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小灰灰斗大狼狗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五十五章:小灰灰斗大狼狗

第四百五十五章:小灰灰斗大狼狗 胖女人在那教育中年男人,胖小子对此似乎早就见惯不怪了,从中年男人的手中牵过狗,冲澄澄挑衅道:“嘿小子,你那条小狗真丑,看我的狗多威武!” 澄澄撅起小嘴,一脸的不高兴,眼前的这个胖男孩一看就比他的年纪大,但这丝毫没有让他胆怯,小家伙底气十足的回道:“你的狗才丑呢,长的呆头呆脑的,哪有我的小灰灰有灵性。” 小灰灰似乎能听懂人语,冲着胖小子呲起了牙,呜呜的低叫着表示它的不满。 “哼,你这条小破狗居然敢对我叫,大神,给我过去撕了它!”胖小子瞪着眼睛冲小灰灰吼道,同时把手中的绳子一松,他手里的斗犬马上就向小灰灰扑了过来,张着那张血盆大嘴,仿佛一口能将小灰灰整个吞掉一样。 这条斗犬的身材很大,至少有一米五长,七十公分高,比普通的狼狗还要大上一圈,关键是它的两条前腿生的异常健壮,嘴里的獠牙狰狞且锋利,一对三角形的眼睛里充满了斗意,这种狗打起架来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眼看着这条大狗冲了过来,林昆第一反应就是把楚静瑶母子和小灰灰护在身后,这条狗既然自寻死路那他也没辙,瞧这身段扒扒皮估计也能吃上个两三顿,而且这种狗的身上瘦肉比例非常高,熬汤吃肉都是一等的食材。 “大王,快回来!” 中年男人突然急着喊道,他口中的‘大王’显然就是这条斗犬,身为这条狗的男主人,他对这条狗的脾性是再了解不过的,这狗的体内有四分之一的非洲斗犬血统,脾气非常的暴躁,打起架来不光能伤到狗,还会伤到人。 斗犬已经冲到了林昆的近前,呲牙咧嘴杀气腾腾,根本不顾身后男主人的叫喊,这中年男人在家里没有地位,就连这条狗对他也是爱答不理的。 鬼畜已经悄悄的隐现在林昆的手中,不等林昆的手上有动作,被林昆挡在身后的小灰灰突然噌的一下就蹿了出来,不足半米长的小身段像是一道灰色的闪电一样,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犀利的弧线,正面就迎上了扑过来的斗犬。 “小灰灰!”澄澄紧张的叫道,从身材和气势上来看,小灰灰根本不可能是扑过来的这条比它大三、四倍的斗犬的对手,这么冒失的冲上去必定凶多吉少。 “灰灰……”楚静瑶也紧张的叫道。 林昆脚下一个向前的动作,就要上前去救小灰灰,但最后关头却是停了下来,他相信小灰灰一定不会失败的,身为山狼王的崽子,若是连这条四分之一血统的非洲斗犬都打不过,那它的体内根本就不配流着狼王的血液了。 砰的一声闷响,小灰灰和斗犬撞到了一起,斗犬被撞的一声闷哼滚到一旁,小灰灰也在地上滚了个圈,一狗一狼迅速的爬起来,再次对冲了过来。 刚才的一次撞击,小灰灰巧妙的撞在了斗犬的脖子上,这完全是利用了它身材比斗犬小的优势,并趁机在斗犬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一抹鲜红的血液从斗犬的脖子上流了下来,这一抹血液让斗犬变的更疯狂起来,眼睛里冒出森森的绿光。 紧跟着又是砰的一声闷响,斗犬这次有意防备,将头放低,并张大了那满嘴的獠牙,小灰灰若是像刚才那样冲着它的脖子过来,它直接就可以一口咬碎小灰灰的头骨,不得不说这条斗犬身体里的那四分之一的非洲斗犬的血液没有白流,比起普通的家犬打架更多了一丝计谋与果断。 但小灰灰可不是白给的,它身体流的可是大山里最凶狠睿智的狼王的血液,似乎早就先一步料到了斗犬的招式,小家伙最后的一下奋起一跃,直接装在了斗犬的脑门上,两只前爪狠狠的向前一剐,直接剐下一大块皮肉来。 “嗷!!!” 斗犬凄惨的嚎叫了一声,脑门上一大块的皮肉没了,发疯了似的原地乱跳挣扎着。 小灰灰落到了地上,相比斗犬,此时的它异常的冷静,眼神微微眯起盯着斗犬,旋即噌的一下如箭一般射向了斗犬,斗犬在那只顾乱跳挣扎,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等它意识到的时候,小灰灰已经蹿到了它的喉咙下面,张开獠牙冲着它的喉咙凶狠的就咬了下去,斗犬立马发出一声惊恐无力的嚎叫,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想要将紧叮在它脖子上的小灰灰甩下去,可哪有那么容易的事,结果证明不管它如何的疯狂,它的喉咙都得被咬断。 扑通一声,斗犬那肥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一双犬眼瞪的老大,满满的都是恐惧与不甘,血水顺着它的喉咙流了出来,原地盛开的血花弥漫着浓浓的血腥。 小灰灰的头上沾满了血迹,都是斗犬的血,小家伙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刚才这一战耗费了它不少的体力,此时的它没有像胜利者那样高高的抬起头颅,而是对着斗犬的尸体将头放低,似乎是在表示对死者的哀悼,用另一种方式尽显王者之气。 周围围观了不少的人,一时间没人出声,但心底都在为这一场精彩的斗狗叫好,同时也全都对小灰灰侧目相看,本来以为躺在血泊中的会是它。 林昆悄无声器的将鬼畜收了起来,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澄澄和楚静瑶也都松了口气,林昆肩上的小海冬青鸣叫了一声,似乎是在对朋友的胜利叫好。 小灰灰回过头目光平静的向林昆看过来,嘴巴微微的张了张,像一个得了奖状的孩子在向家长撒娇一样。 林昆冲小灰灰竖起了大拇指,小家伙高兴的眯起了眼睛,可爱的小模样完全让人联想不到它就是放倒了地上那只足有一百五六十斤的斗犬的元凶。 另一边,中年男人一家三口彻底傻了眼,首先说一下这条斗犬的来历吧,是中年男人的母夜叉媳妇花大价钱从狗市上买的,买这条狗的原因倒不是那母夜叉有多喜欢狗,而是她觉得牵这么一条凶狗出来很威风,别的狗看到自己大价钱买的这条狗全都远远的躲开,甚至一些人看到这狗也害怕的远远躲开。这母夜叉绝对是长的太丑内心自卑,总想在别的方面找到一点尊严。 平日里母夜叉超疼爱这条狗,对这条狗的态度要比对她男人的态度好上一百倍,自从这条狗干掉了几条其他的狗帮她赚足了面子之后,她更是把这狗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现在亲儿子横尸在她的面前,她的心情不言而喻。 母夜叉的胖儿子看着地上的斗犬,眼眶里马上闪烁出了泪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抓着母夜叉的手摇晃着说:“妈妈,我的大王死了,大王死了……” 母夜叉脸上的表情快速的狰狞起来,两道凶狠的目光射向林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的小杂种狗杀了我的狗,这笔账我们怎么算!” “呵……”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大婶,你没搞错吧,两条狗打架,你的狗实力不济被我的小灰灰给咬死了,你还想讨个说法?你脑袋没病吧。” “哼,想一了百了是吧?”母夜叉阴冷的笑了一声,“信不信我让你离不开这!” “好啊!”林昆依旧一脸轻佻,“本来我也没打算离开这,要不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和老婆孩子进去玩完了再出来,到时候你想怎么算账我再奉陪?” “你!!!”母夜叉被气的满脸的肥肉都抽搐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明显是在跟她扯皮,她内心里丧狗心痛,涨满的悲伤与愤怒无处发泄,抡起了一对拳头就向林昆走了过来。 “怎么,要打人?”林昆轻佻的笑道。 “就打你这臭无赖!”胖女人怒吼着,胳膊肘子抡的溜圆,冲着林昆的脸颊就是一拳挥下来。 林大兵王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又胖又丑的母夜叉打脸,从兜里掏出了昨天磕剩下的瓜子,捏在手尖上轻轻的一弹,直接弹在了母夜叉的脚踝上,母夜叉顿时一声痛叫,抡在半空中的拳头不得不改变轨迹,双手捂着脚踝摔倒在了地上。 “老婆,你怎么了!”中年男人关切的跑过来,扒开了老婆的双手一看,一枚瓜子插进了老婆的脚踝里一半,他的心底顿时一个大大的惊叹好,这瓜子哪来的? 周围围观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也太特么的邪乎了吧,瓜子凭空插进脚踝里?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把小灰灰招呼到了身边,一家三口带着两个萌宠就往游乐场里走去,围观的人群马上让开了一条路,身后却传来了胖女人痛叫怒吼的声音:“小瘪三,你给老娘等着,今天老娘非给你点颜色看看!” 林昆嘴角只是淡淡的一笑,他才不在乎那母夜叉说什么呢,想给他点颜色瞧瞧,那也得看丫的有没有那实力才行。 一家三口走进了游乐场,本来动物是不允许带进去的,林昆再三的向工作人员保证,自己的这两个萌宠绝对不会惹事的,另外工作人员刚才也是目睹了整个过程,本来就对小灰灰心有余悸,这小不点能放倒那么一个大个的斗犬,自己要是硬不让进去,这小家伙一不开心扑过来咬自己可咋整,最终综合的权衡了一下,工作人员还是决定放林昆他们一家三口进去,同时也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让两个小家伙惹事。 游乐场里,楚静瑶小声的问林昆:“刚才那女人脚踝上的瓜子是你搞的?” 林昆咧嘴一笑,两手一摊,道:“不是啊!” 楚静瑶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林昆两条眉毛一耷拉,一脸的苦逼相道:“老婆,咱不带这么威胁人的好不好?” 楚静瑶道:“说。” 林昆道:“好吧,是我干的。” 楚静瑶嘴角狡黠的一笑,眼睛斜的向一旁撇去,道:“我想要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