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坦白从宽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五十四章:坦白从宽

第四百五十四章:坦白从宽 十分钟前,林昆刚向楚静瑶坦白从宽完,包括昨天晚上事情的前前后,杀死的那个黑衣人是岛国的三大佣兵忍者之一,来救她和澄澄的那个大汉叫牛大壮,和住在隔壁的陆婷美女同属国安局特别行动处,他也是特别行动处的一员,代号007,他们三人的共同任务是保护隔壁的那个小美女章小雅。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信息量有些大,而且诸多的词汇都是比较生僻的,楚静瑶还需要慢慢消化,毕竟国安局特别行动处之类的词语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现实中真要跟谁提起这个词,十个人里能有九个不信,但楚静瑶信。 陆婷这一早上过来突然说要和章小雅搬过来住,林昆理论上不排斥,和美女同住一个屋檐下这种事自然没有哪个男人会排斥,但他要怎么和楚静瑶说?他和楚静瑶之间的关系刚刚升温起了点小苗头,说了会不会一盆冷水浇下? 陆婷似乎看透了林昆的心里,温婉的笑着说:“林先生,你是不是在为难?” 当着明人不说假话,林昆向来是有一说一,点头道:“确实。” 陆婷笑着说:“这个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说完,不等林昆问她什么办法,陆婷已经向别墅里喊去:“静瑶,静瑶你醒了么?” 楚静瑶刚洗漱完毕,准备化一个淡妆,听到有人喊自己,就站在了二楼的阳台上,见是陆婷,她脸上马上露出笑容,昨天晚上要不是陆婷和牛大壮紧要关头出手相救,她和澄澄现在怕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陆婷和牛大壮是她的大恩人。 “陆婷,早呀。”楚静瑶微笑着说:“快上来坐,别在下面站着了。” 陆婷笑着说:“不了,待会儿我还要陪小雅去参加一个学术展览会。静瑶,我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楚静瑶说:“陆婷你说。” 陆婷笑着说:“是这样的,大壮昨天晚上重伤住院了,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行,我和小雅两个人住在隔壁不安全,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搬来你这里住。” 楚静瑶稍稍的怔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微笑着说:“当然可以了,这房子这么大,本来我就觉得空旷,你和小雅搬进来了正好。” 陆婷微笑着说:“静瑶,那先谢谢你了。” 楚静瑶微笑着说:“谢什么谢,要说谢的人应该是我,要不是你和牛大哥,我和澄澄说不定……”门前正好有散步的邻居路过,楚静瑶收住了话锋。 陆婷笑着说:“那我和小雅下午就搬过来?” 楚静瑶说:“没问题,不过下午我们可能不在家,要不晚上吧,让林昆帮你们搬。” 说完,两个女人同时看向林昆,林昆整个过程中都呆在那里,就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似的,此时被两个女人同时盯着,心里头有些发毛,尤其不敢去看楚静瑶的眼神,咧嘴笑了笑说:“我没意见,我年轻力壮,最擅长搬东西。” 陆婷很有礼貌的笑着对林昆说:“那拜托林先生了。”笑容中隐隐有着一丝坏坏的味道。 林昆笑着回道:“不用客气。” 陆婷和两人告了个别,就回六号别墅了,林昆把墙壁上的痕迹重修完毕之后回到了楼上,楚静瑶正坐在化妆间里化妆,林昆敲敲门站在门外,楚静瑶只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林昆尴尬的咧嘴笑笑,道:“老婆,真不像你想的那样,不是我要他们搬过来住的,真的不是。” 楚静瑶继续对着梳妆台化妆,那些高贵奢华的化妆品铺在她的脸上后,就像是九天银河谢落下的星辉一样闪耀,不知是星辉衬托了她,还是她令星辉更璀璨。 楚静瑶只是很随意的说:“我说什么了么?” 林昆:“……” 楚静瑶化完了妆,把化妆品收好,站起来用她那双足可以秒杀一切男人的漂亮眼睛看着林昆说:“怎么样?” “啊?”林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好看么?” “好看好看。”林昆连连道。 “我去楼上叫澄澄起床了。” “哦。”林昆木讷的回了句,楚静瑶现在一点别的反应也没有,这种平静让觉得很不适应,看着楚静瑶上楼的背影,他兀自的又摇摇头,笑着自语道:“算了,人家可能根本不在乎呢,自己还是别在这自作多情以为人家会吃醋呢。” “林昆。” 林昆的话刚说完,眼前已经迈上楼梯的楚静瑶突然回过头,一双漂亮的令人窒息的眼睛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他,问:“我和陆婷、小雅比起来,谁更漂亮?” “嗯?”这么简单的问题,咱们林大兵王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楚静瑶已经上楼了,挠挠头自己的嘀咕了一句:“当然是我老婆了……” 这是事实,陆婷和章小雅同样都是美女,一个温静如莲,一个活泼可爱,但和楚静瑶比起来却总是说不出差在了什么地方,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点。 一听说要出去玩,澄澄马上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平常磨磨蹭蹭的才能把脸洗完,今天麻溜的就洗完了,换上了一套楚静瑶最近刚给买的新衣服,蹦蹦跳跳就下楼了。 林昆站在门口,澄澄开心的跑过来,“爸爸,我们今天去哪里玩?” 林昆蹲下身把小家伙给抱了起来,笑着说:“今天儿子说的算,你说去哪咱就去哪。” 澄澄认真的想了想,说:“爸爸,我想去游乐场,去玩过山车和沙漠风暴!” “好,那咱们就去游乐场。”林昆溺爱的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楚静瑶换上了一套休闲的衣服,挎了一款新买的大牌包包,脚上没穿运动鞋,而是穿了一双锥形的高跟鞋,戴着墨镜从楼上下来。 一家三口外加上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坐着老捷达就向游乐场出发,中港市只有一家大型的游乐场,那就是南城区的发现王国,号称是华北最大的迪斯尼游乐场,整个夏天游乐场的生意都火爆,前段时间林昆带着澄澄和楚静瑶去玩过一次,游乐场可谓是人山人海,想玩一个大型刺激的项目得排半天的队。 如今已经入秋,天气渐渐变凉,再过上一个多月等气温彻底降下来了,游乐场也就要关闭了,到时候再想进去玩就得等到明天春末夏初再开场了。 林昆把车停在了游乐场外的停车场里,一家三口领着小海东青和小灰灰就往游乐场的正门口走去,楚静瑶为了方便澄澄过来玩,特地办了一张年卡,一年不限次数的过来玩,价钱合适并且还可以省去每次都要排队买票的麻烦。 “汪汪!” 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叫声,这狗叫声很有气势,一听就是大型的犬种,林昆回过头循声看去,就见一个戴着近视镜斯斯文文但更显猥琐的中年男人牵着一条狗走在旁边,男人的身旁跟着一个胖的像个球一样的男孩和一个中年女人,这一看就是一家三口的组合。 那狗的样子很凶,有非洲斗犬的血统,在非洲的大草原上,这种狗是可以和猎豹干仗的狠角色,一般情况下两只这种狗能活生生的撕碎一只猎豹,不过那是指纯正的斗犬血统,眼前这个男人手中的狗显然没那么纯的血统。 “哈哈,爸爸,那只小狗灰不拉几的真丑!”明显零食吃的太多而导致肥胖过度的小男孩指着小灰灰嘲笑道,他怀里抱着一包薯片,边说边往嘴里塞。 “确实挺丑。”中年男人猥琐的笑道,眼神却是一个劲儿的往楚静瑶的身上瞟。 “你个没用的东西,见着个漂亮女人眼睛就直,你再给我多看一眼试试!”中年女人冲着中年男人就不留情面的喷道,实际上这中年女人也是个胖子,如果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她那胖儿子也有可能不是吃零食吃的,而是遗传的。 这中年男人也是个窝囊种,被老婆喷的灰头土脸啥话也不敢说,他那老婆一看就是个母夜叉的角色,能娶这种又胖又丑又凶女人的男人八成都是废物,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估计,肯定是这胖女人家底雄厚招的上门女婿。 那胖小子倒是很有底气,笑着冲胖女人道:“老妈,那阿姨本来就比你漂亮呀!” “你还是我儿子么!”胖女人愤怒的吼道,不过却更像是在跟孩子开玩笑,话锋一转,瞥了一眼楚静瑶讥讽道:“漂亮?真漂亮还用戴着个大墨镜?都是长的丑的不能见人的,才弄一个大墨镜遮在脸上,这种把戏未眠太小儿科了。” 楚静瑶停下来,隔着墨镜向胖女人看了一眼,然后很随意的将墨镜摘下来,什么话都没说,也什么话都不用说,她漂亮的脸蛋就是对胖女人最有力的回应。 胖女人脸上的肥肉跳动了一下,整个人有些发愣,目光里先是一阵惊艳的光芒闪过,接着便是各种羡慕妒忌恨汹涌而来,鼻子冷嘲热讽的哼了一声,鄙夷道:“长的漂亮又怎么样,找个男人吊儿郎当的,开个破捷达,啧啧……” 说完,胖女人正得意呢,她身旁的儿子突然惊叫道:“妈妈,爸爸流鼻血了!” 胖女人回过头一看,本来想要关心一下自己的老公呢,结果却见自己的老公正一脸痴相的看着刚刚被她讽刺完的楚静瑶,自己流鼻血了完全没感觉到。 胖女人顿时火了,这败家老爷们也太特么不给自己长脸了,毫不客气的一耳瓜子就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中年男人直接被打了一个趔趄,眼镜也被打歪了。 “老,老婆……”中年男人回过神,诚惶诚恐的看向自己的母夜叉老婆。 林昆站在旁边看着中年男人,这哥们可怜吧,其实也挺值得佩服的,敢娶这么一个要啥没啥除了脾气大再就是长的丑的三无女人,他得有多大勇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