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医院风波(1) - 神兵奶爸

第四十六章:医院风波(1)

第四十六章:医院风波(1) 救护车停在了医院的大院里,林昆躺在担架上被抬了下来,为了把戏演的更逼真一些,他还时不时的哎呀两声,楚静瑶抱着澄澄守候在一旁,两个护士和两个前来接应的医护人员,一起把他给推进了急诊室里,至于那个被林昆甩了两个耳刮子的男医生,一下车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急诊室。 家属等候在外面,林昆躺在诊床上,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夫,戴着个厚厚的老花镜,拿着个听诊器在他的胸口上左听听右听听,皱紧着眉头一副深思的表情,从头到尾的听了两遍,老大夫放下了听诊器,看着他说:“小伙子,你这心跳什么的都正常啊,你再跟我说说你哪不舒服?” “大夫……” 林昆从诊床上动作麻利的坐了起来,咧嘴笑道:“其实,我哪也没不舒服,你就随便给我开点药就行了,等待会儿我老婆要是问你,你就说我受了点轻伤,不碍事就行了。” 老大夫一脸清高正直的说:“小伙子,你这不瞎胡闹么,药可不是随便乱开的,跟病人家属谎报病情也是不行的,我从医三十多年还从来……” “老先生,您抽烟。”不等老大夫说完,林昆笑着打断,并从兜里摸出了根雪茄,他兜里一直都放着根雪茄,是从漠北一号首长老胡那里顺来的,偶尔需要耍酷的时候嘬嘬,现在也算是排场了。 要说普通的烟,这老大夫还真不能接,但这雪茄可是好东西,而且不是一般的雪茄,是上等的优质古巴雪茄,往空气里这么一搁都是香气四溢的。 老大夫眼巴巴的看着,没有马上接,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年,还能说出刚才那一番话,就证明他是个骨子里就清高正直的人。 “老先生,这可是上等的优质古巴雪茄,你闻到它的味道了吧,抽起来更给劲儿呢!”林昆咧嘴笑着冲老大夫说,“你也别顾虑太多,这烟你先抽了,刚才我拜托你的事儿咱再商量,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好说话的人。” 老大夫对眼前这个溜须拍马的小年轻心存鄙夷,但鼻子嗅着雪茄的香味,心里真叫个痒痒,这种痒痒不抽烟的人体会不到,就跟喜欢喝酒的人遇到了好酒一个道理。 “好吧,那咱再商量商量?”老大夫还是松口了,心里考虑再三,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随便说是个轻伤,然后再少开点营养药,也不算破坏自己的原则,更何况这是病人主动要求的,自己只不过顺应病人的意愿。 “你看吧,我就说你是个好说话的人。”林昆咧嘴笑着,满脸的狡黠,替老大夫点燃了雪茄。 老大夫深吸一口,顿时一阵浓浓的烟香弥漫开来,老大夫惬意的呼了口气,一脸认真的冲林昆称赞道:“这雪茄可真是好雪茄,这味道绝了!” 林昆哈哈一笑,没说什么,心里却说这雪茄能不好,漠北一号首长的特供,怎么可能差了。 称赞完了之后,老大夫赶紧把烟掐了,笑着道:“现在不能急着抽,留着以后慢慢抽。” 老大夫亲自扶着林昆从急诊室里出来,林昆捂着胸口,装作一副痛苦的表情,楚静瑶和澄澄候在急诊室外,见两人从急诊室里出来了,澄澄跑到了林昆的跟前,抱着林昆的大腿仰着关切的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林昆溺爱的摸了摸澄澄的头,笑着道:“儿子放心吧,爸爸没事的。” 楚静瑶直接问向老大夫,道:“大夫,他没事吧?” 老大夫一本正经,慢悠悠的说道:“嗯,没什么大事,只是胸口有轻微的压伤,不碍紧,开点药回去吃吃,再拿点膏药回去贴贴就没事了。” “轻微的压伤?”楚静瑶道:“大夫,那明明是一千多斤重的钢杆压在胸上了,你确定只是轻微的压伤?不用再做个ct仔细的看看么?” “啊?”老大夫惊讶了一声,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他可没告诉自己他是被一千斤重的钢杆给压了,不过再转念一想,这怎么可能,刚才自己已经给他检查了,明明一点事都没有,应该是眼前这姑娘夸张了,要是真被一千多斤重的钢杆给压了,最轻也得是胸口的肋骨骨折了。 “不用了,我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只是轻微的压伤,可能是你男朋友的身体素质好,所以没事,你就放心吧,回家吃点药贴点膏药就好了。”老大夫笑眯眯的道。 “哦……”楚静瑶将信将疑的应了一声,但既然人家大夫说没事了,那应该就没事了,她从老大夫的手里接过开药的单子,一个人去拿药去了。 和林昆告了个别,老大夫又去忙别的去了,林昆带着澄澄就坐在门诊室外面的长椅上,小家伙一直抱着林昆的胳膊,脸上一副很担心的表情。 “爸爸,你疼不疼呀,你要是疼的话,澄澄给你讲故事吧,听故事就不疼了。” “好啊,澄澄要给爸爸讲什么故事?” “讲……就讲龟兔赛跑吧,这是冯老师今天刚给我们讲的新故事。”小家伙一脸认真的讲了起来:“森林召开运动会,小兔子和小乌龟都参加了……” 这边小楚澄正讲着,突然就听走廊的拐角传来了一声气愤的叱问:“你们干什么!” “呵,你这娘们倒叫唤起来了,明明是你撞我们怀里,还问我们干什么!” “就是,你一个娘们想男人想疯了啊,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往我们怀里钻。” …… 林昆一听这声音,顿时皱起了眉头,那声叱问的声音是楚静瑶的声音,澄澄也停下来不讲故事了,抬起头冲林昆着急的道:“爸爸,是妈妈的声音!” “嗯。”林昆应了一声,抱起澄澄道:“走,儿子,咱们去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招惹你妈妈。” “好!”小家伙应道。 楚静瑶刚才拿完了药后便往回走,迎面走过来两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一个染着一头的小黄毛,另一个是大光头,两人嘴里都叼着半截烟,这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楚静瑶有意避开他们绕着走,哪知道走到跟前的时候,这两人竟故意的往她的身上扑,然后还说她主动撞他们! 现在还不到晚上九点钟,医院里来往的人很多,这两个小年轻的一嚷嚷,顿时就引来了无数围观的人,楚静瑶马上就觉得脸颊发烫,心里想着不跟这两个小年轻纠缠了,赶紧走了得了,哪知这两个小年轻不依不饶,继续挡在她的面前缠着她不放,还口口声声的说:“美女,想就这么走了啊,不行啊,你撞了我们哥俩,占了我们的便宜,得赔偿赔偿我们啊。” 楚静瑶咬着嘴唇,真想一巴掌抽到这两个小流氓的脸上,结果她心里头刚冒出这个想法,真就有一个巴掌抽了过来,抽在了那个黄毛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黄毛小青年应声痛叫,整个人被打的原地转了半圈,险些摔倒。 林昆抱着澄澄站在了楚静瑶的身边,他冷冷的瞪着眼睛,冲两个小青年道:“呵呵,你们不是要赔偿么,没问题啊,我替我老婆给你们!” 黄毛小青年被打的一愣,旁边的秃瓢小青年先回过神来,怒目嚣张的就冲林昆骂道:“次奥,你特么的竟然敢动手,老子我废了你!”说着扬起拳头就向林昆的面门捣来。 林昆嘴角轻描淡写的一笑,对于这种不入流的小流氓,他一向都不屑动手,直接动脚,他单手抱着澄澄,左脚直勾勾的踢了出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秃瓢小青年的拳头僵硬在了半空,紧接着‘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被踢的趴在了地上,门牙正好磕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直接渗出两行血迹来。 黄毛小青年已经回过了神,也挥着一双拳头向林昆扑了过来,林昆用同样的招式,同样还是左脚,同样还是砰的一声闷响,黄毛小青痛叫一声,也直接趴在了地上,不过他可比秃瓢小青年要惨,门牙直接磕碎了。 两个小流氓一时间都没能爬起来,捂着嘴巴在地上痛叫,林昆才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直接上去一人又是给了一脚,直接把这两人从地上像踢皮球一样给踢了起来,两人目光恐惧的看着林昆,方才的那股流氓、嚣张的气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等林昆抬起脚再要向他们踢过去的时候,这两人马上抱在了一起,门牙没有磕碎的秃瓢小流氓口齿含糊交代道:“大哥,别打我们了,我们也是受人指使的,真不是故意难为嫂子的。” “哦?” 林昆饶有意味的一笑,问道:“是谁指使你们的?”同时,眼神在周围围观的人的脸上一扫,马上就看到了刚才在救护车上挨打的那个男医生,那个男医生看到林昆发现他之后,神情一慌张,立马转身逃了。 “是……” “不用说了。”林昆挥手打断他们,眼神却盯着那个男医生逃跑的方向,淡淡的冲两个小流氓说道:“赶紧向我老婆道歉,道完歉了赶紧滚蛋!” “嫂子,对不起,我们错了……” “嫂子,原谅我们……” 两个小流氓忙不迭的道歉,楚静瑶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林昆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问道:“老婆,你觉得还满意么?” “不满意。”楚静瑶摇头。 “哦……” 林昆咧嘴一笑,转过身抱着澄澄走到两个小流氓的跟前,唰唰的又是两脚踢出,直接又把两个小流氓给踢的趴在了地上,咿呀的痛呼惨叫着。 “老婆,这回满意了么?”林昆回过头,笑着问道,楚静瑶点了点头,脸上因为愤怒而绷紧的表情舒缓了不少。 林昆把澄澄放了下来,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着道:“儿子,你和你妈先在这等着,爸爸去把那个指使这两个坏人来骚扰你妈妈的坏人给拎过来。” “嗯。”澄澄乖顺的点点头。 林昆抬起头,冲楚静瑶笑了一下,就向刚才那个男医生逃跑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