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再遇船老大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六十二章:再遇船老大

第四百六十二章:再遇船老大 回到家,楚静瑶把林昆叫到房间里给他上了一课,孩子不懂事说错话就算了,他这个做大人的还跟着搀和,这样只会让孩子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下次再遇到人该说的还是会说,这么下去孩子长大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老婆,你想的太远了。”林昆笑着说:“咱儿子今年刚五岁,长大还很远呢。” “就算长大还很远,你这么教育孩子,将来等孩子出社会以后肯定不招人喜欢,这对孩子的未来绝对是一个隐患!”楚静瑶据理力争的说。 “那孩子说的都是事实,咱们总不能教孩子撒谎吧。”林昆两手一摊说道。 “不一定非要撒谎,知道怎么回事放在心里就行了,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吧。” “好吧好吧,这件事是我错了,老婆大人你消消气,我给你按按肩膀,咱不生气。” “没有下次!”楚静瑶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好好,保证没有下次。”林昆嬉皮笑脸的说。 章小雅的房间里,小妮子正躺在床上翻看漫画,枕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拿起电话笑着说:“喂,闵红姐。” “小雅,你骗我。”对面传来了闵红的声讨声。 “啊?” “林昆哥真是你男朋友么?” “这……这个……”章小雅尴尬的笑着说:“闵红姐,你听我解释,林昆哥呀他……” “他已经有老婆孩子了,对吧?”闵红的声音很严肃。 “对……”章小雅怯弱的说,毕竟是她理亏。 “那你为什么说他是你男朋友?” “还不是你非让我去参加那个联谊,人家是真的不喜欢那个活动,就让昆哥陪我去,假装是我男朋友给我当护花使者。”章小雅撅起嘴角可怜巴巴的说。 “那……那你喜欢昆哥,对吧?” “这……”章小雅犹豫。 “没关系,咱们九零后就是要敢爱敢恨,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闵红怂恿道。 “喜欢。”章小雅压低语气道,生怕被别人听到似得。 “好了,没事了,晚安小雅。”闵红笑着说道,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点吧,刚才还是一副严肃如冰霜般的口气,这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挂了电话,章小雅的心不平静的砰砰跳动了起来,把书放在了她那隆起的小胸脯上,心跳随着远处传来的潮汐声跌宕起伏,脸颊却是平静如月光微醺。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时间总是这样,惬意的时候短暂,煎熬的时候漫长,周末两天林昆全都留在家里陪楚静瑶母子,别墅里多了陆婷和章小雅气氛一下子也比之前热闹了。 周一一大早,吃过了林昆准备的早餐之后,陆婷和章小雅去上学了,林昆和楚静瑶也去送澄澄上学,送完了澄澄去学校,林昆直接开着老捷达去了百凤门,两天没来百凤门,蒋叶丽和龙大相都知道他在家里陪老婆孩子都没给他打电话,这两天百凤门的生意不错,营业额比上个周末明显提升。 林昆坐在财务室里拿着周末两天的账目看了看,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说:“不错!”账目上显示,百凤门和凤凰高级会所这两天的营业额较上个周末增长了百分之五十还多。 龙大相在一旁笑着说:“自从咱们统一了南城区,百凤门的生意也跟着好起来了。” 林昆坐到了沙发上,掏出根烟叼在嘴里,又递给龙大相一根,说:“其他场子呢?” 龙大相说:“其他的场子一般,营业额基本上没什么大的变化,但也是赚钱的。” 林昆拿起另外的基本账目看了看,分别是马帮、光头党、斧头帮留下的产业的营业额,这三大帮派过去都有自己的产业,另外也靠收保护费赚取经济来源。 林昆合上账目,坐在那儿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儿,他虽然不懂得经营和财务,但从账面上来看,三大帮派留下的三家夜场会所的帐有问题,肯定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 林昆揉了揉太阳穴,暂时他不去想这些,他现在的首要目的是将农贸市场给建起来,楚静瑶已经把钱打到了他的卡上,另外农贸市场的名字也取好了——世外桃源。 林昆不确定自己的这个想法会不会带来利益,包括给那些小摊贩们带来利益,但他就是想放手一试,要是赚了更好,要是赔了自己就跟楚静瑶签个卖身契,一辈子都赖在七号别墅里不走了。 对于林昆要搞农贸市场这件事,蒋叶丽是全力支持的,倒不是她看好了这块产业,而是她看中的男人不管做什么事,她都愿意全力以赴的去支持。 林昆开着老捷达,载着龙大相和蒋叶丽、阮倩就来到了孤岛边上,把车停在路边,一行人下车站在路边,龙大相看了看孤岛,而后一脸诧异的对林昆说:“昆哥,你确定……确定要来开发这小岛?” “怎么了?”林昆笑着说。 “感觉不靠谱。”龙大相道。 “说说怎么不靠谱。” “你要建的是农贸市场,谁会没事好端端的跑到个孤零零的小岛上买东西,来来回回的还不够折腾呢,有来这岛上买菜的时间,家里的饭都糊锅了。”接着,龙大相一脸鄙夷的冲林昆笑道:“昆哥啊,咱们上上战场还行,这搞经济发展真不行,要我说你还是趁早放弃这个想法,咱回去好好经营酒吧得了。”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那木头脑袋懂啥,我来这岛上建农贸市场又不是为了买菜做饭,主要是想搞一个旅游景点类型的农贸市场,即便是为了买菜做饭,只要控制里面的菜价比外面低,这儿离居民区又不是很远,也肯定会有生意的。” 龙大相直摇头,道:“我不信。” 林昆将目光看向蒋叶丽和阮倩,笑着说:“你们呢?” 阮倩是个爽快的性格,目光从岛上收回来,看着林昆笑着说:“我赞同大相的观点。” 林昆将目光落在了蒋叶丽的脸上,蒋叶丽嘴角含笑的点点头,道:“我赞同你的。” 林昆故作欣慰的笑了笑,道:“哎,总算是有人理解我了。” 这边几个人正聊着天呢,不远处的海岸上,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中年男人向这边打量过来,边打量边招呼过来正在那干活头上同样缠着纱布的一个小年轻说:“二狗子,你看那小子是不是前两天打咱们的那混蛋!?” 说话的正是前两天被林昆削的船老大,旁边的是船老大手下干活的船员。 被喊作二狗子的小年轻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突然怒喝一声:“没错老大,就是那小子!” 船老大抬起手就冲二狗子的脑门拍了一巴掌,骂道:“你他娘的就不能小点声,把人给我吓跑了还怎么报仇!” 二狗子摸着脑门子,一脸委屈的说:“大哥,还报个屁仇啊,咱都被打成这样了,再去找那小子报仇不纯找死呢么,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就这么挂了。” “用你说,老子就不是上有老小有小么?你这笨脑瓜子什么时候能开点窍,报仇当然不是咱们去报……”船老大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阴测测的光芒。 “那谁去?” “马上打电话通知伍哥,就说来闹事的那小子又来了。” “哦。”小年轻掏出电话就准备打电话,却见船老大竟向林昆站着的方向走过去,小年轻赶紧喊住船老大道:“老大,你干嘛去!?” 船老大头也不回的说:“拖住他,等伍哥来。” 林昆远远的就看到了脑袋上缠着纱布的船老大走过来,走到近前之后,不等船老大开口,林昆先笑着说:“怎么着,伤好的差不多了又出来得瑟了?” 船老大一脸谄媚的笑容说:“大哥,瞧你这话说的,俺不出来干活行么,上有老下有小的。” 林昆一眼就看出来这船老大的眼睛里有阴谋,只不过不点破,笑着说:“有事?” “有……”船老大一脸真诚的说:“前两天的事是俺不对,俺这不寻思来跟你道个歉,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千万别再放在心上。” “好,就这事?”林昆笑着说。 “这……这几位都是大哥的朋友?”船老大看了一圈说,心中暗暗惊艳,同时对身高马大的龙大相也有一丝畏惧。 “是啊,都是我的朋友。” “我那刚好打上来了一船海鲜,大哥和几位朋友过去瞧瞧?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们包点,全都免费,就当是我向大哥行的道歉礼。”船老大一脸真诚的说:“几位可千万别不给俺这个面子啊。” “昆哥,这什么情况?”龙大相不解的看向林昆,蒋叶丽和阮倩也一起看过来。 林昆笑着说:“也没什么情况,前两天和这位朋友发生了点误会动了点手脚,现在这位朋友意识到错了,特意过来道歉。怎么样,咱们过去看看?” 阮倩最先回答,“好啊,我挺喜欢吃海鲜的,还没吃过刚打上来的海鲜呢。” 蒋叶丽笑着说:“行,去看看。” 船老大立马喜上眉梢,这么容易就把几个人给忽悠住了,心里头暗暗得意,走在前面带路。 林昆明知道船老大肯定有阴谋,可还是装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问:“这片地盘是谁罩着的来着?” 船老大殷勤的回道:“是伍哥。” 林昆笑着道:“我动手伤了你们几个,伍哥就没说要找我报仇?” 船老大道:“嗨,这事我们压根就没敢告诉伍哥,伍哥是最恨我们胡乱惹事的,前两天的事确实是咱们理亏,要真让伍哥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顿打。” “伍哥这么暴力呢?” “伍哥以前当过兵,退伍后混黑社会,手上的功夫可了不得呢……”船老大凑近一步,仿佛说的话怕人听到一样,低声说:“否则也不敢罩着海边这块大肥肉啊。” 林昆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跟着船老大来到了船边,附近一共停了三条船,每条船的船舱里都装满了海鲜,其中有鱼有虾还有一些贝类,种样繁多。 “哇,好多呀!”阮倩惊呼道。 蒋叶丽的脸上也是一阵新鲜,她来中港市已经有些年头了,但从来也没亲自到岸边看看刚打上来的海鲜。 林昆和龙大相站在边上抽烟,阮倩和蒋叶丽则负责吩咐船上干活的帮忙挑海鲜,两人看中了哪个就让船员捡哪个,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不远处的马路上呼呼的停下了三辆车,其中一辆是丰田霸道,另外两辆是常见的松花江面包车。 车上一股脑的下来了十几个人,在丰田霸道上下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带领下,向着海边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这一看就是来者不善暗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