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揍石宝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六十九章:揍石宝

第四百六十九章:揍石宝 “你干嘛!” 章小雅立马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石宝推开。 石宝没料到章小雅会突然这么大的力气,直接被推了个大趔趄,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的墙上。 “这……”闵红见情况不妙,立马有些慌乱起来。 章小雅瞪着石宝怒道:“你给我让开!” 石宝不羞不恼,反倒一脸淫笑道:“小雅妹子,干嘛这么激动,刚才我不是为了扶你么,可不是有心要占你便宜的。” 闵红马上在一旁帮腔道:“是呀小雅,刚才我也看见了,宝哥确实是为了扶你。” 章小雅目光向闵红看过来,言语严肃的道:“红姐,你马上让他让开,我要走!” “这……”闵红也是一脸的为难,她不想就这么和章小雅撕破脸皮,可石宝哪是她能说的动的,只是象征的对石宝说:“宝哥,你让小雅走吧。” 石宝站着的地方正好挡住章小雅的出路,嘴角邪意的一笑,道:“小红啊,我也没不让小雅妹子走呀。”说着,还故意把身子往前挡了挡,摆明了要耍无赖。 男人都是这个样,平时穿戴整齐人五人六的,等暴露了本性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无赖难缠。 章小雅咬了咬嘴唇,硬向石宝就推了过去,想要把他推开,可酒精的作用已经麻痹了她的双腿,脚下一个虚软,整个人就向石宝的怀里扑了过去。 石宝一脸淫笑的张开双臂,结果章小雅整个人就落在了他的怀里,章小雅急忙想要站起来,身体却被石宝的一双胳膊紧紧的抱住,她只好大声的叫喊道:“放开我!放开我!” 石宝色心已起,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开,两只胳膊反倒是抱的越来越紧,咸猪手顺着章小雅的腰肢就往下摸,嘴里却是冠冕堂皇的说道:“小雅妹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可是你主动扑到哥怀里的,哥只是趁人之美哦。” “红姐,帮我!”章小雅向闵红求救。 闵红站在一旁唯唯诺诺,一副欲帮又止的表情。 章小雅心里急火难耐,真没想到光天化日有人在场,石宝竟然还敢这么嚣张,同时她也隐隐的想到了,今天的这一切怕是闵红和石宝早就勾搭好的。 章小雅的心底一片冰凉,身体受酒精的麻醉软绵绵的,根本无法从石宝的怀里挣脱,只能任由他的咸猪手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游走,急的她流出了眼泪,不自禁的就想起当初在百凤门被人下药,最后被林昆救起的那一刻,这时昆哥要是在的话该有多好…… “昆哥,救我!” 章小雅闭着眼睛大喊一声,她没有想过林昆真的会出现,只是在这绝望的关头,把心中所渴望的大声喊出来。 石宝伸着大手在章小雅的腰间乱摸,顺着裤腰的缝隙就要往里面摸去,一脸淫乱嚣张的大笑道:“哈哈,你叫吧,今天你是我的人了,看谁能救得了你!” 几乎石宝的声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从他的身后传来,紧接着哗啦啦一片碗碟碎响的声音,石宝和闵红全都惊凛的回过头,章小雅也睁开了眼睛…… 只见,他们身后的包间的不是被踹开了,而是直接被踹飞了,砸的眼前的桌子上一片稀巴烂,还把对面的窗户砸开了一角,窗外的秋风正呼呼的涌入。 尼玛,这得多大的脚力才能如此的威猛!? 石宝、闵红也包括章小雅在内全都懵了,门口站着的男人一头碎发迎风拂动,嘴角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卷,同时勾起一抹云淡风轻、吊儿郎当的笑意…… 这是一个无论放在任何地方都会令人瞩目的男人,不是说他长的有多帅,而是这一身痞里痞气、吊儿郎当的气质简直特么的令人着迷了,普通的小混混摆出这样的一副造型来,只会让人觉得做作,而他则是浑然天成、完美无瑕。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 “昆哥!” 章小雅回过神后激动的大声喊叫,眼泪止不住的顺着眼眶就流了出来,此时内心所有的绝望统统变成了委屈,就像是吃了亏的小女孩遇到家长一样。 石宝眼睛睁的大大的,他还没有完全的回过神,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这小妮子随便的大喊一声,眼前这厮真的就出现了,而且开场还这么的火爆,难不成这小妮子会召唤术不成! 闵红站在一旁一脸惊讶,噤口不言,心底一片无法诠释的羞耻感翻涌上来,今天的一切都是她一手促成的——和石宝早有预谋,约章小雅出来喝酒。 林昆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笑眯眯的,吊儿郎当的,嘴角的香烟狠狠的嘬了一口,吐出一大团的白色烟雾,然后在石宝那惊诧的目光注视一下,一步步的向他走过来。 站在石宝的面前,林昆咧嘴一笑,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先说点什么呢,结果人家什么也不说,直接挥起了大巴掌,以满弓闪电之势冲着石宝那张大脸就抽了下来。 啪!!! 凛冽而又清脆的一声脆响,石宝一声发自肺腑的闷哼,整个人应声连根拔起,向着一旁那满地狼藉就摔了过去,呼通的一声巨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唉哟……” 石宝一声痛叫,他正好摔在了被门砸翻的桌子上,那满地的狼藉到处是碎玻璃碴子,他的身子底下被扎破了无数道口子,血水迅速的就洇红了一大片。 石宝挣扎着就想要起来,现在他已经完全回过神了,一双眼睛瞪圆的瞪着林昆,浑身上下一股腾腾的杀气乍起,眼前的林昆高高瘦瘦,而他也不矮,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将近二百斤的大体格子,按照正常的主观认知,一个身材如此磅礴的汉子和一个身材削瘦的汉子对上,身材削瘦的汉子肯定处于下风,除非身材削瘦的汉子练过武术。 “麻痹的,敢打老子!” 石宝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挨了一耳刮子之后,他的脸颊发麻,但不耽误他破口大骂,“次奥尼玛的,今天老子就给点颜色瞧瞧,让你多管闲事!” 石宝抡圆了胳膊肘子就向林昆砸了过来,那一对肉呼呼的拳头挥舞在空气中倒也力量感十足,眼看着这一对拳头就要砸中林昆,突然就听铿的一声响,他的两只拳头被林昆看似云淡风轻的抓在了手里。 石宝整个人顿时一怔,眼神里充满诧异。林昆双手用力向反方向一扭往下一拽,就听咔嚓咔嚓的两声脆响,继之而来的是一声杀猪一般的凄惨嚎叫——啊!!! 石宝的两条胳膊硬生生的被拽的脱臼了,疼的他那大脸盘子苍白如纸。 石宝本来以为他能胖揍一顿,只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人家真会武术! 林昆一脚把石宝踹飞,石宝重重的摔在了身后的墙上,林昆紧跟着过去,提溜起他的衣领子,大耳刮子如雨点般落了下来,啪啪啪的直打的石宝渐渐失去了知觉,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两眼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林昆松开衣领,把石宝丢在了地上,拍拍手,像是往地上丢了一个麻袋一样,刚转过身,身后的章小雅突然一把扑在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 小妮子把脸颊埋在他的胸前,呜呜的哭了起来,泪水大朵大朵的涌流,很快就将他的胸口湿透了。林昆两只大手无处方,最终只好放在了小妮子的后背上,像安慰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她说:“别哭了,以后再听话点,不要跟人乱出来,今天幸好你陆婷姐盯着,否则你这纯洁的小身子……” 怀里的小妮子扭动了两下身子,眼泪哭的太多,在林昆的胸前擦鼻子呢,她这么一扭可倒好,胸前那本来就紧紧贴着林昆的两朵也跟着蹭了蹭。 “额……”林昆的老脸顿时一红,身体里的血液不受控制的隐隐躁动,向着他的‘人中’部位就聚集了去,没说完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全都生生的咽了回去。 “小……小雅,对不起。”闵红一脸歉意的向章小雅说。 章小雅并没有要理闵红的意思,简单直白的说,章小雅她又不傻,今天石宝是闵红约来了,而且刚才她求救的时候,闵红就像是个无动于衷的旁观者一样,平日里那些热心帮助、嘘寒问暖的伪善,在那一刻统统的暴露了出来。 陆婷站在门外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向闵红走了过来,她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闵红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声音怯答答的说:“陆婷姐,对不起……” 啪! 一声清脆的耳刮子声响起,陆婷的巴掌抽在了闵红的脸上,白皙的脸颊上顿时浮现五个清晰的指印,这指印白里透红,每一道都勾起钻心的疼痛。 “以后离小雅远点。”陆婷语气冰冷的说。 闵红咬了咬嘴唇,没有出声,这一刻她的心底是恨的,可脸上丝毫的不敢表现出来。 林昆回过头目光冷冰冰的看了闵红一眼,搂着怀里的章小雅向门外走去,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两个保安,两人显然是被眼前的情况给惊呆了,直勾勾的看着满地狼藉的包间,这包间可是豪华装修的,现在却像是个堆杂物的破仓房,墙上那名贵的壁纸被溅脏了,昂贵的水晶玻璃窗也被砸了个大窟窿,还有那正宗梨木的桌子和西域进口的名贵丝绸窗帘…… “不许走!” 两个保安几乎同时厉喝一声,吓了林昆一跳。林昆两眼一瞪,毫不客气的就骂道:“你们两个脑袋被门夹了啊,喊这么大声干什么,都给闪到一边去!” 这两个保安被林昆瞪的后背凉飕飕的,马上便没了刚才的戾气,其中一个开不了口,另一个支支吾吾的说:“你们……你们走了,这包间谁赔?” “你瞎啊,地上不是躺了一个么,让他赔!”林昆直接骂道,搂着章小雅就从两个保安的中间走了过去,两个保安愣愣的没敢阻拦,互相对看了一眼,最终一起看向了躺在地上两眼翻白的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