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杀(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五十三章:杀(2)

第四百五十三章:杀(2) 铛铛两声凛冽的脆响,余音化作一道强劲的冲击波震荡在无尽的夜色里,火花四溅,同时林昆和冈司全都向后倒退,两人刚才的一击都拿出了该有的实力。 林昆的虎口一阵酥麻,冈司则整个人为之一震,冈司恶狠狠的盯着林昆,此时他的内心里除了滚滚的怒火几乎不剩任何的理智,他现在所有的目标都集中在一处,那就是今天晚上必须要杀死林昆,替九泉之下的弟弟报仇! 上一次两人的交手中,林昆占得了上风,但并不代表林昆就一定比冈司要厉害,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只在稍微的一个差池之间,任何一点的小失误都有可能导致失败,眼下冈司乱了心智几乎已经步入疯癫状态,这对于林昆来说是一个好事,人在几近疯癫的状态下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 林昆眯起眼睛看着冈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语气平静的说:“你输了。” 冈司咬牙切齿,眼眶里都快要喷出火了,恶狠狠的道:“今天晚上你必须死!” 林昆云淡风轻的摇头说:“死的人是你,你应该已经预料到,却还这么执拗。” 冈司恨恨的道:“三年前我没有杀死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今天晚上我必须杀死你替我弟弟报仇!哪怕是同归于尽,我也在所不惜!” 林昆嘬了一下嘴角衔着的雪茄,笑容里充满同情的说:“你弟弟的事我很抱歉,但他一心想要祸害人家小姑娘,那是他咎由自取,另外你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我答应过我兄弟要替他的兄弟报仇,今天晚上你要我死,我何尝会让你活着离开。” “那我们别再废话了,动手吧!”话音落毕,冈司持着手里剑再次向林昆冲了过来,速度快如闪电,锋利的手里剑在空气中划过两道诡异的弧线,向着林昆的脖子就剐了过来,强大的杀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给人一阵浓浓压抑的感觉。 林昆眼睛微微眯起,把鬼畜反握在手中,迎着两把手里剑就劈了上去…… 叮铛的一阵电石火花迸溅,林昆手中的鬼畜挥舞的越来越迅速,最终在他的面前似是形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径直的向冈司笼罩了过去。 冈司脸上的肌肉突然跳动起来,迎面而来的强大气息令他心有余悸,脚下连连后退想要躲闪开来,结果却是被逼的无路可退,无奈只好使出了忍者的幻行术,唰的一下自原地消失来到了林昆的身后,这幻行术好用是好用,但太耗费体力,否则的话这么好用的招式,冈司早就一直使用了。 冈司出现在林昆身后的同时,手中的手里剑高高举起,而后以一股力劈华山的气势,猛的向林昆的天灵盖劈了下来,两把手里剑的剑刃都是异常的锋利,这要是真的劈中了,林昆的天灵盖必定破碎无疑,脑浆子也将迸溅的到处都是。 若是普通人,或是一般的高手,冈司的这一招肯定是要得逞的,换句话说,若是三年前的林昆,这一招他肯定也是躲不过去的,但如今的林昆今非昔比了,他强大的感知能力已经超越过去太多,冈司前一秒使出幻行术,他就已经感知到了他将出现在什么位置,就在冈司铁定的认为一击必杀的时候,肚子下突然一凉,一股针扎般的刺痛扎进了肚子里,这股疼痛迅速的放大,周身上下的血液在这一刻仿佛凝结了一样,身体里的力量快速的流失着,与此同时他手中的两把手里剑扑了隔空,目光稍稍往下一看,一只手握着三棱军刺扎进了他的肚子里,而握着三棱军刺的人则站在他的身后。 冈司目光僵硬的回过头,看到一脸云淡风轻的林昆,冈司的牙咬的咯咯响,脸上的肌肉狰狞的交叠到一起,猛的一声爆喝从喉咙里发出,强行的挣开了并反身继续向林昆杀过来。 林昆下意识的躲闪了两步,眼下冈司已经是穷弩之末,再凌厉的攻击他也不放在眼里,肚子上吃了一记鬼畜,林昆不信冈司还能支撑多久,目前他要做的是,不管冈司的攻击如何的凌厉,他只要巧妙的躲闪开就行,没必要再硬拼了。 一连串犀利的攻击过后,一招一式都没能伤害到林昆,冈司强行的还想要向林昆杀去,身体却再也支撑不住了,整个人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血水在他的身体下面汇成了一条河,他的生命随着这条河的流逝而消散。 冈司抬起头,不甘的看向站在面前的林昆,林昆脸上依旧一副淡淡的表情,眼前的这个人他早就想杀掉了,他杀死了太多的华夏同胞,三年前自己从他的手下捡回了一条命,三年后的今天自己作为一个胜利者站在他的面前,这一切的因果循环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 美好的晨曦踏着海面过来,照在暖洋洋的小区里,富人们的生活多是深入简出,除了生的那些个败家子喜欢招摇撞市,许多人家昨天晚上都听到了激烈的打斗声,小区门口的拦车栏杆也已经被撞毁了,有好事的业主去问物业管理人员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物业管理人员只是草草的说有人喝醉了,撞了小区门口的栏杆之后又和人打起来了,对此业主们不相信,但不信也没办法,他们找不到任何的了解途径。 林昆躺在床上赖到很晚才起来,今天是周末,不用送澄澄去上学,他今天的任务是在家待一天,好好的陪一陪楚静瑶母子,澄澄和楚静瑶都睡在三楼的阁楼,昨天晚上一切事情解决完毕之后,澄澄说什么也要和林昆一起睡,无奈楚静瑶只好也跟着一起。 林昆坐在阳台上抽着烟,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海鸥的叫声在天空传来,几只海鸥在那自由的翱翔,很美的画面,真的就如画一般美。 楚静瑶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来到了阳台上,坐在了林昆的身边,凌乱的头发披在肩上,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她是一个无论如何看过去都美的令人窒息的女人,这么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楚静瑶看着林昆平静的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令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要不是紧要关头牛大壮出现,她和澄澄可能都已经…… 林昆掐灭了烟头,转过头看着楚静瑶,咧嘴一笑耍无赖的说:“老婆,什么解释呀?” 楚静瑶美眸一瞪,语气严厉道:“林昆,你再要是对我隐瞒这隐瞒那的,就马上给我滚出去!” 林昆赶紧警惕的回过头向屋里看去,好在澄澄睡的比较死没有被惊动,回过头看着楚静瑶小声的说:“老婆,你疯啦,干嘛这么大声,把儿子吵醒了怎么办!” “林昆,你少在这给我装了,儿子是我楚静瑶的,又不真的是你的,你根本就不在乎儿子的死活!” “我……我怎么不在乎了?” “在乎你会什么事情都隐瞒着我不告诉我?在乎你会让我们母子陷入险境差点死在那个黑衣人的手里?昨天晚上要不是陆姑娘和那位大哥出手相救,我和澄澄早就死了!” 楚静瑶越说语气越激动,林昆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只好老实的将事情的真相交待,他说的不详细,但保证楚静瑶大致能听懂,关于冈司的身份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叙述了一下,楚静瑶听完之后半天没有做声,只是愣愣的看着林昆。 “老婆,怎么了?”林昆伸手在楚静瑶的面前晃了晃。 楚静瑶回过神,看着林昆不可思议的说:“你……你不是在编故事吧?” 林昆嘴角一笑,摊摊手说:“那就没办法了,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不相信。” 楚静瑶抿了抿嘴唇,虽然林昆说的东西感觉距离她好远,甚至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但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的真真切切,那两个飞镖向她和澄澄飞过来的时候,她真的就一点躲闪的能力就没有,虽然最后她没有看到林昆是怎么样杀死那个黑衣人的,但院子里残存下的狼藉证明一场激烈的打斗发生过,而且昨天晚上在后面的公园小树林里还听到了凄惨的叫声。 “你能不能保证,以后被再让我和澄澄陷入到危险中了,我的生死不重要,我不想澄澄受到牵连,他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我想他健康快乐的成长。” 楚静瑶的态度很诚恳,身为人母,几乎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愿意将一切给自己的孩子。 林昆看着楚静瑶,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收敛了,伸出手摸着楚静瑶的脸颊说:“老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再不让你和儿子陷入到危险中了,昨天晚上是我不对,我会好好的反省的。” “嗯。”楚静瑶忽然间心底说不出的感动,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对她和儿子却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心,有些事不用说,用心就能感觉到。 “我们今天带儿子出去玩吧。”林昆笑着提议道。 “好啊,我也很久没出去溜达了,正好透透气。”楚静瑶笑着说,表情里说不出的温柔,和她过去对待林昆的态度大相径庭,她心灵的大门已经慢慢为眼前这个男人打开了。 澄澄还在睡觉,林昆让楚静瑶先洗漱收拾,他到楼下的院子里把昨天晚上残留下的狼藉收拾了一下,冈司的尸体被陆婷找人来处理了,找的是特别行动处在中港市办事处的人,冈司身为岛国的三大忍者佣兵之一,历年来在华夏犯下了无数的罪行,华夏曾派出诸多的特种兵、特工追捕冈司一直未果,现如今这个身犯累累罪行的杀星终于毙命了,国安局要带回去验尸。 验尸报告连夜出来了,林昆正在收拾院子,陆婷一身蓝色连衣裙的站在大门口,冲林昆打招呼说:“林先生,可以出来一下么?” 林昆转过身笑着说:“陆小姐,有什么事进来说吧,昨天晚上真要谢谢你。” 陆婷笑着走进来,说:“静瑶和澄澄没事吧。” 林昆说:“静瑶在楼上收拾,澄澄还在睡觉,牛兄弟没事吧?” 陆婷小声的说:“我们特别行动处在中港市有特别的医疗机构,牛特工没事,都是些皮外伤,不过要修养一些日子,这段时间保护章小雅的任务都靠你了。”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义不容辞。” 陆婷道:“为了安全起见,经组织上研究决定,小雅不能单独和我住在一个别墅里,要和你住在一起。”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这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