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原来是他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七十一章:原来是他

第四百七十一章:原来是他 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霸道车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宝马x6的屁股上,别看宝马x6比霸道车金贵,被霸道车从后面这么一撞,整个车身严重的失去平衡,猛的摇晃了一下,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尖锐的声音,向着旁边的路崖子就撞了上去,陆婷根本把不住方向盘了,脚下踩刹车也已经来不及了,就听轰的一声巨大声响,宝马x6直接越过了道崖子,顶在路边的大树上。 哗啦啦,树上落下一片树叶,宝马x6里的气囊‘铿’的一声全都弹了出来,这一下撞的不轻,幸运的是陆婷和章小雅都没受什么伤,只有陆婷的胳膊上擦破了点皮。 吱嘎…… 一连串的急刹车声,几辆车围着宝马x6停下,将它前后左右的去路都挡住,车上跳下了一群十几个小年轻,手里头都拎着家伙事,流里流气的打扮,一看就是道上混的小混混。 霸道车停在这些车的后面,里面坐着的人始终没有下来,那一群十几个小青年跳下车后便向宝马x6围了过来,用手里头的家伙事敲着车窗嚣张的冲里面叫唤道:“下来,都给老子下来!” “陆婷姐,怎么办?”章小雅用手推开气囊,紧张的看着陆婷。 “没事,林昆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来。”陆婷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安慰道。 铛铛铛…… 外面的小混混拿着钢管开始砸车玻璃,威胁道:“再不下来老子砸车了!” 说砸还真就砸,就听‘咣’的一声巨响,钢管狠狠的抽在了宝马x6的前窗玻璃上,玻璃发出一声喀嚓的碎响,迅速的四分五裂成了蜘蛛网状。 “啊!”章小雅被吓的叫出了声,两只手抱着头,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看着陆婷。 陆婷暗暗咬唇,心里暗说:“林昆怎么还没跟上来。” 霸道车里,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开车的小青年,另外两个坐在后排上,其中一个是脑门上还裹着纱布的石宝,另一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宁伍,没错,石宝口中的伍哥就是宁伍,前段时间刚被林昆在海边给修理过。 宁伍望着车窗外自己的小弟们正在‘干活’,问石宝说:“你干嘛跟个小娘们过不去。” 石宝愤愤的骂道:“次奥,要不是因为那个小娘们,我能整成这个德行?” 宁伍说:“后面的那辆捷达呢?” 石宝说:“就是打我的那个混蛋的,先弄了两个小娘们,再收拾那小子!” 宁伍呵呵一笑,道:“好主意。” 石宝隐隐有些担忧的问:“伍哥,你后面的兄弟能拦得住那小子不?” 宁伍转过头瞥了他一眼,道:“小宝,你是在怀疑我手下的能力喽?” 石宝连连道:“不是不是,实在是那小子太厉害了,你看把我给打的……” 宁伍玩笑的讥诮道:“那是你小子太虚了,成天吃喝玩大学生,身子早空了。” 石宝尴尬的一笑,话锋一转,看着宁伍脸上的伤痕问道:“伍哥,你的脸?” 宁伍脸上的表情一动,嘴角牵动着笑了笑说:“前两天去学骑马,一不小心摔的。” 石宝信以为真,道:“那马还真不懂事,在哪个马场里,我去给买出来宰了!” 宁伍挥挥手说:“咱们和马置什么气,算了算了。” 咚咚咚…… 车窗突然被敲响了,敲的正好是宁伍坐着的那一面,宁伍本能的回过头去看,结果看清外面的那张脸后,整个人立马吓的一缩,脸上骇然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某种怪物一样。 “伍哥,怎么了?”石宝嘴上说着,也抬起头向窗外看去,视线的原因,石宝一开始没开清楚,等他眯着眼睛看清楚以后,反应比宁伍还夸张。 宁伍回过神的第一反应就是冲开车的小弟下命令道:“快,快开车!” 小弟不知道老大怎么突然紧张成这个样子,脚底下踩着油门就发动车子,结果扭了几下车钥匙后,这辆昂贵的高配霸道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了。 宁伍着急了,冲着开车的小弟怒吼道:“我让你赶紧开车,你墨迹什么!” 石宝此时已经回过神,也跟着怒吼道:“快开车!” 小弟一脸茫然的回过头,心里头寻思着,这两位大哥到底抽了什么疯,刚才还聊的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像是见了什么怪物一样,一个个吓成这副德行。 “大哥,这车打不着火了。”小弟无可奈何的说。 “怎么可能!”宁伍不信,冲着小弟怒吼道:“今天你不把车开走,以后别跟我混了!” 小弟心里直喊冤,这车打不着火也不怨自己啊。 咣的一声巨响在宁伍的耳边响起来,一截路崖子用的大石块硬生生的嵌进了车窗玻璃里,宁伍被吓的又是一抽搐,脸色惨白的回过头,这一刻他的心都要碎了,心里头叫苦连连,遇到谁不好,偏偏在这里遇到这个杀星! 这边一声巨响响起,不远处围着宝马x6的小混混们全都停下来向这边看过来,见自己大哥的车被砸了,这些小混混马上弃了宝马车向这边跑了过来。 林昆这一招绝对高明,围魏救赵。 堂堂漠北的狼王,根本就不把这群小混混放在眼里,把嵌进车窗里的石块拔出来后,咣的又是一声巨响,这一下完全就把车窗整个砸的粉碎,石块直接丢进了车里,宁伍吓的赶紧向一旁躲去,抬起屁股坐在了石宝的身上。 石宝也被吓的够呛,他才刚刚被林昆给修理过,本来想借着宁伍来教训林昆一顿,结果没想到林昆的出场竟是这么的霸气,把他仰仗的伍哥也给吓坏了,他哪里知道宁伍前段时间也被林昆狠狠的修理一顿,而宁伍碍于面子,也绝对不可能告诉他。 此时此刻,宁伍心中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苦不堪言,早知道是来招惹这个大煞星,石宝这混蛋就是给自己再多的钱,他也不会来参与的,有些见过一面之后就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见了,林昆对于他来说就是这种人,不光这辈子不要再见了,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要再见了。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既然今个招惹上了,那自己就得拿出被虐的觉悟,逃是逃不掉了。 身后的小混混们拎着钢管就向林昆砸了过来,林昆转过身以闪电般的速度抓住了一根钢管,硬生生的从对方的手里给抢了过来,旋即以‘一字扫天下’的姿势向前猛的一扫,钢管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呼啸之响,叮叮铛铛的或是砸中了迎面劈下来的钢管,或是直接扫中了对方的手腕,惨叫声不绝,即便是被没扫中手腕的,虎口也都被震的裂开,钢管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 就一招,就把所有的小混混给震住了。林昆嘴角勾起一丝邪异的一笑,淡淡的道:“有不怕死的就上来吧,怕死的都给老子远远的让开。” 众小弟全都一副骇然的表情,眨巴着眼睛好像对视了一眼,总有不怕死的往前冲,这边刚有两个赤裸着拳头冲上来,后面其他的小弟也跟着冲上来,这可是在老大面前表现的机会,表现的好了说不定以后地位一下子就上来了。 林昆眉头一蹙,手里的钢管呼的一下挥了起来,冲着中在最前面的小混混的肩膀就砸了下来,砰的一声,应之喀嚓一声脆响,那小混混立马一声惨叫冲破了喉咙,脸上的表情迅速被剧痛扭曲,单膝跪着摔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小混混瞬间全都停下来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一秒还一副决然不屈的表情,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深深的畏惧与骇然。 “滚。”林昆面无表情的说了一个字,声音不大,却像是一块沉重的洛铁落在诸人的心底,这些个小混混一脸茫然傻愣在那儿,林昆挥起钢管马上又抽翻了一个小混混,其他的小混混马上回过神,撒腿就跑。 林昆转过头,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向车里的宁伍和石宝看去,这两人此时罗叠的坐在一起十分滑稽,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难以形容的畏惧。 “可真是给你们脸不要脸啊。”林昆望着车里的两个人轻佻的笑道。 “我……”宁伍已经被吓的冷汗直出了,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开口解释道:“我是被他给叫来的,真不知道是大哥您。” 这一番话说完,宁伍屁股下的石宝懵了,他仰仗万分的伍哥咋叫那小子大哥? 林昆轻佻的一笑,道:“晚了,我才不管你怎么来的,你的人砸了我妹子的车,把我的两个妹子都给吓坏了,这笔账无论如何我都得给你算算,何况前段时间我就跟你说过,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了,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大……大哥。”宁伍这个平时耀武扬威惯了的大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这次……这次真的是被冤枉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次吧。” 林昆不再和他墨迹了,伸着大手就向宁伍抓了过来,宁伍立马被吓的像个娘们一样尖叫了一声,被林昆抓住了胳膊硬生生的从车里给拽了出来,往地上那么一扔,就像是随便扔个麻袋一样,紧跟着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就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