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仇恨燃烧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五十一章:仇恨燃烧

第四百五十一章:仇恨燃烧 自己唯一的亲弟弟被一脚踩成了废人,这种奇耻大辱、深恶痛绝的仇恨,早已经化作了满心复仇的怒火,从头到脚将冈川点燃,他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掉林昆,替弟弟报仇! 冈司一身冰冷的气息迈出医院大门,忽然就听咣的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本能的回过头去看,周围短暂的沉默了一两秒钟后,忽然有人惊叫道:“有人跳楼了!” 冈司的目光突然颤抖起来,在医院楼下的水泥上,那一摊鲜红乍眼的血泊中,趴着的赫然是他的弟弟冈川,冈川的双眼睁开着,血水在他的身子底下蔓延开来。 冈川临落地前的眼神是平静的,同时也充满了说不出的空洞与绝望,一个生性好色的男人,从此以后再也近不了女色了,这远比死亡更可怕。 “川!” 冈司冲天怒喊,语气中充满了悲凉与绝望,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离开自己了,这种极度悲伤压抑的心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绝对不会明白的。 纵使冈司杀人无数,血液冰冷,但对这唯一的亲弟弟,他的血液热的沸腾,这是亲兄弟之间无法形容的感情,亲眼见到自己的弟弟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在过去是冈司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此时他整个人完全疯了一样的冲到了尸体旁,跪下来紧紧的抱起了冈川的尸体,泪水控制不住的涌流。 “林昆,我要杀了你!” 冈司仰天长啸,声音悲凉。 春宵一刻值千金,千金难买真惊喜…… 阴差阳错的和沈大警花在马路边上狂野的车震了一把,事后竟发现沈大警花还是处妹子一枚,像沈曼的这种长相,从小到大身边的追求者一直都不少,能够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身边的男人都不给力,但凡有一个给力的,能容许这么漂亮的尤物一个人守着空房到今天? 咱们林大兵王这回是给力了一把,可这给力过后是麻烦了,沈曼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就这么把她送回家的话,肯定会引起沈父沈母的怀疑,可要是不把她送回家的话,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外面找个酒店住下,可关键是他得回家啊,不能整个晚上都留在外面,否则楚静瑶那没法交差。 单独把沈曼放在酒店里他还不放心,林昆点了根烟想了会儿,马上想到了个好地方,可以把沈曼送到凤凰会所呀,那里是他林昆的地盘,谁敢放肆? 老捷达停在了凤凰会所的大门口,见是林昆的车来,保安马上迎了过来,恭恭敬敬的替他打开车门,并喊了声:“昆哥好!” 这保安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看上去还算机灵,林昆笑着点点头,“去通知里面领班的,帮我准备一间最好的套房。” 小保安领命离开,眼神却是往车里瞥了一眼,心中顿时一阵的惊艳,暗暗赞叹道:“昆哥就是厉害,这么极品的美女都搞到手了!” 刘刚在家里养伤的这段时间,凤凰会所里的经营管理都由刘刚手下的一个经理主持,听说林昆来了,这经理马上一边吩咐让人准备房间,一边带着两个服务员诚惶诚恐的迎出了门外。 “昆哥好!” 这经理是个女的,三十多岁,相貌不说出众但胜在气质好,林昆过去听刘刚说起,这经理是国外某知名大学经营管理系的高材生,是个可以培养的人才。 帮派想要发展就需要人才,林昆深知这个道理,他平时就一点架子也没有,这会儿也同样,笑着答应了一声,说:“这么晚过来,给大家添麻烦了。” 丁锦玉更加的诚惶诚恐,她到凤凰会所工作不是很久,对于眼前这个大老板只有耳闻从没真正的正面接触,她过去也在别的企业、公司里待过,从没遇到过哪一个老板跟手下的员工这么客气过。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丁锦玉恭敬的道,并吩咐两个跟过来的服务员去帮忙扶沈曼。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林昆笑着说。 丁锦玉在前面带路,一直到包间的门口,“昆哥,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林昆笑着说:“能拜托你一件事么。” “不敢当,昆哥你说。” 林昆示意丁锦玉跟他一起进房间,把沈曼放到床上后,回过头笑着说:“我这朋友今天晚上喝的有点多,把她一个人放在这我不放心,你能陪她待一个晚上么?” “啊?”丁锦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大晚上的带一个醉的五迷三道的美女来会所里要房间,接下来肯定是要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可眼前林昆的态度很明确,他今天晚上不打算留在这里,丁锦玉赶紧连连道:“好的昆哥,我一定照顾好这位小姐。” 林昆笑着点点头,“那就拜托了。” 丁锦玉微微低头表示恭敬,道:“都是我应该做的。” “那我走了。” “昆哥慢走。” 林昆笑着向门口走去,丁锦玉跟在身后,林昆突然又回过头,笑着说:“你穿职业装很漂亮。” 丁锦玉的脸颊马上一红,微微低头道:“谢谢昆哥夸奖。” 林昆开着车往回赶,这么折腾了一圈下来,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已经超出答应楚静瑶的九点之前回家快两个小时了,脚下油门猛踩,老捷达在公路上疯狂的咆哮着,车尾灯像是一道流星般的霓虹灯,唰的一下一闪而过。 海辰别墅区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尽是萧杀之气,路灯照在他的身上,仿佛一下子全都被吸进去了一样,他站在小区的大门口,就像是死神一样。 门卫的保安发现了情况,打开保安室的窗户探出脑袋问道:“您好,请问您好找谁?” 黑衣人慢慢的走过来,脚下的步伐像是拖了千斤重的怨气一样缓慢,一声不吭,直到走到小区的铁门外,才抬起头冷冷的说了一句:“开门。” “我们小区有规定……”保安不可能轻易就开门,黑衣人的头突然抬了起来,一双冰冷、蕴满着无尽杀气的眸子摄入了保安的眼睛里,保安顿时被吓的浑身一冷,心脏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紧紧攥住,手底下不受控制的就按了开门的按钮。 笛…… 伴随着一声轻响,人行的小铁门打开了,黑衣人冲保安冷冷的一笑,缓缓的走了进来,而保安此时一脸紧张、惊骇的表情,就像是凝固在脸上一样。 冈司缓缓的走在海辰别墅区的路上,黑色的衣服是他为弟弟穿的祭服,他是来找林昆报仇的,不光要杀了林昆,他还要杀了林昆所有的亲人以泄心中的仇恨。 七号别墅的灯亮着,澄澄倔强的就是不肯睡觉,说什么也要等爸爸回来一起睡,楚静瑶执拗不过儿子,这小家伙犟起来的脾气也不知道是像谁了。 母子俩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入秋后晚风格外凉,母子俩穿的都很多,楚静瑶抱着一本童话书读着,澄澄在一旁美美的听着,小家伙突然打断楚静瑶说:“妈妈,我不想听童话故事了,要不你给我讲讲爸爸的故事吧!” 楚静瑶合上了书,笑着说:“爸爸的故事妈妈也不知道呀,这个得爸爸亲自告诉你。” 澄澄眨着小眼睛说:“爸爸从来没有告诉过妈妈么?不是有给妈妈写过信么?” 澄澄口中的信,是当初楚静瑶为了骗澄澄自己写的,澄澄总问爸爸在什么地方,楚静瑶只好说爸爸去执行艰巨的任务了,为了使得这个谎言更真实一点,她就自己给自己写了许多的信,在信里讲了很多‘爸爸’执行任务的故事。 “那些信妈妈不是读过给澄澄听么?”楚静瑶笑着说。 “可是我还想听。”澄澄一脸期待的表情。 “好吧,那你等妈妈一会儿,妈妈去拿信。”楚静瑶站了起来,准备去拿信,澄澄这时却突然叫住了她:“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闹矛盾了?” “……嗯?”楚静瑶微微一愣。 “你和爸爸晚上都是分开睡的,如果不是闹矛盾,怎么会分开睡呢?”澄澄憋起小嘴,一副不开心的小模样说:“你们晚上总是等我睡着了再睡,其实爸爸一直都是睡在楼上,我问过乐乐,乐乐说她爸爸妈妈感情很好,从来不分开睡,就是有的时候很不乖,趁着她睡着了总抱在一起打架。” 楚静瑶的脸顿时一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另外孩子口中的打架,她知道不是真的打架,而是……那个。 “澄澄,爸爸妈妈不是吵架了,而是……”楚静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坐下来说:“而是爸爸妈妈喜欢分开睡,睡在一张床上有点挤,所以就分开睡了。” “妈妈你撒谎。”澄澄撅起小嘴说:“咱们家的床那么大,怎么会睡不开,要是真的因为床不够大爸爸妈妈才分开睡,我马上让外公送一个更大的床来。” 说着,澄澄摸出了手机就要给楚相国打电话,楚静瑶赶紧阻止,这种事要是让楚相国知道了,羞都羞死了。 “妈妈,外面有人!”澄澄突然大声说道,语气里满是惊恐。 楚静瑶回过头向大门外看去,一个黑色的人影不知道什么出现在那儿,纹丝不动的站着,配合在周围昏暗的灯光里显得异常瘆人。 “你找谁?”楚静瑶站了起来,冲着黑衣人影问道。 “林昆。”冈司冷冷的道。 “他不在家,有什么事么?”楚静瑶语气平静的问,心底却是一片的冰凉。 “杀他全家!” 此话一出,顿时像一把冰刀一样扎进了楚静瑶的心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澄澄站了起来,稚嫩的口气很无畏的冲冈司道:“叔叔,我爸爸很厉害的,你这么说话他会揍你的,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待会爸爸就要回来了!” “回来最好。”冈司一字一句冷冷的道,头缓缓的抬了起来,冰冷的目光射来之际,两把手里剑也从他的袖口里飞了出来……