 姜峰将杯中余下的红酒一干而尽,心中苦不堪言,这当官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实际上每天在官场上斗智斗勇的也是够让人心力交瘁的,一个字——累。 一个男人在他心情压抑不好的时候是最容易安慰得到的,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道理,谭艳已经四十多岁了,对男人还是很了解的,也深知这个道理。 “怎么,心情不好?”谭艳微笑着说,脸颊百媚丛生,眼角媚眼如丝,端起酒瓶轻轻的晃了晃,给姜峰的杯子重新满上,酒香顿时扑面而来令人心神摇曳。 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醉,姜峰的脑袋有些沉,一只手摸着脑门揉搓了两下,低着头说:“是啊,别人看我挺风光的,其实活的比谁都累。” “没办法,现实不就是这样的么,我虽然没当过官,但一入官场深似海这话我听过。”谭艳举起酒杯,轻轻的砰了一下姜峰面前的酒杯,“良辰美景,借酒消愁。” “好!借酒消愁。”姜峰笑着说,眉宇间却依旧是愁事紧锁的模样,端起酒杯一下子又喝了一多半。 “这酒后劲儿大,姜市长你悠着点。”谭艳媚靥如花般笑着说,声音更是软绵绵的充满了魔力,尤其对出于醉酒与清醒之间的男人,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姜峰迷迷蒙蒙的抬起头,目光正好落在了谭艳的胸口处,谭艳穿着一件束身的衣服,将她胸前的两朵笼罩的格外傲挺,她的身材本来就不差,虽然比不上二十几岁小姑娘的性感线条,但却以另一种成熟丰腴展现女人的诱惑。 姜峰的眼神有些直了,谭艳的脸上一阵得意,趁机站起来走到姜峰的身边坐下,身子挨的很近,彼此的温度互相触碰着,在这空荡而又豪华的包间里弥漫开一阵旖旎的氛围来。 姜峰痴痴的回过头,此时他不再是那个一身西装腰板挺直说话铿锵有力的副市长,仅是一个内心里装满七情六欲的男人,他的眼神里放射出绿光,笼罩在眼前这个丰腴熟妇的身上,喉结不由的动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来就是一件暧昧不清的事,再配上美酒,就更容易干柴烈火了。 当下,姜峰是被这烈火燎上了心头,无形中一股心魔的力量驱使着完全没有防备的他扑向了谭艳,而谭艳假装拒绝了两下之后,寂寞躁动的心奔放了起来…… 墙上挂着的古朴时钟嗒嗒嗒的走着,屋子里那‘豪情万丈’的声音冲撞着四周经过严格隔音处理的墙壁,愈来愈激烈的声浪,似是要将屋顶掀飞一般。 一番激情四溢的缠绵过后,两个人身子湿哒哒的坐在沙发上,相互依偎在一起,姜峰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安静的一言不发,谭艳肌肤相亲的贴在他的身上,脑袋枕在他的肩上一脸的性福满足,他没让她失望,他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